憂鬱症是老年人常見且嚴重的問題。大約15%至20%的65歲及以上獨居的人得面臨嚴重憂鬱症的症狀。對於養老院的居民來說,憂鬱率可能高達50%。

對於某些人來說,藥物治療是治療憂鬱症的有效部分。然而,在考慮是否為老年人開處方抗憂鬱藥物時,醫療服務提供者必須權衡這些藥物帶來的安全風險,與其他選擇相比,它們可以提供的效益往往不大。

例如,美國老年病學會(AGS)比爾斯標準(Beers Criteria®)針對老年人可能不適當用藥的工具建議,醫療保健提供者避免給有跌倒或骨折史的老年人開立某些抗憂鬱藥物。這些包括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製劑(SSRIs)和三環類抗憂鬱藥(TCAs)。那是因為這些藥物實際上可能會增加跌倒和骨折的風險。

了解與“可能不適當的藥物”相關的這些和其他風險是隨著年齡增長為我們所有人建立更好的護理的關鍵。這就是為什麼一組研究人員最近審查和分析研究,以更具體地了解抗憂鬱藥治療65歲或以上成人憂鬱症的有害作用。他們的研究發表在美國老年醫學學會雜誌上

系統評價在康涅狄格大學實證執業中心(EPC)進行。研究人員回顧了研究中有多少老年人在研究期間經歷過有害事件的研究。

研究人員研究了65歲或以上的患者,他們使用選擇性血清素及正腎上腺素再回收抑製劑(SNRIs)來治療重度憂鬱症的急性期。他們發現服用SNRIs比服用安慰劑的人會導致更多的有害事件。服用SSRIs的老年人經歷了與服用安慰劑的人相同數量的有害事件。

研究人員表示,與安慰劑相比,服用SSRIs或SNRI導致更多的人因藥物的有害事件而離開研究。他們還注意到,藥物duloxetine(中文商品名為千憂解,一種SNRI)增加了跌倒的風險。

“一些抗憂鬱藥尚未在老年憂鬱症患者中進行過研究,研究並不經常描述具體的副作用。該領域的未來研究將聚焦在不同抗憂鬱藥對老年人的安全性的比較。”該研究的共同作者Diana M. Sobieraj,醫學博士,FCCP,BCPS,康涅狄格大學藥學院助理教授這樣說。

參考文獻:

  1. Diana M. Sobieraj, Brandon K. Martinez, Adrian V. Hernandez, Craig I. Coleman, Joseph S. Ross, Karina M. Berg, David C. Steffens, William L. Baker. Adverse Effects of Pharmacologic Treatments of Major Depression in Older Adults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2019; DOI: 10.1111/jgs.1596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