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睡不著嗎? (2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類互相幫助——這是文明社會的基礎之一。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科學家的一項新研究證實,睡眠不足會削弱人類的一基本屬性,從而產生現實世界的後果。

眾所周知,睡眠不足與心血管疾病、憂鬱症、糖尿病、高血壓和總體死亡率的風險增加有關。然而,這些新發現發現,睡眠不足也會損害我們的基本社會良知,使我們收回幫助他人的願望和意願。

在這項新研究的一部分中,科學家們證實,在夏令時開始後的一周內,當大多數州的居民“時間前移”並失去一天中的一小時時,慈善捐贈下降了 10%——下降了在不改變夏令時間的州或秋季或是恢復標準時間的州則看不到。

這項由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研究科學家 Eti Ben Simon 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心理學教授 Matthew Walker 領導的研究增加了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睡眠不足不僅會損害個人的身心健康,還會損害了個人與他人之間的聯繫——甚至損害了整個國家的利他情懷。

“在過去的 20 年中,我們發現我們的睡眠健康和心理健康之間存在非常密切的聯繫。事實上,我們還沒有發現一種睡眠正常的重大精神疾病,”沃克說。“但這項新工作證實,睡眠不足不僅會損害個人的健康,還會降低個人之間的社會互動,此外,還會削弱人類社會本身的結構。我們作為一個社會物種如何運作——以及我們是一種社會物種——似乎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我們獲得了多少睡眠。”

“我們開始看到越來越多的研究,包括這項研究,其中睡眠不足的影響不僅限於個人,而且會傳播到我們周圍的人,”本西蒙說。“如果你沒有得到足夠的睡眠,它不僅會傷害你自己的幸福感,還會傷害你整個社交圈的幸福感,包括陌生人。”

Ben Simon、Walker 及其同事 Raphael Vallat 和 Aubrey Rossi 將於 8 月 23 日在開放獲取期刊PLOS Biology上發表他們的研究結果。沃克是人類睡眠科學中心的主任。他和本西蒙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海倫威爾斯神經科學研究所的成員。

失眠削弱了心理網絡理論

這份新報告描述了三項獨立的研究,這些研究評估了睡眠不足對人們幫助他人意願的影響。在第一項研究中,科學家們將 24 名健康志願者置於功能性磁磁共振掃描 (fMRI) 中,以在睡眠 8 小時和一夜未睡後掃描他們的大腦。他們發現,形成心智網絡理論的大腦區域,當人們同情他人或試圖了解他人的需求時,大腦區域在一整夜未眠後變得不那麼活躍。

“當我們想到其他人時,這個網絡參與並讓我們能夠理解其他人的需求:他們在想什麼?他們在痛苦嗎?他們需要幫助嗎?” 本西蒙說。“然而,當個人睡眠不足時,這個網絡明顯受損。就好像我們在睡眠不足後試圖與其他人互動時,大腦的這些部分沒有反應。”

在第二項研究中,他們在三四個晚上追蹤了線上的 100 多人。在此期間,研究人員測量了他們的睡眠品質——他們睡了多長時間,他們醒來了多少次——然後評估他們幫助他人的願望,例如為別人打開電梯門、志願服務或提供幫助街上受傷的陌生人。

“在這裡,我們發現一個人的睡眠品質從一晚到下一晚的下降預示著從第二天到第二天幫助他人的意願會顯著下降,”本西蒙說。“前一天晚上睡眠不佳的人是那些報告說第二天不太願意和熱衷於幫助他人的人。”

研究的第三部分牽涉到 2001 年至 2016 年間美國 300 萬筆慈善捐款的數據庫的分析。在過渡到夏令時和可能失去一小時睡眠後,捐款的數量是否發生了變化?他們發現捐款減少了 10%。在沒有改變時鐘的地區,也看不到富有同情心的禮物贈送。

“即使是非常輕微‘時數’的睡眠剝奪——在這裡,只是與夏令時相關的一小時睡眠時間的損失——對人們的慷慨以及因此我們的運作方式對相互有聯繫的社會產生了明顯可量測和非常真實的影響,”沃克說。“當人們失去一小時的睡眠時,我們與生俱來的善良和我們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的動力就會受到明顯的打擊。”

沃克和本西蒙早期的一項研究發現,睡眠剝奪迫使人們在社交上退縮,變得更加孤立。睡眠不足也增加了他們的孤獨感。沃克說,更糟糕的是,當那些睡眠不足的人與其他人互動時,他們幾乎像病毒一樣將孤獨感傳播給其他人。

縱觀全局,我們開始看到睡眠不足會導致一個非常不合群的人,從一個有幫助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遠離社會的個體,這對我們作為一個社會物種如何共同生活產生了多方面的影響,”他說。“睡眠不足會讓人不那麼善解人意、不那麼慷慨、更孤僻,而且它具有傳染性——孤獨會傳染。”

“認識到睡眠的時數和品質會影響整個社會,這會損害利他社會的行為,這可能會為我們當今的社會狀況提供洞察力,”沃克補充道。

這一發現還為改善我們社會的這些特定方面提供了一種新方法。

“促進睡眠,而不是因為睡眠不足而羞辱人們,可以非常明顯地幫助重塑我們每天都經歷的社會連結,”本西蒙說。

“事實證明,睡眠是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潤滑劑,可以促進社會彼此利他、聯繫、善解人意、善良和慷慨的人類行為。在這個分裂的時代,如果需要一種強大的利他社會潤滑劑來實現最好的自己社會,現在似乎就是這樣,”國際暢銷書《我們為什麼要睡覺》的作者沃克說。睡眠可能是一種美妙的成分,它可以讓人們樂於助人。”

“睡眠對於我們身體、心理和情感生活的各個方面都是必不可少的,”本西蒙說。“當睡眠在社會上被低估時,我們不僅會遇到睡眠不足的醫生、護士和學生,而且我們還會每天遭受不友善和缺乏同理心的互動。”

在發達國家,超過一半的人報告說在工作週睡眠不足

她補充說:“作為一個社會,現在是時候摒除睡眠是不必要或浪費的想法了,不要感到尷尬,開始獲得我們需要的睡眠。” “這是我們可以為自己以及我們周圍的人提供的最好的善意形式。”

參考文獻:

  1. Eti Ben Simon, Raphael Vallat, Aubrey Rossi, Matthew P. Walker. Sleep loss leads to the withdrawal of human helping across individuals, groups, and large-scale societiesPLOS Biology, 2022; 20 (8): e3001733 DOI: 10.1371/journal.pbio.300173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劍橋大學和復旦大學的研究人員表示,七小時是中年以上族群的理想睡眠時間,睡眠過多或過少與較差的認知能力和心理健康有關

睡眠在促進認知功能和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它還有助於通過清除廢物來保持大腦健康。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經常會看到我們的睡眠模式發生變化,包括難以入睡和保持睡眠,以及睡眠的時數和品質下降。人們認為,這些睡眠障礙可能會導致老年人群的認知能力下降和精神疾病。

今年四月在發表在《自然衰老》期刊上的研究中,來自英國和中國的科學家檢查了來自英國生物銀行的近 500,000 名年齡在 38-73 歲之間的成年人的數據。參與者被問及他們的睡眠模式、心理健康和幸福感,並參加了一系列認知測試。近 40,000 名研究參與者可以獲得腦影像和遺傳數據。

通過分析這些數據,研究小組發現睡眠時間不足和過度都與認知能力受損有關,例如處理速度、視覺注意力、記憶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每晚 7 小時的睡眠時間是認知能力的最佳睡眠時間,也是良好心理健康的最佳睡眠時間,如果人們報告睡眠時間更長或更短,他們會出現更多的焦慮和憂鬱症狀,整體健康狀況也會更差。

研究人員表示,睡眠不足與認知能力下降之間存在關聯的一個可能原因可能是慢波睡眠(深度睡眠)的中斷。對這種類型的睡眠的破壞已被證實與記憶鞏固以及類澱粉蛋白的沉積密切相關——類澱粉蛋白是一種關鍵蛋白質,當它錯誤折疊時,會導致某些特徵形式的大腦的“纏結”而導致失智。此外,睡眠不足可能會妨礙大腦排除毒素的能力。

研究小組還發現,睡眠時數與參與認知處理和記憶的大腦區域結構差異之間存在聯繫,同樣與大或小於 7 小時的睡眠相關的變化更大。

每晚保持一致的 7 小時睡眠,持續時間沒有太大波動,這對於認知表現和良好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也很重要。先前的研究還發現,睡眠結構中斷與發炎增加有關,證實老年人容易罹患與年齡相關的疾病。

中國復旦大學的馮建峰教授說:“雖然我們不能斷定睡眠過少或過多會導致認知問題,但我們對個人較長時間的分析似乎支持了這一觀點。老年人的睡眠較差似乎很複雜,受我們的基因構成和大腦結構的共同影響。”

研究人員表示,研究結果證實,睡眠時間不足或過多可能是衰老過程中認知能力下降的危險因素。這得到了先前研究的支持,這些研究報告了睡眠持續時間與罹患阿茲海默症和失智症的風險之間的聯繫,其中認知能力下降是一個指標性症狀。

該研究的作者之一、劍橋大學精神病學系的芭芭拉·薩哈金教授說:“睡個好覺在人生的各個階段都很重要,尤其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尋找改善老年人睡眠的方法對於幫助他們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以及避免認知能力下降可能至關重要,特別是對於患有精神疾病和失智症的患者。”

參考文獻:

  1. Yuzhu Li, Barbara J. Sahakian, Jujiao Kang, Christelle Langley, Wei Zhang, Chao Xie, Shitong Xiang, Jintai Yu, Wei Cheng, Jianfeng Feng. The brain structure and genetic mechanisms underlying the nonlinear association between sleep duration, cognition and mental healthNature Aging, 2022; DOI: 10.1038/s43587-022-00210-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健康網》睡不著不妨喝優酪乳 專家解析發酵食品的特殊成分

2022/08/12 

〔健康頻道/綜合報導〕 生活中常見的優酪乳、泡菜,除了美味可口外,許多人不知道發酵食品的好處,據外媒《The conversation》報導指出發酵食品能改善腸道疾病、情緒和睡眠,這是因為發酵食品中含有益生元,能刺激血清素產生,提升幸福感,使人快樂。

幾項研究指出,發酵食品已經可以提供許多健康好處,幫助減肥及降低某些疾病的風險。更有另一項研究發現,低收入、資源匱乏的社區極易感染大腸桿菌和李斯特菌等胃腸道細菌,因此經常食用發酵食品尤為重要。

威斯敏斯特大學醫學微生物學高級講師馬納爾·穆罕默德指出,發酵食品含有潛在的益生菌微生物,如乳酸菌,儘管這些細菌在腸道中停留的時間很短,但它們有助於食物消化、增強免疫系統、強化腸壁,預防腸漏症。

發酵食品可產生血清素 調節情緒控制睡眠

馬納爾·穆罕默德也指出,發酵食品也被證明可以改善情緒和睡眠,發酵食品中的益生元是一種不易消化的成分,可選擇性地刺激腸道中有益細菌的生長和活性,這會產生血清素激素,有助於穩定情緒、調節幸福感、焦慮和控制睡眠,若睡前吃發酵食品如優酪乳、酸菜或泡菜有助於克服失眠。

馬納爾·穆罕默德提醒,儘管發酵食品的許多報導對健康有益,但有些人可能會遇到副作用,例如腹脹,這是益生菌殺死有害的腸道細菌和真菌後產生過量氣體的結果。而相對罕見的情形下,包括頭痛或偏頭痛、鼻塞或鼻竇問題、噁心甚至嘔吐等反應,這都屬於組織胺不耐受的症狀,可能與發酵食品中大量的組織胺有關。

鄭醫師補充:

在發酵過程中,乳酸菌會產生共軛亞油酸,這些亞油酸已被證明具有降低血壓的作用。如果這個人患有高血壓,他們比血壓正常的人更容易出現情緒問題(如焦慮和憂鬱)。

參考文獻:

Hill D, Sugrue I, Arendt E, Hill C, Stanton C, Ross RP. Recent advances in microbial fermentation for dairy and health. F1000Res. 2017 May 26;6:751. doi: 10.12688/f1000research.10896.1. PMID: 28649371; PMCID: PMC5464223.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6422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舒曼波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於2017年已經核准Celliant產品屬於《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201(h)界定的醫療器械和一般健康產品。FDA表示,Celliant被認定為醫療器械是因為用於健康個體時,能夠暫時促進應用部位的血流增加。

 

Celliant由植入到用於製造各類紡織品和織物的纖維核心內部的多種熱活性礦物質經過獲得專利的技術混合而成,因此不會被洗掉或者磨壞。由Celliant織物製成的產品吸收身體的熱量,並將其轉換成遠紅外線能量(IR),再以安全、自然的方式回放到皮膚和組織中。IR可以促進血管擴張,能增加全身組織和肌肉的血液流動,為細胞提供重要的營養和氧氣。這種效果經臨床證明,能夠幫助身體:

 

  • 增加力量、耐力、體力和運動效果
  • 體育活動之後恢復更快
  • 促進睡眠和增加舒適度

使用 Celliant 纖維的床上用品可能有助於改善睡眠質量和持續時間。Celliant 的製造商與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研究人員合作進行的一項小型試驗發現,參與者每晚入睡時間減少 18 分鐘,同時使用注入 Celliant 的床墊套時,他們的睡眠效率提高了 2.6%,整體睡眠時間平均減少42分鐘,有三分之一的人夜間背痛也獲得改善。

 

何謂舒曼波?

1952年德國物理學家舒曼(W.O.Schumann)指出:地球表面和電離層構成一個頻率在極低頻波段ELF(Extremely Low Frequency),

諧振腔體的諧振頻率為7.83Hz,由全球閃電激發。7.83Hz的舒曼波共振頻率的波長相當於約4萬公里地球圓周。人腦的α波頻率

與舒曼波7.83Hz相近,故舒曼波共振又稱為“地球的腦波”。脈動韻律波,恰好和哺乳動物腦裡海馬迴的頻率相同。人腦的海馬

迴是短期記憶和學習功能有關。人腦神經系統也會對舒曼波的電磁脈衝頻率產生協調反應,以補充人體細胞的能量,事實上人的

健康有賴於天然能量的平衡。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在載人太空艙裡裝上舒曼波產生器,以維持太空人在太空中的

身心健康。在人類的生存環境中,增強7.83Hz舒曼波(宇宙能量)傳遞,可減低如無線射頻電波和高壓電線引起的電磁場

EMF(Electromagnetic Fields)等游離輻射的干擾,舒曼波被稱為宇宙治療頻率(Universal Healing Frequency),當人體與舒曼波共振時,

可顯著平衡暴露於電磁場身體細胞膜電位,增加能量和氧分子的效用,從而改善循環、增強睡眠、緩解疼痛、減輕壓力和增強體質。

 2017年一項臨床研究發現:

1.舒漫波共振可以改善由於心理原因引起的睡眠障礙

 

2.瞬時改變腦波活動和大腦特定位置的功能活化

 

3.針對腦波的β波升高(15-27 Hz)患者的睡眠質量均得到改善,增加副交感神經活動

 

4.fMRI核磁共振掃描的結果發現相應的大腦和小腦區域的活化和活性降低。

 

5.舒漫波共振減少了脖子肌肉僵硬

目前市面上已有結合兩種原理,以次微米紡織晶片,會感應的石墨烯的高科技材質製成,不需插電即可將人體的輻射能轉換為遠紅外線及舒曼波共振回傳效應的被子,主要目的,就是藉由新科技,幫助人們提高睡眠品質及身體的修復效率,達到更好的保健效果,建議大家不妨留意及試用,藉由睡眠品質提高進而達到積極預防保健的效果,畢竟睡好睡飽才是身體對抗老化、提升免疫及預防諸多慢性疾病的關鍵。

 

參考文獻:

1.https://www.yakbett.de/wp-content/uploads/Celliant-Studie.pdf

2.Zhang L, Chan P, Liu ZM, Tseng YL, Chen CW, Lin MT, Chan WP, Leung TK. A technology developed from concept of acupuncture and meridian system, the clinical effect of BIOCERAMIC resonance on psychological related sleep disturbance with findings on questionnaire, EEG and fMRI. J Tradit Complement Med. 2017 May 8;8(2):289-295. doi: 10.1016/j.jtcme.2017.04.004. PMID: 29736384; PMCID: PMC5934703.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73638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近日發表在美國心臟協會期刊《高血壓》上的一項新研究,定期小睡與高血壓和中風的風險增加有關。

中國的研究人員研究了頻繁的午睡是否可能是高血壓和/或中風的潛在危險因素。這是第一項同時使用長期參與者觀察分析和孟德爾隨機化的研究——這是一項遺傳風險驗證,用於調查頻繁午睡是否與高血壓和缺血性中風有關。

“這些結果特別有趣,因為數以百萬計的人可能會享受定期甚至每天的午睡,”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麻醉學系教授兼主任、醫學博士 E Wang 說。研究的通訊作者。

研究人員使用了來自 UK Biobank 的信息,這是一個大型生物醫學數據庫和研究資源,其中包含來自 50 萬英國參與者的匿名遺傳、生活方式和健康信息。UK Biobank 招募了超過 500,000 名 40 至 69 歲的參與者,他們在 2006 年至 2010 年間居住在英國。他們定期提供血液、尿液和唾液樣本,以及有關其生活方式的詳細信息。從 2006 年到 2019 年,白天小睡頻率調查在英國生物銀行的一部分參與者中進行了 4 次。

王的小組排除了研究開始前已經中風或患有高血壓的人的記錄。這使得大約 360,000 名參與者分析了午睡與首次報告中風或高血壓之間的關聯,平均追蹤時間約為 11 年。參與者根據自我報告的午睡頻率分為幾組:“從不/很少”、“有時”或“通常”。

研究發現:

  • 與從不或有時不午睡的人相比,經常午睡的男性比例更高,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準較低,並且報告有吸煙、日常飲酒、失眠、打鼾和晚睡等狀況;
  • 與報告從不午睡的人相比,經常午睡的人患高血壓的可能性高出 12%,中風的可能性高出 24%;
  • 與從不午睡的同齡人相比,經常午睡的 60 歲以下參與者罹患高血壓的風險要高 20%。60 歲以後,與那些自稱從不午睡的人相比,正常午睡與高血壓風險增加 10% 相關;
  • 在整個研究過程中,大約四分之三的參與者保持相同的午睡類別;
  • 孟德爾隨機化結果顯示,如果午睡頻率增加一個類別(從從沒有到有時或有時到通常),高血壓風險增加 40%。較高的午睡頻率與高血壓風險的遺傳傾向有關。

“這可能是因為,雖然小睡本身無害,但許多小睡的人可能是因為晚上睡眠不佳。晚上睡眠不好與健康狀況不佳有關,而小睡不足以彌補這一點”邁克爾 A. Grandner 博士說,他是睡眠專家,也是美國心臟協會新 Life's Essential 8 心血管健康評分的合著者,該評分將 2022 年 6 月的睡眠時間增加為第 8衡量最佳心臟和大腦健康的指標。“這項研究與其他研究結果相呼應,這些研究結果發現,常午睡似乎反映了心臟健康問題和其他問題的風險增加。” 格蘭德是圖森亞利桑那大學睡眠健康研究項目和行為睡眠醫學診所的主任和精神病學副教授。

作者建議進一步檢查健康睡眠模式(包括白天小睡)與心臟健康之間的關聯。

該研究有幾個重要的局限性需要考慮。研究人員只收集了白天午睡的頻率,而不是持續時間,因此沒有關於午睡時間如何或是否會影響血壓或中風風險的信息此外,午睡頻率是在沒有任何客觀測量的情況下自我報告的,因此無法量化。該研究的參與者大多是具有歐洲血統的中老年人,因此結果可能無法推廣。最後,研究人員尚未發現白天小睡對血壓調節或中風影響的生物學機制。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提到的是經常午睡的人,心血管疾病及中風風險增加,但不能說是午睡導致這些相關的健康風險。午睡對一些壓力大的人,甚至有助於降低壓力賀爾蒙及提升認知功能,這篇研究只是提醒許多經常午睡的人,可能與夜眠品質不佳有關。

過去的研究發現午睡的時間長短才是影響心血管疾病的關鍵。睡太久,例如超過一個小時,是許多疾病的警示前兆,代表夜眠效果太差,當事人才需要這麼長的時間午睡補眠。

參考文獻:

 

  1. Min-Jing Yang, Zhong Zhang, Yi-Jing Wang, Jin-Chen Li, Qu-Lian Guo, Xiang Chenand E. Wang. Association of Nap Frequency With Hypertension or Ischemic Stroke Supported by Prospective Cohort Data and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in Predominantly Middle-Aged European SubjectsHypertension, 2022 DOI: 10.1161/HYPERTENSIONAHA.122.1912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亞利桑那大學研究人員的一項新研究,與伴侶或配偶同床的成年人比單獨睡覺的成年人睡得更好。

結果發現,與那些說他們從不與伴侶同床的人相比,那些大多數晚上與伴侶同床的人報告的失眠、疲勞和睡眠時間更長。與伴侶一起睡覺的人也入睡得更快,入睡後睡得更久,睡眠呼吸中止的風險更小。然而,那些大多數晚上和孩子一起睡覺的人報告說失眠嚴重程度更高,睡眠呼吸中止風險更高,並且對睡眠的控制更少

研究人員還發現,與伴侶睡覺與較低的憂鬱、焦慮和壓力評分以及更多的社會支持和對生活和人際關係的滿意度有關。與孩子一起睡覺與更多的壓力有關。獨自睡覺與較高的憂鬱評分、較低的社會支持以及較差的生活和人際關係滿意度有關。

亞利桑那州大學精神病學系本科研究員、主要作者布蘭登富恩特斯說:“與浪漫伴侶或配偶睡覺對睡眠健康有很大好處,包括降低睡眠呼吸中止風險、睡眠失眠嚴重程度和整體睡眠質量改善。”

該研究涉及對來自賓夕法尼亞州東南部的 1,007 名工作年齡成年人的睡眠和健康活動、飲食、環境和社會化 (SHADES) 研究中收集的數據進行分析。通過調查評估共享床位,並使用 Epworth 嗜睡量表、失眠嚴重程度指數和 STOP-BANG 呼吸中止評分等常用工具評估睡眠健康因素。

“很少有研究探討這一點,但我們的研究結果證實,無論我們是獨自睡覺還是與伴侶、家人或寵物一起睡覺,都可能影響我們的睡眠健康,”高級研究作者、睡眠與健康研究主任邁克爾·格蘭納博士說亞利桑那大學的項目。“我們非常驚訝地發現這有多麼重要。”

參考文獻:

 

  1. Brandon Fuentes, Kathryn Kennedy, William Killgore, Chloe Wills, Michael Grandner. 0010 Bed Sharing Versus Sleeping Alone Associated with Sleep Health and Mental HealthSleep, 2022; 45 (Supplement_1): A4 DOI: 10.1093/sleep/zsac079.00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劍橋大學和復旦大學的研究人員表示,七小時是中年及以上人群的理想睡眠時間,睡眠過少或過少與較差的認知能力和心理健康有關

睡眠在促進認知功能和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它還有助於透過清除廢物來保持大腦健康。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經常會看到我們的睡眠模式發生變化,包括難以入睡和保持睡眠,以及睡眠的時間和品質下降。人們認為,這些睡眠障礙可能會導致老年人群的認知能力下降和精神疾病。

在今天發表在《自然衰老》(Nature Aging)期刊上的研究中,來自英國和中國的科學家檢查了來自英國生物銀行的近 500,000 名年齡在 38-73 歲之間的成年人的數據。參與者被問及他們的睡眠模式、心理健康和幸福感,並參加了一系列認知測試。近 40,000 名研究參與者可以獲得腦影像和遺傳數據。

透過分析這些數據,研究小組發現睡眠時間不足和過度都與認知能力受損有關,例如處理速度、視覺注意力、記憶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每晚 7 小時的睡眠時間是認知能力的最佳睡眠時間,也是良好心理健康的最佳睡眠時間,如果人們報告睡眠時間更長或更短,他們會出現更多的焦慮和憂鬱症狀,整體健康狀況也會更差。

研究人員表示,睡眠不足與認知能力下降之間存在關聯的一個可能原因可能是慢波——“深度”——睡眠的中斷。對這種類型的睡眠的破壞已被證明與記憶鞏固以及類澱粉蛋白的積累密切相關——類澱粉蛋白是一種關鍵蛋白質,當它錯誤折疊時,會導致大腦中某些形式的特徵的“纏結”,增失智風險。此外,睡眠不足可能會妨礙大腦排除毒素的能力。

研究小組還發現睡眠時數與參與認知處理和記憶的大腦區域結構差異之間存在關連,同樣與多於或少於 7 小時的睡眠相關的變化更大。

每晚保持一致的 7 小時睡眠,持續時間沒有太大波動,這對於認知表現和良好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也很重要。先前的研究還發現,睡眠模式中斷與發炎增加有關,說明老年人易患與年齡相關的疾病。

中國復旦大學馮建峰教授說:“雖然我們不能斷定睡眠過少或過多會導致認知問題,但我們對個人較長時間的分析似乎支持了這一觀點。老年人的睡眠較差似乎很複雜,受我們的基因構成和大腦結構的共同影響。”

研究人員表示,研究結果証實,睡眠時間不足或過多可能是衰老過程中認知能力下降的危險因素。這得到了先前研究的支持,這些研究報告了睡眠持續時間與罹患阿茲海默症和失智症的風險之間的聯繫,其中認知能力下降是一個指標性症狀。

該研究的作者之一、劍橋大學精神病學系的芭芭拉·薩哈金教授說:“睡個好覺在人生的各個階段都很重要,尤其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尋找改善老年人睡眠的方法對於幫助他們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以及避免認知能力下降可能至關重要,特別是對於患有精神疾病和失智症的患者。”

參考文獻:

  1. Yuzhu Li, Barbara J. Sahakian, Jujiao Kang, Christelle Langley, Wei Zhang, Chao Xie, Shitong Xiang, Jintai Yu, Wei Cheng, Jianfeng Feng. The brain structure and genetic mechanisms underlying the nonlinear association between sleep duration, cognition and mental healthNature Aging, 2022; DOI: 10.1038/s43587-022-00210-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哥德堡大學的一項新研究為首個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的藥物鋪路。與接受治療前相比,接受藥物治療的患者平均每小時減少 20 次以上的呼吸中止。

已測試的治療方法是抑制碳酸酐酶 (carbonic anhydrase,簡稱CA),CA 是一種用於維持體內碳酸和二氧化碳之間平衡的酶。市場上已經有幾種具有 CA 抑制特性的藥物,用於治療青光眼、癲癇和其他疾病。

先前的研究尚未系統地測試 CA 抑製劑是否也可用於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目前的研究是一項隨機雙盲臨床試驗,59名中度或重度睡眠呼吸暫停患者完成了該試驗。患者被隨機分配到接受 400 或 200 mg CA 抑製劑的兩組,以及接受安慰劑的第三組(對照組),該研究持續了四個星期。

更少的呼吸中止

結果證實,總體而言,治療減少了夜間呼吸中止的次數並提高含氧量。少數患者出現了副作用,例如頭痛和呼吸困難,這在接受最高劑量的患者中更為常見。

研究結果與藥物 sulthiame 的既定安全性數據一起為繼續研究 CA 抑制劑作為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的新潛在治療方法提供了支持。

“在接受更高劑量藥物的患者中,呼吸暫停次數每小時減少約 20 次。對於研究中超過三分之一的患者,他們只剩下一半的呼吸中止,五分之一的人這個數字甚至下降了 60%,”胸腔學教授 Jan Hedner 說。

市場上有幾種 CA 抑制劑類別的批准藥物,這一事實使得快速開發批准的用於睡眠呼吸暫停的藥物變得切實可行。該臨床試驗中使用的藥物是 sulthiame,有時用於治療兒童癲癇。

需要的治療方案

今天,對睡眠呼吸暫停患者的治療要不是止鼾牙套療法,就是 CPAP(持續氣道正壓呼吸)面罩。兩者都有助於在睡眠期間保持呼吸道通暢。

“這些治療選擇需要時間來適應,而且因為它們經常被認為是侵入性的或笨重的。因此,患者使用時間不夠是很常見的。如果我們開發出一種有效的藥物,它將因此使許多患者的生活更輕鬆,並且從長遠來看可行,還可能挽救更多生命,”哥德堡大學薩爾格倫斯卡學院高級講師 Ludger Grote 說。

 

參考文獻:

 

  1. Jan Hedner, Kaj Stenlöf, Ding Zou, Erik Hoff, Corinna Hansen, Katrin Kuhn, Peter Lennartz, Ludger Grote.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Exploring Safety and Tolerability of Sulthiame in Sleep ApneaAmerican Journal of Respirato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 2022; DOI: 10.1164/rccm.202109-2043oc

 

鄭醫師補充:

過去當我們談到睡眠呼吸中止,是否有藥物治療?答案幾乎都是否定的,但這項研究顛覆了這個說法。

Sulthiame是老藥了(1960在歐洲上市),目前臨床使用的適應症範圍主要是兒童癲癇,雖然是磺胺類藥物,但無抗菌效果,在本地並未上市。

2018年有一項關於碳酸酐酶抑制劑另一種藥物Acetazolamide對於睡眠呼吸中止的研究,也證實有改善,不同的是Acetazolamide在臨床是眼科青光眼常用藥物,也有抗癲癇效果,還可以當利尿劑使用:

Eskandari D, Zou D, Grote L, Hoff E, Hedner J. Acetazolamide Reduces Blood Pressure and Sleep-Disordered Breathing in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and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Clin Sleep Med. 2018 Mar 15;14(3):309-317. doi: 10.5664/jcsm.6968. PMID: 29510792; PMCID: PMC5837832.

 Acetazolamide改善睡眠呼吸中止相關研究還可對照參閱2021年期刊資料:

Ni, Yue-Nan & Yang, Huan & Thomas, Robert. (2021). The role of acetazolamide in sleep apnea at sea level: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Clinical Sleep Medicine. 17. 10.5664/jcsm.9116. 

https://doi.org/10.5664/jcsm.911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 (Obstructive sleep apnea,OSA) 影響美國 2200 萬人,並與高血壓、心臟病發作、中風、糖尿病和許多其他慢性病的高風險有關。但現在密蘇里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未經治療的 OSA 也會加速生物衰老過程,適當的治療可以減緩或可能逆轉這一趨勢。

年齡加速測試涉及分析 DNA 並使用演算法測量一個人的生物年齡的血液測試。一個人的生理年齡超過實際年齡的現像被稱為“表觀遺傳年齡加速”,它與總體死亡率和慢性疾病有關。

“年齡加速並不是 OSA 所獨有的——它可能是由多種環境因素引起的,例如吸煙、不良飲食或污染,”兒童健康系和婦產科和婦女健康系助理教授 Rene Cortese 博士說,。“在西方文化中,人們經歷表觀遺傳年齡加速的情況並不少見,但我們想知道與那些沒有遭受這種情況的人相比,OSA 如何影響系統性年齡加速。”

Cortese 的團隊研究了 16 名被診斷患有 OSA 的成年非吸煙者,並將他們與 8 名沒有OSA的對照受試者進行了比較,以評估 OSA 在一年內對表觀遺傳年齡加速的影響。在進行初始血液檢測後,OSA 組接受持續正壓呼吸器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簡稱CPAP) 治療一年,然後再次進行檢測。

“我們的研究結果發現,與對照組相比,OSA 引起的睡眠中斷和睡眠期間的缺氧程度促進了更快的生物年齡加速,”Cortese 說。“然而,堅持 CPAP 的 OSA 患者表現出表觀遺傳年齡減慢,而對照組的年齡加速趨勢沒有改變。我們的研究結果證實,當實施有效的 OSA 治療時,生物年齡加速至少是部分可逆的。”

Cortese 說,CPAP 成功減緩年齡加速的關鍵是堅持每晚使用該設備至少四個小時目前尚不清楚年齡加速將如何影響臨床結果以及它如何應用於其他風險群體或患有 OSA 的兒童。

“由於 OSA 兒童與成人的待遇不同,這項研究提出了很多問題,”Cortese 說。“我們需要更多地了解這些發現背後的機制和生物學。這是非常令人興奮和發人深省的研究。”

除了 Cortese,該研究的作者還包括 MU 的同事、兒童健康研究所所長、醫學博士 Leila Kheirandish-Gozal;和醫學博士 David Gozal,Marie M. 和 Harry L. Smith 捐贈的兒童健康主席。

這項工作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贈款、密蘇里大學的第 2 層和 TRIUMPH 贈款以及 Leda J. Sears 慈善信託基金的部分支持。

鄭醫師補充:

很多人睡覺會打呼,但不知打呼如果嚴重,可能造成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 (Obstructive sleep apnea,OSA) ,這會導致當事人在睡眠時身體缺氧,血壓上升、血管壓力大,難熟睡,甚至提早老化,提高肥胖、失智、糖尿病、心臟病及中風的風險。

持續正壓呼吸器 (CPAP)是OSA目前的主要根本改善治療,使用者若能一晚戴上至少四小時,則能大幅矯正OSA,甚至逆齡,這項研究就是很好的示範與提醒。

建議有打呼且白天容易疲累的人,透過睡眠檢測確認是否有需要矯治的OSA,一旦確認,透過CPAP治療,效果絕對是立竿見影。

參考文獻:

  1. Rene Cortese, David Sanz-Rubio, Leila Kheirandish-Gozal, José Maria Marin, David Gozal. Epigenetic age acceleration in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is reversible with adherent treatment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2022; 2103042 DOI: 10.1183/13993003.03042-202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睡前關上百葉窗,拉上窗簾,關掉所有的燈。一項新的西北醫學研究報告稱,與在光線昏暗的房間裡睡覺相比,在夜間睡眠期間暴露於中等的環境照明會損害您睡眠期間的心血管功能並增加您第二天早上的胰島素阻抗。

“這項研究的結果發現,僅在睡眠期間暴露於中等室內照明的一晚會危害血糖和心血管調節,這是心臟病、糖尿病和代謝症候群的危險因素,”高級研究作者 Phyllis Zee 博士說,西北大學范伯格醫學院睡眠醫學主任和西北醫學醫師。對於人們來說,避免或盡量減少睡眠期間的光照量很重要。”

已經有證據表明,白天的光照會通過活化交感神經系統來增加心率,從而使您的心臟進入高速運轉狀態並提高警覺性以應付當天的挑戰。

“我們的結果證實,在夜間睡眠期間暴露於光線時也會出現類似的效果,”Zee 說。

該研究於 3 月 14 日在PNAS期刊上發表。

光照室心率加快,身體不能正常休息

“我們發現,當你在光線充足的房間裡睡覺時,你的心率會增加,”西北大學神經病學研究助理教授兼第一作者 Daniela Grimaldi 博士說。“即使你睡著了,你的自律神經系統也會被活化。這很糟糕。通常,你的心率和其他心血管參數在晚上應該要降低,而在白天會升高。”

有交感和副交感神經系統來調節我們白天和晚上的生理機能。交感神經在白天負責,副交感神經應該在晚上負責,這是它幫整個身體進行修復的時間。

睡眠期間的夜間光線如何導致糖尿病和肥胖

調查人員發現,人們睡在明亮的房間後的第二天早上,就會出現胰島素阻抗。胰島素阻抗是指肌肉、脂肪和肝臟中的細胞對胰島素反應不佳,無法利用血液中的葡萄糖獲取能量。為了彌補這一點,你的胰臟會產生更多的胰島素。隨著時間的推移,你的血糖會上升

發表在 JAMA Internal Medicine 上的一項早期研究觀察了大量在睡眠期間暴露於光線的健康人。Zee說,他們更容易超重和肥胖。

“現在我們正在展示一種可能是解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的基礎機制,”Zee 說。“我們證明它正在影響你調節葡萄糖的能力。”

研究的參與者並不知道他們晚上身體的生理變化。

“但大腦會感覺到它,”格里馬爾迪說。“它的作用就像一個人的大腦,他的睡眠很淺而且很支離破碎。睡眠生理學並沒有按照它應該的方式休息。”

晚上睡覺時暴露在人造光下很常見

夜間睡眠期間暴露於人造光是很常見的,無論是來自室內發光設備還是來自家庭以外的光源,特別是在大城市地區。大部分人(高達 40%)睡覺時開著床頭燈或臥室裡開著燈和/或開著電視。

光及其與健康的關係是雙刃劍。

“除了睡眠、營養和鍛鍊,白天的光照是健康的一個重要因素,但在夜間,我們發現即使是適度的光照強度也會損害心臟和內分泌健康,”Zee 說。

該研究測試了參與者在一個晚上使用中等亮度的 100 勒克斯(LUX,照度)與 3 勒克斯(微光)睡眠的效果。研究人員發現,中等程度的光照會使身體進入更高的警戒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心率會增加,心臟收縮的力量也會增加,血液輸送到血管的速度也會加快,以促進含氧血液流動。

“這些發現對於生活在現代社會中的人們來說尤其重要,因為現代社會暴露在室內和室外的夜間光線下越來越普遍,”Zee 說。

在睡眠期間減少光線的重要技巧

(1) 不要開燈。如果您需要開燈(老年人可能會為了安全起見),請將其設置為更靠近地板的昏暗燈光。

(2) 顏色很重要。琥珀色或紅/橙光對大腦的刺激較小。不要使用白光或藍光,並使其遠離熟睡的人。

(3) 如果不能控制室外光線,遮光罩或眼罩是好的。移動你的床,這樣室外的光線就不會照在你的臉上。

我的房間太亮了嗎?

“如果你能看得很清楚,那可能太亮了,”Zee 說。

參考文獻:

  1. Ivy C. Mason, Daniela Grimaldi, Kathryn J. Reid, Chloe D. Warlick, Roneil G. Malkani, Sabra M. Abbott, Phyllis C. Zee. Light exposure during sleep impairs cardiometabolic function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2; 119 (12) DOI: 10.1073/pnas.211329011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將在 2022 年美國心臟協會流行病學、預防、生活方式和心臟代謝健康研討會上提交的初步研究,作為獲得更好睡眠的一種方式,重量訓練可能優於有氧運動,而睡眠對心血管健康很重要。會議將將於 2022 年 3 月 1 日星期二至 3 月 4 日星期五在芝加哥舉行,並提供與促進心血管健康和預防心臟病和中風有關的最新人口科學。

“人們越來越認識到,獲得足夠的睡眠,特別是高品質的睡眠,對包括心血管健康在內的健康很重要。不幸的是,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人沒有定期獲得足夠的睡眠,”研究作者 Angelique Brellenthin 說,博士,愛荷華州艾姆斯愛荷華州立大學運動機能學助理教授。“通常建議進行有氧運動以改善睡眠,但對於重量訓練與有氧運動對睡眠的影響知之甚少。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的 2018 年體育活動指南諮詢委員會科學報告確定了需要進行更多研究重量訓練和睡眠結果。

先前的研究已經證實,睡眠不足(成年人的建議睡眠量是每天 7 到 8 小時)或睡眠品質差會增加罹患高血壓、膽固醇升高和動脈粥樣硬化的風險,當脂肪沉積在動脈中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睡眠不足與體重增加、糖尿病和發炎有關,所有這些都會加重心血管疾病。睡眠過多或過少也被證明會增加中風、心臟病發作和死亡的風險。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招募了 386 名符合超重或肥胖標準的成年人,即體重指數為 25-40 kg/m²。參與者不活動,血壓升高,收縮壓為 120-139 毫米汞柱和舒張壓 80-89 毫米汞柱。參與者被隨機分配到不運動組(用於比較)或三個運動組之一(僅有氧、僅重量訓練或有氧和重量訓練相結合),為期 12 個月。運動組的每個人都參加了有監督的 60 分鐘訓練,每週 3 次,組合運動組進行 30 分鐘的有氧運動和 30 分鐘的重量訓練。

各種鍛煉包括:

有氧運動參與者可以在每次訓練期間選擇跑步機、直立式或臥式自行車或橢圓機來進行有氧運動。研究人員監測他們的心率,以使他們持續保持在規定的心率範圍內,以進行中等至劇烈強度的運動。
重量訓練組在 12 台阻力機器上完成了他們的組合動作,以在一個療程中鍛鍊所有主要肌肉群。這些機器包括腿部推舉、胸部推舉、背闊肌下拉、腿部捲曲、腿部伸展、二頭肌捲曲、三頭肌下推、肩部推舉、腹部緊縮、下背部伸展、軀幹旋轉和臀部外展。參與者以單次最大次數的 50-80% 進行了三組 8 到 16 次重複。
聯合組進行了 30 分鐘的中等至高強度的有氧運動,然後在 9 台機器上進行兩組 8 到 16 次重複的阻力運動,而不是 12 台。
研究參與者在開始時和 12 個月時完成了各種評估,包括自我報告的匹茲堡睡眠質量指數 (PSQI),它測量睡眠質量。研究人員還測量了睡眠時間;睡眠效率(一個人實際入睡的時間除以個人在床上的總時間);睡眠潛伏期(上床後入睡需要多長時間);和睡眠障礙(睡眠被太熱或太冷、打鼾或咳嗽、不得不上廁所或疼痛等因素干擾的頻率)。PSQI 得分越低表示睡眠品質越好,從 0 分代表最佳睡眠到 21 分代表可能的最差睡眠。得分大於 5 被認為是“睡眠品質不佳”。

研究發現:

超過三分之一 (35%) 的研究參與者在研究開始時睡眠品質較差。
在研究開始時參與者中沒有獲得至少 7 小時睡眠的有 42% ,重量訓練組的睡眠時間在 12 個月內平均增加了 40 分鐘,而有氧運動組增加了約 23 分鐘運動組,聯合運動組約17分鐘,對照組約15分鐘。
重量訓練和聯合運動組的睡眠效率增加,但有氧運動組或不運動組的睡眠效率沒有增加。
僅分配進行重量訓練組的睡眠潛伏期(入睡時間)略微減少了 3 分鐘,而其他參與者組的潛伏期沒有顯著變化。
所有組的睡眠品質和睡眠障礙都有所改善,包括不運動組。
基於這些發現,重量訓練為重點的干預措施可能是促進更好睡眠和改善心血管健康的一種新方法。

“雖然有氧運動和重量訓練對整體健康都很重要,但我們的研究結果發現,想在夜間獲得更好的睡眠品質時,重量訓練可能更勝一籌,”Brellenthin 說。“重量訓練顯著改善了睡眠時間和睡眠效率,這是睡眠品質的關鍵指標,反映了一個人入睡和整晚保持睡眠的情況。因此,如果您的睡眠在過去兩年壓力很大的情況下明顯惡化,請考慮在您的常規鍛鍊程序中加入兩次或更多的重量訓練,以改善您的整體肌肉和骨骼健康,以及您的睡眠。”

這項研究還要留意限制的是研究人員使用自我報告的睡眠問卷來評估睡眠,而不是客觀地監測睡眠。

參考原文報導: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2/03/220303215826.htm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早睡或熬夜都不利心臟健康!英國最新研究:這個就寢時間最理想

2021年11月9日 週二 下午8:30

生理時鐘與人類健康息息相關,歐洲心臟學會(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心臟醫學期刊《歐洲心臟期刊》8日刊登的最新研究指出,太早睡或超過午夜12時睡覺皆不利心臟健康,最理想的就寢時間在晚間10時至11時,這個時間就寢的人們罹患心臟疾病與中風的風險較低

根據《歐洲心臟期刊》(European Heart Journal)刊登的最新研究,該研究主要作者、英國艾克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講師普蘭斯(David Plans)率領了研究團隊,檢視英國生物樣本庫(UK Biobank)從2006年至2010年招募的8萬8026名受試者,他們的平均年齡為61歲,年紀介於43歲至79 歲,58%是女性。研究人員透過受試者配戴的類似手錶的設備,收集他們超過7天的開始入睡與醒來的時間數據。

接下來平均5.7年裡,研究團隊追蹤這些受試者的心血管健康,其中3172名壽試者罹患了心血管疾病。該研究發現,比起晚間10時至10時59分入睡的受試者,那些在晚間10時之前入睡的人罹患心血管疾病風險增加了24%,那些在晚間11時到 11時59分就寢的人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增加了12%,那些在午夜12時之後入睡的人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高了25%。該研究定義的心血管疾病為心臟病發作、心臟衰竭、慢性缺血性心臟病、中風、短暫性腦缺血發作。

英國最新研究發現,午夜12時之後入睡的人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高了25%(取自Pixabay)

普蘭斯表示:「雖然我們無法從此研究得出因果關係,但結果表明早睡或晚睡或許更可能擾亂生理時鐘,對心血管健康產生不利影響。最危險的就寢時間是午夜過後,或許是因為這會減少人們比較不可能看到晨光,而這會導致生理時鐘重置。」

研究人員表示,儘管受試者調整睡眠時間與睡眠不規律的情況後,但這種關聯依舊存在。研究人員試圖控制目前已知會影響心臟病風險的其他因素,例如年齡、體重、膽固醇含量,但他們強調此研究無法證明因果關係。

英國資深護理師吉布林表示,成年人每晚應睡7至9小時(Lux Graves@Unsplash)

英國非營利組織「英國心臟基金會」(British Heart Foundation)心臟科資深護理師吉布林(Regina Giblin) 說:「充足的睡眠對我們的整體健康、心臟健康、血液循環系統健康都很重要,大多數成年人每晚的睡眠時間應該是7到9小時。」

鄭醫師補充:

很多人對於睡覺,總認為總時數有達到就可以,殊不知睡對時間也很重要,以西醫觀點,會認為生理時鐘對於生物體的醒覺周期有很大的相關,太晚睡,身體的核心體溫降不下來,褪黑激素無法分泌到高濃度,比較難進入深睡期,故建議最好固定時間來睡。而中醫因為有經絡運行的不同時間,因此也建議不要太晚睡。這篇研究的結論發現能在11點左右睡著(一般正常入睡,沒有失眠困擾的人入睡不會超過30分鐘),對心血管系統的危害較低,相信中醫界也會同意這樣的論調。

睡眠不只是睡夠時間,睡對時間也很重要,再次提醒大家。

參考文獻:

Shahram Nikbakhtian, Angus B Reed, Bernard Dillon Obika, Davide Morelli, Adam C Cunningham, Mert Aral, David Plans. Accelerometer-derived sleep onset timing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cidence: a UK Biobank cohort studyEuropean Heart Journal - Digital Health, 2021; DOI: 10.1093/ehjdh/ztab08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補眠就能還完睡眠債?研究發現沒這麼簡單

2021-09-09 09:22 

【文‧黃嬿】

 

年輕時覺得身強體壯睡眠不足一下就補回來,睡幾個小時就覺得精神百倍,許多上班族則是工作日天天睡不夠,到假日就睡到中午當補眠,這些可能都不足以讓人腦袋完全恢復。睡眠不足會在體內引發骨牌效應,一項小型研究發現,慢性睡眠不足,即使讓你大睡 7 天,大腦功能都無法完全恢復到正常狀態。

 

每個人都有睡眠不足的經歷,偶爾一夜不眠,只會在第二天感到疲倦和煩躁,但不至於有害健康。但是經過幾個不眠之夜,就會感覺到精神受影響,大腦難以集中注意力和決策力下降。甚至開始感到沮喪,白天打瞌睡,在家中、工作中和路上受傷和發生事故的風險也會增加。

 

睡眠不足會對人體功能產生負面影響。過去研究已發現,睡眠不足會導致晝夜節律紊亂和清醒警覺性下降,注意力、認知效率和記憶力都會受影響。一般認為,如果幾個月下來長期睡眠不足,至少要數週時間才能還完睡眠債,讓大腦恢復正常狀態。但目前科學家還不清楚到底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從長時間的睡眠不足中完全恢復。

  

一項新研究揭示可能不是想像中多睡幾天這麼簡單。《PLOS ONE》刊登一篇研究發現,如果連續 10 天睡眠不佳,則需要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才能完全從這種折磨中恢復過來,但只有反應能力恢復到先前水平,其他與睡眠不足有關的問題,例如注意力不集中和記憶力問題,在大睡 7 天後仍然存在

 

波蘭亞捷隆大學研究人員對幾名健康成年人進行一項小型研究,研究期間為連續 21 天,其中分為 4 天的正常生活做為研究基線,10 天的慢性睡眠限制,研究人員將睡眠限制定義在比個人睡眠需求減少 30%,以及另外 7 天無限睡眠時間的恢復期。

 

參與者在他們的日常環境中完成這項研究,並佩戴手腕感測器來監測日常睡眠和活動模式。他們還接受每日腦電圖(EEG)以監測大腦活動,並回答日常問題以測量反應時間和準確性。

 

研究發現,被剝奪睡眠時間 10 天後,參與者大睡 7 天,大多數功能測量仍無法恢復到睡眠剝奪前的表現。嚴格來說只有一項指標,即測量對日常問題的反應時間和準確性能恢復到正常睡眠時的基線值,但是其他指標則沒有達到。

 

研究人員表示,了解人類大腦如何從慢性睡眠不足中恢復,不僅從科學角度而且從公共衛生角度來看都很重要。這項對長期睡眠不足之後的恢復過程研究顯示,睡眠喪失和恢復的狀況,在行為、動作和神經生理反應表現並不一致。未來可以擴大研究對象,給予更長的恢復期,以及針對不同功能恢復正常的所需時間來做進一步研究。

 

 

 

 

鄭醫師補充:

短暫的睡眠紊亂或者睡眠時間不足,可以隔天之後恢復規律的睡眠,那麼對健康的危害影響有限。這篇研究報告針對的是連續十天的睡眠不足,之後即使七天恢復原本規律的睡眠,大腦的腦波及功能檢查發現仍無法回到正常水平,這也提醒我們,不要小看失眠對健康的危害,長期經常性的失眠(慢性失眠),視同慢性自殺,因為根據研究,諸多慢性疾病及神經退化疾病的風險隨之提高。

參考文獻:

Ochab JK, Szwed J, Oleś K, Bereś A, Chialvo DR, Domagalik A, et al. (2021) Observing changes in human functioning during induced sleep deficiency and recovery periods. PLoS ONE 16(9): e0255771.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255771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25577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美國心臟協會今天發表在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期刊一項新科學聲明,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是一種睡眠呼吸障礙,在兒童和青少年中很常見,可能與血壓升高和心臟結構變化有關科學聲明是對當前研究的專家分析,可能會為未來的指導方針提供訊息。

“兒童在睡眠期間出現呼吸障礙,尤其是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的可能性可能是由於扁桃腺、腺樣體(adenoids)或兒童面部結構的增大所致,但是,父母必須認識到肥胖也會使兒童處於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的風險,”聲明寫作小組主席 Carissa M. Baker-Smith 博士說。“睡眠呼吸暫停導致的睡眠中斷有可能導致血壓升高,並與胰島素阻抗和異常血脂有關,

睡眠呼吸障礙是指某人在睡眠期間出現呼吸困難、打鼾和打鼾聲的異常發作。它包括從打鼾到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 (OSA) 的一系列疾病。OSA 與成人的心血管疾病有關,但是,人們對這種情況如何影響兒童和青少年的近期和長期心臟健康知之甚少。為聲明審查的研究證實:

  • 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會擾亂正常的恢復性睡眠,這會影響情緒健康以及兒童和青少年的免疫、代謝和心血管系統。
  • 估計有 1-6% 的兒童和青少年患有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
  • 關於誰符合標準的肥胖青少年的30-60%(BMI位居同年齡95%以上),也容易出現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

兒童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的危險因素可能因年齡而異;一般來說,主要因素是肥胖、上下呼吸道疾病、過敏性鼻炎、肌張力低下、扁桃腺和腺樣體腫大、顱面畸形和神經肌肉疾病。鐮狀細胞病(鐮狀細胞貧血)也被報導為 OSA 的獨立危險因素。早產兒(妊娠 37 週前)可能會增加睡眠呼吸障礙的風險,部分原因是呼吸控制發育延遲和上呼吸道較小。然而,隨著早產兒年紀漸增,這種風險似乎會降低。

OSA 可能存在於具有以下症狀的兒童中:

  • 習慣性打鼾,每週超過 3 個晚上;
  • 睡覺時喘氣或打鼾;
  • 睡眠時呼吸困難;
  • 以坐姿睡覺或頸部過伸( neck hyperextended);
  • 白天嗜睡;
  • 醒來時頭痛;或者
  • 上呼吸道阻塞的跡象。

該聲明重申了美國耳鼻喉科和頭頸外科學會的建議,即稱為多導程睡眠圖(polysomnography)的睡眠檢測是診斷睡眠呼吸障礙的最佳測試。他們建議對患有睡眠呼吸障礙的兒童進行扁桃體切除術前進行睡眠檢查,這些兒童的情況會增加手術期間併發症的風險,例如肥胖、唐氏症、顱面異常(例如唇顎裂)、神經肌肉疾病(例如肌肉萎縮症) ) 或鐮狀細胞病。患有這些疾病和 OSA 的兒童在任何手術中都被認為有呼吸併發症的高風險。麻醉藥物應慎重考慮,術後應嚴密監測呼吸。

患有 OSA 的兒童和青少年也可能有更高的血壓。該聲明詳細說明了睡眠血壓升高,通常比清醒時的血壓低 10% 以上。研究發現,患有 OSA 的兒童和青少年在睡眠時血壓下降幅度較小,這說明他們的血壓調節異常。在成人研究中,高血壓病患併有夜間血壓升高的現象與更高的心血管事件風險相關。該聲明提到,鑑於夜間血壓可能升高,患有 OSA 的兒童和青少年需要在整個 24 小時內測量他們的血壓,以獲取清醒和睡眠測量值。

代謝症候群是輕度 OSA 兒童的另一個問題(每小時呼吸暫停少至 2 次)。這種症候群包括一系列因素,例如高胰島素和三酸甘油脂濃度、高血壓和高密度脂蛋白(HDL,“好”膽固醇)過低。持續正壓呼吸治療 (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 是 OSA 的一種治療方法,可以顯著降低三酸甘油脂並提高 HDL 。治療 OSA 也可能改善代謝症候群的因素,至少在短期內是這樣。然而,肥胖狀態可能是某些代謝因素的主要原因,例如胰島素控制不佳。

“肥胖是睡眠障礙和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的重要危險因素,通過減肥干預可以改善睡眠呼吸暫停的嚴重程度,然後改善代謝症候群,如提高胰島素敏感性,”貝克-史密斯說。“我們需要提高對肥胖患病率上升可能影響兒童睡眠質量的認識,並認識到睡眠呼吸障礙可能導致高血壓和後來的心血管疾病風險。”

該聲明還概述了長期嚴重 OSA 的兒童和青少年存在肺動脈高壓風險的研究。編寫委員會還確定需要進一步研究與兒童期 OSA 相關的心血管疾病風險,其中包括 24 小時血壓監測和代謝症候群因素的測量。

這份科學聲明由志願者寫作小組代表美國心臟協會的動脈粥樣硬化、高血壓和肥胖青年心血管疾病委員會青年小組委員會編寫。

鄭醫師補充:

一直以來,OSA(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被認為某些特定族群成年人比較容易罹患,卻忽略某些患者早在兒童或青少年時。便深為此疾所苦。然而這是可以透過臨床評估、檢查及治療來根本改善的。當然家屬至少要有初步的概念,而臨床專業更要有精準的臨床嗅覺來評估,並透過相關檢查加以確認進而以相關治療直接改善。兒童的OSA不只影響生理,也會影響學習、專注力及脾氣控制等等,萬萬不可疏忽。當孩童打呼聲過大,白天容易倦怠或學習意願低落,經常以口代替鼻來呼吸,肥胖容易口渴,最好儘快安排至相關門診接受專業評估與臨床處置。

參考文獻:

Carissa M. Baker‐Smith, Amal Isaiah, Maria Cecilia Melendres, Joseph Mahgerefteh, Anayansi Lasso‐Pirot, Shawyntee Mayo, Holly Gooding, Justin Zachariah. Sleep‐Disordered Breathing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Journal of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2021; DOI: 10.1161/JAHA.121.02242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一項新研究的新證據,夢是一個經常結合多種生活經歷的片段並預知未來事件的過程。

結果顯示,53.5% 的夢境可追溯到記憶,近 50% 的帶有記憶源的報告與多個過去的經歷有關。研究還發現,25.7% 的夢境與特定的即將發生的事件有關,37.4% 的未來事件的夢境還與過去經歷的一個或多個特定記憶有關。以未來為導向的夢在更晚時會越來越多。

“數千年來,人類一直在努力理解夢的含義,”首席研究員 Erin Wamsley 說,他擁有認知神經科學博士學位,是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弗曼大學心理學和神經科學的副教授。“我們提供了新的證據,證明夢反映了記憶處理功能。雖然人們早就知道夢包含過去經驗的片段,但我們的數據發現,夢也預測了可能發生的未來事件。”

該研究涉及 48 名學生,他們在實驗室過夜,使用睡眠多項生理檢查進行夜間睡眠評估。在夜間,參與者被喚醒多達 13 次,以報告他們在入睡、快速眼動睡眠和非快速眼動睡眠期間的經歷。第二天早上,參與者確定並描述了前一天晚上報告的每個夢境的清醒生命來源。共分析了 481 份報告。

“這是對夢如何同時從多個清醒生活來源中提取的新描述,利用過去的經驗片段來構建預測未來事件的新場景,”Wamsley 說。

根據瓦姆斯利的說法,晚上晚些時候面向未來的夢境的比例增加可能是由於與即將發生的事件在時間上的接近性。雖然這些夢很少真實地描繪未來事件,但與未來相關的記憶碎片的活化和重組可能仍然具有適應性功能。

該研究摘要最近發表在《睡眠》雜誌的在線增刊上,將於 6 月 9 日在 Virtual SLEEP 2021 期間作為海報展示。 SLEEP 是美國睡眠學會的合資企業 Associated Professional Sleep Societies 的年會醫學和睡眠研究協會。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雖然提到未來的夢境對大多數人來說大多不是真的,但也有少數人不時會做到預言成真的夢,至少在我的門診就有碰到一些人會因此而苦惱,尤其是夢到某些親友鄰居即將發生的意外,常常讓當事人陷於要不要先知會當事人的兩難。

這裡有預知自己遭遇空難且真實發生而倖存的實際經歷的案例提出來給大家比對參考:

https://kknews.cc/news/rebyea4.html

參考文獻:

Erin Wamsley. 034 Dreaming as Constructive Episodic Future SimulationSleep, 2021; 44 (Supplement_2): A15 DOI: 10.1093/sleep/zsab072.03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線雜誌《BMJ Open》上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長期使用處方藥治療失眠似乎並不能改善中年女性的睡眠障礙

研究結果顯示,服用和未服用這些藥物1到2年的人之間的睡眠品質或沒有差異。

睡眠障礙-難以入睡和/或難以入睡和早醒-很常見。僅在美國,估計就有900萬成年人表示他們試圖透過服用處方藥獲得良好的睡眠。

睡眠品質差與不良健康有關,包括糖尿病,高血壓,疼痛和憂鬱,並開立各種藥物來幫助睡眠。

這些藥物包括苯二氮卓類藥物,包括 zolpidem, zaleplon and eszopiclone在內的Z類藥物,以及其他主要用於其他疾病(非處方用途)的藥物,例如鎮靜焦慮和憂鬱症。

研究人員說,臨床試驗數據表明,這些藥物中有許多是在短期內(長達6個月)有作用的,但失眠可能是慢性的,而且許多人服用這些藥物的時間更長。

因此,他們希望評估長期用於解決失眠症的藥物在不同種族的中年婦女中發展為睡眠障礙的族群的有效性。

這些婦女都是《全國婦女健康研究》(Women's Health Across the NationSWAN)的一部分,該研究是一項長期的多中心研究,研究更年期期間發生的生物學和社會心理變化。婦女的平均年齡為49.5歲,其中一半左右是白人。

睡眠障礙被定義為入睡困難,睡眠中斷和早醒,並以5分制進行評分,範圍從任何晚上的無困難(1)到一周的5個或更多晚上的困難(5),在平均21年的監控期間。

根據評分量表對睡眠障礙進行了比較,比較了服用和不服用處方藥以改善1年和2年後睡眠的患者。

在監測期間,約有238名開始使用藥物治療失眠的婦女與不服用這些藥物的447名婦女相比對。

兩組女性均報告說,每3晚有1個晚上難以入睡,每3個晚上有2個晚上經常醒來,一周中每3個晚上有1個女人早醒。兩組中超過70%的婦女報告每周至少3次睡眠受到干擾。

首先,兩組女性的睡眠障礙評分相似。那些因睡眠問題服用處方藥的人入睡困難,睡眠中斷和早醒的平均評分分別為2.7、3.8和2.8。

相比之下,那些沒有服用處方藥來睡個好覺的人的等效評分分別為2.6、3.7和2.7。

一年後,服用藥物者的平均評分分別為2.6、3.6和2.8。在不使用處方藥治療睡眠問題的患者中,其平均平均得分分別為2.3、3.5和2.5。

兩組的1年變化均無統計學意義,也無差異。兩年後,與未服用處方藥的人相比,服用處方藥的人的睡眠障礙沒有統計學上的顯著減少。

這是一項觀察性研究,因此無法確定原因,只能建立關聯。而且,大約一半的女性是現在或以前的吸煙者,五分之一的婦女是中度至重度飲酒者,這兩個因素都可能影響睡眠品質。

研究人員說,也僅在每年或每兩年一次的研究訪問中收集有關處方藥的訊息,並且兩次訪問之間可能存在間歇性或無使用期。也沒有任何客觀的睡眠品質衡量指標。

儘管如此,研究人員總結說:“睡眠障礙很常見,並且罹病率正在增加。儘管[隨機對照試驗]相對缺乏證據,但睡眠藥物的使用已經增長,並且經常使用很長時間。”

他們補充說,這些藥物可能在一些患有睡眠障礙的人中使用了數年之久,但這項研究的發現應該為開處方的臨床醫生和患者考慮中年睡眠障礙的處方藥提供參考意見。

參考文獻:

Solomon DHRuppert KHabel LA, et al
Prescription medications for sleep disturbances among midlife women during 2 years of follow-up: a SWAN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據美國心臟協會旗艦雜誌《循環》上個月發表的最新研究顯示,與其他健康因素相比,睡眠方式最健康的成年人與其他健康因素相比,其心臟衰竭風險降低了42%健康的睡眠方式包含早上起床,每天睡眠7-8個小時,並且沒有頻繁的失眠,打呼或白天過度嗜睡等狀況。

心臟衰竭影響超過2600萬人,新出現的證據證實睡眠問題可能在心臟衰竭的發展過程中有影響 。

這項觀察性研究檢查了健康的睡眠方式與心臟衰竭之間的關係,並納入了408802名英國生物銀行參與者(選入時,年齡為37至73歲)的數據(2006-2010年)。直到2019年4月1日,才收集心臟衰竭的發病率。研究人員在10年的中位追蹤期間記錄了5221例心臟衰竭。

研究人員分析了睡眠質量以及整體睡眠模式。睡眠質量的指標包括睡眠時間,失眠和打呼以及其他與睡眠有關的狀況,例如參與者是早起的鳥還是夜貓子,以及他們是否白天有嗜睡(白天可能不小心打瞌睡或睡著)。

新奧爾良杜蘭大學肥胖研究中心主任,通訊作者,流行病學教授,醫學博士盧琦說:“我們創造的健康睡眠評分是基於這五種睡眠行為的得分。” “我們的發現凸顯了改善整體睡眠狀況以預防心臟衰竭的重要性。”

通過觸控螢幕問卷收集睡眠行為。睡眠時間分為三組:短時間或每天少於7小時;每天7至8個小時(一般建議);甚至每天9小時或更長時間。

在對糖尿病,高血壓,藥物使用,遺傳變異和其他共變項進行調整後,睡眠方式最健康的參與者與不健康睡眠方式的人相比,其心臟衰竭風險降低了42%。

他們還發現心臟衰竭的風險是獨立相關的,並且:

  • 早起者下降8%;
  • 每天睡7到8個小時的人降12%;
  • 那些沒有經常失眠的人降17%;以及
  • 沒有白天嗜睡的人減少了34%。

參與者的睡眠行為是自我報告的,追蹤期間睡眠行為若出現變化也得不到確切狀況。研究人員指出,其他無法衡量或未知的調整也可能影響了這一發現。

參考文獻:

Xiang Li, Qiaochu Xue, Mengying Wang, Tao Zhou, Hao Ma, Yoriko Heianza, Lu Qi. Adherence to a Healthy Sleep Pattern and Incident Heart Failure: A Prospective Study of 408802 UK Biobank ParticipantsCirculation, 2020; DOI: 10.1161/CIRCULATIONAHA.120.05079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疫情流行期間,許多人在家工作和學習以及強迫觀看電視的螢幕時間大大增加了。新的研究發現,在睡覺前戴藍光過濾眼鏡可以使夜晚的睡眠更好,並為白天的較佳的工作表現做出貢獻。

“我們發現戴上藍光過濾眼鏡( blue-light-filtering glasses )的眼鏡是改善睡眠,工作投入,任務績效循規蹈矩行為以及減少工作妨害行為的有效干預措施,”該公司管理和企業家精神助理教授克里斯蒂亞諾·瓜拉納(Cristiano L.印第安納大學凱利商學院。藍光過濾眼鏡會造成生理上的黑暗,從而改善睡眠質與量。

我們通常使用的大多數技術(例如計算機屏幕,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都會發出藍光,過去的研究發現,藍光會破壞睡眠。工人越來越依賴於這些設備,尤其是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我們遙控工作和學校進度時。

媒體最近報導了藍光過濾眼鏡對那些在計算機屏幕前花費大量時間的人的好處。這項新研究擴大了對晝夜節律的理解,晝夜節律是一種自然的內部過程,可調節睡眠-覺醒週期並大約每24小時重複一次。

瓜拉納說:“總的來說,戴藍光過濾眼鏡對“夜貓子”的影響要比對“早上的百靈鳥”要強。他以前研究了睡眠不足如何影響企業的業務決策,關係和其他行為。 “貓頭鷹傾向於在一天的晚些時候入睡,而百靈鳥則傾向於在一天的早些時候入睡。

“儘管我們大多數人都可以從減少藍光照射中受益,但貓頭鷹員工似乎會從中受益更多,因為他們在內部時鐘和外部控制的工作時間之間會遇到更大的偏差。我們的模型著重說明了戴藍光過濾眼鏡的方式和時間可以幫助員工更好地生活和工作。”

研究結果發表在《應用心理學》雜誌在線發表的論文《藍光過濾對睡眠和工作成果的影響》中瓜拉納(Guarana)是通訊作者;他的合著者是華盛頓大學的克里斯托弗·巴恩斯(Christopher Barnes)和魏潔·翁(Wei Jee Ong)。

研究發現,日常工作和任務的執行可能與潛在的生物過程(如晝夜節律)有關。

研究人員寫道:“我們的研究推動了有關時型(chronotype)的文獻,以考慮生理時鐘的時程與員工績效之間的關係。”

睡個好覺不僅有益於工人;它也有助於雇主的底線。

華盛頓大學福斯特學院的管理學教授兼埃弗特·麥凱布(Evert McCabe)資深研究員巴恩斯(Barnes)說:“這項研究提供了一種非常經濟有效的方法,可以改善員工的睡眠和工作成果,而且隱含的投資回報是巨大的。他說:“我個人不知道任何其他干預措施,只要花費這麼低的費用,其效果就會如此強大。”

在兩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從位於美國的一家跨國金融公司的巴西辦事處的63位公司經理和67位呼叫中心代表收集了數據,並測量了客戶的工作績效。隨機選擇參與者以測試過濾藍光的眼鏡或安慰型眼鏡(沒有過濾藍光)。

研究人員說:“員工經常被要求早上工作,這可能導致內部生理時鐘與外部控制的工作時間不一致。”他們補充說,他們的分析顯示出一種普遍的模式,即藍光過濾會產生累積效應。關鍵績效之變化,至少在短期內如此。

瓜拉納說:“藍光照射也應引起公司的關注。” “這種現象的普遍存在提醒,控制藍光曝露可能是組織保護員工的晝夜週期不受干擾的可行的第一步。”

研究人員沒有為此研究獲得任何經濟支持或補償。眼鏡是由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Swanwick公司捐贈的。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指的是睡前阻隔藍光,幫助維持晝夜節律(生理時鐘)的規律,提高睡眠品質及白天工作表現(兩者互為因果)。然而,白天須適當地接受光刺激,也是在維持晝夜節律,因此想藉由藍光過濾眼鏡來提高睡眠品質,提高績效的話,戴的時間點是關鍵。

此外,這跟照光療法的眼鏡原理是不同的,照光(不管是藍光、綠光或是全光譜),絕大部分的人都在白天執行。入夜後不宜,除非是輪班工作者。

參考文獻:

Cristiano L. Guarana, Christopher M. Barnes, Wei Jee Ong. The effects of blue-light filtration on sleep and work outcomes.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2020; DOI: 10.1037/apl0000806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Obstructive sleep apnea,簡稱OSA)是一種慢性睡眠狀況,影響全世界超過10億的人。有證據發現OSA可以改變腸道菌相(GM),並可能促進OSA相關的合併症,包括糖尿病,高血壓和認知問題。密蘇里大學醫學院和MU Health Care的研究人員發現OSA相關的睡眠障礙如何影響小鼠的腸道菌相,以及將這些腸道細菌移植到其他小鼠中如何導致接受腸道菌移植小鼠的睡眠方式發生變化。

馬里蘭醫學院的戴維·戈扎爾(David Gozal),瑪麗(Marie M.)和哈里·史密斯(Harry L. Smith)兒童健康基金會主席表示,這項研究發現腸道菌相在睡眠調節中扮演重要作用。最終這可以轉化為針對OSA人體腸道菌相的治療方法。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戈扎爾說:“透過調控腸道菌相或腸道微生物群的副產物,我們將能夠預防或至少減輕睡眠呼吸中止的某些後果。” “例如,如果我們將持續的氣道正壓(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CPAP)與定制的益生菌相結合,從而改變患者的腸道菌相,我們可能能夠消除一些疲勞和疲乏,並減少與OSA相關的合併症影響認知,記憶力,心血管疾病或新陳代謝功能障礙的可能性如果我們能做任何一件這樣的事情,那麼這將是我們治療OSA的主要方式。”

該研究將雄性小鼠暴露於室內空氣或間歇性缺氧(一種人體無法獲得足夠氧氣的狀況),旨在模擬OSA。六週後,研究人員從所有囓齒動物中收集了糞便。第三組小鼠被分成兩組,分別從呼吸室內空氣的小鼠或暴露於間歇性缺氧的小鼠中進行糞便移植。移植的小鼠連續三天進行睡眠記錄。研究人員發現,間歇性缺氧組接受移植的小鼠在正常的清醒期間睡得更長,睡得更多,這表明增加了睏倦。

戈扎爾說:“這是第一項評估幼稚小鼠糞便微生物組移植後睡眠的研究,這些小鼠接受了間歇性缺氧狀態下的糞便微生物組移植。” 糞便微生物組分析顯示,從間歇性缺氧供體小鼠移植的小鼠與暴露於室內空氣的小鼠之間的輪廓差異,證實移植改變了受體小鼠的GM(腸道菌相)。

越來越多的證據證實,基因改造可以通過腦腸微生物組軸(brain-gut microbiome axis,BGMA)影響健康和睡眠品質。下一步是研究大腦與腸道之間關係的機制,以確定腸道微生物組的變化如何影響睡眠結構,進而確定OSA如何導致後來的併發症。

參考文獻:

Mohammad Badran, Abdelnaby Khalyfa, Aaron Ericsson, David Gozal. 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from mice exposed to chronic intermittent hypoxia elicits sleep disturbances in naïve miceExperimental Neurology, 2020; 334: 113439 DOI: 10.1016/j.expneurol.2020.11343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近日發表的一項初步研究發現,睡眠麻痺(Sleep paralysis )可以藉由靜坐-放鬆的方法來治療,這種疾病被解釋成許多神秘的經歷,包括所謂的外星人綁架和夜間惡魔造訪等等。

睡眠麻痺是一種關乎骨骼肌麻痺的狀態,發生在睡眠開始時或剛醒來之前。在無法動彈的情況下,個人會敏銳地意識到周圍的環境。經歷過這種現象的人經常報告說他們受到危險的臥室入侵者的恐怖襲擊,當事人經常以超自然現象來解釋,例如鬼魂,惡魔甚至外星人的綁架。不須訝異,這是一種可怕的經歷。

多達五分之一的人曾經歷睡眠麻痺,這可能是由於睡眠剝奪引起的,且在精神疾病(例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中更常發生。猝睡症患者中亦常見,猝睡症臨床症狀為白天過度嗜睡且會突然失去肌肉控制。

儘管已知該病已有一段時間,但迄今為止,尚沒有基於經驗的治療方法或已發表的臨床試驗。

今天,在《神經病學前沿》( Frontiers in Neurology)雜誌上,有一組研究人員報告了一項靜坐-放鬆療法的先驅研究,募集10例猝睡症患者,所有患者均患有睡眠麻痺。

該療法最初是由劍橋大學精神科的Baland Jalal博士開發的。這項研究是由賈拉勒(Jalal)博士領導的,並與義大利博洛尼亞大學生物醫學和神經運動科學系Giuseppe Plazzi博士小組/義大利博洛尼亞的IRCCS研究所合作進行。

該療法教導患者在病程間遵循四個步驟:

  1. 重新評估發作的意義-提醒自己,這種經歷是普遍的,良性的且短暫的,幻覺只是夢的典型副產物
  2. 心理和情感上的距離-提醒自己沒有理由害怕或擔心,而恐懼和擔心只會使病程惡化
  3. 向內集中注意力的冥想-將他們的注意力向內集中在涉及情感的積極事物上(例如對所愛的人或事件的記憶,對上帝的讚美詩或禱告)
  4. 肌肉放鬆-放鬆肌肉,避免控制呼吸,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移動身體

參與者被要求每天紀錄四周,以評估睡眠麻痺的發生,發生時間和情緒反映。總體而言,在這10例患者中,有三分之二(66%)的人報告有幻覺,通常是在剛醒來時出現幻覺(51%),而入睡後的幻覺次數較少(14%),這是前四周的評估。

四個星期後,六名參與者完成了情緒/焦慮問卷,並接受了治療技術的指導,並被要求在一般的清醒期間進行演練,每週兩次,持續15分鐘。治療持續了八週。

在研究的前四周,靜坐-放鬆組的參與者在11天內平均經歷了14次睡眠麻痺。據報導,由他們的睡眠性幻覺引起的干擾為7.3(以十分制評分,評分越高表明嚴重度越高)。

在治療的最後一個月,睡眠麻痺的天數降至5.5(下降了50%),發作總數下降到6.5(下降了54%)。幻覺引起的干擾也有明顯減少的趨勢,評分從7.3降低到4.8。

對照組由四名參與者按照相同的程序進行,除了參與者以深呼吸代替治療外-緩慢地深呼吸,同時重複從一數到十。

在對照組中,睡眠麻痺的天數(開始時每月為4.3)及其發作的總次數(最初為每月4.5)沒有變化。幻覺引起的干擾同樣沒有改變(在最初的四個星期中為4級)。

賈拉勒博士說:“儘管我們的研究僅募集少數患者,但我們對它的成功持謹慎樂觀的態度。” “靜坐放鬆療法導致患者出現睡眠麻痺的次數急劇下降,而當他們這樣做時,他們往往發現臭名昭彰的令人恐懼的幻覺更少出現,這應該是正確的方向。”

如果研究人員能夠在更廣泛的人群中複製他們的發現,包括那些不受嗜睡影響的一般族群,那麼這可以提供一種相對簡單的治療方法,可以在線或通過智能手機提供幫助患者應付狀況。

賈拉勒博士說:“我親身經歷了很多次,親眼目睹了睡眠麻痺的可怕程度。” “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擔心自己會被滲透,而變得很不舒服,而上床睡覺本來應該是一種放鬆的經歷,卻充滿了恐怖。這正是促使我設計這種干預措施的動力。”

參考文獻:

Baland Jalal, Ludovico Moruzzi, Andrea Zangrandi, Marco Filardi, Christian Franceschini, Fabio Pizza, Giuseppe Plazzi. Meditation-Relaxation (MR Therapy) for Sleep Paralysis: A Pilot Study in Patients With NarcolepsyFrontiers in Neurology, 2020; 11 DOI: 10.3389/fneur.2020.0092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