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有壓力怎麼辦?如何健康減重? (40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格拉納達大學生理學系( Department of Physiology of the University of Granada,簡稱UGR)的科學家發現,有氧運動前半小時攝取咖啡因(約3 mg / kg,相當於濃咖啡),大大增加了脂肪燃燒的速度。他們還發現,如果在下午進行鍛鍊,則咖啡因的作用比早晨更明顯。

在發表於《國際運動營養學會雜誌》(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Sports Nutrition)上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目的在確定咖啡因(世界上最常攝取用於提升運動表現的物質之一)是否運動中確實增加了氧化或“燃燒”脂肪。儘管其補充劑形式的食用非常普遍,但對其有益主張的科學證據卻很少。

“建議早上空腹鍛鍊以增加脂肪氧化是很平常的事。但是,該建議可能缺乏科學依據,因為這種增加是由於早上鍛煉還是不吃東西尚無法確認”,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UGR生理學系的FranciscoJoséAmaro-Gahete解釋說。

共有15名男性(平均年齡32歲)參加了該研究,每隔7天完成四次運動測試。受試者在上午8點和下午5點攝取3 mg / kg的咖啡因或安慰劑(每個受試者以隨機順序在所有四個條件下均完成了測試)。嚴格標準化每次運動測試之前的條件(自進餐後經過的小時數,進行體育鍛鍊或消耗刺激性物質),並據此計算運動過程中的脂肪氧化。

最大脂肪氧化

Francisco J. Amaro解釋說:“我們的研究結果發現,在進行有氧運動測試前30分鐘攝取咖啡因會增加運動期間的最大脂肪氧化。” 確認在運動期間脂肪氧化存在晝夜變化(生理時鐘),在同等的禁食時間,下午的數值高於早晨的數值。

這些結果還發現,咖啡因增加了早晨鍛鍊過程中的脂肪氧化,與下午無咖啡因攝取的情況類似。

總而言之,這項研究的結果發現,急性咖啡因攝取和有氧運動在下午進行中等強度的結合,為尋求在體育鍛鍊中增加脂肪燃燒的人們提供了最佳方案。

鄭醫師補充:

結論是下午、運動前半小時、3 mg / kg的量及搭配有氧運動效果最佳。

參考文獻:

  1. Mauricio Ramírez-Maldonado, Lucas Jurado-Fasoli, Juan del Coso, Jonatan R. Ruiz, Francisco J. Amaro-Gahete. Caffeine increases maximal fat oxidation during a graded exercise test: is there a diurnal variatio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Sports Nutrition, 2021; 18 (1) DOI: 10.1186/s12970-020-00400-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一項涉及UCL研究人員的重大全球研究,服用新藥治療肥胖症的人中有三分之一(35%)的體重損失超過其總體重的五分之一(大於或等於20%)。

今天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發表的大規模國際試驗的結果被譽為改善肥胖者健康的“遊戲規則改變者”(gamechanger),並可能在幫助英國減少重要作用疾病的衝擊,例如COVID-19。

semaglutide這種藥物通過調控大腦自身的食慾調節系統而導致降低飢餓感和卡路里攝取。

Rachel Batterham是肥胖,糖尿病和內分泌學教授,領導UCL肥胖研究中心和UCLH體重管理中心,是該論文的主要作者之一,涉及16個國家的近2,000人。

Batterham教授(UCL醫學)說:“這項研究的發現代表了改善肥胖症患者健康的重大突破。四分之三(75%)的接受semaglutide 2.4mg治療的人體重減輕了10%以上,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損失了超過20%的體重,這是真正的遊戲規則改變,這是第一次,人們可以通過藥物實現只有通過減肥才能實現的減肥效果外科手術。”

巴特勒姆教授補充說:“肥胖對健康的影響已成為COVID-19重點關注,肥胖顯著增加了死於該病毒的風險,並增加了許多危及生命的嚴重疾病(包括心葬病)的風險, 2型糖尿病,肝病和某些類型的癌症。這種藥物可能對英國未來幾年的衛生政策產生重大影響。”

該試驗的平均參與者體重減輕了15.3公斤(接近3公斤);隨之而來的是心臟病和糖尿病等危險因素的減少,例如腰圍,血脂,血糖和血壓,並報告了其整體生活質量的改善。

該試驗的英國首席研究員約翰·威爾丁教授(利物浦大學)說:“這在肥胖症治療方面是一項重大進展。semaglutide已獲批准並以較低劑量在臨床上用於治療糖尿病,因此,作為醫生,我們已經對我來說,這尤其令人興奮,因為我參與了GLP-1的早期研究(當我在1990年代在Hammersmith醫院工作時,我們是第一個在實驗室研究中發現GLP-1影響食慾的人),很高興看到這轉化成對肥胖症患者的有效治療方法。”

有了該試驗的證據,semaglutide作為一種肥胖症治療藥物已提交給美國國家臨床卓越研究所(NICE),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和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進行監管批准。

關於審核

第三階段“ STEP” *隨機對照試驗涉及1,961名超重或肥胖(平均體重105kg ;體重指數38kg / m2)的成年人,該研究在亞洲,歐洲,全球16個國家/地區的129個地點進行,北美和南美。

參與者通過皮下注射(皮膚下)每週服用2.4mg的semaglutide(或比對的安慰劑);與糖尿病患者注射胰島素的方式相似。總體而言,有94.3%的參與者完成了從2018年秋季開始的為期68週的研究。

參加者還每四周從註冊營養師那裡接受面對面或電話諮詢,以幫助他們堅持低熱量飲食和增加體育鍛煉,並提供指導,行為策略和動力。此外,參與者還收到了諸如壺鈴或食物秤等獎勵措施,以標記進度和完成度。

在服用semaglutide的患者中,平均體重減輕了15.3kg,BMI降低了5.54。安慰劑組的平均體重減輕了2.6kg,BMI降低了0.92。

服用semaglutide的人還發現心臟病和糖尿病的危險因素減少,例如腰圍,血脂,血糖和血壓,並報告了其整體生活質量得到改善。

關於藥物

儘管通常以低劑量的1mg處方開立Semaglutide,但該藥已被臨床批准用於2型糖尿病患者。

該藥物具有與類昇糖素胜肽-1(glucagon-like peptide-1,GLP-1)激素結構類似的化合物,該化合物在進餐後從腸道釋放到血液中。

GLP-1可以減輕飢餓感,增加飽足感,從而幫助人們減少飲食並減少卡路里攝入,從而減輕體重。

雖然STEP研究已通過I和II期臨床試驗,評估了2.4mg劑量的安全性,但在III期臨床試驗中,一些參與者報告了該藥物的副作用,包括輕度至中度的噁心和腹瀉,這些副作用是短暫的,通常自行消退,無需永久退出臨床研究。

鄭醫師補充:

Glucagon-like peptide-1(GLP-1)是腸泌素(Incretin)類荷爾蒙,由腸胃道的L細胞經食物刺激後所分泌。GLP-1藉由以下幾個機制來達到降血糖的效果:刺激胰臟胰島分泌胰島素以及抑制昇糖素、延遲胃排空以及降低食慾。在第二型糖尿病的病人身上,腸泌素的作用通常不佳。這種藥物原本為了幫助血糖調控,使用於減重領域是新適應症,如果對大部分的過重患者其治療效果真如臨床試驗且無重大副作用,的確值得期待。然而藥物是否需(可以)長期使用,長期使用是否會導致其他副作用或後遺症,目前無臨床數據可供參考,一些減重藥物也是上市一段時間經臨床使用才發現相關問題而下架。

參考文獻:

John P.H. Wilding, Rachel L. Batterham, Salvatore Calanna, Melanie Davies, Luc F. Van Gaal, Ildiko Lingvay, Barbara M. McGowan, Julio Rosenstock, Marie T.D. Tran, Thomas A. Wadden, Sean Wharton, Koutaro Yokote, Niels Zeuthen, Robert F. Kushner. Once-Weekly Semaglutide in Adults with Overweight or Obesity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1; DOI: 10.1056/NEJMoa203218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面對生活危機的宗教人士依賴於心理學家也使用的情緒調節策略。他們尋找積極思考困境的方法,這被心理學家稱為“認知重新評估”(cognitive reappraisal)。他們也傾向於對自己應付困難的能力充滿信心,這種特質被稱為“應對自我效能感”(coping self-efficacy)。兩者均已顯示可減輕焦慮和憂鬱症狀。

新研究發表在《宗教與健康期刊》(Journal of Religion and Health)上

貝克曼高級科學與技術學院的心理學教授弗洛林·多爾科斯(Florin Dolcos)說:“宗教人士似乎正在利用心理學家系統地認為有效地增加幸福感和戰勝苦腦的相同工具。”在伊利諾伊大學厄本那-香檳分校任職,由心理學教授Sanda Dolcos和研究生Kelly Hohl領導該研究。他說:“這證實科學和宗教在應對困境方面是有共識的。”

這項研究部分是由較早的研究推動的,這些研究發現,有宗教信仰的人傾向於使用與認知重新評估非常相似的應對策略。

“例如,當某人死亡時,一個宗教人士可能會說,'好,現在他們與上帝同在了,而一個非宗教人士可能會說'嗯,至少他們不再受苦了,”弗洛林·多爾科斯說。 。在這兩種情況下,人們將若將這些情境歸為正向會比較舒服。

為了確定宗教人士是否依靠認知重新評估作為一種情緒調節策略,並從中受益,研究人員招募了203名沒有憂鬱或焦慮臨床診斷的參與者。57名研究對像還回答了有關其宗教信仰或靈修參與的狀況。

研究人員要求參與者從描述他們的態度和做法的一系列選項中進行選擇。

霍爾說:“我們向他們詢問了他們的應對方式。因此,對於宗教應對,我們詢問他們是否試圖在宗教或精神信仰中尋求安慰。” “我們問他們,他們多久重新評估一次負面的情況,以找到一種更正向的方式來定義原本負面狀況,或者他們是否壓抑自己的情緒。”

研究人員還評估了參與者對自己應對能力的信心,並詢問了關於評估他們憂鬱和焦慮症狀的問題。

霍爾說,她正在尋找應對策略,宗教或非宗教態度和慣性作法以及痛苦程度之間的關聯。她還進行了一項調解分析,以確定哪些做法特別影響了憂鬱或焦慮等結果。

桑達·多爾科斯(Sanda Dolcos)表示:“如果我們只是研究宗教應對和​​降低焦慮症之間的關係,我們就不確切知道哪種策略可以促進正向結果。” “調解分析可以幫助我們確定宗教人士是否正在使用重新評估來減輕他們的痛苦。”

分析還發現,個人是否有能力應對危機(心理學研究發現的另一個因素與憂鬱症和焦慮症的罹病率有關)“有助於宗教對付這種情緒困擾症狀的保護作用,”桑達·多爾科斯(Sanda Dolcos)說過。“我們發現,如果人們使用宗教應對方式,那麼他們的焦慮或憂鬱症狀也會減輕。”

她說,認知的重新評估和應對的自我效能感有助於減輕困擾症狀。

霍爾說,這項研究應該會讓宗教服務對象合作的臨床心理學家感興趣。“它還應該與神職人員或教會領袖進行對話,他們可以促進這種重新評估,以幫助教區居民了解世界並增強抵禦壓力的能力。”

弗洛林·多爾科斯(Florin Dolcos)說:“我希望這是宗教與科學可以共同努力維護和增進幸福的一個例子。”

鄭醫師補充:

對於有宗教信仰及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其實還有一項區別:就是更高的力量給有宗教信仰的人信心及安全感,而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得憑自力去應對即面對種種人生的無常及不幸。

參考文獻:

Florin Dolcos, Kelly Hohl, Yifan Hu, Sanda Dolcos. Religiosity and Resilience: Cognitive Reappraisal and Coping Self-Efficacy Mediate the Link between Religious Coping and Well-BeingJournal of Religion and Health, 2021; DOI: 10.1007/s10943-020-01160-y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俄勒岡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腸道微生物組中的幾種生物在2型糖尿病中起著關鍵作用,這為可能對嚴重的代謝性疾病進行益生菌治療打開了大門,這種疾病嚴重影響了大約十分之一的美國人。

OSU藥學院藥理學副教授安德烈·莫根(Andrey Morgun)表示:“ 2型糖尿病實際上是一種全球流行病,預計在未來十年內診斷的數量將繼續上升。” “所謂的'西方飲食'-富含飽和脂肪和精製糖-是主要因素之一。但是腸道細菌在調節飲食效果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2型糖尿病以前稱為成年糖尿病,是一種慢性病,會影響人體代謝葡萄糖的方式,葡萄糖是一種重要的能量來源。對於某些患者來說,這意味著他們的身體胰島素阻抗的作用-胰腺產生的激素為糖進入細胞打開了大門。其他患者不能產生足夠的胰島素來維持正常的葡萄糖濃度。

在這兩種情況下,糖都會在血液中積聚,如果不及時治療,其效果將損害許多主要器官,有時甚至致使殘疾或危及生命。2型糖尿病的主要危險因素是體重超重,這通常是西方飲食加上身體活動量不足導致的。

人類腸道菌叢的特徵是來自約1,000種不同細菌的10萬億種微生物細胞。腸道菌叢中的營養不良或失衡通常與對人的健康有不利影響。

OSU卡爾森獸醫學院生物醫學科學副教授納塔利婭·舒爾任科(Natalia Shulzhenko)表示,“有些研究發現,營養不良是由數百種不同微生物相互作用產生的複雜變化引起的。” “但是,我們的研究和其他研究發現,飲食中改變不同微生物的菌數可能會對宿主產生重大影響。”

Shulzhenko和Morgun使用了一種新的,數據驅動的系統生物學方法,稱為“動態網路分析”(transkingdom network analysis ),以研究西方飲食條件下的宿主-微生物相互作用。這使他們能夠研究微生物群的個體成員是否在飲食誘導宿主的代謝變化中起作用。

Morgun說:“分析指出了可能影響人代謝葡萄糖和脂質的方式的特定微生物。” “更重要的是,它使我們可以推斷出這些影響是否對宿主有害或有益。而且我們發現了這些微生物與肥胖之間的聯繫。”

科學家確定了四個可操作的生物分類單位( operational taxonomic units),即OTU,它們似乎影響了葡萄糖的代謝。OTU是一種基於基因序列相似性對細菌進行分類的方法。

鑑定出的OTUs對應於四種細菌種類:約翰遜乳桿菌,加氏乳桿菌,迴腸菌和迴腸球菌(Lactobacillus johnsonii, Lactobacillus gasseri, Romboutsia ilealis and Ruminococcus gnavus)。

舒爾堅科說:“前兩種微生物被認為是葡萄糖代謝的潛在“改良劑”,其他兩種潛在的是“惡化者”。“總體跡象證實,微生物的個別類型和/或它們之間的相互作用,而不是腸道菌叢失衡,才是2型糖尿病的關鍵因素。”

研究人員給老鼠餵了相當於西方飲食的食物,然後用改良和劣等微生物補充了囓齒動物的攝取量。乳桿菌可增強肝臟線粒體的健康,這意味著宿主代謝葡萄糖和脂質的方式得到了改善,接受這些乳桿菌的小鼠的脂肪量指數也比僅接受西方飲食的小鼠低。

對照早期人類研究的數據檢查小鼠結果,科學家發現人體質量指數與四種細菌的存在量相關-改良劑越多,體重指數就越好,惡化劑越多與健康狀況差有關BMI。

舒爾堅科說:“我們發現在超過80%的肥胖患者中存在迴腸桿菌,這表明該微生物可能是超重人群中普遍存在的。”

病態微生物(pathobiont)通常與其宿主具有共生關係但在某些情況下可能引起疾病的生物。

她說:“ˋ整體來說,我們的觀察結果支持了我們在西方飲食餵養的小鼠中觀察到的結果。” “並且在查看所有代謝產物時,我們發現了一些可以解釋由乳酸桿菌治療引起的益生菌作用的大部分原因。”

乳酸桿菌是一種微生物屬,包含數百種不同的細菌菌株。它在益生菌中很常見,並且經常出現在許多類型的發酵食品和乳酸菌強化的乳製品中,例如酸奶。

莫根說:“我們的研究發現了用於治療2型糖尿病和肥胖症的潛在益生菌菌株,並深入了解了它們的作用機制。” “這意味著有機會開發有針對性的療法,而不是試圖恢復一般的'健康'微生物群。”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和歐洲研究委員會支持這項研究。

參考文獻:

Richard R. Rodrigues, Manoj Gurung, Zhipeng Li, Manuel García-Jaramillo, Renee Greer, Christopher Gaulke, Franziska Bauchinger, Hyekyoung You, Jacob W. Pederson, Stephany Vasquez-Perez, Kimberly D. White, Briana Frink, Benjamin Philmus, Donald B. Jump, Giorgio Trinchieri, David Berry, Thomas J. Sharpton, Amiran Dzutsev, Andrey Morgun, Natalia Shulzhenko. Transkingdom interactions between Lactobacilli and hepatic mitochondria attenuate western diet-induced diabetes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1; 12 (1) DOI: 10.1038/s41467-020-20313-x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伊利諾伊大學的一項新研究證實,將酪梨作為日常飲食的一部分可以幫助改善腸道健康。酪梨是一種健康食品,富含膳食纖維和單元不飽和脂肪。但是,尚不清楚酪梨如何影響胃腸系統或“腸道”中的微生物。

“我們知道吃酪梨可以使您感覺飽滿並降低血液中的膽固醇濃度,但我們不知道酪梨如何影響腸道微生物以及微生物產生的代謝產物,”美國大學營養科學系研究生Sharon Thompson說,她是該論文的主要作者發表在營養學雜誌上

研究人員發現,每天在進餐時食用酪梨的人的腸道微生物含量更高,它們分解纖維並產生支持腸道健康的代謝產物。與未接受酪梨餐的人相比,他們的微生物多樣性更高。

湯普森說:“微生物代謝產物是微生物產生的影響健康的化合物。” 酪梨的食用減少了膽酸,增加了短鏈脂肪酸。這些變化與有益的健康結果相關。”

該研究招募163名25至45歲的超重或肥胖但健康的成年人-他們體重指數至少為25 kg / m2以上。他們每天任選早餐,午餐或晚餐其中的一餐,加入酪梨或者沒有。一組在每天一餐中食用酪梨,而對照組則食用相似的餐食,但不含酪梨。在整個12週的研究中,參與者提供了血液,尿液和糞便樣本。他們還報告了他們所食用的飯菜數量,每四周記錄一次他們所吃的一切。

儘管其他有關酪梨食用的研究都集中在減肥方面,但不建議該研究參與者限制或改變飲食。取而代之的是,他們食用了正常飲食,但每天都用研究人員提供的膳食代替一餐。

密歇根大學食品科學與人類營養學系營養學助理教授,該研究的高級作者漢娜·霍爾切爾(Hannah Holscher)表示,這項研究的目的是探討酪梨食用對胃腸道微生物的影響。

Holscher說:“我們的目標是檢驗酪梨中的脂肪和纖維對腸道菌群有積極影響的假說。我們還想探索腸道微生物與健康結果之間的關係。”

鱷梨富含脂肪;然而,研究人員發現,雖然酪梨組消耗的卡路里比對照組略多,但糞便中的脂肪卻略多。

“更大的脂肪排泄意味著研究參與者從他們所吃的食物中吸收更少的能量。這很可能是由於膽酸的減少,膽酸是我們消化系統分泌的分子,可以使我們吸收脂肪。我們發現,酪梨組的糞便中膽酸含量較低,糞便中的脂肪含量較高。”

不同類型的脂肪對微生物組的影響不同。酪梨中的脂肪是單元不飽和的,是有益心臟健康的脂肪。

Holscher指出,可溶性纖維含量也非常重要。一個中等的酪梨可提供約12克纖維,這對於每天達到建議的28至34克纖維量大有幫助。

她說:“不到5%的美國人吃足夠的纖維。大多數人每天攝取約12至16克纖維。因此,在飲食中加入鱷梨可以使您更接近纖維的建議。”

食用纖維不僅對我們有益。Holscher說,這對於微生物菌叢也很重要。“我們不能分解膳食纖維,但是某些腸道微生物可以。當我們食用膳食纖維時,對腸道微生物和我們來說都是雙贏。”

Holscher的研究實驗室專門研究微生物組的飲食調節及其與健康的關係。她解釋說:“就像我們考慮心臟健康的飲食一樣,我們也需要考慮腸道健康的飲食以及如何養活微生物。”

酪梨是一種能量密集的食品,但營養成分豐富,並且含有美國人無法攝入足夠的重要微量營養素,例如鉀和纖維。

Holscher說:“這只是一個包裝精美的水果,其中含有對健康至關重要的營養素。我們的研究證實,我們可以為腸道健康增加益處。”

該論文發表在《營養學雜誌》上,“食用酪梨改變了超重或肥胖成年人的胃腸道細菌的多樣性度和微生物代謝物的濃度:一項隨機對照試驗” 

 

參考文獻:

 

Sharon V Thompson, Melisa A Bailey, Andrew M Taylor, Jennifer L Kaczmarek, Annemarie R Mysonhimer, Caitlyn G Edwards, Ginger E Reeser, Nicholas A Burd, Naiman A Khan, Hannah D Holscher. Avocado Consumption Alters Gastrointestinal Bacteria Abundance and Microbial Metabolite Concentrations among Adults with Overweight or Obesity: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2020; DOI: 10.1093/jn/nxaa219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壓力導致睡眠障礙 科學家找到關鍵神經

2020年11月29日 週日 下午3:20 [GMT+8]·2 分鐘 (閱讀時間)
 

臧品安

【台灣醒報記者臧品安綜合報導】影響失眠與其他睡眠障礙的關鍵神經找到了!由名古屋大學領導的研究小組發現,當哺乳動物處於壓力下時,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因子(CRF)神經元會過度活躍,恐會導致失眠和其他睡眠障礙,這一條神經路徑將哺乳動物的生理時鐘、壓力與清醒連結在一起。

生物體都呈現出24小時的週期活動變化稱為晝夜節律。根據《MedicalXpress》報導,哺乳動物的生理時鐘位於大腦的上視神經交叉核(SCN)中,調控著睡眠清醒週期。但在危急生命的情況下,晝夜節律信號會自動關閉,讓動物能保持清醒狀態。雖然暫時關閉睡眠清醒週期為生存所必要,但這類危險引起的過度或長時間壓力,恐導致失眠和其他睡眠障礙。

為了判斷調節睡眠和清醒的神經路徑,名古屋大學的研究小組與日本奧林巴斯公司合作,對小鼠進行研究。研究人員研究激活CRF神經元後如何影響小鼠的睡眠與清醒。研究顯示,激活的CRF神經元會使動物保持清醒且活動更有精神。研究人員還觀察到,當小鼠清醒時,CRF神經元仍保持活躍,且當神經元的活動受抑制時,動物的清醒和運動能力就會降低。

進一步的研究顯示,SCN中的抑制性神經元GABA神經元,在調節CRF神經元的活性方面扮演重要角色,且CRF神經元的激活會刺激側下視丘的食慾素(orexin)神經元,進而促進清醒。

研究小組得出結論,GABA神經元能控制CRF神經元的活性,最終調節睡眠清醒週期。名古屋大學環境醫學研究所博士小野大輔表示:「在現今社會,睡眠障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希望這項研究有助於開發出針對因壓力或晝夜節律紊亂引起的失眠和其他睡眠障礙的新療法。」

鄭醫師補充:

壓力過荷,影響的不只是精神體力,還有可能影響心臟、腸胃、中樞神經系統、免疫以及皮膚健康,一般熟知的食慾、情緒以及睡眠等等就更不用說了,範圍極廣。近日有認識的友人因疑似過勞而驟逝,令人不勝唏噓及遺憾。請大家多留意自己身體發出的訊號,疑似有過勞狀況,務必就醫及接受醫療建議,還有調整生活型態,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沒有健康,其他有形無形的資產或財富都沒有意義,也完全無從參與享受。

以下我把過勞相關的網路資料找出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過勞經常出現的身體徵兆

➀ 經常感到疲倦,健忘
➁ 突然覺得有衰老感
➂ 肩部和頸部強直發麻
➃ 因為疲勞和苦悶失眠
➄ 為小事煩躁和生氣
➅ 經常頭痛和胸悶
➆ 高血壓、糖尿病病史,心電圖不正常
➇ 體重突然變化大
➈ 最近幾年運動也不流汗
➉ 自我感覺身體良好而不看病

 人際關係突然變壞
 最近常工作失誤或者發生不和

如果自己的狀況符合上述過勞的12項徵兆,務必尋求醫師的協助。

為了預防過勞造成遺憾,勞動部推出「過勞量表檢測系統」,可線上輸入個人資料並勾選題目答案,透過總和分數檢測自己是否已經過勞 ➲  過勞量表檢測系統 請按此

 

參考文獻:

 Daisuke Ono et al. The mammalian circadian pacemaker regulates wakefulness via CRF neurons in the paraventricular nucleus of the hypothalamus, Science Advances (2020). DOI: 10.1126/sciadv.abd038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發表在《生態學應用》(Ecological Applications)上的一項研究證實,一個人的房屋周圍的自然環境可能有助於減輕COVID-19大流行對心理健康的負面影響。

在日本東京由3,000名成年人完成的在線問卷調查中,量化了五種心理健康結果(憂鬱,生活滿意度,主觀幸福感,自尊心和孤獨感)與兩種大自然體驗量測(包含綠地使用頻率從家裡看的窗戶看到綠色景觀)之間的聯繫

比較頻繁地使用綠色空間和在家中有綠色的窗外景色與自尊,生活滿意度和主觀幸福感程度提高,以及憂鬱和孤獨感水平降低有關。

東京大學的主要作者Masashi Soga博士說:“我們的研究結果發現,附近的自然環境可以作為減輕異常緊張的事件對人類的不利影響的緩衝。” “在城市地區保護自然環境不僅對於保護生物多樣性很重要,而且對於保護人類健康也很重要。”

鄭醫師補充:

在新冠病毒肆虐,疫情方興未艾的時期,人們遭受的心理壓力的衝擊可想而知,這篇報導提醒我們如何透過最簡單的方式來紓壓,如果到外面走走,接觸綠地,甚至赤腳在草地上停留駐足一下,效果加倍,建議大家不妨試試,也祝福大家不管是在身、心健康或者外在需要面對的挑戰下都能安然度過此波疫情,心安心定。

參考文獻:

Masashi Soga, Maldwyn J. Evans, Kazuaki Tsuchiya, Yuya Fukano. A room with a green view: the importance of nearby nature for mental health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Ecological Applications, 2020; DOI: 10.1002/eap.224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咖啡愈喝愈瘦?研究:咖啡因促進棕色脂肪燃燒,有助燃脂

 

 

華人健康網 記者洪辰竺/台北報導

2020年11月12日 下午8:00

【華人健康網記者洪辰竺/台北報導】上班前一杯黑咖啡,能靠當中的咖啡因提神醒腦;也有人說,喝咖啡似乎能夠幫助脂肪燃燒,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近來有一篇新研究指出,飲食中的咖啡因似乎能夠藉由刺激棕色脂肪,達到燃脂的效果。究竟咖啡因是怎麼促進脂肪細胞燃燒的呢?

 

脂肪有三種:棕色脂肪是助燃脂「好脂肪」

 

脂肪細胞有三種,分別為白色脂肪、米色脂肪(beige adipose tissue, BAT)以及棕色脂肪(brown adipose tissue, BAT)。其中棕色脂肪由於粒線體的數量較多,所以呈棕色。在幼兒時期,棕色脂肪大部分分布的位置為後頸部到上背部;當漸漸長大,棕色脂肪的量會逐漸下降,直到成人時,棕色脂肪主要分佈在左右鎖骨上方。

 

過去曾刊登在《自然》(Nature)期刊上的研究指出,成人體內約有50~80公克棕色脂肪,雖只佔體重非常小一部分,卻可以負責燃燒每天佔基礎代謝量10-20%的熱能。棕色脂肪中富含有「細胞能量工廠」之稱的粒線體,而粒線體內膜又含有一種名為「第一型去耦合蛋白」(Uncoupling Protein 1, UCP1)的蛋白質,又稱產熱素,能夠加速細胞分解脂肪酸的速率。

 

研究:咖啡因刺激脂肪細胞中粒線體活性

 

為了更進一步了解加入咖啡因如何促進棕色脂肪燃燒的機制,根據《Medscape Medical News》報導,一項來自英國諾丁漢大學(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United Kingdom)的Michael E. Symonds麥克博士及其研究團隊所進行,並發表在《科學報告》(Science Report)期刊的研究指出,喝咖啡似乎會刺激棕色脂肪組織,並且可能可以作為解決肥胖和糖尿病的新方法。麥克博士及其同事研究咖啡因在體外和體內兩種情況下刺激棕色脂肪(BAT)生熱的相關影響

在體外的實驗進行方式為將小鼠幹細胞衍生的脂肪細胞在培養皿中培養,然後加入濃度為1 mM的咖啡因(經研究確定適合此類細胞生存和分化的最佳濃度),研究人員用電子顯微鏡觀察細胞,發現加入咖啡因後,位於粒線體中的UCP1蛋白的數量有增加的情形。此外,也發現細胞代謝以及耗氧量均有增加的情形。

研究:攝取咖啡因後,棕色脂肪分佈在鎖骨上的區域溫度上升

體內環境實驗進行的方式,則是以9名平均年齡為27歲的健康志願者為受試者,包括4名男性與5名女性;其BMI皆介於正常值間(平均BMI 23 kg / m 2)。受試者在接受紅外線熱像儀測量前,已確認在實驗開始前至少有9小時沒有攝取任何咖啡因、藥物與酒精,以及進行任何劇烈運動,並在進行實驗前2小時完全禁食。

此時測量得到的鎖骨上區域溫度定為基線溫度;之後再給予受試者水及即溶咖啡(200mL的咖啡中約含65mg的咖啡因),經過30分鐘待咖啡完全消化後發現,對應於棕色脂肪儲存的鎖骨上區域的溫度明顯升高,而此情形在受試者只飲用水的情況下並未發現。

雖然兩個研究結果顯示,攝取咖啡因似乎能夠促使棕色脂肪燃燒,但並不能表示單靠咖啡因就能有效燃燒脂肪,還是需要日常進行規律運動及聰明攝取助燃脂的食物。

【促進燃脂小秘訣】

採取中高強度無氧運動:

根據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研究團隊發現,運動時,肌肉會產生一種名為「鳶尾素」(irisin)的激素,能將易引發肥胖的白色脂肪轉化成助於燃脂的棕色脂肪。

事實上,採取中高強度的無氧運動比低強度的有氧運動容易產生「後燃」效應,會在運動後繼續燃燒熱量,美國運動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 Medicine,ACSM)指出,最大心跳率計算公式為:206.9 -(0.67 x 年齡),達最大心率約30分鐘可以啟動後燃效應,幫助燃脂

適量攝取燃脂食物:

根據美國愛荷華大學研究團隊發表在《新英格蘭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的研究發現,蘋果皮中富含的熊果酸,可以增加肌肉和棕色脂肪量,使身體燃燒熱量。天然的熊果素多存在於一些漿果類如藍莓、草莓、蔓越莓、石榴等植物中,是幫助燃脂的好水果,但因為漿果也含有糖份,宜適量攝取。

鄭醫師補充:

要藉由咖啡幫助燃脂,最好還是搭配中等強度運動,而且時間最少要半小時,單單喝咖啡燃脂效果有限,提醒大家留意。此外,咖啡的選擇,最好還是淺中焙的精品咖啡比較合乎健康需求,一來咖啡因不過量,比較不會有依賴風險,此外含較高的抗氧化來源綠原酸,在幫助身體抗氧化及重大疾病預防上,有諸多研究背書。

參考文獻:

1.Velickovic, K., Wayne, D., Leija, H.A.L. et al. Caffeine exposure induces browning features in adipose tissue in vitro and in vivo. Sci Rep 9, 9104 (2019). https://doi.org/10.1038/s41598-019-45540-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9-45540-1

2.Ksenija Velickovic, Declan Wayne, Hilda Anaid Lugo Leija, Ian Bloor, David E. Morris, James Law, Helen Budge, Harold Sacks, Michael E. Symonds, Virginie Sottile. Caffeine exposure induces browning features in adipose tissue in vitro and in vivoScientific Reports, 2019; 9 (1) DOI: 10.1038/s41598-019-45540-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腿粗不是壞事!美國心臟協會:腿部脂肪較多的人罹患高血壓機率較低

 

不少人追求良好體態之外,女性更希望自己有雙逆天細長腿,腿再粗的人也會利用按摩、穿壓力襪等方式讓腿圍變小,難道腿粗真的不好嗎?如今美國心臟協會發布一項新的研究,發現腿部脂肪高的人比起腿部脂肪低的人,罹患上高血壓的風險較低,打破過往對於有脂肪就是不好的壞印象。

 

腿粗並非壞事!腿脂肪組織高的人高血壓機率較低

過往都知道腰間的脂肪對健康有害,但腿部脂肪似乎是另一回事。此項研究發表在2020年高血壓科學會議,由《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發布。

硏究人員找了平均年齡37歲共6,000名成年人進行調查,其中將近一半的參與者都是女性,研究人員利用特殊的X射線對參與者掃描,測量到每個人的腿部脂肪組織外,也與與全身脂肪組織進行比較。

專家:脂肪的位置可能是關鍵

分析結果出來驚為天人,他們發現跟腿部脂肪比例較高的參與者,比起腿部脂肪比例較低的人,其舒張壓高血壓的風險降低了53%,收縮壓高血壓的風險降低了39%。即使考慮到年齡、性別、種族、吸煙和飲酒習慣以及內臟脂肪等因素,腿脂肪組織較高的人發生高血壓的可能性仍然較低

對此,羅格斯大學醫學院首席研究員Aayush Visaria表示:「我們在這項研究中注意到,不僅是脂肪的多少的問題,而且是脂肪的位置可能是關鍵。」就如同已知腰圍的脂肪對健康有害,但腿部脂肪卻不能以同樣方法看待。

腿部脂肪可能有益於新陳代謝!

事實上,這也並非第一個證實「腿粗」是好事的研究,2020年4月也有一篇研究發表在《內分泌學》期刊也發現,大腿腿圍太小會增加患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總死亡率的風險。

到底腿部粗細與健康有什麼關西?當時研究人員提出的看法認為:「腿部脂肪可能有益於新陳代謝,推測最可能原因是,大腿肌肉或脂肪沉積在皮膚下,會分泌出各種有益物質,助於將血壓保持在相對穩定的範圍內。」

如今美國心臟也會也更佳重視這樣的議題,初步研究結果出人意料,但還需更精準的找出不同程度的腿部脂肪組織對高血壓的影響,首席研究員說:「想要釐清腿部脂肪比例,未來或許可作為估算哪些人屬患高血壓人士的指標,更能作為預防方法。」

參考文獻

1.Fatter legs linked to reduced risk of high blood pressure

2.Large thigh circumference is associated with lower blood pressure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individuals: a community-based study

Shi, J., Yang, Z., Niu, Y., Zhang, W., Lin, N., Li, X., Zhang, H., Gu, H., Wen, J., Ning, G., Qin, Li, & Su, Q. (2020). Large thigh circumference is associated with lower blood pressure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individuals: a community-based study, Endocrine Connections9(4), 271-278. Retrieved Oct 6, 2020, from https://ec.bioscientifica.com/view/journals/ec/9/4/EC-19-0539.xml

鄭醫師補充:

相反地,最怕就是四肢細,腹圍寬了,這樣的體型是代謝不佳的警訊。不好好控管及改善,很容易成為代謝症候群及三高的患者。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各個年齡段的人越來越感到孤獨,尤其是中年和老年人。孤獨感被定義為感到孤立或沒有足夠數量的有意義的人際關係,一直與不健康的衰老相關聯,並已被認為是整體不良健康結果的主要危險因素。

在最近的跨文化研究中,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醫學院和羅馬大學薩皮恩扎分校的研究人員對意大利聖地亞哥和意大利奇倫託的中老年人進行了調查,發現他們的孤獨和智慧之間存在很強的負相關性。

這項研究發表在2020年10月1日的《老年與心理健康線上版,該研究發現智慧可能是防止孤獨感的保護因素。

這項研究的首席研究員,高級副研究員也是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醫學院健康衰老中心以及精神病學和神經科學傑出教授的院長Dilip V. Jeste醫師表示:“這項研究的重要發現是孤獨與智慧之間存在顯著的負相關關係。在智慧方面的得分較高的人則較不孤獨,反之亦然。

“孤獨總是與身體狀況不佳,睡眠品質差和幸福感降低有關,而相反的情況通常對於智慧來說也是如此。”

研究人員使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孤獨感量表和聖地亞哥的智慧量表檢查了四組:Cilento和聖地亞哥的50至65歲成年人和90歲以上的成年人。研究人員發現,在所有四個組中,孤獨與智慧之間呈負相關。

“我們將孤獨和智慧的等級量表從英語翻譯為意大利語。值得注意的是,在兩種明顯不同的文化中,與這兩個特徵有關的發現有很大程度的相似-意大利南部的農村地區和意大利的城市/郊區縣。美國有著不同的母語和獨特的歷史,教育和社會經濟背景。”意大利首席研究員,羅馬拉薩皮恩扎大學急診醫學教授薩爾瓦托·迪·索瑪說。

意大利西南部的奇倫托地區是一個相對偏僻的農村地區,據信人口超過90歲佔高比例。本研究源自2016年發起的奇倫托衰老成果倡議(Cilento Initiative on Aging Outcomes,CIAO)研究。

耶斯特說:“孤獨和智慧都是人格特質。大多數人格特質是部分遺傳和部分由環境決定的。”

智慧具有多個組成部分,例如同理心,同情心,自我反思和情緒調節。研究人員發現,同理心和同情心與孤獨感的反比最強。富有同情心的人不會那麼孤單。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健康科學副校長戴維·布倫納(David Brenner)表示:“如果我們能夠增強某人的同情心,智慧可能會上升,孤獨感可能會下降。” “在聖地亞哥加州大學,我們對增強同理心和同情心以減輕壓力,改善快樂感和幸福感非常感興趣。”

Jeste說,研究如何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減少孤獨感的研究對於有效的干預措施和醫療保健的未來至關重要。

“通過基於證據的,以同情心為重點的干預措施來預防和控制孤獨感的孤獨感常規評估應成為臨床醫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如何增加同情心?利用認知行為療法或撰寫感謝日記等方法可以幫助您有人變得更有同情心,”他說。

Jeste指出,這項研究的局限性在於它是橫斷面的。只有縱向研究才能建立因果關係。下一步將包括一項干預措施,測試透過增加同情心來減少孤獨感。

鄭醫師補充:

這幾年許多關於孤獨感的研究,發現孤獨是身體的巨大壓力,孤獨感越高,心血管疾病,大腦退化以及早逝的風險越高。這項研究找到了孤獨感的煞車,就是智慧,智慧不是智力或IQ.,而是同理心,同情心,自我反思和情緒調節等等,簡單來說,就是EQ以及是否有較高程度的同理心。透過提高當事人的同理心(包含願意關懷周邊的人),降低孤獨感,可能是終結孤獨的最佳出路。

參考文獻:

 

  1. Dilip V. Jeste, Salvatore Di Somma, Ellen E. Lee, Tanya T. Nguyen, Mara Scalcione, Alice Biaggi, Rebecca Daly, Jinyuan Liu, Xin Tu, Douglas Ziedonis, Danielle Glorioso, Paola Antonini, David Brenner. Study of loneliness and wisdom in 482 middle-aged and oldest-old adults: a comparison between people in Cilento, Italy and San Diego, USAAging & Mental Health, 2020; 1 DOI: 10.1080/13607863.2020.1821170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的研究人員發表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兩種每日的禁食飲食,也稱為限時飲食,對減肥有效。

該研究報告了一項臨床試驗的結果,該試驗將4小時限時飲食和6小時限時飲食與對照組進行了比較。

UIC應用健康科學學院營養學教授,克里斯蒂娜·瓦拉迪(Krista Varady)說:“這是一項首次人類臨床試驗,比較了兩種常見的限時進食方式對體重和心臟代謝危險因素的影響。”故事。

4小時限時飲食組的參與者僅在下午1點至5點之間進食,6小時限時飲食組的參與者僅在下午1點至7點之間進食。

在兩個研究組中,允許患者在4個小時或6個小時的進食期間進食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禁食期間,參與者只能喝水或無卡路里的飲料。在對照組中,指示參與者保持體重,並且不改變飲食或身體活動水平。

追踪參與者10週,監控其體重,胰島素阻抗,氧化壓力,血壓,LDL膽固醇,HDL膽固醇,三酸甘油脂和發炎指數。

這項發表在《細胞代謝》雜誌上的研究發現,兩種每日禁食組的參與者只需遵守時間表,每天就可以減少約550卡路里的卡路里攝入,並減輕了約3%的體重。研究人員還發現,與對照組相比,研究組參與者的胰島素阻抗和氧化壓力程度降低。對血壓,LDL膽固醇,HDL膽固醇或三酸甘油脂沒有影響。

在4小時和6小時飲食組之間,體重減輕或心臟代謝風險因素也沒有顯著差異。

“這項研究的結果令人鼓舞,並加強了我們在其他研究中看到的結果-禁食性飲食對於想要減肥的人是一種可行的選擇,特別是對於那些不想計算卡路里或尋找其他飲食來減肥的人而言,”瓦拉迪說。“這也表明持續禁食更長的人沒有額外的減肥益處-直到我們進行進一步的研究以直接比較兩種飲食或尋求研究最佳禁食時間後,這些結果證實6小時進食對於大多數想要每天禁食的人來說,禁食可能是有意義的。”

參考文獻:

Sofia Cienfuegos, Kelsey Gabel, Faiza Kalam, Mark Ezpeleta, Eric Wiseman, Vasiliki Pavlou, Shuhao Lin, Manoela Lima Oliveira, Krista A. Varady. Effects of 4- and 6-h Time-Restricted Feeding on Weight and Cardiometabolic Health: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in Adults with ObesityCell Metabolism, 2020; DOI: 10.1016/j.cmet.2020.06.018

 

鄭醫師補充:

間歇性斷食的研究其實已經行之有年,但近年本地才開始有人推廣,這份最新研究提供大家想要藉由禁食來幫助身體代謝,每天進食的時間可以限縮在六小時內即可達到效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十年來,人們被告知患有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人應盡量減少飽和脂肪的攝入,以降低膽固醇並降低患心臟病的風險。但是發表在《BMJ實證醫學》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發現,沒有證據支持這些主張。

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是一種遺傳疾病,可導致人們的膽固醇濃度比普通人高2-4倍。包括美國心臟協會在內的組織已經建議他們避免食用動物來源的食物,例如肉,蛋和奶酪,並避免食用椰子油。一個由心臟病和飲食問題組成的國際專家團隊,其中包括五名心臟病學家,對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患者的飲食指南進行了審查。他們說,找不到健康專家推薦低飽和脂肪飲食的理由。

南佛羅里達大學教授兼心臟病研究員大衛·戴蒙德說:“在過去的80年中,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患者被告知要通過低飽和脂肪飲食來降低膽固醇。” “我們的研究發現,更'有益心臟健康'的飲食是低糖而不是飽和脂肪。”

戴蒙德和他的合著者說,低碳水化合物飲食對那些患心臟病風險增加的人,例如超重,高血壓和糖尿病的人最有效他們的發現與最近發表在《美國心臟病學會雜誌》上的另一篇論文是一致的,該論文提供了有力的證據,應該減少會增加血糖的食物,例如麵包,馬鈴薯和甜食,而不是熱帶油脂(例如椰子油和棕櫚油等等)和動物性食物。

參考文獻:

David M Diamond, Abdullah A Alabdulgader, Michel de Lorgeril, Zoe Harcombe, Malcolm Kendrick, Aseem Malhotra, Blair O'Neill, Uffe Ravnskov, Sherif Sultan, Jeff S Volek. Dietary Recommendations for 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aemia: an Evidence-Free ZoneBMJ Evidence-Based Medicine, 2020; bmjebm-2020-111412 DOI: 10.1136/bmjebm-2020-111412

 

鄭醫師補充:

因此,要降膽固醇的飲食建議,不是減脂,而是減碳(碳水化合物)。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今天對歐洲心臟病學會(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 ,ESC)的科學平台EAPC Essentials 4 You進行的研究,輸掉足球比賽可能會引發男性球迷心臟病發作。

波蘭比亞韋斯托克醫科大學的盧卡斯·庫茲馬博士說:“我們的研究發現,當地職業足球隊的成績不佳,同時男性居民心臟病發作也更多。” “研究結果表明,失敗的精神和情感壓力會引發心臟病發。”

這項研究檢查了Jagiellonia Bialystok足球隊的表現與急性冠狀動脈症候群的入院率之間的聯繫。該俱樂部以其眾多的狂熱支持者而聞名-在2016/17賽季平均每場比賽觀眾有17,174人-他們在球隊中非常有名。

該研究包括2007年至2018年在比亞韋斯托克醫科大學臨床醫院收治的10529例急性冠狀動脈症候群(心臟病和不穩定型心絞痛)患者。這是該期間唯一提供24小時有侵襲性心臟病服務的城市。患者的平均年齡為66.6歲,男性為62%。

在研究期間,該團隊參加了451場國家和歐洲比賽。球隊輸掉主場比賽的第二天,急性冠脈動脈症候群的男性入院人數增加了27%。在女性中沒有發現關聯。

庫茲馬博士說:“強烈的情緒會誘發心臟病發作,而我們的研究表明,輸掉一場主場比賽會影響支持者,也就是球迷,特別是那些生活方式不健康的男性,應該經常運動,避免吸煙和過量飲酒。只要您願意,這些步驟是支持您最喜歡的球隊,而又不損害自己健康的關鍵。”

參考原文報導: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0/04/200423130419.htm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點點糖就可以使我們渴望得到幾乎所有的東西,從餅乾到調味品再到加奶油的咖啡。但是它的甜蜜並不能完全解釋我們的願望。取而代之的是,新的研究發現,這種神奇分子具有通往大腦的反向通道。

像其他甜食一樣,糖會在舌頭上引發特殊的味蕾。但這也開啟了一種完全獨立的始於腸道的神經路徑-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研究員查爾斯·祖克(Charles Zuker)及其同事於2020年4月15日在《自然》雜誌上發表了這一報告

研究小組在老鼠身上進行的實驗發現,在腸道中,預示著食用糖到達大腦的信號傳播,在大腦那裡提高更多的食慾。這種腸道到大腦的途徑似乎很挑剔,僅對糖分子產生反應,而對人造甜味劑沒有反應。

科學家已經知道糖對大腦具有獨特的控製作用。例如,2008年的一項研究證實,沒有品嚐甜味能力的小鼠仍可以選擇糖。Zuker團隊發現了一種糖分感應途徑,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糖分如此特別-並指出了我們可以平息對它的無盡胃口的方法。

哥倫比亞大學的神經科學家祖克說:“我們需要將糖和糖的概念分開。” “喜歡甜食,想要糖。這項新工作揭示了偏好糖的神經基礎。”

甜的東西

糖一詞很籠統,涵蓋了我們身體用作燃料的多種物質。吃糖會激活大腦的獎勵系統,使人和老鼠都感覺良好。然而,在一個精製糖豐富的世界中,這種根深蒂固的食慾可能會大打折扣。美國人的年平均糖攝入量已從1800年代末的不到10磅猛增到今天的100磅以上。這種增加是有代價的:研究已將過量的糖攝取與許多健康問題(包括肥胖症和2型糖尿病)聯繫起來。

在此之前,Zuker的研究證實糖和人造甜味劑可在相同的味覺系統上切換。一旦進入口腔,這些分子就會活化味蕾上的甜味受體,從而引發信號,傳遞至處理甜味的大腦部分。

但是糖以某種方式影響行為但人工甜味劑則否。Zuker的團隊針對甜味劑Acesulfame K進行了測試,將點蝕糖分去掉,甜味劑Acesulfame K用於減肥汽水,甜味包和其他產品中。老鼠先喝了含有甜味劑或糖的水,但兩天內幾乎全部換成了糖水。祖克說:“我們認為這種動物想攝取糖而不是甜味劑的這種強烈的動機可能具有神經基礎。”

糖路

通過可看到囓齒動物在食用糖而不是人造甜味劑或水時的大腦活動,研究人員首次確定了僅對糖有反應的大腦區域:孤立束的尾狀核(caudal nucleus of the solitary tract ,cNST)。cNST位於大腦幹中,與老鼠加工味的地方分開,是有關人體狀態信息的樞紐。

小組確定,通向cNST的路徑始於腸壁。在那裡,傳感器分子發出通過迷走神經傳播的信號,該信號提供了從腸道到大腦的直接信息。

這種腸道到大腦的迴路偏愛一種:即葡萄糖和類似的分子。它跳過了人造甜味劑-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這些添加劑似乎不能完全複製糖的吸引力。它還忽略了水果中發現的其他一些類型的糖,尤其是果糖。葡萄糖是所有生物的能量來源。研究的主要作者,祖克實驗室的研究生Hwei Ee Tan和Alexander Sisti說,這可以解釋為什麼系統對這種分子的特異性會進化。

以前,科學家推測糖的能量或卡路里可以解釋其吸引力,因為許多人造甜味劑都缺乏卡路里。但是,Zuker的研究證實情況並非如此,因為不含卡路里的類葡萄糖分子也可以活化腸到腦的糖感應途徑。

為了更好地理解大腦對糖的強烈偏愛是如何發展的,他的研究小組正在研究這種腸腦糖循環與其他大腦系統(例如涉及獎勵,進食和情感的系統)之間的聯繫。儘管他的研究是在小鼠中進行的,但祖克認為,人類中實際上存在著相同的葡萄糖傳感途徑。

他說:“發現這種迴路有助於解釋糖是如何直接影響我們的大腦以促進攝取。” “這也暴露了新的潛在目標和戰略機會,以幫助減少我們對糖的無限需求。”

參考文獻:

 

  1. Hwei-Ee Tan, Alexander C. Sisti, Hao Jin, Martin Vignovich, Miguel Villavicencio, Katherine S. Tsang, Yossef Goffer, Charles S. Zuker. The gut–brain axis mediates sugar preferenceNature, 2020; DOI: 10.1038/s41586-020-2199-7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催產素以其在分娩和母乳餵養中的作用而著稱,還被證明在許多物種的社會行為的發展和調節中具有更廣泛的應用。人們越來越希望將其用於幫助人們克服社交困難,因為這可能是在許多精神病如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自閉症,焦慮症和憂鬱症中最難治療的症狀之一。

關於催產素使用的研究幾乎總是使用鼻噴霧劑,但對於這種方法如何有效地遞送所需劑量並到達大腦的不同區域知之甚少。

該研究發表在《自然通訊》上,該研究首次就合成催產素對人腦局部血流的影響進行了比較,比較了它們的不同途徑和給藥方式,這是使用fMRI掃描測量的神經元活化的替代指標。

研究人員在17名男性參與者的樣本中比較了三種不同的方法:將催產素注射到血液中;將催產素注射到血液中。用標準的鼻噴霧劑服用催產素;和霧化器管理。由於認為霧化器可以更好地到達鼻腔的重要部位,因此對它進行了研究,該霧化器是一種特殊的鼻腔輸送裝置,以脈衝方式進行催產素的精細噴霧。

結果表明,與不使用催產素的情況相比,靜脈內和經鼻施用催產素都減少了杏仁核的局部血流,杏仁核是杏仁核處理社會信息,情緒和社交焦慮的關鍵區域。

研究人員還表明,鼻腔路徑主要針對其他特定的大腦區域,並且區域性血流的模式根據催產素是通過標準噴霧器還是霧化器輸送而有所不同。

倫敦國王學院精神病學,心理與神經科學研究所(IoPPN)的高級作者Yannis Paloyelis表示:“我們的結果發現,使用全能療法來催產素並不是一種最佳方法,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則有可能將目標定在大腦中的哪個位置。

``這對於催產素可能對患者的潛在應用具有重要意義,因為實驗發現,對於某些疾病,一種給藥途徑或方式可能優於其他給藥方式或方式。例如想要針對額葉,島葉或基底神經節的一部分的臨床應用可以通過鼻部途徑獲得更好的結果。然而,增加血液中合成催產素含量的應用(例如靜脈內給藥)仍然可以應用,因為它們可以在例如杏仁核或前扣帶回皮層中發揮局部作用,並可以精確控制給藥劑量。這對於將來的臨床試驗可能非常有用。”

研究人員強調,這項研究可能還與治療神經精神病和其他疾病的一系列化合物有關,例如,鼻腔給藥已被確定為胰島素和K他命遞送的重要途徑。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提供細節,以了解鼻腔輸送可以更好地靶向哪些大腦區域,以及如何更好地對其進行優化。

鄭醫師補充:

國外有吸入性的催產素,國內只有經脈注射的針劑,主要是婦產科用於幫助引產。催產素不足容易焦慮,甚至會引發憂鬱。

參考文獻:

D. A. Martins, N. Mazibuko, F. Zelaya, S. Vasilakopoulou, J. Loveridge, A. Oates, S. Maltezos, M. Mehta, S. Wastling, M. Howard, G. McAlonan, D. Murphy, S. C. R. Williams, A. Fotopoulou, U. Schuschnig, Y. Paloyelis. Effects of route of administration on oxytocin-induced changes in regional cerebral blood flow in humans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11 (1) DOI: 10.1038/s41467-020-14845-5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說,綠茶萃取物和運動相結合,使高脂飲食小鼠肥胖相關的脂肪肝疾病的嚴重程度降低了75%,他的最新研究可能為人們提供了一種潛在的健康策略。

食品科學副教授約書亞·蘭伯特(Joshua Lambert)解釋說,結果很重要,因為非酒精性脂肪肝是全球性的重大健康問題,預計將惡化。由於肥胖和2型糖尿病等危險因素的普遍存在,到2030年,脂肪肝疾病的患病人數預計將超過1億。目前,尚無針對該疾病的有效療法。

在該研究中,發現讓高脂飲食16週的老鼠餵食綠茶萃取物,並透過在輪子上跑步定期進行運動,而相比之下,在老鼠的肝臟中只有四分之一的脂質沉積。對照組。單獨用綠茶萃取物治療或單獨運動的小鼠肝臟中的脂肪大約是對照組的一半。

除了在最近發表在《營養生物化學雜誌》上的這項研究中分析老鼠的肝臟組織外,研究人員還測量了它們糞便中的蛋白質和脂肪含量。他們發現食用綠茶萃取物並運動的小鼠的糞便脂質和蛋白質濃度更高。

蘭伯特說:“通過在研究結束後檢查這些小鼠的肝臟,並在研究過程中檢查它們的糞便,我們發現食用綠茶萃取物並進行鍛煉的小鼠在營養處理方面有所不同,它們的身體在處理食物方面也有所不同。” 。

他補充說:“我們認為綠茶中的多酚與小腸中分泌的消化酶相互作用,並部分抑制食物中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質的分解。” “因此,如果老鼠不消化飲食中的脂肪,那麼脂肪和與之相關的卡路里就會通過老鼠的消化系統傳遞,一定數量的脂肪最終會從糞便中排出。”

Lambert解釋說,用綠茶萃取物和運動療法治療的小鼠可能具有與新粒線體形成相關的更高的基因表達,這可能是重要的。他說,這種基因表達很重要,因為它提供了有助於研究人員了解綠茶多酚和運動可能共同作用以減輕脂肪肝沉積的機制的標誌物。

蘭伯特說:“我們測量了與能量代謝有關的基因的表達,這些基因在能量利用中扮演重要作用。” “在接受聯合治療的小鼠中,我們看到了在消耗綠茶萃取物並進行鍛煉之前不存在的基因表達的增加。”

Lambert指出,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觀察綠茶萃取物和運動共同產生的協同作用,以減少肝臟中沉積的脂肪,或者這些作用是否只是累加的。他在農業科學學院的研究小組研究了12年,研究了綠茶,可可,鱷梨和其他來源的多酚(通常稱為抗氧化劑)對健康的益處。

在先前的相關研究中,Lambert及其同事證明了綠茶萃取物和運動一起可以顯著減少高脂飲食小鼠的體重並改善其心血管健康。但是,由於尚未進行評估綠茶與運動相結合的健康益處和風險的人體試驗,因此他敦促對於決定自己嘗試健康策略的人們要保持謹慎。

他說:“我相信人們應該多做運動,用不含咖啡因的減肥綠茶代替無熱量的減肥綠茶是明智的舉動。” “將兩者結合起來可能對人們的健康有益,但是我們還沒有臨床數據。”

食品科學系的研究生Weslie Khoo,Benjamin Chrisfield和Sudathip Sae-tan也參與了這項研究。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和美國農業部支持這項工作。

鄭醫師補充:

千萬不要小看脂肪肝,脂肪肝是肝病變的前奏,長期的脂肪肝恐引發不可逆肝臟病變,因此當身體代謝障礙出現脂肪肝時,務必透過飲食以及生活方式的干預來積極改善,預防更嚴重後續疾病的發生。

參考文獻:

Weslie Y. Khoo, Benjamin J. Chrisfield, Sudathip Sae-tan, Joshua D. Lambert. Mitigation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in high-fat-fed mice by the combination of decaffeinated green tea extract and voluntary exerciseThe Journal of Nutritional Biochemistry, 2020; 76: 108262 DOI: 10.1016/j.jnutbio.2019.108262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賴斯大學(Rice University)的一項新研究顯示,有些人失去了親人,試圖保持鎮定自若,不再硬撐隻字不提並自由表達自己的情緒會更健康。

“悲傷中的情緒調節和免疫功能:測試在喪偶期間的人其表達性抑制和認知再評估在發炎中的角色”這項研究招募了99名失去配偶的人。

賴斯心理學副教授,該研究的主要研究者克里斯托弗·法古德斯(Christopher Fagundes)表示:“一直有一些工作著重於戀情破裂後情緒調節與健康之間的聯繫,這證實分散自己對損失的執念可能會有所幫助。”資助這項研究的資金。“但是,配偶的死亡是完全不同的經歷,因為沒有人能引發這種天人永隔,也沒有人試圖修復這種關係。”

研究人員調查了悲傷的配偶,以評估他們如何應對失去親人的情況。具體來說,參與者以1到7的評分來評價他們對某些應對策略的陳述的認同程度。(例如,要求他們同意或不同意以下說法:“當我面對壓力大的情況時,我會以一種能夠讓我保持冷靜的方式來考慮問題。”)

同時,他們抽了血,以便研究人員可以測量稱為細胞因子的發炎標記物的濃度。

Fagundes說:“身體發炎與許多負面健康狀況有關,包括嚴重的心血管疾病,如中風和心臟病發作。”

研究人員確定,通常避免表達情緒的人比自由表達情緒的人遭受更多的身體發炎。

法貢德斯說:“這些發現確實突出了在配偶去世後承認自己的情緒而不是讓情緒淹沒的重要性。”

理查德補充說:“研究還表明,並非所有應對策略效果都是均等的,某些策略可能適得其反,並產生有害影響,尤其是在面對重大生活壓力(例如失去親人)的族群,情緒特別強烈的時候。”洛佩茲(Lopez)是巴德學院(Bard College)的心理學助理教授,也是該研究的主要作者。

Fagundes實驗室的未來工作將研究在配偶死亡後六個月和十二個月內沒有嚴重和長期的身心健康問題的人的特徵。研究人員說,失去後立即表達情緒可能會改善身體和心理健康狀況。他們說,但是,經過一段時間後,如果仍然這樣做,則可能反映出嚴重和長期的精神和身體健康問題。

鄭醫師補充:

不管事喪偶或者是其他生活重大事件引發的負面情緒或者是障礙,最好都藉由適度的管道與方法來協助當事人面對予適當宣洩情緒,降低身體壓力與發炎的可能性,以免日積月累造成更大的健康危害。

參考文獻:

 Richard B. Lopez, Ryan L. Brown, E-Lim Lydia Wu, Kyle W. Murdock, Bryan T. Denny, Cobi Heijnen, Christopher Fagundes. Emotion Regulation and Immune Functioning During GriefPsychosomatic Medicine, 2020; 82 (1): 2 DOI: 10.1097/PSY.0000000000000755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蛋白飲食可以幫助人們減輕體重並增強肌肉,但是一項對小鼠的新研究表明,它們有不利的一面:它們會導致動脈中更多的斑塊。此外,新研究還表明,高蛋白飲食會刺激斑塊不穩定,這種斑塊最容易破裂並引起動脈阻塞。動脈中更多的斑塊堆積,特別是如果不穩定時,會增加心臟病發作的風險。

這項新的研究由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於1月23日發表在《自然新陳代謝》雜誌

高級作者醫學副教授巴巴克·拉扎尼(Babak Razani)表示:“高蛋白飲食在減肥方面具有明顯的好處,這在近幾年中日益普及。” “但是動物研究和一些人的大型流行病學研究已將高蛋白飲食與心血管疾病聯繫在一起。我們決定研究高蛋白飲食與較差的心血管健康之間是否存在真正的因果關係。”

研究人員研究了餵養高脂飲食以故意誘發動脈粥樣硬化或動脈斑塊堆積的小鼠。據拉扎尼說,老鼠必須吃高脂飲食才能形成動脈斑塊。因此,一些小鼠接受了高脂肪飲食,蛋白質含量也很高。其他人則進食高脂,低蛋白飲食以作比較。

拉扎尼說:“在奶昔或冰沙中加入幾勺蛋白質粉會增加40克左右的蛋白質-幾乎等同於每日推薦的攝入量。” “為了解蛋白質是否對心血管健康有影響,我們將高脂高蛋白質飲食中小鼠攝入的蛋白質量增加了三倍,保持脂肪恆定。這些老鼠蛋白質的熱量範圍從15%到46%。”

高脂,高蛋白飲食的小鼠比高脂,正常蛋白飲食的小鼠發生動脈粥樣硬化的情況更嚴重-動脈粥樣斑塊增加了30%-儘管事實上,進食高蛋白飲食的小鼠不增加體重,這與高脂,正常蛋白質飲食的小鼠不同。

拉扎尼說:“這項研究並不是第一個顯示高蛋白飲食能使斑塊明顯增加的研究,但是通過對斑塊的詳細分析,它可以使人們對高蛋白的影響有更深入的了解。” “換句話說,我們的研究表明飲食蛋白如何以及為什麼導致不穩定斑塊的發展。”

斑塊包含脂肪,膽固醇,鈣沉積物和死細胞的混合物。Razani小組和其他小組過去的研究表明,稱為巨噬細胞的免疫細胞可以清除動脈斑塊。但是,斑塊內部的環境會使這些細胞不堪重負,當這些細胞死亡時,它們會使問題變得更糟,從而導致斑塊積聚和斑塊複雜性增加。

拉扎尼說:“在高蛋白飲食的小鼠中,它們的斑塊是巨噬細胞的墓地。” “斑塊核心中的許多死細胞使其變得極不穩定並易於破裂。當血液流過斑塊時,這種作用力(尤其是在高血壓的情況下)會對其施加很大壓力。這種情況是心臟病發作的秘訣。”

為了了解高膳食蛋白質可能會增加斑塊的複雜性,Razani和他的同事研究了蛋白質被消化後所經歷的路徑-分解成其最初的結構單元,即氨基酸。

Razani和他的團隊發現,高蛋白飲食中的過量氨基酸會激活巨噬細胞中稱為mTOR的蛋白質這種蛋白質會告訴細胞生長,而不是執行其清潔房間的任務。來自mTOR的信號關閉了細胞清除噬菌斑的有毒廢物的能力,這引發了一系列導致巨噬細胞死亡的事件。研究人員發現,某些氨基酸,特別是白氨酸( leucine)和精氨酸(arginine),比其他氨基酸更容易激活mTOR和使巨噬細胞脫離其清理職責,導致細胞死亡。

拉扎尼說:“與魚類或植物中的蛋白質相比,紅肉中的白氨酸含量特別高。” “未來的研究可能會研究具有不同氨基酸含量的高蛋白飲食,以查看是否會對斑塊複雜性產生影響。細胞死亡是斑塊不穩定的關鍵特徵。如果能夠阻止這些細胞死亡,那麼可能不會使斑塊變小,但可以減少其不穩定性。

他說:“這項工作不僅定義了飲食蛋白質心血管風險的關鍵過程,而且為靶向這些途徑治療心臟病奠定了基礎。”

鄭醫師提醒:

高蛋白飲食減肥(又稱阿金飲食法),曾風行一段時間,即使幫助體重控制效果不錯,但因為動脈硬化風險提高,導致心血疾病及動脈硬化風險提高,因此式微。典型阿金飲食法的蛋白質含量,與生酮飲食白老鼠實驗的量並不相同,事實上,阿金飲食的蛋白質含量會造成肥胖。根據白老鼠實驗的結果,阿金飲食並非真正的生酮飲食。

至於生酮飲食,很多人(包含醫療專業)擔心會產生酮酸中毒,因此最安全的方式必須有酮酸或酮體的監控。

傳統上用來測量酮症的方式,卻是用試紙檢驗尿液中的含酮量。如果尿液中含有酮體(精確來說,是乙酰乙酸,亦即尿液中的酮體),那麼試紙就會變成粉紅色或紫色。但是,菲尼和沃雷克在《低碳水化合物效能的科學與藝術》中卻認為血酮(β-羥基丁酸)值更適合作為衡量體內含酮量的指標,最佳的數值應在○‧五至三‧○毫莫耳間。現在由於檢驗的技術相當進步,因此我們已經能夠精確判斷採用生酮飲食是否達到營養性酮化的狀態。

 

 唯有透過檢驗β-羥基丁酸的,才能得知你是否達到症的狀態。即使血液中體含量高,仍然需要進行些許的調整。一段時間後,只要達到酮值穩定的狀態,就不需要一直測量血,除非你改變了飲食習慣,或是有其他如運動或旅行等壓力因素的介入,才需要再次測量。

絕大部分進行生飲食的人在進行的初期並未透過嚴密的實驗室檢測進行監控,這反而造成健康的風險,提醒大家留意。

 

參考文獻:

  1. Xiangyu Zhang, Ismail Sergin, Trent D. Evans, Se-Jin Jeong, Astrid Rodriguez-Velez, Divya Kapoor, Sunny Chen, Eric Song, Karyn B. Holloway, Jan R. Crowley, Slava Epelman, Conrad C. Weihl, Abhinav Diwan, Daping Fan, Bettina Mittendorfer, Nathan O. Stitziel, Joel D. Schilling, Irfan J. Lodhi, Babak Razani. High-protein diets increase cardiovascular risk by activating macrophage mTOR to suppress mitophagyNature Metabolism, 2020; 2 (1): 110 DOI: 10.1038/s42255-019-0162-4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我們支持的候選人當選,我們會開心,落選會難過、失望,這是人之常情。但如果選後因為選舉的結果,太過興奮或者難過到影響自己的心情、食慾、睡眠而衝擊生活常態以及人際關係或工作等等,那麼建議當事人要留意並採取一些方法幫助自己回到生活的正軌。

此類困擾的人,不妨回想自己在選前究竟是如何過活的?在沒有選舉的時間,自己是如何安排自己日常的行程的?平時花太許多時間在政論節目上,不停留意新聞報導的人,建議先減少這方面的生活占比,透過從事自己喜歡的休閒,每天不看手機散步至少半小時以上,將注意力放在周遭的事物上,甚至可以到國外散心等等。真的還控制不了,不得已,先強迫自己停機幾天,暫時斷絕相關資訊的影響,待找回自己的生活重心後,一切塵埃落定,自能回歸原本的生活。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代謝症候症影響了近30%的美國人口,並增加了罹患2型糖尿病,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但是,生活型態干預措施,例如採用健康飲食和增加體育鍛鍊很難維持,即使與藥物結合使用,也往往不足以完全控制該疾病。

現在,在共同努力下,來自Salk研究所和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在10個小時的限時飲食干預下(又稱間歇性斷食),與傳統藥物結合使用,可以減輕體重,減少腹部脂肪,降低血壓和膽固醇,以及參與者更穩定的血糖和胰島素濃度。這項初步研究於2019年12月5 日發表在《細胞代謝》雜誌上,可能為代謝症候群患者這些可能會發展成危及生命,並得付出昂貴的醫療成本的疾病,例如糖尿病的患者帶來新的治療選擇,。

“我們發現,限時飲食與藥物相結合可以使代謝症候群患者更好地控制疾病,” Salk的作者,Salk監管生物學實驗室教授Satchidananda Panda說。“與計算卡路里不同,限時飲食是一種簡單的飲食干預措施,我們發現參與者能夠遵循飲食時間表。”

有時間限制的飲食(在一個固定的10小時內吃完所有卡路里)可以維持一個人的晝夜節律,並可以最大程度地提高健康效益,這一點已由Salk團隊先前的研究證明。晝夜節律是影響人體幾乎每個細胞的24小時生物過程週期。越來越多的科學家發現,不規律的飲食方式會破壞該系統,並增加代謝症候群和其他代謝紊亂的風險,這些症狀包括腹部脂肪增加,膽固醇或甘油三酸脂異常以及高血壓和血糖濃度升高。

艾米麗·曼努吉安(Emily Manoogian)說:“在一個恆定的10小時窗口內進食和喝水(水除外),可使您的身體在剩下的晚上14小時可以休息和恢復。您的身體還可以預測何時進食,從而可以優化新陳代謝。” ,該論文的共同第一作者,旁達實驗室的博士後。“我們想知道控制食物攝入的時間以維持晝夜節律是否會改善已經有心臟代謝疾病且在治療的個體的健康。”

共同第一作者,助理邁克爾·威爾金森補充說:“我們推測每天限制在10個小時內的飲食干預可能是有益的,因為薩奇達南達熊貓(Satchidananda Panda)在動物方面的開創性研究表明,限時飲食可以帶來顯著的健康益處,包括更健康的新陳代謝。”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醫學院臨床醫學教授和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健康中心心髒病專家。

這項初步研究包括19位被診斷患有代謝症候群的參與者(13名男性和6名女性),他們在每天超過14小時的時間範圍內自我報告飲食。此外,84%的參與者正在服用至少一種藥物,例如他汀類藥物或抗高血壓藥。研究參與者使用熊貓實驗室的myCircadianClock應用程序記錄了他們在最初的2週基線期間的飲食時間和飲食,然後進行了3個月,10小時有時間限制的飲食干預。將近86%的參與者使用該應用程序正確記錄了他們的食物,發現整個研究過程中的依從性很高。

參與者在干預期間未報告任何不良影響。為了將食物攝入量減少到10小時之內,大多數參與者每天都延後第一餐,並提前最後一餐時間,因此不漏餐。儘管不建議減少卡路里的攝入量,但一些參與者確實報告了進食減少,這可能是由於進食窗口時間較短所致。

總體而言,參與者的睡眠得到改善,體重,體重指數,腹部脂肪和腰圍降低了3-4%。由於參與者顯示血壓和總膽固醇降低,因此心臟病的主要危險因素已減少。血糖濃度和胰島素濃度也顯示出改善的趨勢。

“代謝與晝夜節律密切相關,並且知道這一點,我們能夠開發出一種干預措施來幫助代謝症候徵患者而不會減少卡路里或增加體育鍛鍊,”該書的共同通訊作者兼醫學副教授Pam Taub說。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醫學院和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健康中心的心臟病專家。“如果我們能夠優化晝夜節律,那麼我們也許能夠優化新陳代謝系統。”

旁達補充說:“適應這種10個小時的限時飲食是減輕代謝症候群和改善健康狀況的簡便且經濟高效的方法。” “將能幫助一百萬患有糖尿病前期的人的糖尿病發作延遲甚至一年,該干預措施可以節省大約96億美元的醫療費用。”

科學家們目前正在由美國糖尿病,消化與腎臟病研究所資助的一項臨床試驗,以研究限時飲食對100多名患有代謝症候群的參與者的更大益處。該研究包括其他措施,這些措施將有助於研究人員調查人體成分和肌肉功能的變化。

參考文獻:

Michael J. Wilkinson, Emily N.C. Manoogian, Adena Zadourian, Hannah Lo, Savannah Fakhouri, Azarin Shoghi, Xinran Wang, Jason G. Fleischer, Saket Navlakha, Satchidananda Panda, Pam R. Taub. Ten-Hour Time-Restricted Eating Reduces Weight, Blood Pressure, and Atherogenic Lipids in Patients with Metabolic SyndromeCell Metabolism, 2019; DOI: 10.1016/j.cmet.2019.11.004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