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有壓力怎麼辦?如何健康減重? (4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與體重奮戰而無法進行有氧運動的人可以去健身房重量訓練,仍然可以看到積極的結果。

儘管人們普遍認為有氧運動對減肥至關重要,但在運動醫學研究所 (EMRI) 進行的一項伊迪絲考文大學 (ECU) 研究發現,阻力訓練也可以產生積極的結果——同時減少卡路里攝取。

首席研究員和博士生 Pedro Lopez 說,研究結果證實阻力訓練可以對脂肪量、肌肉量和體重減輕產生顯著影響。

“通常當我們談論肥胖、身體成分或減肥時,我們只會聽到有氧運動,”他說。

“這篇論文證明,我們可以使用阻力訓練並透過基於熱量減少的飲食獲得有意義的效果。我們可以減少體脂百分比、全身脂肪量、體重和 BMI

“如果你比較文獻,這些效果類似於對超重或肥胖的成年人進行熱量限制的有氧運動。”

洛佩茲先生說,與肥胖奮戰的人除了有氧運動之外還有其他選擇來減肥,這一點很重要。

“這群人可能會對在跑步機或自行車上 30 或 40 分鐘的鍛鍊感到不自在,”他說。

“他們可能會傷害膝蓋、關節、韌帶等,因為在進行大量有氧運動時,他們必須承受全身重量。”

獨特的好處

洛佩茲先生說,阻力訓練還迎合了減肥時的其他重要因素,例如增加或保持肌肉質量。

該研究還證明,阻力訓練在減少消耗的卡路里數量時可以有效避免肌肉質量下降,”他說。

然而,洛佩茲先生強調,這項研究並不是有氧運動和阻力運動之間的比較。

無論人們選擇哪一個,他們都必須減少卡路里。

“如果你想減肥,你必須減少你的卡路里攝取量。”

“阻力訓練對超重和肥胖個體在整個生命週期中的身體成分和體重結果的有效性:系統評價和對比分析”發表在肥胖評論期刊上。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報導提醒大家:

1.減重一定要控制熱量的攝取。

2.重訓對於減重效果決不下於有氧運動,且可增加肌肉量(有氧運動做不到)。要減緩身體退化,維持肌肉量甚至是增肌才是王道!

3.重訓仍可幫助食慾控制,降低食物攝取的熱量,這打破了一般人對於重訓的迷思。

參考文獻:

 

  1. Pedro Lopez, Dennis R. Taaffe, Daniel A. Galvão, Robert U. Newton, Elisa R. Nonemacher, Victória M. Wendt, Renata N. Bassanesi, Douglas J. P. Turella, Anderson Rech. Resistance training effectiveness on body composition and body weight outcomes in individuals with overweight and obesity across the lifespa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Obesity Reviews, 2022; 23 (5) DOI: 10.1111/obr.1342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焦慮時別忘了喝水! 研究:喝水能控制和預防焦慮

2022/03/07 22:33

〔健康頻道/綜合報導〕隨著營養精神病學(nutritional psychiatry)的發展,不斷探討出食物、飲料與心理健康的關係,據外媒《The conversation》報導指出,大家常忽略的「水」對我們心理健康也有強烈的影響,喝水也能控制和預防焦慮。

澳洲迪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特拉維察(Nikolaj Travica)表示,許多研究都有觀察到「水」對人們情緒的影響,例如:憤怒、緊張、困惑、疲勞等負面情緒會隨著脫水而增加;輕度脫水會導致人們反映緊張、焦慮、疲勞的可能性增加。

特拉維察指出,研究顯示,平常就喝大量水的人,在飲水量減少時,會感到更不冷靜、滿足感更低,且會更緊張;但若增加飲水量時,人們普遍會感到更快樂,不論他們平時的飲水量多寡。

特拉維察表示,另一大型研究顯示,一天喝超過5杯水的人,更不易感到焦慮或沮喪;相反地,每日喝不到2杯水的人,焦慮、沮喪的可能性是2倍

特拉維察說明,身體的所有機能幾乎都需要用到水,畢竟人體內60-80%都是水,大腦更是有75%是水,脫水會影響大腦製造能量,進而導致大腦變慢,甚至無法正常運轉。

特拉維察指出,人體會認為脫水是會影響到生存的一種威脅,進而導致焦慮,且脫水會干擾能夠調節情緒的血清素生產,同時可能導致被稱為「壓力激素」的皮質醇增加,皮質醇與多種精神障礙有關。

特拉維察提醒,儘管飲水量是一個人心理健康的重要基礎,且缺水已證明會影響情緒,但有很多因素會影響個人的焦慮程度,僅僅是多喝水,不太可能有明顯幫助,若經歷嚴重焦慮,可尋求專業協助。

參考文獻:

Cousins AL, Young HA, Thomas AG, Benton D. The Effect of Hypo-Hydration on Mood and Cognition Is Influenced by Electrolyte in a Drink and Its Colour: A Randomised Trial. Nutrients. 2019;11(9):2002. Published 2019 Aug 24. doi:10.3390/nu11092002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76955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美國心臟協會今天發表於同行評審期刊高血壓的一項新研究發現,在患有高血壓的年輕人及中年人中,站立時血壓的大幅上升可能會屬於心臟病發作和中風等嚴重心血管事件風險較高的人。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義大利帕多瓦帕多瓦大學內科醫學教授 Paolo Palatini 醫學博士說:“這一發現可能需要對站立時血壓反應過度的患者早期開始降血壓治療。” 

近一半的美國人和全世界約 40% 的人患有高血壓,這被認為是世界上可預防的主要死因。根據美國心臟協會 2022 年心臟病統計數據,中年高血壓患者產生認知功能受損的可能性是其五倍,執行功能下降、失智和阿茲海默症的可能性是其兩倍。

通常,收縮壓(血壓的較高測量數字)在站立時會略微下降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評估了相反的反應——站立時收縮壓顯著升高——是否是心臟病發作和其他嚴重心血管事件的危險因素。

研究人員評估了參與 HARVEST 研究的 1,207 人,該研究是一項於 1990 年在義大利開始的前瞻性研究,包括年齡在 18-45 歲且未經治療的 1 期高血壓的成年人。1 期高血壓定義為 140-159 mm Hg 的收縮壓和/或 90-100 mm Hg 的舒張壓。在研究之前,沒有人服用過降血壓藥物,並且根據他們的生活方式和病史(沒有糖尿病、腎功能損害或其他心血管疾病),最初估計所有人的主要心血管事件風險較低。納入實驗觀察時,參與者的平均年齡為 33 歲,72% 為男性,且均為白人。

剛開始,每位參與者在不同的身體姿勢下進行了六次血壓測量,包括躺下和站立後。站立時血壓升高最高(前 10%)的 120 名參與者平均增加了 11.4 毫米汞柱;該組的所有增加均大於 6.5 mm Hg。其餘參與者站立時收縮壓平均下降 3.8 mm Hg。

研究人員比較了兩組參與者的心臟病危險因素、實驗室測量和主要心血管事件(心臟病發作、心臟相關胸痛、中風、主動脈瘤、外周動脈阻塞)和慢性腎病的發生率。在一些分析中,還注意到心房顫動的發展,這是一種心律異常,是中風的主要危險因素。結果根據年齡、性別、父母心臟病史以及在研究招募期間進行的幾種生活方式因素和測量值進行了調整。

在平均 17 年的追蹤期間,發生了 105 起主要心血管事件。最常見的是心臟病發作、與心臟有關的胸痛和中風。

血壓升高前 10% 的人群:

  • 經歷重大心血管事件的可能性幾乎是其他參與者的兩倍;
  • 在初始評估期間,心血管事件的風險通常不高(除了對站立的過度血壓反應);
  • 更有可能是吸煙者(32.1% 對非上升組中的 19.9%),但身體活動程度相當,他們不太可能超重或肥胖,也不太可能有家族史心血管事件;
  • 有更有利的膽固醇濃度(較低的總膽固醇和較高的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寫就是HDL);
  • 躺下時的收縮壓低於另一組(分別為 140.5 毫米汞柱和 146.0 毫米汞柱),但超過 24 小時的血壓測量值更高。

在調整了超過 24 小時的平均血壓後,對站立的過度血壓反應仍然是不良心臟事件或中風的獨立預測因素。

“研究結果證實了我們最初的假設——從躺著到站立的血壓顯著升高可能對患有高血壓的年輕人具有重要的預後意義。我們相當驚訝的是,即使站立血壓升高相對較小(6 -7 mm Hg) 可以預測長期的重大心臟事件,”Palatini 說。

在從 24 小時尿液樣本中測量到壓力荷爾蒙的 630 名參與者的一個次群組中,與站立血壓未升高的人相比,站立血壓升高的人的腎上腺素/肌酐比值更高(分別是118.4 nmol/mol與 77.0 nmol/mol)。

“腎上腺素濃度是對壓力刺激在 24 小時內的整體影響的估計。這證實那些站立時血壓最高的人對壓力源的交感神經反應(戰鬥或逃跑反應)可能會增加,”帕拉蒂尼說. “總的來說,這會導致平均血壓升高。”

“研究結果證實,應該測量站立時的血壓,以便為高血壓患者量身定制治療方案,並且可能會考慮對站立血壓升高患者(hyperreactor)採取更積極的生活方式改變和降血壓治療。”他說。

由於所有研究參與者都報告了白人種族/民族,因此這項研究的結果可能無法推廣到其他種族或種族群體的人。此外,樣本中沒有足夠的女性來分析男性和女性之間站立血壓升高與心臟不良事件之間的關聯是否存在差異。由於該年輕人樣本中主要不良心臟事件的數量相對較少,因此結果需要在更大規模的研究中得到證實。

共同作者是醫學博士 Lucio Mos;弗朗西斯卡·薩拉迪尼,醫學博士;和 Marcello Rattazzi,醫學博士 

鄭醫師補充:

通常我們血壓都是坐著量,如果這項研究的成果成為高血壓治療的指引,那麼之後高血壓患者的血壓指數極可能需要站立血壓的數據了。

有高血壓困擾的人不妨量一下自己站立時的血壓,無大礙者,相較於坐姿血壓,血壓應該輕微下降(簡單物理位能的概念),如果血壓反而升高,那麼最好跟治療醫師研擬更積極的治療改善方案,以降低日後心臟病及中風風險。

參考文獻:

 

  1. Paolo Palatini, Lucio Mos, Francesca Saladini, Marcello Rattazzi. Blood Pressure Hyperreactivity to Standing: a Predictor of Adverse Outcome in Young Hypertensive PatientsHypertension, 2022; DOI: 10.1161/HYPERTENSIONAHA.121.1857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漿果、蔬菜、魚、全穀物和菜籽油。這些是北歐飲食概念的主要成分,在過去十年中,這些概念被認為是極其健康、美味和可持續的。這種飲食可以預防肥胖,降低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高血壓和高膽固醇的風險。

到目前為止,北歐飲食研究主要與減肥後飲食對健康的積極影響有關但哥本哈根大學研究人員等人進行的一項新分析清楚地證明,北歐飲食對健康有積極的好處——無論一個人是否減肥。

“這令人驚訝,因為大多數人認為對血糖和膽固醇的積極影響僅僅是由於體重減輕。在這裡,我們發現情況並非如此。其他機制也起作用,”研究員 Lars Ove Dragsted 解釋說哥本哈根大學營養、運動和運動系主任。

Dragsted 與來自芬蘭、挪威、瑞典和冰島的研究人員一起檢查了 200 名 50 歲以上的人的血液和尿液樣本,這些人的 BMI 均升高,罹患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增加。參與者被分為兩組——一組根據北歐飲食建議提供食物,另一組根據他們的習慣性飲食提供食物。經過六個月的監測,結果很明顯。

“與對照組相比,採用北歐飲食六個月的組變得更加健康,膽固醇濃度更低,血液中飽和和不飽和脂肪的總體濃度更低,葡萄糖調節更好。我們保持北歐飲食組體重穩定,這意味著如果他們減肥,我們要求他們吃得更多。即使沒有減肥,我們也可以看到他們的健康狀況有所改善,”Lars Ove Dragsted 解釋說。

脂肪使我們健康

研究人員指出,北歐飲食中獨特的脂肪成分不僅可以減輕體重,還可以解釋其對健康的顯著益處

“通過分析參與者的血液,我們可以看到從飲食變化中受益最多的人與對照組相比,具有不同的脂溶性物質。這些物質似乎與北歐飲食中油類中的不飽和脂肪酸有關。這表明北歐膳食脂肪可能對這裡看到的健康影響發揮了最重要的作用,這是我沒有預料到的,”Lars Ove Dragsted 說。

北歐飲食中的脂肪來自魚、亞麻籽、向日葵和油菜籽等。總體而言,它們構成了對身體非常有益的組合,儘管研究人員尚未準確解釋為什麼這些脂肪似乎可以降低血糖和膽固醇水平。

“我們只能推測為什麼脂肪成分的變化對我們的健康有這麼大的好處。但是,我們可以證實,缺乏高度加工的食物和動物的飽和脂肪含量較低,對我們有非常積極的影響。所以,脂肪北歐飲食中的 omega-3 和 omega-6 不飽和脂肪含量較高,這可能是我們從北歐飲食中發現的健康影響的重要原因,即使參與者的體重保持不變,”總結道拉爾斯·歐維德拉斯特德。

關於北歐營養建議的事實

北歐營養建議於 2012 年被膳食專家採納,並將於今年更新。

飲食適應北歐國家:丹麥、瑞典、挪威、芬蘭、格陵蘭、法羅群島和冰島。飲食以當地生產的成分為基礎,因此是可持續的。

推薦的食物包括豌豆、豆類、捲心菜、洋蔥和根莖類蔬菜等蔬菜,以及蘋果、梨、李子和漿果等水果。還推薦堅果、種子、全穀物、魚和貝類,以及由油菜、向日葵或亞麻籽製成的植物油。最後,還推薦低脂乳製品,以及比目前消費的肉類比例要小得多。

飲食有助於產生重要的脂肪酸、礦物質、維生素和植物材料,它們對我們的健康有積極影響,除其他外,還可以降低血栓、2型糖尿病、高血壓和膽固醇濃度的風險,以及一般心血管疾病。

與北歐飲食有關的減肥

研究人員強調,北歐飲食模式經常導致的體重減輕對於飲食的整體健康益處仍然非常重要。

“這項研究簡單地證明,不僅減肥會帶來這種飲食的好處。脂肪的獨特成分也扮演重要作用,”Lars Ove Dragsted 說。

鄭醫師補充:

如果北歐飲食的核心在於健康的油脂,那麼這項研究告訴我們的就是吃對脂肪,可以降膽固醇及血糖,預防糖尿病、高血壓及協助體重控制,進而降低許多慢性疾病的風險。

參考文獻:

 

  1. Gözde Gürdeniz, Matti Uusitupa, Kjeld Hermansen, Markku J. Savolainen, Ursula Schwab, Marjukka Kolehmainen, Lea Brader, Lieselotte Cloetens, Karl-Heinz Herzig, Janne Hukkanen, Fredrik Rosqvist, Stine Marie Ulven, Ingibjörg Gunnarsdóttir, Inga Thorsdottir, Matej Oresic, Kaisa S. Poutanen, Ulf Risérus, Björn Åkesson, Lars Ove Dragsted. Analysis of the SYSDIET Healthy Nordic Diet randomized trial based on metabolic profiling reveal beneficial effects on glucose metabolism and blood lipidsClinical Nutrition, 2022; 41 (2): 441 DOI: 10.1016/j.clnu.2021.12.03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人們在 COVID-19 爆發的最初幾個月遵守居家令或自我隔離,每天的通勤變成了臥室和客廳之間的洗牌。單擊 Zoom 鏈接消除了步行到會議室的時間,而 Netflix 則占用了專用於健身房的時間。

簡而言之,在大流行開始期間,很多人突然變得更加久坐不動。最近發表的研究發現,在 2020 年 4 月至 2020 年 6 月期間持續花更多時間坐著的人可能會出現更高的憂鬱症狀。對這種關聯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可以在幫助人們改善心理健康方面發揮作用。

“坐著是一種卑鄙的行為,”愛荷華州立大學運動機能學助理教授、該論文的第一作者雅各布邁耶說。“這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但沒有思考過。”

作為 ISU 健康與運動實驗室的主任,Meyer 和他的團隊研究了身體活動和久坐行為與心理健康之間的關係,以及這些變化如何影響人們思考、感受和感知世界的方式。

“在 2020 年 3 月,我們知道 COVID 會影響我們的行為以及我們可以以許多我們無法預測的奇怪、古怪的方式做事,”邁耶說。

為了快速了解這些變化,邁耶和一組研究人員收到了來自所有 50 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的 3,000 多名研究參與者的調查回覆。參與者自我報告了他們在進行活動(例如坐著、看螢幕和鍛鍊)上花費了多少時間,以及這些行為與大流行前時期相比的情況。使用標準的臨床量表,他們還指出了他們心理健康的變化(例如,憂鬱、焦慮、感到壓力、孤獨)。

“我們知道當人們的身體活動和螢幕時間發生變化時,這通常與他們的心理健康有關,但我們之前從未真正看到過像這樣的大量人口數據來應對突然的變化,”邁耶說。

調查數據顯示,在大流行之前符合美國體育活動指南(即每週進行 2.5-5 小時中度至劇烈體育活動)的參與者在 COVID-19 相關限制後不久將其體育活動平均減少了 32%產生的效應。同樣的參與者報告說他們感到更加沮喪、焦慮和孤獨。Meyer 和他的同事們去年在《國際環境研究與公共衛生雜誌》上發表了他們的發現。

Meyer 在《精神病學前沿》(Frontiers in Psychiatry)上的最新論文作為後續研究,以觀察參與者的行為和心理健康是否隨時間發生變化。參與者在 4 月至 6 月之間每週填寫相同的調查問卷。

“在第二項研究中,我們發現,平均而言,人們在八週內看到他們的心理健康有所改善,”邁耶說。“人們適應了大流行中的生活。但對於久坐不動的人來說,他們的憂鬱症狀的平均恢復方式與其他人不同。”

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坐著的參與者經歷了遲緩的心理健康改善。

邁耶強調,在久坐和心理健康之間找到“關聯”並不等於說久坐會導致憂鬱。他說,有可能更憂鬱的人坐得更多,或者坐得更多的人變得更憂鬱。或者可能還有其他一些研究人員沒有確定的因素。

“這當然值得更多調查,”邁耶說,並補充說 2020 年 6 月至 2021 年 6 月的月度調查數據將很快公開。“我認為,當我們展望大流行生活的另一面時,意識到我們在大流行期間所做的一些微妙變化以及它們可能是有益的還是有害的非常重要。”

邁耶說,開始和停止一個習慣都非常困難,即使有人想改變他們的行為。但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夠認識到,即使是一點點運動也可以改善他們的情緒和心理健康,並嘗試找到將其融入日常生活的方法。

邁耶建議人們在長時間久坐時中斷一下。

“如果你不再走在大廳裡參加面對面的會議,你仍然可以通過在 Zoom 通話之前和之後走一小段路,來休息一下,”邁耶說。

在家工作的人們可以嘗試在工作日前後在街區走動,以模仿大流行前的通勤方式,邁耶說這可以使人們的身心受益,並有助於增加一天的結構。

都柏林聖三一學院、都柏林大學和利默里克大學的研究人員為這項研究做出了貢獻。

鄭醫師補充:

之前關於久坐的研究,大多與脊椎側彎、肌肉骨骼病變、壽命、老化、心血管中風、肥胖、靜脈曲張、腸胃疾患、失眠甚至是性功能障礙有關,鮮少提到心理健康的影響,這篇規模不算小的研究,提醒大家久坐不只是影響生理健康,還危及心理健康,值得大家正視。現在智慧型手表或者是某些穿戴裝置都有久坐提醒,建議當事人要起來動一下,只是不知有多少人會理會這樣的提醒,站起來走走中斷久坐的惡性循環?

為了您的生理及心理健康,誠摯提醒還是儘量避免久坐,此外抽時間規律運動也很重要。

參考文獻:

Jacob D. Meyer, John O'Connor, Cillian P. McDowell, Jeni E. Lansing, Cassandra S. Brower, Matthew P. Herring. High Sitting Time Is a Behavioral Risk Factor for Blunted Improvement in Depression Across 8 Weeks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April–May 2020Frontiers in Psychiatry, 2021; 12 DOI: 10.3389/fpsyt.2021.74143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妊娠糖尿病後體重減輕可以預防 2 型糖尿病的發作。然而,找到最有效的減肥和保持體重的方法可能是一個挑戰,尤其是對於有新生兒的母親而言。

現在,南澳大利亞大學的新研究發現,流行的 5:2 或間歇性禁食與傳統的能量限制飲食一樣有效,使女性在減肥方面有更多的選擇和靈活性。

5:2 飲食允許每周有五天的正常飲食,同時在每週兩天內大幅限制卡路里,這與每天需要適度限制能量的典型飲食相反。

在全球範圍內,五分之一的懷孕受到妊娠糖尿病的影響,這些婦女在以後的生活中患 2 型糖尿病的風險增加了十倍。患有妊娠糖尿病且超重的女性面臨更高的風險。2 型糖尿病會導致終生後果,並可能導致其他慢性疾病,如心臟病和癌症。

首席研究員、南澳大學的 Kristy Gray 博士表示,這一發現將受到希望減肥的女性的極大歡迎。

“妊娠糖尿病是澳大利亞增長最快的糖尿病類型,影響了 15% 的孕婦,”格雷博士說。

“建議通過健康飲食和定期體育鍛鍊來控制妊娠糖尿病,持續的能量限制飲食——或將卡路里減少 25-30% 的飲食——是減肥和預防糖尿病的最常見策略。

“然而,問題是,新媽媽經常把自己放在最後——她們在疲倦和家庭責任中掙扎——所以在減肥方面,許多人發現很難堅持低熱量飲食

“5:2 飲食可能提供一種不那麼壓迫性的選擇。因為它只在兩天內減少卡路里,一些女性可能會發現它更容易採用和堅持,而不是需要持續管理的一貫低卡路里飲食。

“我們的研究證實,對於患有妊娠期糖尿病的女性,5:2 飲食與持續限制能量飲食在減肥方面同樣有效,這很好,因為它為女性提供了更多的選擇和控制權。

“當然,女性在開始這種飲食之前應該徵求健康專家的意見,以確保它適合她們。”

該研究調查了 5:2 飲食(五天正常飲食和兩天 500 卡路里的飲食)和持續的能量限制飲食(每天 1500 卡路里)對先前患有糖尿病的女性體重減輕和糖尿病風險指標的影響。妊娠糖尿病的診斷。兩種飲食每週都會限制大約 25% 的能量。

鄭醫師補充:

這種一周挑兩天限制熱量攝取的間歇性斷食,在過去已有不少研究發現對於幫助代謝、減重、預防代謝疾病有不錯的效果,因此,除了已被診斷妊娠糖尿病孕婦外,任何想幫助體重控制或需要減重的人,在諮詢過專業醫師認可安全可行後,都不妨透過執行5:2 飲食或需要減重的人,在諮詢過專業醫師認可安全可行後,都不妨透過5:2飲食來幫助自己體重更好管控。

參考文獻:

Kristy L Gray, Peter M Clifton, Jennifer B Keogh. The effect of intermittent energy restriction on weight loss and diabetes risk markers in women with a history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a 12-month randomized control trial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21; 114 (2): 794 DOI: 10.1093/ajcn/nqab05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項新研究發現,基因在我們的身體如何對運動做出反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並確定了許多影響不同類型體育活動結果的特定基因。

這項研究發表在PLOS ONE期刊上,由英國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 (ARU) 劍橋運動與運動科學中心的專家領導,發現在特定運動後,人們的表現結果差異高達 72%可能是因為基因差異。

科學家們分析了 3,012 名年齡在 18-55 歲之間的成年人的結果——他們以前沒有參加過運動訓練——以確定我們的基因如何影響三種重要的體育鍛鍊。

肌肉力量、心血管健康和無氧能力都是塑造個人健康、幸福感和生活質量的關鍵因素,所有參與者在運動訓練後都表現出改善,但程度不同,即使進行完全相同的運動訓練也是如此。

通過結合來自 24 項獨立研究的數據,研究人員發現,在進行目標為提高肌肉力量的相同運動後,72% 的結果變化是由基因差異造成的

同時,基因變異導致了心血管健身鍛鍊後 44% 的差異(透過 VO2max,也就是最大攝氧量 測試測量),以及 10% 的鍛鍊後的結果差異,以提高無氧能力,這是運動和敏捷性的關鍵。其餘的變化受其他因素的影響,例如飲食和營養、恢復和受傷。

每個基因都有等位基因,等位基因類型會影響該基因的有效性。研究人員認為,正是這些等位基因導致人們的身體對相同的運動產生不同的反應。

該研究總共確定了 13 個基因和相關的等位基因,它們與身體對心血管健康、肌肉力量和無氧力量鍛鍊的反應程度有關。

研究人員建議,基因檢測可以讓鍛鍊量身定制,因此它們對每個人都更有效,而不是對所有人進行通用鍛鍊。這可以使從正在接受康復治療的醫院患者到精英運動員的每個人都受益。

主要作者、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 (ARU) 研究生研究員 Henry Chung 說:“我們知道鍛鍊對我們有好處,但我們都以不同的速度提高,即使遵循相同的訓練制度。這意味著還有其他因素參與其中。

“我們的研究發現了 13 個對運動結果起作用的基因,我們發現這些基因中包含的特定等位基因更適合健身的某些方面。例如,通過目標在增強肌肉力量的重複運動,遺傳差異解釋了 72%接受相同訓練的人之間的結果差異。

“因為每個人的基因構成都不同,我們的身體對相同的運動的反應略有不同。因此,應該可以通過識別某人的基因型,然後為他們量身定制特定的訓練計劃來提高運動方案的有效性。

“這尤其有利於那些需要在短時間內看到改善的人,例如住院病人或精英運動員,在這些地方,邊際改善可能意味著成功與失敗之間的差異。”

鄭醫師補充:

在臨床上,同樣的醫囑建議認真執行或遵循,即使常常在同樣診斷嚴重度接近的患者,出現不同的果效或結果,原因往往與個人的基因變異有關。在運動幫助健康,提高代謝預防退化這件事上,也是一樣的,因此,若能透過相關的基因檢測事先確認當事人的基因變異,再給予最合適的健康促進建議,極可能在短期便能看到成果,目前國內已有通過認證的實驗室的廠商能提供此類檢測,建議想要提升健康預防保健事半功倍,不想走冤枉路的族群,可以藉由相關檢測了解自己基因檢測結果的有那些變異,和臨床醫師商討最有效率的客製化健康生活型態,相信必能立竿見影,省時又不費力。

參考文獻:

Henry C. Chung, Don R. Keiller, Justin D. Roberts, Dan A. Gordon. Do exercise-associated genes explain phenotypic variance in the three components of fitness? a systematic review & meta-analysisPLOS ONE, 2021; 16 (10): e0249501 DOI: 10.1371/journal.pone.024950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靜坐會降低頭髮中壓力荷爾蒙皮質醇的濃度。這是來自萊比錫馬克斯普朗克人類認知和腦科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們發現的。頭髮中皮質醇的含量提供了關於一個人承受持續壓力的程度的信息。早期的積極訓練效果已在極度緊張的情況下或個別日常中顯示出來——或者是基於研究參與者的自我報告。因此,目前的研究提供了第一個客觀證據,證明靜坐可以減少長期壓力的身體跡象。

根據 Techniker Krankenkasse 的一項研究,德國 23% 的人經常遭受壓力。這種情況不僅對受影響者的健康造成壓力,而且還與許多生理疾病有關,包括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心理障礙,如憂鬱症,根據2017 年全球疾病負擔研究,這是世界上疾病負擔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此,正在尋求有效的方法來長期減少日常壓力。一種有前景的選擇是正念訓練,參與者通過各種冥想和行為練習來訓練他們的認知和社交技能,包括注意力、感恩和同情心。各種研究已經證實,即使是健康的人在典型的 8 週訓練計劃後也會感到壓力更小。然而,直到現在,還不清楚訓練實際上對減輕日常壓力帶來的持續負擔有多大貢獻。然而,許多先前關於慢性壓力的研究的問題在於,研究參與者通常被要求在訓練後自我評估他們的壓力程度。

產生這種偏見的原因:參與者知道他們正在訓練他們的正念,而壓力程度的降低是這種訓練的預期效果。僅這種認知就會對後續信息產生影響。MPI CBS 的博士生、基礎出版物的第一作者 Lara Puhlmann 解釋說:“如果你被問及在一項被宣佈為減壓的培訓課程後是否感到壓力,即使回答這個問題也會扭曲陳述。”現在出現在心身醫學期刊( Psychosomatic Medicine)上社會期望和安慰劑效應等因素在這裡發揮了作用。與藥理學研究不同,例如,研究參與者不知道他們是否實際接受了活性物質,所謂的盲測研究在心理訓練中是不可能的。“參與者知道他們正在服用‘解毒劑’,”普爾曼說。“因此,在正念研究中,我們越來越多地使用更客觀的,即生理學的方法來更精確地測量減壓效果。”

頭髮中皮質醇的濃度被認為是衡量長期壓力的合適指標。例如,皮質醇是一種激素,當我們面臨巨大的挑戰時就會釋放它。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它有助於讓我們的身體保持警覺並調動能量來克服挑戰。壓力持續的時間越長,皮質醇在我們身體周圍循環的時間就越長——它在我們的頭髮中積累的就越多。平均而言,頭髮每月長一厘米。為了測量研究參與者在為期 9 個月的培訓期間的壓力程度,研究人員與德累斯頓大學的 Clemens Kirschbaum 研究團隊合作,每三個月從頭皮處分析前三厘米頭髮中的皮質醇含量,。

心理訓練本身是作為對心理訓練影響的大規模世代研究的一部分而開發的,該項目由社會神經科學研究小組的科學主任 Tania Singer 教授領導。這個為期 9 個月的心理訓練計劃包括三個為期 3 個月的課程,每個課程旨在使用西方和遠東的心理練習來訓練特定的技能領域。重點要不是注意力和正念因素,不然就是同情心和感激之類的社會情感技能,或者是所謂的社會認知技能,特別是對自己和他人想法的看法的能力。三組約 80 名參與者分別以不同的順序完成了培訓模組。培訓持續了長達九個月,每週 6 天,每天 30 分鐘。

更少的壓力,更少的皮質醇

它確實證實:經過六個月的訓練,受試者頭髮中的皮質醇含量顯著下降,平均下降了 25%在前三個月,最初看到了輕微的影響,在接下來的三個月中有所增加。後三分之一,集中度保持在較低濃度。因此,研究人員假設只有足夠長的訓練才能達到預期的減壓效果。效果似乎並不取決於培訓的內容。因此,所研究的幾種心理方法可能在改善人們面對慢性日常壓力的方式方面同樣有效。

在 ReSource 項目的早期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相同的樣本研究了訓練對處理急性壓力情況的影響。在這項研究中,參與者被置於壓力很大的工作面試中,並且必須在觀察下解決困難的數學問題。結果發現,接受過社會認知或社會影響訓練的人在壓力下釋放的皮質醇比未接受過訓練的人少 51%。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沒有測量受試者頭髮中皮質醇的含量,而是測量了他們唾液中的皮質醇急性突增。總體而言,研究人員得出結論,靜坐可以改善對急性特別緊張的社交情況以及慢性日常壓力的處理。

“全世界有許多疾病,包括憂鬱症,都與長期壓力直接或間接相關,”普爾曼解釋說。“我們需要努力以預防方式抵消慢性壓力的影響。我們的研究使用生理測量來證明,即使是健康人,基於靜坐的訓練干預也可以減輕總體壓力程度。”

鄭醫師補充:

不管是心血管疾病或是糖尿病或是憂鬱症,在許多研究文獻上,都可以看到與壓力賀爾蒙,也就是腎上腺皮質醇升高有關,任何能降低壓力賀爾蒙的作為,皆有助於身體減壓,降低相關疾患的罹病率。這項德國研究直接以壓力賀爾蒙當指標,證實靜坐確實可以減壓,讓健康的生活型態多了一個重要的選項。一般而言,壓力賀爾蒙可透過唾液或血液來檢測,過高或過低都代表有問題,一旦發現異常,不妨透過整合醫學的建議來直接降壓,落實預防醫學的目標,防患於未然。

 

 

參考文獻:

Lara M.C. Puhlmann, Pascal Vrtička, Roman Linz, Tobias Stalder, Clemens Kirschbaum, Veronika Engert, Tania Singer. Contemplative Mental Training Reduces Hair Glucocorticoid Levels i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Psychosomatic Medicine, 2021; 83 (8): 894 DOI: 10.1097/PSY.000000000000097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自包括 UT 西南醫學中心在內的四個著名糖尿病研究中心的國際專家小組回顧了當前的文獻,並建議對 2 型糖尿病的治療進行關鍵改變,首先應聚焦肥胖,然後關注血糖控制。

“眾所周知,肥胖會導致糖尿病的進展。新的治療建議是,治療 2 型糖尿病的首要是治療肥胖,而不是專注於降低血糖,”第一作者 Ildiko Lingvay 說。 , MD, MPH, MSCS, UT Southwestern 內科和人口與數據科學教授,被評為全美 25 家糖尿病和內分泌護理醫院之一。

研究人員表示,體重下降 15% 或更多可以改善 2 型糖尿病的疾病,這是任何其他降血糖干預都無法實現的結果他們指出,新的重點將需要更新當前的治療指南並提供重要的提供者教育。該小組的建議發表在《柳葉刀》上,並在歐洲糖尿病研究協會會議上提出。

目前治療糖尿病的方法依賴於 1980 年代的臨床研究,該研究發現降低血糖會減少該疾病的併發症。Lingvay 博士說,這些早期結果支持將血糖作為關鍵目標。

這種方法的問題在於,它沒有解決核心問題,也沒有提供逆轉疾病的機會,”德克薩斯州西南部內分泌科積極的臨床研究項目負責人 Lingvay 博士說。我們建議採用積極主動的方法。讓我們解決疾病的原因——肥胖。”

這一最新發現與 Lingvay 博士職涯一路下來的努力相關,即探索為 2 型糖尿病患者提供最有效臨床護理的最佳方法。作為 2005 年的早期職業教員,Lingvay 博士參加了 UT Southwestern 的第一期臨床和轉化研究學者計劃,這是一個嚴格的多年期計劃,專為臨床研究人員和初級講師而設計,他們有望獲得校外資助和他們對成為獨立資助的調查員表現出極大的希望。她繼續獲得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職業發展獎,以研究胰臟三酸甘油脂積累在 β 細胞衰竭和 2 型糖尿病中的作用。

根據美國糖尿病協會的說法,2 型糖尿病是一種由肥胖或新陳代謝異常引起的進行性疾病。超過 10% 的美國人口被診斷出患有糖尿病,並且每年有 150 萬人被診斷出患有糖尿病。

減肥手術對肥胖患者有效,但並非所有患者都可以使用此選項。“很難實現持續的體重減輕。大多數生活型態干預會導致體重在六個月內逐漸減輕,然後在一到三年內達到平穩狀態,體重會回升,”林維博士補充道。“新的減肥藥物和正在研發中的藥物將幫助患者長期成功控制體重。”

研究人員還強調了倡導支持治療肥胖症和糖尿病的保險範圍以及致力於公共衛生以增加獲得護理的機會並減少差異的重要性。

鄭醫師補充:

這邊提到的體重控制,最好能以生活型態干預及調整協助患者,透過飲食、營養及運動等等相關幫助體重控制的環節,有效幫助體重下降,直接逆轉糖尿病體質,進而也幫助血糖穩定最好。而藥物是否介入最好由專業視情況來評估何時才是適當時機。體重降低,附加價值是身體功能回復(提高及代謝胰島細胞恢復活性等等),遠比單純用藥控制血糖更重要,這才是糖尿病(尤其是初期)根治之道。

參考文獻:

Ildiko Lingvay, Priya Sumithran, Ricardo V Cohen, Carel W le Roux. Obesity management as a primary treatment goal for type 2 diabetes: time to reframe the conversationThe Lancet, 2021; DOI: 10.1016/S0140-6736(21)01919-X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肯特大學和雷丁大學領導的新研究發現,食用水果和蔬菜以及鍛鍊可以提高幸福感。

雖然生活方式與幸福之間的聯繫先前已被記錄並經常用於公共衛生的推行,以鼓勵更健康的飲食和鍛鍊,但《幸福研究期刊》(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發表的新發現發現,生活型態與生活滿意度之間也存在正向的因果關係。

這項研究首次揭露了幸福感、水果和蔬菜的攝取以及鍛鍊之間是真的相關,而不是概括性的關連。研究人員 Adelina Gschwandtner 博士(肯特大學經濟學院)、Sarah Jewell 博士和 Uma Kambhampati 教授(均來自雷丁大學經濟學院)使用可變的工具過濾掉從幸福到生活型態的任何影響。結果發現,使人們更快樂的是食用水果和蔬菜以及鍛鍊身體

研究結果證實,個人延遲滿足和應用自我控制的能力在影響生活型態決定方面扮演重要作用,而這反過來又對幸福感產生積極影響。研究還發現,男性似乎鍛鍊得更多,而女性則多吃水果和蔬菜。

眾所周知,生活方式疾病是全球健康不良和死亡的主要原因,而英國是歐洲肥胖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因此這些發現可能對公共衛生政策產生重大影響。

Gschwandtner 博士說:“有助於計劃自我強化長期目標的行為推動可能對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特別有幫助。如果更好的生活方式不僅讓我們更健康而且更快樂,那麼這顯然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Kambhampati 教授說:“近年來,人們選擇更健康的生活方式發生了更大的轉變。確定多吃水果和蔬菜以及鍛鍊可以增加幸福感並提供健康益處是一項重大進展。這也可能證明對周圍環境和永續的政策活動有用。

鄭醫師補充:

無疑地,如果有心,男性比較喜歡運動,女性藉由健康飲食來幫助健康及提昇心情,身體健康與否也和幸福感息息相關。身體不健康,很難感覺幸福感,無庸置疑。這篇結合運動及健康飲食來提升健康及幸福感的研究,就是典型生活型態對預防保健有直接影響的最佳典範。

參考文獻:

Adelina Gschwandtner, Sarah Jewell, Uma S. Kambhampati. Lifestyle and Life Satisfaction: The Role of Delayed Gratification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 2021; DOI: 10.1007/s10902-021-00440-y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的統計數據顯示,超過 40% 的美國成年人患有肥胖症,使他們患心臟病、中風、2 型糖尿病和某些類型的癌症的風險更高。美國農業部的《2020-2025 年美國人膳食指南》進一步告訴我們,減肥“需要成年人減少從食物和飲料中獲取的卡路里數量,並透過體能活動增加所消耗的熱量。”

這種體重管理方法基於具有百年曆史的能量平衡模型,該模型指出,體重增加是由於消耗的能量多於消耗的能量。在當今世界,周圍環繞著美味可口、大量銷售、廉價的加工食品,人們很容易攝入比他們需要的更多的卡路里,如今久坐不動的生活方式進一步加劇了這種不平衡。根據這種想法,暴飲暴食,加上身體活動不足,正在推動肥胖症的流行。另一方面,儘管幾十年來的公共衛生資訊都在勸告人們少吃多運動,但肥胖和肥胖相關疾病的發病率一直在穩定增加。

發表在《美國臨床營養學雜誌》上的觀點“碳水化合物-胰島素模型:肥胖流行病的生理學觀點”的作者指出了能量平衡模型的根本缺陷,認為另一種模型,即碳水化合物-胰島素模型,更好地解釋了肥胖和體重增加。此外,碳水化合物-胰島素模型為更有效、更持久的體重管理策略點出方向。

根據主要作者、波士頓兒童醫院內分泌學家、哈佛醫學院教授大衛路德維希博士的說法,能量平衡模型並不能幫助我們理解體重增加的生物因素:“例如,在身高快速增加期間,青少年可能會增加“每天攝入1000卡路里的食物。但是他們的多吃會導致身高突然增加還是身高突然增加導致青少年飢餓和多吃?”

與能量平衡模型相反,碳水化合物-胰島素模型大膽地宣稱:多吃不是肥胖的主要原因。相反,碳水化合物 - 胰島素模型將當前的肥胖流行歸咎於現代飲食模式,其特徵是過度食用高血糖負荷的食物:特別是加工過的、可快速消化的碳水化合物。這些食物會引起荷爾蒙反應,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新陳代謝,導致脂肪儲存、體重增加和肥胖。

當我們吃高度加工的碳水化合物時,身體會增加胰島素分泌並抑制昇糖激素分泌。反過來,這會向脂肪細胞發出信號以儲存更多卡路里,從而減少可用於為肌肉和其他代謝活躍組織提供能量的卡路里。大腦認為身體沒有獲得足夠的能量,這反過來又會導致飢餓感。此外,在身體試圖節省燃料時,新陳代謝可能會減慢。因此,即使我們繼續獲得多餘的脂肪,我們也容易有飢餓感。

了解肥胖流行,我們不僅需要考慮我們吃了多少,還需要考慮我們吃的食物如何影響我們的荷爾蒙和新陳代謝。能量平衡模型斷言所有卡路里對身體來說都是相似的,因此忽略了這個難題的關鍵部分。

雖然碳水化合物 - 胰島素模型並不新鮮——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1900 年代初——美國臨床營養學雜誌的觀點是迄今為止該模型最全面的表述,由 17 位國際公認的科學家、臨床研究人員組成的團隊撰寫和公共衛生專家。總的來說,他們總結了支持碳水化合物-胰島素模型的越來越多的證據。此外,作者還確定了一系列可檢驗的假設,以區分這兩種模型以指導未來的研究。

採用碳水化合物-胰島素模型而不是能量平衡模型對體重管理和肥胖症治療具有根本性的影響。碳水化合物 - 胰島素模型不是敦促人們少吃,這種策略從長遠來看通常不會奏效,而是提出了另一條更關注我們吃的東西的途徑。根據路德維希博士的說法,“在低脂飲食時代,減少對食物供應充斥的可快速消化的碳水化合物的消耗會減少儲存身體脂肪的潛在動力。因此,人們得以減輕飢餓感及掙扎的情況下而減輕體重。”

作者承認,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最終測試這兩種模型,也許還需要生成更適合證據的新模型。為此,他們呼籲進行建設性的討論和“具有不同觀點的科學家之間的合作,以在嚴格和公正的研究中檢驗預測”。

鄭醫師補充:

與其斤斤計較卡路里,還不如把焦點放在飲食內容。因為吃錯東西,會導致身體胰島素釋放錯誤訊號,讓身體誤以為卡路里攝取不足而吃更多,而且更累,身體代謝下降更不想動,一步步走向肥胖的惡性循環而難脫身。

參考文獻:

 

  1. David S Ludwig, Louis J Aronne, Arne Astrup, Rafael de Cabo, Lewis C Cantley, Mark I Friedman, Steven B Heymsfield, James D Johnson, Janet C King, Ronald M Krauss, Daniel E Lieberman, Gary Taubes, Jeff S Volek, Eric C Westman, Walter C Willett, William S Yancy, Cara B Ebbeling. The carbohydrate-insulin model: a physiological perspective on the obesity pandemic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21; DOI: 10.1093/ajcn/nqab27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及其合作者的一項新研究發現,每天吃一個酪梨可以幫助女性重新分配腹部脂肪,使其更健康。

105 名超重和肥胖的成年人參加了一項隨機對照試驗,該試驗每天在一餐中,將酪梨作為日常膳食的一部分食用的女性,持續 12 週,結果顯示腹部深層內臟脂肪減少。

在伊利諾伊州運動機能學和社區健康教授奈曼汗的帶領下,研究人員在營養學期刊上發表了由哈斯酪梨委員會資助的研究

“我們的目標不是減肥;我們有興趣了解吃酪梨對個人儲存身體脂肪的方式有何影響。脂肪在體內的位置對健康有重要作用,”奈曼汗說。

“在腹部,有兩種脂肪:堆積在皮膚下方的脂肪,稱為皮下脂肪,以及堆積在腹部深處的脂肪,稱為內臟脂肪,圍繞內臟。比例較高的個體更深的內臟脂肪往往有更高的糖尿病罹患風險。所以我們有興趣確定皮下脂肪與內臟脂肪的比例是否會隨著酪梨的攝取而改變,”他說。

參與者被分為兩組。一組接受含有新鮮酪梨的膳食,而另一組接受含有幾乎相同成分和相似卡路里但不含酪梨的膳食。

在 12 週的開始和結束時,研究人員測量了參與者的腹部脂肪和他們的葡萄糖耐受度,這是一種代謝指標和糖尿病標誌物。

每天食用酪梨作為膳食的一部分的女性參與者減少了內臟腹部脂肪——與高風險相關的難以代謝的脂肪——並且發現內臟脂肪與皮下脂肪的比率降低,代表脂肪從器官中重新分佈。然而,男性的脂肪分佈沒有變化,男性和女性的葡萄糖耐受性都沒有改善。

“雖然每天食用酪梨並沒有改變葡萄糖耐受性,但我們了解到,每天吃酪梨的飲食模式會影響個體以有益於健康的方式儲存體脂肪的方式,但好處主要是女性,”奈曼汗說。“重要的是要證明飲食干預可以調節脂肪分佈。了解到這種益處僅在女性身上較明顯,這告訴我們一些關於飲食干預反應中發揮作用的潛力。”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希望進行一項後續研究,為參與者提供他們所有的日常膳食,並查看腸道健康和身體健康的其他標誌物,以更全面地了解食用酪梨對代謝的影響,並確定是否在兩性之間存在差異。

“我們的研究不僅揭露了每日食用酪梨對不同性別脂肪分佈類型的益處,還為我們開展進一步研究以了解酪梨對身體脂肪和健康的全面影響奠定了基礎,”該研究的合著者、倫敦羅漢普頓大學人類新陳代謝教授理查德·麥肯齊 (Richard Mackenzie)說。

“通過進一步研究,我們將能夠更清楚地了解哪些類型的人將從將酪梨納入他們的飲食中受益最大,並為醫療保健顧問提供有價值的數據,為患者提供有關如何減少脂肪儲存和糖尿病的潛在危險,”麥肯齊說。

佛羅里達大學和東伊利諾伊大學的研究人員也參與了這項工作。

參考文獻:

Naiman A Khan, Caitlyn G Edwards, Sharon V Thompson, Bridget A Hannon, Sarah K Burke, Anne D M Walk, Richard W A Mackenzie, Ginger E Reeser, Barbara H Fiese, Nicholas A Burd, Hannah D Holscher. Avocado Consumption, Abdominal Adiposity, and Oral Glucose Tolerance Among Persons with Overweight and Obesity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2021; 151 (9): 2513 DOI: 10.1093/jn/nxab18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在匆忙時健忘或犯錯,密西根州立大學的一項迄今為止同類研究中規模最大的新研究發現靜坐可以幫助你減少出錯的可能性。

這項發表在《腦科學》上的研究測試了開放式監控靜坐——在一個人心靈和身體開展的靜坐聚焦(覺察)於(當下)感覺、想法或感知——可以透過這種方法來改變大腦的活動進而提高錯誤鑑別的能力。

“人們對靜坐和正念的興趣超過了科學能驗證的效果和好處,”密歇根州立大學心理學博士候選人和研究合著者傑夫林說。“但令我驚訝的是,我們能夠看到一次引導式靜坐(guided meditation)會如何改變沒有靜坐習慣者的大腦活動。”

研究結果證實,不同形式的靜坐可以產生不同的神經認知效果,林解釋說,而關於開放式監控靜坐如何影響錯誤識別的研究很少。

“某些形式的靜坐讓你專注於一個單一的對象,通常是你的呼吸,但開放式監控靜坐有點不同,”林說。“它讓你把觀照轉向自己身體及心靈中發生的一切。目標是安靜地坐著,密切關注心靈的活動,而不會被風景所吸引(覺察而不被帶走)。”

林和他的密西根州立大學協同研究員——威廉·埃克爾、凌鵬和傑森·莫澤——招募了 200 多名參與者來測試開放式監控靜坐如何影響人們發現和應對錯誤的方式。

之前從未靜坐過的參與者接受了 20 分鐘的開放式監控靜坐練習,而研究人員則通過腦電圖或 EEG 測量大腦活動。然後,他們完成了計算機化的電腦化分散測試。

“腦電圖可以在毫秒級測量大腦活動,因此與正確反應相比,我們在錯誤發生後立即獲得了精確的神經活動測量,”林說。“在稱為錯誤陽性的錯誤之後大約半秒會出現某種神經訊號,這與有意識的錯誤鑑別有關。我們發現,相對於對照組,冥想者的這種訊號強度有所增加。”

雖然靜坐者的實際任務表現(actual task performance)沒有立即改善,但研究人員的發現為了解持續靜坐的潛力提供了一個有希望的窗口。

“這些發現有力地證明了只需 20 分鐘的靜坐就可以增強大腦檢測和注意錯誤的能力,”莫澤說。“這讓我們對正念靜坐對於當下的表現和日常功能的真正能力更有信心。”

雖然近年來靜坐和正念引起了主流興趣,但林是少數採用神經科學方法評估其心理和表現影響的研究人員之一。

展望未來,林說,下一階段的研究將包括更廣泛的參與者,測試不同形式的靜坐,並確定大腦活動的變化是否可以通過更長期的練習轉化為行為變化。

“很高興看到公眾對正念的熱情,但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以了解它可以帶來的好處,同樣重要的是,它實際上是如何工作的,”林說。“現在是我們開始通過更嚴格的視角來看待它的時候了。”

鄭醫師補充:

好的靜坐可以帶來放鬆的專注,察覺周遭的環境做更快更直接的處理與應對,這項研究很有趣,建議有興趣的人不妨多利用自己適合的靜坐方式來幫助自己適時放鬆,謀靜而後動。

參考文獻:

Lin, Eckerle, Peng, Moser. On Variation in Mindfulness Training: A Multimodal Study of Brief Open Monitoring Meditation on Error MonitoringBrain Sciences, 2019; 9 (9): 226 DOI: 10.3390/brainsci9090226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的研究表明,覺得休閒是一種浪費和無意義的感覺可能會導致幸福感降低,壓力感和憂鬱程度更高。

在一系列研究中,研究人員檢查了現代社會一個共同信念的影響:生產力是最終目標,如果你只是為了玩樂,那是浪費時間。

該研究的合著者、俄亥俄州立大學費舍爾商學院營銷學副教授塞林馬爾科克說,最強烈同意這一信念的人不僅享受休閒的時間更少,而且心理健康狀況也較差。

馬爾科克說:“有大量研究證實,休閒對心理健康有益,它可以使我們更有效率並減輕壓力。”

“但我們發現,如果人們開始相信休閒是一種浪費,他們最終可能會更加沮喪和壓力更大。”

一個好的方面:如果休閒是更大目標的一部分,而不是目的本身,那麼一些持懷疑態度的人就可以享受有趣的活動。

研究合著者、俄亥俄州立大學營銷學教授麗貝卡·雷澤克 (Rebecca Reczek) 說:“如果休閒可以被定義為具有某種富有成效的目標,那麼認為休閒是浪費的人也會得到一些同樣的好處。”

該研究於 2021 年 8 月 21 日在線發表在《實驗社會心理學雜誌》(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上

在一項研究中,199 名大學生評估了他們享受各種休閒活動的程度,並完成了衡量他們幸福、憂鬱、焦慮和壓力程度的評估。

他們還被問及他們對五項評估他們認為休閒為一種浪費程度的陳述的同意程度(例如“花在休閒活動上的時間通常是浪費時間”。)

結果發現,參與者越認為休閒是浪費,他們就越不喜歡休閒活動。

無論休閒活動是主動的(鍛鍊)還是被動的(看電視)、社交的(與朋友一起出去玩)還是單獨的(靜坐),都是如此。

此外,他們越認為休閒是浪費,他們的幸福感就越低,而憂鬱、焦慮和壓力的程度就越高。

在一項研究中,302 名在線參與者被問及他們在 2019 年假期後幾天慶祝萬聖節做了什麼。他們可以選擇的一些活動本身就很有趣,比如參加聚會。其他人則服務於更大的目標,例如帶您的孩子出去搗蛋。

參與者被要求評價他們對萬聖節體驗的享受程度。

結果證實,那些認為休閒更浪費的人報告說,他們不太喜歡參加聚會等只是為了娛樂的活動。

研究報告的合著者加布里埃拉·托尼托 (Gabriela Tonietto) 說:“但是,那些參加了履行職責的有趣活動的人,比如和孩子一起搗蛋,並沒有看到他們享受萬聖節的程度有多大減少。”羅格斯商學院。

對休閒的負面看法不僅僅是美國的問題。一項比較美國、印度和法國人的研究發現,與美國和印度人相比,法國人認為休閒是浪費的可能性較小——這與文化刻板印象一致。但對於那些不屑於休閒的法國人來說,負面影響是一樣的。

“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社會中,到處都有人聽到關於忙碌和高效的重要性的相同資訊,”雷切克說。

“一旦你相信這一點,並內化休閒是一種浪費的信息,我們的研究結果提醒,無論你住在哪裡,你都會變得更加沮喪和不快樂。”

研究人員對休閒的負面看法如何影響享受任何有趣的東西感到震驚,無論情況如何或休閒活動有多短。

在一項研究中,大學生參與者被要求在實驗的其他部分中間觀看一段簡短的逗貓視頻。有些人事先閱讀了一些文章,這些文章吹捧休閒是一種緩解壓力和增加活力的方式。即便如此,同樣的影響仍然存在。

“這些學生是來實驗室回答調查的,這可能很無聊。在此期間,我們給他們提供了一段有趣的視頻供他們觀看,你會認為這將是一個不錯的休息時間——即便如此,一些參與者也沒有享受到休閒,”馬爾科克說。

“他們無法更有效地利用時間。我們讓他們從其他更無聊的活動中得到休息。然而,那些認為休閒是浪費的人並不認為觀看視頻像其他人一樣有趣。”

研究證實,改變人們對休閒價值的信念並不容易。研究人員說,因此可能需要一種不同的方法。

對於那些認為休閒是浪費的人來說,“思考個人休閒活動可以有效地幫助他們的長期目標的達成這樣的方式可能會有所幫助,”托尼託說。

換句話說,將每項休閒活動與您想要完成的事情聯繫起來,她說。

“想辦法讓有趣的活動成為你生活中更大目標的一部分,”馬爾科克補充道。“想想休閒是可以提高效率、有幫助及有用的。”

鄭醫師補充:

還記得大學時代,每每到星期三下午,在網球場上身為當時校隊的我,經常看到一位骨科主任認真打球的身影,有一天經不起自己的好奇心,詢問這位學長為何要如此認真拼命的擊球?他的回答正好與這篇研究的結果相符:每天開會、開刀、看門診及做研究,如果沒有這樣的休閒,我會瘋掉。

一直以來,我不斷地提醒大家正常的定義:能夠工作、休閒與愛(愛人及被愛)這便算正常也比較能維持正常。

參考文獻:

Gabriela N. Tonietto, Selin A. Malkoc, Rebecca Walker Reczek, Michael I. Norton. Viewing leisure as wasteful undermines enjoyment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21; 97: 104198 DOI: 10.1016/j.jesp.2021.10419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脂肪可以像流汗一樣從皮膚排出!美研究人員開發出新減肥療法

 

老鼠通過皮膚分泌粘液

當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研究人員開始尋找治療第二型糖尿病的方法時,他們偶然發現了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減肥療法。

研究人員在《科學》(Science)雜誌上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描述了他們這項新結果,在論文當中,他們對一組實驗室老鼠應用了一種治療方法以對抗第二型糖尿病,而實驗結果出乎意料,老鼠竟開始通過皮膚分泌粘液。

「它們在光線下閃閃發光。」作者賓夕法尼亞大學副教授Taku Kambayashi在接受Inverse採訪時表示:「那些接受了TSLP治療的老鼠總是閃閃發亮,當時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這種物質完全包圍了動物,當研究人員分析它時,他們發現它實際上竟是脂肪,這種療法使老鼠直接通過皮膚排出脂肪。

胸腺基質淋巴生成素

胸腺基質淋巴生成素(Thymic Stromal Lymphopoietin, TSLP)是免疫系統內的一種蛋白激素(Cytokine),許多醫學研究證實這種激素與氣喘和其他過敏性疾病有關。研究團隊原本想觀察 TSLP 與免疫系統中第二型免疫細胞(Type 2 Immune Cells)和調節 T 細胞(Regulatory T Cells)之間的互動,來研究使用這種激素治療第二型糖尿病的可能性,但卻意外發現 TSLP 和脂肪分泌的關聯。

Taku Kambayashi 博士表示:「這項研究結果完全超出預料之外,原本我們並不認為 TSLP 與肥胖會有直接的關聯。」他們在實驗中使用體重過重的老鼠,觀察 TSLP 控制是否能在不影響老鼠體重的狀況下,改善第二型糖尿病的症狀,而在實驗中,發現老鼠毛皮出現異常油亮的情形,而且短短的 28 天內,實驗鼠體重就從過重的 45 公克降到正常範圍的 25 公克,且連內臟脂肪和脂肪肝的指數也都下降到健康範圍。

體內脂肪便從皮膚如流汗般排出

透過分析毛皮上的油脂成分,證實了是老鼠體內的多餘脂肪,是由於 TSLP 刺激皮脂線,使皮脂細胞大量分泌油質,體內脂肪便從皮膚表面如流汗般的排出。團隊也表示,實驗中老鼠的脂肪降低,並沒有影響老鼠的食量和活動情形,成功減重的實驗鼠與控制組的老鼠在健康指數跟活動表現上面並沒有差異。

為了證實 TSLP 與皮脂細胞之間的連動,是否可在人體上重現,團隊特地從公開基因資料庫取得大量人體皮脂細胞樣本進行實驗,發現 TSLP 與人體皮脂細胞間的互動,與老鼠實驗結果相同,因此研究團隊將繼續進行 TSLP 與人體的相關實驗,期望盡快開發出減重與皮脂腺異常疾病的治療方式,若這項新療法能夠成功,或許真的會出現無痛減肥法來解決大部分人類的煩惱。

鄭醫師補充:

如果這樣簡單又直接的減重療法在人體試驗上也同樣奏效又安全的話,那麼可以預見的,減重將不是累人、吃力又難以討好的事了。期待這樣的療法可以早日通過人體實驗面世,造福需要體重控制的族群,快速安全幫助身材體重達標!

參考原文報導來源:

https://www.iflscience.com/health-and-medicine/weight-loss-therapy-accidentally-discovered-after-mice-start-sweating-fat-from-their-skin/

參考文獻:

Thymic stromal lymphopoietin induces adipose loss through sebum hypersecretion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儘管大腦老化或出現神經病理學變化(例如阿茲海默症),但成年期的支持性社交互動對於避免認知衰退的能力很重要。

在 8 月 16 日發表在JAMA Network Open 上的研究中,研究人員觀察到,只要有人在大部分時間或所有時間都可以在您需要交談時傾聽您的意見,就可以提高認知彈性(resilience)——這是衡量您的大腦的功能比大腦中身體衰老或疾病相關變化的預期更好,許多神經學家認為,這可以通過從事精神刺激活動(動腦)、體能鍛鍊和積極的社交互動來提高。

“我們認為認知彈性是大腦衰老和疾病影響的緩衝,”紐約大學格羅斯曼醫學院神經病學助理教授、紐約大學格羅斯曼醫學院神經病學助理教授、醫學博士 Joel Salinas 說。“這項研究增加了越來越多的證據證實人們可以為自己或他們最關心的人採取措施,以減緩認知老化或預防阿茲海默症症狀發展的機率——這就是全部,更重要的是,我們仍然沒有治愈這種疾病的方法。”

估計有 500 萬美國人患有阿茲海默症,這是一種進行性疾病,主要影響 65 歲以上的人,並干擾記憶、語言、決策和獨立生活的能力。薩利納斯說,雖然這種疾病通常影響老年人口,但這項研究的結果證實,評估65 歲以下的人將從他們的社會支持中受益。對於腦容量每下降一個單位,40 多歲和 50 多歲的傾聽者可用性低的人的認知年齡比傾聽者可用性高的人老 4 歲。

“這四年非常寶貴。當我們年紀大了很多時候,我們經常考慮如何保護我們的大腦健康,幾十年前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時間來建立和維持大腦健康的習慣,”說薩利納斯。“但是今天,現在,你可以問問自己是否真的有人可以以支持的方式傾聽你的意見,並問你所愛的人同樣的問題。採取這個簡單的行動會啟動這個過程,讓你最終獲得更好的機會擁有長期的大腦健康和最好的生活質量。”

Salinas 還建議醫生考慮將這個問題添加到患者訪談的標準社交資訊部分:詢問患者是否有機會在他們需要交談時找到可以信賴的人傾聽他們的意見。“孤獨是優鬱症的眾多症狀之一,對患者的健康也有其他影響,”薩利納斯說。“這些關於一個人的社會關係和孤獨感的問題可以告訴你很多關於患者更廣泛的社會環境、他們未來的健康狀況以及他們在診間之外的真實情況。”

研究是如何進行的

研究人員使用了美國歷史最悠久、監測最嚴密的社區世代研究之一——弗雷明漢心臟研究 (FHS),作為他們研究的 2,171 名參與者的來源,平均年齡為 63 歲。 FHS 參與者自我報告的支持性社交互動的可用性,包括傾聽、良好的建議、愛和感情、與親近的人充分接觸以及情感支持。

研究參與者的認知彈性被測量為總腦容量對整體認知的相對影響,使用 MRI 掃描和神經心理學評估作為 FHS 的一部分。較低的腦容量往往與較低的認知功能相關,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檢查了個體形式的社會支持對腦容量和認知能力之間關係的影響。

相對於他們的總腦容量,擁有一種特定形式的社會支持的個體的認知功能更高。這種社會支持的關鍵形式是傾聽者的可用性,它與更大的認知彈性高度相關。

研究人員指出,對個體社會互動的進一步研究可能會增進對將心理社會因素與大腦健康聯繫起來的生物學機制的理解。“雖然我們對傾聽者的可用性和大腦健康等心理社會因素之間的特定生物學途徑仍有很多不了解,但這項研究提供了一些具體的生物學原因的線索,為什麼我們都應該尋找好的傾聽者並自己成為更好的傾聽者, “薩利納斯說。

除了薩利納斯之外,波士頓大學醫學院、哈佛醫學院、麻州總醫院麥坎斯腦健康中心、莫納什大學特納腦與心理健康研究所、哈佛 TH Chan 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人員,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和德克薩斯大學聖安東尼奧健康科學中心的格倫比格斯阿茲海默症和神經退化性疾​​病研究所也參與了這項研究。

鄭醫師補充:

好的傾聽者,讓傾訴的人有安全感,進而減壓,長期壓力會導致認知功能下降,增加特定區域腦萎縮的風險,這部分已有不少研究背書。願大家生活中,都有好的傾聽者,自己也可以當好的傾聽者,彼此扶持,讓生活減壓更圓滿。

參考文獻:

Joel Salinas et al. Association of Social Support With Brain Volume and CognitionJAMA Netw Open, 2021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1.2112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大多數人都記得曾經我們可以吃任何我們想吃的東西而不會增加體重。但是一項新的研究發現,你的新陳代謝,即你燃燒卡路里的速度不可避免地開始下降,實際上比你想像的要早得多。研究結果發表在《科學》)(Science)期刊上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生命的各個階段都會發生很多生理變化,例如青春期和更年期。奇怪的是,我們‘代謝生命階段’的時間似乎與我們與成長和變老標記不符,聯繫不在一起,”研究合著者、彭寧頓生物醫學研究中心核心和資源副執行董事詹妮弗·魯德博士說。

四名 Pennington 生物醫學研究人員是一個國際科學家團隊的成員,他們分析了 6,600 多人在日常生活中消耗的平均卡路里。參與者的年齡從一周大到 95 歲不等,他們住在 29 個不同的國家。其他 Pennington 生物醫學科學家是 Peter Katzmarzyk 博士,人口與公共衛生科學副執行主任;Corby Martin,博士,攝取行為實驗室教授兼主任;和 Eric Ravussin 博士,臨床科學副執行董事。

之前的大多數大規模研究都測量了身體用於基本生命功能(呼吸、消化和輸送血液)所需的能量,也就是維持生命所需的卡路里。但基本功能只占我們每天燃燒卡路里的 50% 到 70%。它們不包括我們花在做其他事情上的精力:洗碗、遛狗、在健身房揮汗如雨,甚至只是思考或坐立不安

為了得出每日總能量消耗的數字,研究人員轉向了“雙重標註水量”( doubly labeled water)方法。這是一種尿液測試,涉及讓一個人喝水,其中水分子中的氫和氧已被自然發生的“加重”形式所取代,然後測量它們被沖洗掉的速度。

自 1980 年代以來,科學家們已經使用該技術——被認為是測量實驗室外正常日常生活中每日能量消耗的黃金標準——來測量人類的能量消耗。但由於成本原因,以前的研究在規模和範圍上受到限制。為了解決這個限制,多個實驗室在一個數據庫中共享他們的數據,看看他們是否可以梳理出隱藏或僅在以前的研究中暗示過的真相。

匯集和分析整個生命週期中的能量消耗揭示了一些驚喜。

“有些人認為他們的 10 歲和 20 多歲是他們的卡路里燃燒潛力達到頂峰的年齡,”Katzmarzyk 博士說。“但研究發現,根據排名,嬰兒的代謝率最高。”

在生命的前 12 個月內,能量需求激增。到一歲生日時,嬰兒燃燒卡路里的速度比成人快 50%

這不僅僅是因為嬰兒在第一年忙於將他們的出生體重增加三倍。

“嬰兒生長迅速,這是影響的主要原因。但是,在你控制這一點之後,他們的能量消耗往往高於你對他們體型的預期,”馬丁博士說。

嬰兒爆發性的新陳代謝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在這個發育階段吃得不夠的兒童不太可能存活並成長為健康的成年人。

“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更好地了解嬰兒的新陳代謝。我們需要知道是什麼推動了更高的能量消耗,”馬丁博士說。

在嬰兒期最初的激增之後,一個人的新陳代謝每年會減慢 3% 左右,直到我們 20 多歲時,它會趨於新常態

令人驚訝的是,在研究人員將體型考慮在內後,青春期的快速增長並沒有導致每日卡路里需求的增加。另一個驚喜?人們的新陳代謝在 20 多歲到 50 多歲時最為穩定。懷孕期間的卡路里需求增長沒有超過預期。

研究結果證實,所謂的“中年發福”背後還有其他因素。

數據表明,我們的新陳代謝要到 60 歲以後才會真正開始下降。這種下降是漸進的,每年僅下降 0.7%。但是 90 多歲的人每天需要的卡路里比中年人少 26%

研究人員說,隨著年齡的增長,肌肉質量的減少可能是部分原因,因為肌肉比脂肪燃燒更多的卡路里。但這不是全部。

“我們考慮到了肌肉質量的減少。60 歲以後,一個人的細胞會減慢(新陳代謝),”Ravussin 博士說。

即使考慮到不同的活動程度,這些模式仍然存在。

衰老與許多其他生理變化密切相關,以至於很難分析是什麼驅動了能量消耗的變化。但新研究支持這樣一種觀點,即生活方式或身體成分的變化不僅僅是與年齡相關的變化

“這項研究提醒,工作細胞在生命週期中會以我們以前無法完全理解的方式發生變化。但是像我們合作的那樣的海量數據集讓我們能夠回答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博士說。拉武辛說。

這項研究得到了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 (BCS-1824466)、國際原子能機構、太陽日本山莊和 SERCON(Taiyo Nippon Sanso and SERCON) 的支持。

參考文獻:

Herman Pontzer et al. Daily energy expenditure through the human life courseScience, 2021 DOI: 10.1126/science.abe501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肯塔基大學醫學院和健康科學學院的一項新研究的結果增加了越來越多的證據,證實阻力運動對減脂有獨特的好處。

生理學系和肌肉生物學中心發表在FASEB 期刊上的研究發現,類似重訓的運動在分子層級上調節脂肪細胞的代謝。

小鼠和人類的研究結果發現,肌肉細胞在機械負荷時的反應會釋放稱為細胞外囊泡(extracellular vesicles )的顆粒,這些顆粒會指示脂肪細胞進入脂肪燃燒模式

細胞外囊泡最初被理解為細胞選擇性消除蛋白質、脂質和 RNA 的一種方式。最近,科學家們發現它們也在細胞間通訊中發揮作用。

英國生理學系的研究作者兼副教授 John McCarthy 博士說,這項研究為骨骼肌如何通過使用細胞外囊泡與其他組織進行交流增加了一個新的面向。

“據我們所知,這是首次證明重量訓練如何啟動脂肪組織的代謝適應,這對於確定全身代謝結果至關重要,”麥卡錫說。“重量訓練誘導的細胞外囊泡改善脂肪代謝的能力具有重要的臨床意義。”

McCarthy 的研究團隊由現在內布拉斯加大學的博士後 Ivan Vechetti 領導,與肌肉生物學中心合作,由 Joseph Hamburg Endowed 教授 Charlotte Peterson 博士領導。

本出版物中報告的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國家糖尿病、消化和腎臟疾病研究所的支持,獎勵號為 R01DK119619。

鄭醫師補充:

過去的研究或者是認知,皆認為重量訓練重點在增肌或維持肌肉量,有氧運動才是燃脂。但這項研究結果顛覆了過去的觀念,也提醒大家透過阻力訓練設法維持肌肉量甚至是提高肌肉量,是抗老、提高免疫力及減緩退化的關鍵。

參考文獻:

Ivan J. Vechetti, Bailey D. Peck, Yuan Wen, R. Grace Walton, Taylor R. Valentino, Alexander P. Alimov, Cory M. Dungan, Douglas W. Van Pelt, Ferdinand Walden, Björn Alkner, Charlotte A. Peterson, John J. McCarthy. Mechanical overload‐induced muscle‐derived extracellular vesicles promote adipose tissue lipolysisThe FASEB Journal, 2021; 35 (6) DOI: 10.1096/fj.202100242R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美跨國研究 腸道細菌影響社交行為

 

  
 
2021年7月14日 週三 下午1:19

 

成大、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跨國研究團隊發現,腸道共生細菌會影響血液中的壓力賀爾蒙,缺乏時,可能導致個體社交行為下降,研究成果榮登國際頂尖期刊自然,未來有望為相關疾病治療開闢新途徑。

 

科技部今天舉行研究成果線上記者會。成大醫學院生理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吳偉立團隊跟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生物及生物工程學院教授Sarkis Mazmanian團隊合作,揭開腸道細菌如何影響宿主社交行為的謎團,研究成果登上生命科學領域頂尖期刊自然(Nature)。

 

作為論文唯一第一作者與責任作者的吳偉立指出,社交行為對人類與動物來說是一項提供安全感、降低能量消耗的重要行為。學界過去就觀察到,完全無菌鼠(Germ-free mouse),也就是一生中身體沒存在任何細菌的小鼠,會出現社交行為下降以及低程度的類焦慮行為,但是背後機制少有人探索。

 

吳偉立用電影「腦筋急轉彎」比擬,研究者開始思考,「腸道中會不會有類似憂憂、樂樂這些不同角色的存在,進一步影響個體的喜怒哀樂?」

 

吳偉立指出,團隊在小鼠實驗中發現,腸道共生細菌會影響個體壓力,以小鼠身上作為壓力賀爾蒙指標的皮質酮為例,缺乏腸道細菌時,老鼠身上的皮質酮會不正常上升,導致腦部特定迴路受到活化,產生更多皮質酮,造成降低社交行為的結果。

 

團隊同時透過基因、藥物等多種方式,發現給予小鼠一種特定腸道細菌「糞腸球菌」,可能跟其他細菌作用,最後達到降低壓力賀爾蒙、增加社交行為。

 

吳偉立表示,未來團隊將持續投入系列研究,找出糞腸球菌究竟是透過何種方式來影響個體的壓力反應。科技部表示,研究成果可能對自閉症、思覺失調症、憂鬱症等疾病治療開啟新途徑。

 

吳偉立指出,社交行為下降的確可能跟很多疾病有關,未來或許可以更有效率篩選腸道細菌,了解細菌對壓力賀爾蒙或特定神經細胞的作用,「有機會跟疾病治療做連結,但仍有蠻長一段路要走」。

報導參考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E5%8F%B0%E7%BE%8E%E8%B7%A8%E5%9C%8B%E7%A0%94%E7%A9%B6-%E8%85%B8%E9%81%93%E7%B4%B0%E8%8F%8C%E5%BD%B1%E9%9F%BF%E7%A4%BE%E4%BA%A4%E8%A1%8C%E7%82%BA-051938588.html

鄭醫師補充:

腸道菌叢的健康與否,與壓力賀爾蒙濃度息息相關,許多腸道功能失衡的人,往往容易出現焦慮及憂鬱,這部分已有不少研究證實。而改善之道,就是要改善腸道菌叢失衡,進而降低當事人本人壓力狀態,讓身心恢復平衡。以功能醫學角度透過相關檢測來評估腸道菌叢失衡及透過相關營養改善處理,直接降低壓力賀爾蒙改善心理壓力的案例,比比皆是。

參考文獻:

Wu, WL., Adame, M.D., Liou, CW. et al. Microbiota regulate social behaviour via stress response neurons in the brain. Nature 595, 409–414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3669-y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倫敦國王學院精神病學、心理學和神經科學研究所 (IoPPN) 與利物浦大學和卡羅林斯卡學院合作的新研究表明,纖維肌痛症 ( fibromyalgia syndrome,簡稱FMS) 的許多症狀是由抗體引起的全身痛覺神經的活動。

結果證實,纖維肌痛症是一種免疫系統疾病,而不是目前認為它起源於大腦的觀點。

今天發表在《臨床調查期刊》(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上的這項研究發現,FMS 典型的疼痛敏感性增加、肌肉無力、活動減少和皮膚的小神經纖維數量減少都是患者抗體造成的。

研究人員將來自 FMS 患者的抗體注射給小鼠,並觀察到這些小鼠對壓力和寒冷的敏感性迅速增加,並且運動握力下降。相比之下,注射了健康人抗體的小鼠沒有受到影響,這證實患者的抗體會導致或至少是致病的主因。

此外,注射了纖維肌痛症抗體的小鼠在幾週後恢復了,此時抗體已從它們的系統中清除。這一發現有力地證明,降低患者抗體濃度的療法可能是有效的治療方法。此類療法已經用於治療由自身抗體引起的其他疾病。

來自 King's IoPPN 的這項研究的主要研究者 David Andersson 博士說:“這項研究的意義是深遠的。確定纖維肌痛症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將改變我們對這種情況的看法並應該為數百萬受影響的人提供更有效的治療鋪路. 我們的工作發現了一個全新的治療選擇領域,應該給纖維肌痛症患者帶來真正的希望

“我們對疾病的有限了解阻礙了之前對療法的探索。現在應該改變這種情況。FMS 的治療側重於溫和的有氧運動,以及旨在控制疼痛的藥物和心理療法,儘管這些已被證明對大多數患者無效,更留下了巨大的未滿足的臨床需求。”

目前的估計發現,全世界每 40 人中至少有 1 人受到 FMS 的影響(其中 80% 是女性),通常以全身疼痛、疲勞(通常稱為“纖維霧,fibro fog”)和情緒失調為特徵。它好發年紀在 25 至 55 歲之間,但兒童也可能發生。

該研究的主要臨床研究員、利物浦大學的 Andreas Goebel 博士說:“當我在英國開始這項研究時,我預計一些纖維肌痛症病例可能是自身免疫性的。但大衛的團隊在每位招募的患者中都發現了引起疼痛的抗體。結果提供了驚人的希望,即纖維肌痛症的無形的破壞性症狀將變得可以治療。”

參考文獻:

Andreas Goebel, Emerson Krock, Clive Gentry, Mathilde R. Israel, Alexandra Jurczak, Carlos Morado Urbina, Katalin Sandor, Nisha Vastani, Margot Maurer, Ulku Cuhadar, Serena Sensi, Yuki Nomura, Joana Menezes, Azar Baharpoor, Louisa Brieskorn, Angelica Sandström, Jeanette Tour, Diana Kadetoff, Lisbet Haglund, Eva Kosek, Stuart Bevan, Camilla I. Svensson, David A. Andersson. Passive transfer of fibromyalgia symptoms from patients to mice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2021; 131 (13) DOI: 10.1172/JCI144201

該研究的首席研究員、卡羅林斯卡研究所的卡米拉·斯文森教授說:“來自英國和瑞典這兩個不同國家的 FMS 患者的抗體給出了相似的結果,這為我們的研究結果增添了巨大的力量。下一步將是確定什麼症狀誘導抗體結合的因素。這不僅有助於我們開發新的 FMS 治療策略,而且有助於我們開發出血液的診斷檢查,而這些檢查目前還沒有。

Versus Arthritis 研究發現和創新負責人 Craig Bullock 博士說:“纖維肌痛症影響英國數百萬人,並對生活質量產生毀滅性影響。它會導致全身疼痛、疲勞、睡眠障礙和定期發作症狀變得更糟。

“纖維肌痛症是一種特別難以診斷和治療的疾病,因為其原因尚不清楚。這項研究證實,在人類血液中發現的抗體會導緻小鼠出現類似纖維肌痛症的症狀,這證明這些抗體在這種疾病至關緊要。進一步的研究是需要,但這為數百萬纖維肌痛症患者帶來了希望,即在相對不久的將來可以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