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不用藥物的治療 (4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項新的由克里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領導的研究結果發現,褪黑激素是一種調節睡眠-睡眠週期的激素,通常被用作非處方睡眠輔助藥物,它可能是COVID-19的可行治療選擇。

隨著COVID-19繼續在世界範圍內傳播,尤其是在某些新病例發生在稱為“秋季潮”(fall surge)期間上升的情況下,重新使用已經獲得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用於新治療目的的藥物,仍然是最有效和成本最低的治療或預防該疾病的有效方法。根據今天發表在《PLOS Biology》上的研究結果,萊納研究所(Lerner Research Institute )的研究人員開發了一種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用於識別可能用於COVID-19再利用的藥物,該研究發現褪黑素是有希望的候選藥物。

對來自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COVID-19註冊表的患者數據進行的分析還顯示,在調整了年齡,種族,種族,年齡和性別之後,褪黑激素的使用與SARS-CoV-2(導致COVID-19的病毒)呈陽性反應的可能性降低了近30%。吸煙史和各種疾病合併症。值得注意的是,在調整了相同變量後,非洲裔美國人對該病毒降低呈陽性反應的可能性從30%增加到52%。

克里夫蘭醫學中心基因組醫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鄭飛雄( Feixiong Cheng)博士說:“重要的是要注意,這些發現並不建議人們不諮詢醫師就直接開始服用褪黑激素。” “大規模的觀察性研究和隨機對照試驗對於驗證褪黑激素對COVID-19患者的臨床益處至關重要,而我們對這項研究中提出的關聯以及進一步探索它們的機會感到興奮。”

在這裡,研究人員利用來自克里夫蘭醫學中心患者的網路醫學方法學和大規模電子健康記錄來識別COVID-19與其他疾病之間常見的臨床表現和病理。具體來說,他們測量了宿主基因/蛋白質與那些與多種疾病類別(惡性腫瘤和自體免疫,心血管,代謝,神經疾病和肺部疾病)中的64種其他疾病相關性良好的基因之間的相關度,其中更高的可能性指出了病理關聯性更高的疾病。

他們發現,例如,與呼吸窘迫症候群和敗血症相關的蛋白質,是嚴重COVID-19患者死亡的兩個主要原因,與多種SARS-CoV-2蛋白高度相關。鄭博士解釋說:“然後,這向我們發出信號,說明一種已經被批准用於治療這些呼吸道疾病的藥物可能透過對那些共同的生物學靶標起作用而治療COVID-19,也具有一定的實用性。”

總體而言,他們確定自身免疫性疾病(例如,發炎性腸道疾病),肺部疾病(例如,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和肺纖維化)和神經系統疾病(例如,憂鬱症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顯示出與SARS-CoV-2的顯著網絡聯繫基因/蛋白質,並確定了34種藥物可重新使用,其中以褪黑激素為主。

“最近的研究發現,COVID-19是一種影響多種細胞類型,組織和器官的系統性疾病,因此了解病毒與其他疾病之間複雜的相互作用是了解COVID-19相關併發症和確定可重複使用藥物的關鍵,”鄭博士提到 “我們的研究提供了一種強大的,綜合性的網絡醫學策略,可以預測與COVID-19相關的疾病表現並促進尋找有效的治療方法。”

兩位科學家都是Cheng實驗室的數據科學家,數據科學家Yaday Zhou博士和博士後研究員Yuan Yuan Hou博士,是該研究的第一作者,該研究得到了美國國家研究所的部分支持。關於衰老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國家心臟,肺部和血液研究所。

克利夫蘭診所的萊納研究所主席Serpil Erzurum,醫學博士;醫學博士Lara Jehi,克利夫蘭診所首席研究聯絡員,克利夫蘭診所COVID-19註冊中心負責人;Reena Mehra,醫學博士 克利夫蘭診所神經病學研究所睡眠障礙研究主任;和基因組醫學研究所主席Charis Eng,MD,Ph.D.是這項研究的合著者。

參考文獻:

Yadi Zhou, Yuan Hou, Jiayu Shen, Reena Mehra, Asha Kallianpur, Daniel A. Culver, Michaela U. Gack, Samar Farha, Joe Zein, Suzy Comhair, Claudio Fiocchi, Thaddeus Stappenbeck, Timothy Chan, Charis Eng, Jae U. Jung, Lara Jehi, Serpil Erzurum, Feixiong Cheng. A network medicine approach to investigation and population-based validation of disease manifestations and drug repurposing for COVID-19PLOS Biology, 2020; 18 (11): e3000970 DOI: 10.1371/journal.pbio.300097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維也納MedUni藥理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格魯伯(Christian Gruber)領導的研究小組從甜菜根中分離了一種胜肽(小蛋白分子)。胜肽能夠抑制導致在體內特定酶分解的訊息分子。由於其特別穩定的分子結構和藥理特性,甜菜根胜肽可以是開發用於治療某些發炎性疾病例如神經退化性疾​​病和自體免疫性疾病的藥物的優秀候選者。

存在於甜菜根植物根中的屬於一組分子,植物尤其將其用作對害蟲例如細菌,病毒或昆蟲的化學防禦。“通過分析成千上萬的基因組數據,我們的團隊能夠定義許多新的富含半胱氨酸的胜肽,並在植物界進行系統發育分配。在此過程中,我們的注意力主要放在所謂的'蛋白酶抑製劑'的可能功能'。甜菜根胜肽因此可以抑制消化蛋白質的酶,”格魯伯解釋說。

甜菜根肽特異性抑制脯氨酰寡肽酶 prolyl oligopeptidase,簡稱POP),後者(POP)參與體內蛋白質激素的分解,因此能夠調節發炎反應。POP是針對神經退行性疾​​病和發炎疾病(例如阿茲海默氏病和多發性硬化症)的廣泛討論的藥物靶標。“這意味著,在未來的研究中,這組稱為'knottins'的植物胜肽,例如甜菜根中發現的那些,可能為治療這些疾病提供潛在的候選藥物。”

可以在商業甜菜根汁中檢測到肽

胜肽不僅存在於根莖類蔬菜中,而且還可以在市售甜菜根汁中檢測到-儘管濃度非常低。MedUni維也納藥理學家強調說:“儘管甜菜根被認為是一種非常健康的蔬菜,但希望通過定期食用甜菜根來預防失智症是不合理的。” “該胜肽僅以微小的量出現,目前尚不清楚它是否可以通過胃腸道來吸收。”

利用自然的藍圖

格魯伯實驗室進行的研究工作利用了利用自然界的藍圖開發候選藥物的想法。“我們正在搜索包含動植物遺傳信息的大型數據庫,對新型胜肽分子進行解碼並研究其結構,旨在通過酶或細胞受體(例如其中一種主要的藥物靶點,例如稱為G蛋白偶聯受體,原文為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s),最後在疾病模型中對其進行分析。” Gruber解釋說。為了獲得最佳的藥理特性,以天然產物為基礎,以稍微修飾的形式化學合成潛在的候選藥物,這個概念似乎很成功。

鄭醫師補充:

胜肽於自然食物來源不易取得,而且濃度或者成分不足,也無法用於治療。因此取得穩定及濃度充足的來源,才有機會用於身體保健甚至是疾病治療,提醒大家留意。

參考文獻:

 

  1. Bernhard Retzl, Roland Hellinger, Edin Muratspahić, Meri E. F. Pinto, Vanderlan S. Bolzani, Christian W. Gruber. Discovery of a Beetroot Protease Inhibitor to Identify and Classify Plant-Derived Cystine Knot PeptidesJournal of Natural Products, 2020; DOI: 10.1021/acs.jnatprod.0c00648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昆士蘭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我們細胞內的脂肪微滴(Droplets)正在幫助人體自身的防禦系統抵抗感染。

昆士蘭大學分子生物科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Robert Parton教授和Matt Sweet教授與巴塞羅那大學的Albert Albert教授之間的國際合作發現,這些脂肪微滴既是食物來源,也是抵抗細菌入侵者的武器。

帕頓教授說:“以前認為細菌只是利用脂肪微滴來餵養,但我們發現這些脂肪微滴參與了病原體與細胞之間的鬥爭。”

脂肪是細胞彈藥庫的一部分-細胞製造有毒蛋白質,將其包裝成脂質小滴,然後將其發射到入侵者身上。

“這是細胞保護自身的一種新方法,它利用脂肪作為秘密武器,並為我們提供了對抗感染的新見解。”

隨著對抗生素具有抗藥性的超級細菌的出現,研究人員決心尋找替代方法來對抗感染。

一種可能性是增強人體的自然防禦能力。

斯威特教授說:“我們證明,感染稱為巨噬細胞的白血球後,脂肪微滴會移至巨噬細胞中細菌存在的部分。”

細菌感染還改變了白血球利用能量的方式。

斯威特教授說:“如果沒有足夠的其他營養素,脂肪微滴可以用作線粒體的燃料來源。”

“在感染過程中,脂肪微滴從線粒體移開,反而攻擊細菌,從而改變細胞的代謝。”

在果蠅中發現這種現像後,細胞生物學家Parton教授受到啟發繼續進行這項研究。

“大多數人認為脂肪微滴是'脂肪團',僅用於能量存儲,但是現在我們看到它們充當細胞中的新陳代謝開關,防禦感染等,現在有整個研究人員的科學團隊正在為此進行研究。”他說。

“我們的下一步是找出脂肪微滴如何瞄準細菌。

“透過了解人體的自然防禦能力,我們可以開發不依賴抗生素來對抗耐藥性感染的新療法。”

視頻-https: //youtu.be/WTJc7oQFezU

參考文獻:

Douglas R. Green. Immiscible immunityScience, 2020 DOI: 10.1126/science.abe7891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醫學院的一組研究人員發現,大腦產生的氨基酸可能在預防某種類型的癲癇發作中起關鍵作用。

顳葉癲癇發作使人衰弱,並可能導致患者持續受損,包括神經元死亡和神經元功能喪失。

醫學院生物醫學科學系副教授Sanjay Kumar和他的團隊正在為尋找針對這種疾病的有效療法鋪路。

研究小組在大腦中發現了一種機制,可引發癲癇發作。他們的研究表明,一種稱為D-絲氨酸的氨基酸可以通過這種機制幫助預防癲癇發作,從而也防止伴隨它們的神經細胞死亡。

研究小組的發現發表在《自然通訊》雜誌

顳葉處理感覺信息並創造記憶,理解語言並控制情緒。顳葉癲癇(Temporal lobe epilepsy,簡稱TLE)是成人癲癇最常見的形式,目前的抗癲癇藥並不能改善。

庫瑪說:“ TLE的標誌是在特定大腦區域(稱為內嗅區域)中脆弱的神經元群體的喪失。” “我們試圖首先理解為什麼神經元在這個大腦區域死亡。從那裡開始,我們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這些神經元死亡?這是一個非常基本的問題。”

為了幫助進一步了解TLE病理生理學,Kumar實驗室研究了大腦中潛在的受體。受體是位於兩個或多個交流神經元之間的間隙或連接處的蛋白質。它們在神經元之間轉換信號,以幫助其交流。

Kumar和他的團隊發現了一種新型受體,他們非正式地將其命名為大腦內嗅皮層中的“ FSU受體”。FSU受體是TLE治療的潛在靶標。

庫瑪說:“這種受體的驚人之處在於它具有很高的鈣滲透性,這是我們認為該區域過度興奮和對神經元損害的基礎。”

當FSU受體允許過多的鈣進入神經元時,TLE患者會受到癲癇性抽筋發作的困擾,因為神經元被湧入而過度刺激。過度刺激或過度興奮是導致神經元死亡的過程,這一過程稱為興奮性毒性。

該研究小組還發現,氨基酸D-絲氨酸可阻斷這些受體,從而防止過量的鈣到達神經元,從而防止癲癇發作和神經元死亡。

Kumar說:“與現有的其他藥物不同,D-絲氨酸的獨特之處在於D-絲氨酸是在大腦本身製造的,因此它對大腦的耐受性很好。” “許多用於治療TLE的藥物耐受性不佳,但是鑑於這種藥物是在大腦中製成的,因此效果很好。”

在FSU化學與生物化學系的Michael Roper實驗室的協助下,研究小組發現癲癇動物體內的D-絲氨酸水平已經耗盡,這表明TLE患者可能不會像應有的狀況產生D-絲氨酸。

庫瑪說:“ D-絲氨酸的喪失從根本上消除了這些神經元的剎車,使其異常興奮。” “然後,鈣進入並引起興奮性中毒,這就是神經元死亡的原因。因此,如果我們提供剎車-如果我們提供D-絲氨酸-那麼您就不會失去神經元。”

Kumar的研究指出,神經發炎是導致大腦內嗅皮層D-絲氨酸濃度降低的原因。D-絲氨酸通常由神經膠質細胞產生,但作為TLE一部分經歷的神經發炎會導致大腦中細胞和分子的變化,從而阻止其產生。

探索D-絲氨酸作為一種可行療法的下一步是研究潛在的給藥技術。

庫瑪說:“我們必須找到創造性的方法來對人腦的特定區域施用D-絲氨酸。” “將其到達正確的位置是一個挑戰。例如,與通過靜脈注射相比,將其局部施用於大腦局部區域相比,我們必須研究其產生的作用。”

TLE通常是由腦震盪或其他腦外傷引起的。當施用於適當區域時,D-絲氨酸已證實出在預防此類損傷的後續作用。

“空頭支票想法是一種假設,您要擁有一個霧化器,或者讓人們吸入D-絲氨酸,去踢足球,如果他們受到腦震盪,則不會有神經元丟失,因為D-絲氨酸會提供某種緩衝,以防萬一發生顱腦外傷可能導致顳葉神經元流失的情況。”

他補充說:“有一些非常有趣的問題要提問及解決。” “重要的是,我們概述了D-絲氨酸起作用的基本機制。我們已經確定了受體的發現,發現了這些受體的拮抗劑(D-絲氨酸),它是如何工作的以及如何防止TLE的出現。其機制和病理生理學不管動物模型或人類模式都呈現相關,這就是令人興奮所在。”

參考文獻:

Stephen Beesley, Thomas Sullenberger, Kathryn Crotty, Roshan Ailani, Cameron D’Orio, Kimberly Evans, Emmanuel O. Ogunkunle, Michael G. Roper, Sanjay S. Kumar. D-serine mitigates cell loss associated with temporal lobe epilepsy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11 (1) DOI: 10.1038/s41467-020-18757-2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澳大學的一項新研究表明,簡單的咖啡和快速的小睡(20-30分的睡眠)可以使夜班保持警覺,因為這種不太可能的組合可以提高注意力並減少睡眠慣性。

在澳大利亞,有超過140萬人從事輪班工作,其中有200,000多人定期從事夜班或夜班。

首席研究員,UniSA Online的Stephanie Centofanti博士和UniSA的睡眠與時間生物學實驗室表示,這一發現可以幫助抵消許多輪班工作人員所經歷的那種睡眠慣性。

Centofanti博士說:“輪班工人經常被長期剝奪睡眠,因為他們破壞了睡眠和不規律的睡眠型態。”

“結果,他們通常在夜班期間使用各種策略來提高警覺性,其中包括小睡和喝咖啡,但重要的是要了解兩者都有缺點。

“許多工人在夜班中小睡,因為他們太累了。但是不利的是,他們可能會經歷'睡眠慣性'-剛醒來時會有的嗜睡-這會損害他們的表現和情緒,整整小睡醒來一個小時。

“咖啡因還被許多人用來保持清醒和警覺。但是,如果您喝太多咖啡,它可能會損害您的整體睡眠和健康。而且,如果您在小睡後用它來使您精神振作,則可能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只需20到30分鐘即可奏效,這即是想達到理想的效果所需要關鍵時間。

“'咖啡因小睡'('caffeine-nap或'caff-nap')可能是一個可行的選擇-通過在小睡前喝咖啡,輪班工人可以享受20-30分鐘的小睡,然後再享受咖啡因的好處。當他們醒來時,這是雙贏。”

這項小型先導研究測試了參與者在凌晨3.30點30分鍾小睡之前服用200毫克咖啡因(相當於1-2杯常規咖啡)的影響,並將結果與服用安慰劑的小組進行了比較。

屬於“咖啡因小睡”的參與者在表現和警覺性方面均顯示出明顯的改善,表明“咖啡因小睡”有潛力可抵消想睡時的嗜睡感。

Centofanti博士說,這顯示了輪班工人有希望的疲勞對策。她說,下一步是在更多人身上測試新發現。

參考文獻:

Stephanie Centofanti, Siobhan Banks, Scott Coussens, Darren Gray, Emily Munro, Johnathon Nielsen, Jillian Dorrian. A pilot study investigating the impact of a caffeine-nap on alertness during a simulated night shiftChronobiology International, 2020; 1 DOI: 10.1080/07420528.2020.180492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一項為期12週的研究中,每天服用含鋅和大量維生素C的多種維生素和礦物質補充劑的老年人比接受安慰劑的對照組患病的時間更短,症狀也較輕。

俄勒岡州立大學研究人員的發現發表在《營養》雜誌上

OSU Linus Pauling研究所的科學家進行的這項研究涉及55至75歲的42位健康人,旨在測量該補充劑對某些免疫系統指標的影響。在服用補充劑的同時,它還查看了鋅,維生素C和D的血流水平,因為這些微量營養素對正常的免疫功能很重要。

免疫指標,包括白血球殺死侵入病原體的能力,在接受補充劑的群組中沒有改變。

多種維生素組顯示血液中維生素C和鋅的狀況得到改善。最有趣的是,與安慰劑組相比,該組報告的疾病症狀較輕且消失得更快。

每組中有相同百分比的參與者報告有症狀,但補充劑組的平均病程天數少於3,而安慰劑組的平均病程天數多於6。

俄勒岡州立大學理學院生物化學和生物物理學教授,萊納斯·鮑林研究所(Linus Pauling Institute)的首席研究員阿德里安·岡巴特(Adrian Gombart)說:“觀察到的疾病差異令人震驚。“儘管這項研究僅限於自我報告的疾病數據,但我們並未設計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的研究,但是觀察到的差異表明,為這些結果而設計的其他大型研究是有必要的-坦率地說,過去研究早已經證實。”

隨著年齡的增長,導致年齡相關的免疫系統缺乏的維生素和礦物質缺乏的風險增加。在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研究發現,超過三分之一的老年人缺乏至少一種微量營養素,常常是一種以上。

岡巴特說:“這可能導致免疫系統下降,最常見的特徵是發炎程度增加,先天免疫功能降低和T細胞功能降低。” “由於多種營養素可支持免疫功能,因此老年人通常會從多種維生素和礦物質補充劑中受益。這些營養素易於獲得,價格低廉,通常被認為是安全的。”

研究中使用的多種維生素補充劑專注於通常被認為有助於免疫的維生素和礦物質。它含有700毫克的維生素A;400國際單位的維生素D;45毫克維生素E;6.6毫克維生素B6;葉酸400微克;9.6毫克的維生素B12;1,000毫克維生素C;5毫克鐵;0.9毫克銅; 10毫克鋅;和110微克的硒

岡巴特說:“補充劑與鋅和維生素C的循環濃度顯著增加有關,並且病徵較輕且持續時間較短。” “這支持可以追溯到數十年的研究結果,甚至可以追溯到萊納斯·鮑林(Linus Pauling)使用維生素C的時代。我們的結果證實,需要進行更多更好的設計研究,以探索多種維生素和礦物質補充劑對增強老年人免疫系統的正向作用。”

參考文獻:

Mary L. Fantacone, Malcolm B. Lowry, Sandra L. Uesugi, Alexander J. Michels, Jaewoo Choi, Scott W. Leonard, Sean K. Gombart, Jeffrey S. Gombart, Gerd Bobe, Adrian F. Gombart. The Effect of a Multivitamin and Mineral Supplement on Immune Function in Healthy Older Adults: A Double-Blin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Nutrients, 2020; 12 (8): 2447 DOI: 10.3390/nu1208244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2020年8月5日在線發表的一項研究(美國神經病學醫學雜誌, medic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上的一項研究,每天服用兩次維生素D和鈣可能會減少再次發生眩暈的機會

“我們的研究發現,對於良性陣發性眩暈患者,補充維生素D和鈣是防止眩暈復發的一種簡單,低風險的方法,”醫學博士Jim-Soo Kim說道。韓國首爾國立大學醫學院。“如果您從低劑量的維生素D開始,那將特別有效。”

當頭部位置改變會給您突然的旋轉感覺時,就會發生良性陣發性姿勢性眩暈。它是最常見的眩暈類型之一。治療方法包括醫生進行一系列頭部運動,這些運動會使耳朵中引起眩暈的耳石移位,但這種情況會經常復發。患有這種形式的眩暈的人中約有86%的人發現它會打擾他們的日常生活或使他們無法正常工作。

該研究調查了韓國957名患有良性陣發性姿勢性眩暈的患者,這些患者經頭部運動治療成功。參與者分為干預和觀察兩類。

在研究開始時,干預組中的445人服用了維生素D。348名維生素D濃度低於20毫微克每毫升(ng / mL)的參與者開始補充400國際單位維生素D和500毫克鈣,每天兩次,而維生素D濃度等於或大於20 ng / mL的參與者則不予補充。

觀察組的512人沒有監測其維生素D的濃度,也沒有相關營養補充。

干預組中服用補充品的人平均一年後眩暈發作的復發率低於觀察組。服用補充品的人的平均復發率為每人年0.83次,而觀察組的人為1.10倍,每年復發率降低了24%。

在研究開始時,對於維生素D缺乏的人似乎有更大的益處。那些維生素D濃度低於10 ng / mL的人的年復發率降低了45%,而那些維生素D濃度介於10 ng / mL到20 ng / mL的人卻僅降低了14%。干預組中共有38%的人發生另一次眩暈,而觀察組中則為47%。

“我們的結果令人興奮,因為到目前為止,去醫生那裡讓他們進行頭部運動一直是我們治療良性陣發性姿勢性眩暈的主要方法,”金說。“我們的研究表明,像維生素D和鈣片這樣的低價,低風險的治療方法可以有效地預防這種常見且通常復發的疾病。”

該研究的局限性在於,為數不少的參與者沒有完成整個研究,與觀察組相比,分配參加研究的補充食品的干預組的人半途有更多人退出。

這項研究得到了韓國衛生福利部的支持。

鄭醫師補充:

罹患良性陣發性眩暈的人,建議透過維生素D的血液檢測來確認是否有維生素不足的狀況,如果偏低,建議不妨長期規律補充維生素D及鈣來降低復發率!

參考文獻:

Seong-Hae Jeong, Ji-Soo Kim, Hyo-Jung Kim, Jeong-Yoon Choi, Ja-Won Koo, Kwang-Dong Choi, Ji-Yun Park, Seung-Han Lee, Seo-Young Choi, Sun-Young Oh, Tae-Ho Yang, Jae Han Park, Ileok Jung, Soyeon Ahn, Sooyeon Kim. Prevention of Benign Paroxysmal Positional Vertigo with Vit D Supplementation: A Randomized TrialNeurology, 2020; 10.1212/WNL.0000000000010343 DOI: 10.1212/WNL.0000000000010343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都柏林三一學院的一項新研究強調,健身可能是運動試驗中改善脂肪肝患者而不是減輕體重的更重要的臨床終點。該發現已於今天(2020年7月28日,星期二)發表在醫學雜誌《Alimentary 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上

代謝相關性脂肪肝疾病(Metabolic associated fatty liver disease,MAFLD)是一種以肝臟脂肪堆積為特徵的疾病。肝臟對於體內的一系列重要過程至關重要,這些過程包括消化,血液凝結和能量產生。

如果不加以治療,MAFLD會導致嚴重的並發症,例如肝纖維化(疤痕化),肝硬化,肝衰竭和肝癌,以及心血管和代謝問題。發生MAFLD的危險因素包括2型糖尿病和肥胖。MAFLD的全球估計患病率為25%,使其成為全球範圍內慢性肝病的主要原因,並迅速成為西方世界肝移植候選者中肝硬化和肝癌的主要原因。

迄今為止,由於缺乏經過批准的藥理干預措施,治療一直是處方減肥和體育鍛鍊的結合,減肥目標為7-10%是主要治療終點。有證據表明,僅運動訓練而沒有明顯的體重減輕,可以降低MAFLD患者的肝脂肪含量(使用非侵入性方法,如肝臟纖維掃描儀和超音波評估)。但是,僅運動對肝臟切片量測結果(診斷和評估MAFLD的黃金標準)的獨立影響尚不清楚。

這項新研究強調,有氧運動參與的結果是增加體能鍛鍊可能是運動試驗期間患者改善的是MAFLD而非減輕體重才是更重要的臨床要點。

在愛爾蘭和世界範圍內,MAFLD是一種無聲的流行病。在愛爾蘭,目前沒有針對該疾病的全國篩查計劃,因此在愛爾蘭的真正流行情況尚不清楚。但是,進行研究的都柏林聖詹姆斯醫院現在在其自己的數據庫中有1000多名患者,並且這一數字逐年增長。

Trinity研究是第一個證明僅運動干預後,MAFLD世代研究的肝切片測量的肝切片結果呈現顯著改善,但臨床上沒有明顯的體重減輕。這項研究還發現,活檢肝臟結果的改善與健康程度的改善顯著相關。然而,研究還發現,當對患者進行縱向追蹤時,運動干預的益處並沒有持續。

該研究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僅在運動干預期間對MAFLD患者進行了肝臟切片活體檢查。在僅運動試驗中,只有兩項先前的研究使用重複切片進行比對,但這些研究在方法學上存在重大局限性。這些研究使用低強度抵抗運動,缺乏運動監督,可能導致肝臟活檢結果無明顯變化。這項研究也是第一個透過肝切片查看改善與適應性改善聯繫起來的研究,證實了這兩種結果之間存在潛在的相互關係。

三一學院物理治療系教授Philip O'Gorman說:

“運動訓練對這些患者的肝臟和心臟代謝的益處非常清楚。我們的發現表明,迫切需要更好地將運動推廣到這些患者的社區環境,因為運動干預的益處並不能長期持續。這項研究清楚地證明了運動在MAFLD中的臨床益處僅需12週,並顯示了改善心肺體適能的臨床益處,而心肺體適能已日以繼增地被視為“臨床重要現象”。

令人擔憂的是,在愛爾蘭,醫院部門內部以及整個醫療保健系統之外幾乎沒有運動推動系統。然而,正如我們的研究結果所示,MAFLD運動益處難以持續,令人擔憂,迫切需要使患者在社區環境中能夠繼續進行運動療法。為了維持運動的長期利益,需要一種基於系統性的照護,建議臨床醫生可以將患者轉介給社區的運動專家。”

參考文獻:

 

  1. Philip O’Gorman, Sara Naimimohasses, Ann Monaghan, Megan Kennedy, Ashanty M. Melo, Deirdre Ní Fhloinn, Derek G. Doherty, Peter Beddy, Stephen P. Finn, J. Bernadette Moore, John Gormley, Suzanne Norris. Improvement in histological endpoints of MAFLD following a 12-week aerobic exercise intervention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20; DOI: 10.1111/apt.15989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ARS-CoV-19病毒最初入侵的能力很有限,僅攻擊一種細胞內遺傳靶標,即芳烴受體(aryl hydrocarbon receptors,AhRs)。然而,它導致廣泛多樣的臨床症狀,提示多種致病機制。研究人員在《恢復神經學和神經科學》上發表文章,描述了通過許多病原體用於建立感染的IDO1-kynurenine-AhR信號通路過度活化AhRs導致“系統性AhR活化症候群”(SAAS)。作者還假設針對AhRs和IDO1基因下調的療法應可降低感染的嚴重程度。

SAAS是發炎,血栓栓塞和纖維化的基礎,可能導致嚴重的疾病和COVID-19死亡。當冠狀病毒(CoV)感染持續存在時,它會通過大量釋放細胞因子來活化IDO1。反過來,這將使已經廣泛的AhRs病毒激活永久化,宿主免疫反應的自我限制控制機制可能脫軌,從而引發潛在的COVID-19最嚴重症狀的細胞因子風暴。

主要作者沃爾德瑪·A·圖爾斯基(Waldemar A. Turski)醫學博士,波蘭魯布林醫科大學實驗與臨床藥理學系解釋說:“ SARS-CoV-19病毒是病毒簡單性與極端靶標複雜性相結合的活生生的例子。” CoVs直接活化AhRs可能導致不同類型的表型疾病,這取決於感染後的時間,整體健康狀況,荷爾蒙平衡,年齡,性別,合併症,以及飲食和環境因素都會調節AhRs。

這組作者證明了冠狀病毒是完美的病毒,沒有任何機會,並表明了在細胞入侵後阻止它們非常困難。他們描述了COVID-19的許多特徵和症狀可能取決於AhR活化,包括血栓栓塞,纖維化,多器官損傷和腦損傷。他們還探索了諸如城市灰塵和柴油煙霧等環境因素如何激活AhRs,並使人類更容易感染包括冠狀病毒在內的病原體。但是,體能鍛鍊在IDO1功能中發揮積極作用,並向下調節AhRs。

研究人員假設,當AhRs保持活化並且臨床症狀較輕時,消除已知可增加AhR激活的因素或消除已知可抑制AhR活化的因素可降低感染的嚴重程度。當疾病完全發作且症狀嚴重時,除AhRs的冠狀病毒激活外,IDO1被認為是連續活化的。共同作者Les Turski,MD說:“只有同時下調AhR和IDO1才能有效地中斷這種惡性循環。但是,目前還沒有專門的許可藥物同時下調AhR和IDO1的活性。”博士,德國神經退行性疾​​病中心,德國波恩。

波蘭盧布林醫科大學藥學院生物藥學系的合著者Artur Wnorowski博士提出了一個有趣的挑戰,並取得了令人驚訝的結果。“我分析了主要數據庫,以確定下調了AhR和IDO1或AhR基因表達的化學物質。我選擇了596個分子,並對涉及這些分子的23,526次實驗進行了深入分析,確定了一個反覆降低AhR和IDO1或AhR基因的分子在人類細胞中表達。”

對於AhR基因,分子是用於AhR和IDO1的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以及骨化三醇(calcitriol,維生素D的活性形式,也被稱為抑制其他病毒感染的傳播)。同樣,生育酚(tocopherol,維生素E的一種形式)可能下調IDO1,並且已知在衰老過程中對病毒感染和發炎起積極作用。作者呼籲進行流行病學研究和前瞻性試驗,以確定是否應建議補充骨化三醇和生育酚來預防SARS-CoV-2感染。

“我們的概念基於色氨酸代謝方面的40年研究經驗。免疫細胞中IDO1的活化導致色氨酸代謝產物犬尿氨酸(kynurenine)的釋放,從而激活了AhR。IDO1是使我們進入AhR-IDO1軸概念的線索並揭示了AhR在COVID-19的發病機理中可能發揮的作用。” Waldemar Turski博士說。

恢復性神經學和神經科學總編輯,德國馬格德堡大學的Bernhard Sabel教授承認作者觀點的新穎性說:“作者概念所定義的轉折點需要對我們的習慣進行嚴格的審查,我們與環境之間的關係以及我們在AhR調製背景下的教育和研究,我們似乎正處於新穎發現途徑的開始,並且只看到未知大小的冰山一角,這可能會嚴重影響我們的未來。 ”

由於作者僅報告基因表達的變化,因此在斷言任何療法可以調節SARs-CoV-2感染的益處之前,需要檢驗他們的假設。需要隨機對照試驗和大型觀察性研究。

參考文獻:

Waldemar A. Turski, Artur Wnorowski, Gabrielle N. Turski, Christopher A. Turski, Lechoslaw Turski. AhR and IDO1 in pathogenesis of Covid-19 and the 'Systemic AhR Activation Syndrome' Translational review and therapeutic perspectivesRestorative Neurology and Neuroscience, 2020; DOI: 10.3233/RNN-20104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您無法入睡,並且在四十多歲和五十多歲時感到沮喪,您並不孤單。專家們才剛剛開始了解憂鬱症與女性更年期所經歷的生殖激素波動之間的關係。(據記錄,不是激素的下降引起情緒紊亂,而是忽高忽低。)問題加重:憂鬱與睡眠障礙有關,例如失眠盜汗

結合紫外線和睡眠階段調節的新治療方法

長期以來,已經建立了光療法(或治療光療法,使用無紫外線全光譜光或者藍光或綠光)可有效治療由季節性情感障礙(SAD引起的憂鬱症。根據2018年在聖地亞哥舉行的北美更年期協會年會上提供的數據,將照光療法與睡眠相位轉移相結合可以極大地幫助女性更年期而遭受憂鬱和睡眠問題。

燈光和睡眠模式調整是解決困難問題的無藥物解決方案

該發現的重要性在於以下事實:當前的治療選擇是抗憂鬱藥物或雌激素,它們各自都會引起副作用。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精神病學教授,該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醫學博士Barbara Parry說:照光療法和改變睡眠習慣是一種相對安全有效的無害治療方案。

光線療法如何改善睡眠和情緒?

有益效果來自眼睛,而不是皮膚。研究已經研究了暴露於明亮環境光下的SAD受試者。一組穿著泳衣,眼睛被遮住了。第二組的人被遮蓋住了,但眼睛卻露出來了。帕里博士說,眼睛被遮蓋的人並沒有像眼睛沒被遮蓋的人那樣獲得積極的改善:光線必須通過視網膜和下丘腦束來感知,這些光訊號進入松果體(褪黑激素分泌的腺體) 

睡眠轉移和輕度組合產生更強,更快的結果,緩解

我們知道,如果我們讓一個沮喪的人整夜熬夜,他們的情緒將會改善。但是,這種效果通常會在他們回到正常的睡眠週期後立即終止。我們還知道,單獨使用照光療法可能需要長達八週的時間才能對非季節性憂鬱症產生積極影響,而且您年齡越大,似乎需要的時間就越長。我們想看看將照光療法與睡眠轉移相結合,將您的睡眠時間調整為晚些或早些,將睡眠時間限制為半夜時會發生什麼。” Parry說。

作為小型研究的一部分,研究人員研究了憂鬱症的人和一個健康的對照組。最初的17位女性被隨機分為兩組:一組的睡眠週期較早改變並接受晨曦光刺激,另一組的睡眠週期較晚而接受傍晚光照刺激。兩組均從燈箱接受了額外的照光療法。在八週結束時,對受試者的情緒,睡眠狀況和褪黑激素濃度進行了評估。

我們發現,將睡眠轉移與照光治療相結合,無需花八週的時間,我們就能在兩週內獲得效果。它改善了情緒和睡眠品質,” Parry說。

哪一盞燈更有利-早上還是晚上?

帕里(Parry)報告說,儘管所有接受某種形式的光療和睡眠轉移的婦女都有一定程度的改善,但褪黑激素的約日節律隨晨曦轉移的婦女在睡眠和憂鬱方面的表現要好於傍晚的燈光的對照組。 

睡眠轉移對治療時間的重要性

我認為,如果僅使用照光治療,至少要花八週的時間才能產生效果。如果我們僅進行睡眠治療,那麼在一夜之間我們會獲得效果,而光療可以幫助維持這種效果。就像額外加強效果。睡眠治療和照光療法相結合才是結果的關鍵。” Parry指出。

自行嘗試光療和轉變睡眠之前,請諮詢您的醫生

如果某人患有雙相情感障礙(俗稱躁鬱症),則睡眠不佳和照光療法都可能將其轉變為躁症的風險。

有不同種類的燈箱。您需要一個具有足夠強度的盒子,可以阻擋紫外線並暴露整個視野。晝夜節律有一些個體差異,因此您需要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節律。” Parry說。

強光治療可能與某些藥物相互作用 ; 最好從您的處方醫生那裡獲得批准。

紫外線會傷害眼睛;確保您使用了一個可以排除那些光線的燈箱。

 

參考原文報導:

https://www.everydayhealth.com/menopause/fight-menopausal-sleep-issues-with-light-therapy-study-says/

https://www.healio.com/news/endocrinology/20181012/light-therapy-may-improve-sleep-depressive-symptoms-in-perimenopausal-women

參考文獻:

Parry B, et al. Abstract S-19. Presented at: North American Menopause Society Annual Meeting; Oct. 3-6, 2018; San Diego.

 

2005年的一篇透過照光療法改善更尼憂鬱及睡眠品質為期四周的研究發現,在治療組中發現憂鬱和精力有明顯變化,但在安慰劑組中則沒有。在治療組中,睡眠期間的前三分之一期間,核心體溫顯著降低,睡眠中斷時間減少,而安慰劑組則沒有。與安慰劑干預相比,光療可使憂鬱症顯著改善,並且核心溫度傳感器恢復正常。

 

參考文獻:

McEnany GW, Lee KA. Effects of light therapy on sleep, mood, and temperature in women with nonseasonal major depression. Issues Ment Health Nurs. 2005;26(7):781-794. doi:10.1080/01612840591008410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慢性疼痛可以通過用電極刺激耳朵的迷走神經來減輕。在微解剖學研究中,現在已經在微米尺度上分析了人耳。創建了一個計算機模型,使科學家能夠找到用於電刺激的最佳斑點和最佳脈衝形狀。現在已經在患者身上成功測試了結果。

迷走神經在我們的身體中扮演重要的作用。它由各種纖維組成,其中一些連接到內部器官,但是迷走神經也可以在耳朵中找到。這對於各種身體功能(包括疼痛感)非常重要。因此,許多研究一直集中在如何用特殊的電極有效而溫和地刺激迷走神經。

通過維也納維也納(維也納)和MedUni維也納之間的合作,現在已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已經在千分尺上精確地研究了與耳廓血管相關的人耳迷走神經分支的顯微解剖規模。然後創建3D計算機模型,以使用微小的針狀電極來計算對神經分支的最佳刺激。然後對患者測試這些結果。這樣,可以確定一種新穎的刺激方式,它可以很好地刺激耳朵的迷走神經。

小電極直接放在耳朵上

電氣工程師Eugenijus Kaniusas教授(維也納工業大學微波與電路工程研究所)的團隊與維也納醫科大學合作,已經進行了幾項研究,其中對慢性疼痛甚至外周循環障礙進行了電刺激治療。耳迷走神經。在此過程中,將小電極直接插入耳朵,然後由戴在脖子上的小型便攜式設備控制,以產生特定的電脈衝。

然而,主要的挑戰是將電極準確地固定在正確的位置。Eugenijus Kaniusas解釋說:“重要的是不要碰到任何血管,電極必須與神經保持正確的距離。” “如果電極太遠,則根本不會刺激神經。如果電極太近,則信號太強,導致神經阻塞。神經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得“疲倦”,並最終停止發送信號到大腦。”

到目前為止,醫生在將電極放在耳朵上時必須依靠經驗。現在,首次進行了微解剖學研究,以詳細研究耳朵中神經纖維和血管的空間排列。為此,由Eugenijus Kaniusas團隊的研究人員Babak Dabiri Razlighi在計算機上以高分辨率拍攝了斷層影像,然後將其組合成三維模型。

來自維也納MedUni的Wolfgang J. Weninger教授說:“通過透過耳朵發出的光,可以使患者清楚地看到血管。” “但是,看不見神經。我們在捐贈的人體上進行的微解剖學測量現在可以準確地告訴我們神經相對於血管的運行位置,以及耳朵某些重要位置的血管與神經之間的平均距離。這有助於我們找到放置刺激電極的正確位置。”

三相信號以獲得最佳刺激

計算機模型還可以用於計算應使用哪些電信號。不僅信號的強度很重要,而且信號的形狀也很重要:“在我們的計算機仿真中,從生物物理的角度來看,首次證明,三相信號模式應該是有幫助的,類似於從電力工程-幅度要小得多。” Kaniusas報告。“三個不同的電極各自傳送振蕩的電脈衝,但是這些脈沖不同步,需要有特定的時間延遲。”

在患有慢性疼痛的人身上測試了這種刺激-實驗證實,三相刺激模式確實特別有效。

Eugenijus Kaniusas說:“迷走神經刺激是一種很有前途的技術,其效果已通過我們的新發現得到驗證,現在正在進一步改善。” “迷走神經刺激通常是一種挽救生命的選擇,特別是對於已經使用其他方法治療並且不再對藥物產生反應的慢性疼痛患者。”

參考文獻:

Babak Dabiri, Stefan Kampusch, Stefan H. Geyer, Van Hoang Le, Wolfgang J. Weninger, Jozsef Constantin Széles, Eugenijus Kaniusas. High-Resolution Episcopic Imaging for Visualization of Dermal Arteries and Nerves of the Auricular Cymba Conchae in HumansFrontiers in Neuroanatomy, 2020; 14 DOI: 10.3389/fnana.2020.00022

 

鄭醫師補充:

類似的概念及應用的醫療儀器,可以參考國內已經上市,FDA已核准的經顱微電流刺激,除了慢性疼痛外,還可以緩解焦慮、憂鬱、失眠甚至是物質成癮等狀況:

https://www.alpha-stim.com/wp-content/uploads/CES_Research/kirsch_chronic_pain.pdf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研究了來自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全球數據之後,研究人員發現嚴重的維生素D缺乏症與死亡率之間存在很強的相關性。

在西北大學的帶領下,研究小組對來自中國,法國,德國,義大利,伊朗,韓國,西班牙,瑞士,英國(英國)和美國的醫院和診所的數據進行了統計分析。

研究人員指出,與未受到嚴重影響的國家相比,來自義大利,西班牙和英國等高COVID-19死亡率國家的患者維生素D含量較低。

研究人員警告說,這並不意味著每個人,特別是那些維生素D不缺乏的人都需要開始囤積補充品。

西北研究的瓦迪姆·貝克曼(Vadim Backman)表示:“雖然我認為對人們來說重要的是要知道維生素D缺乏可能相關,但我們並不需要向所有人推銷維生素D。” “這需要進一步的研究,我希望我們的工作將激發人們對該領域的興趣。這些數據還可以闡明死亡率的機制,如果證明這一點,可能會導致新的治療靶點。”

該研究可在medRxiv上取得。

Backman是西北麥考密克工程學院的生物醫學工程學教授Walter Dill Scott。Backman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助理Ali Daneshkhah是該論文的第一作者。

在注意到各國之間無法解釋的COVID-19死亡率差異後,Backman和他的團隊受到啟發來檢查維生素D濃度。有人認為,醫療品質,人口年齡分佈,檢測率或冠狀病毒不同菌株的差異可能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但是Backman仍然持懷疑態度。

Backman說:“這些因素似乎都沒有發揮重要作用。” “義大利北部的醫療保健系統是世界上最好的醫療系統之一。即使同一年齡段的人的死亡率也存在差異。儘管測試的限制確實有所不同,但即使我們研究了適用類似測試率的國家或人群。

他說:“相反,我們發現維生素D缺乏與疾病之間存在顯著相關性。”

通過分析全球可公開獲得的患者數據,Backman和他的團隊發現了維生素D濃度與細胞激素風暴(免疫系統過度活躍導致的一種高度發炎疾病)之間的密切相關性,以及維生素D缺乏與死亡率之間的相關性。

Daneshkhah說:“細胞激素風暴可嚴重損害肺部,並導致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和患者死亡。” “這似乎是殺死大多數COVID-19患者的原因,而不是病毒本身對肺的破壞。這是免疫系統誤導性發炎的併發症。”

這正是Backman認為維生素D發揮重要作用的地方。維生素D不僅可以增強我們的先天免疫系統,還可以防止我們的免疫系統變得危險地過度活躍。這意味著擁有健康水平的維生素D可以保護患者免受COVID-19的嚴重併發症,包括死亡。

Backman說:“我們的分析證實,它可能將死亡率降低一半。” “這不會阻止患者感染病毒,但可以減少併發症並防止被感染者死亡。”

貝克曼(Backman)說,這種相關性可能有助於解釋圍繞COVID-19的許多奧秘,例如為什麼兒童死亡的可能性較小。兒童還沒有完全發育的獲得性免疫系統,這是免疫系統的第二道防線,更有可能反應過度。

Backman說:“兒童主要依靠其先天免疫系統。” “這可以解釋為什麼他們的死亡率較低。”

Backman小心地指出,人們不應服用過量的維生素D,因為維生素D可能會帶來負面的副作用。他說,該受試者需要更多的研究來了解如何最有效地使用維生素D來預防COVID-19併發症。

“很難說哪種劑量對COVID-19最為有益,” Backman說。“但是,很明顯,維生素D缺乏症是有害的,可以通過適當的補充輕鬆解決。這可能是幫助保護維生素D容易缺乏的人群的另一關鍵,例如非洲裔美國人和老年患者的不足。”

參考文獻:

Ali Daneshkhah, Vasundhara Agrawal, Adam Eshein, Hariharan Subramanian, Hemant Kumar Roy, Vadim Backman. The Possible Role of Vitamin D in Suppressing Cytokine Storm and Associated Mortality in COVID-19 PatientsmedRxiv, Posted April 30, 2020; [link]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哥本哈根大學的研究人員開發了一種新的治療慢性疼痛的方法,該方法已在小鼠中進行了測試。通過研究人員自己設計和開發的化合物,他們可以完全緩解疼痛。

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七至十遭受由神經受損引起的慢性疼痛。一種可能使人嚴重衰弱的疾病。現在,哥本哈根大學的研究人員找到了一種治療疼痛的新方法。

該療法已在小鼠中進行了測試,新結果已發表在科學雜誌《EMBO Molecular Medicine》上十多年來,研究人員一直在設計,開發和測試一種可以完全緩解疼痛的藥物。

合著者肯尼斯·林德高(Kenneth Lindegaard)說:“我們已經開發出一種治療慢性疼痛的新方法。這是一種靶向治療方法。也就是說,它不會影響一般的神經元信號傳導,而只會影響由疾病引起的神經變化。”哥本哈根大學神經科學系副教授Madsen。

肯尼斯說:“我們已經在這一領域上進行了十多年的研究。從理解生物學,發明和設計化合物到描述其在動物中的工作方式,影響其行為並消除痛苦的過程中,我們一直採用這一過程。” Lindegaard Madsen。

慢性疼痛尤其可能發生在手術後,糖尿病患者,血凝塊和截肢後的幻肢疼痛中。

下一步臨床試驗

研究人員開發的化合物是一種名為Tat-P4-(C5)2的胜肽。該胜肽是靶向的,僅影響造成問題並引起疼痛的神經變化。

在先前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在動物模型中顯示,使用該胜肽還可以減少成癮。因此,研究人員希望該化合物可以潛在地幫助特別是對鴉片類藥物緩解劑上癮的疼痛患者。

肯尼斯·林德高Madsen,並補充:

“現在,我們的下一步是努力對人們的治療進行測試。對我們而言,目標是開發一種藥物,因此計劃是盡快建立一家生物技術公司,以便我們可以專注於此。”

目前,研究人員正在與疼痛研究人員Nanna Brix Finnerup(奧爾胡斯大學教授)合作進行臨床試驗。

參考文獻:

 

Nikolaj R Christensen, Marta De Luca, Michael B Lever, Mette Richner, Astrid B Hansen, Gith Noes‐Holt, Kathrine L Jensen, Mette Rathje, Dennis Bo Jensen, Simon Erlendsson, Christian RO Bartling, Ina Ammendrup‐Johnsen, Sofie E Pedersen, Michèle Schönauer, Klaus B Nissen, Søren R Midtgaard, Kaare Teilum, Lise Arleth, Andreas T Sørensen, Anders Bach, Kristian Strømgaard, Claire F Meehan, Christian B Vægter, Ulrik Gether, Kenneth L Madsen. A high‐affinity, bivalent PDZ domain inhibitor complexes PICK 1 to alleviate neuropathic painEMBO Molecular Medicine, 2020; DOI: 10.15252/emmm.201911248

鄭醫師補充:

過去我聽到關於小分子的胜肽攝取有助於緩解慢性疼痛,無法了解其確切機轉,這篇研究指出相關的確切機轉,讓我們對於小分子胜肽為何可以幫助緩解疼痛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及立論的依據。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都柏林三一學院的愛爾蘭世代衰老研究(TILDA)的一項新研究發現,維生素D可能是決定COVID-19感染嚴重程度的重要因素。

維生素D被稱為陽光維生素,因為人體透過每天僅暴露10-15分鐘的陽光而在皮膚中產生的。本月初,TILDA發表了一份報告,該報告發現維生素在預防呼吸道感染,減少抗生素使用以及增強免疫系統對感染的反應中扮演至關重要的作用。

根據TILDA的最新發現,在全球不同緯度地區,與維生素D濃度相關的死亡率存在重大差異。南半球國家(例如澳大利亞)的COVID相關死亡率相對較低,TILDA研究人員指出,這種死亡率不再與該病毒的後來出現和傳播有關。

他們指出,在北半球國家,維生素D缺乏症的患病率很高,而且維生素在抑制嚴重感染COVID-19的患者中出現的嚴重發炎反應中可能發揮作用。

研究人員解釋說,維生素D缺乏與不良的日光照射,年齡增加,高血壓,糖尿病,肥胖和種族有關。這些都是與嚴重COVID-19風險增加相關的特徵。

目前,位於北緯35度以下的所有國家/地區因COVID-19造成的死亡率相對較低。但是,位於北緯35度以上的國家/地區的人們在冬季和春季無法獲得足夠的維生素D含量的陽光。這些國家包括維生素D含量低的義大利和西班牙。

研究人員指出,在這些緯度地區,COVID-19的死亡率較高,北歐國家除外,維生素D的補充廣泛,缺乏維生素D的國家少得多。

TILDA首席研究員Rose Anne Kenny教授表示,維生素D不僅有益於骨骼健康,肌肉健康和免疫系統,而且在抑制嚴重COVID-19併發症的嚴重促進發炎反應中具有潛在的關鍵作用。

根據他們的發現,研究人員建議愛爾蘭的所有療養院居民都服用維生素D。

“英國公共衛生,蘇格蘭和威爾斯政府已經發布了從3月至10月對所有成年人進行補充的建議,對居住在療養院或療養院中的成年人進行了全年補給的建議,這些人必須穿著覆蓋大部分皮膚的衣服在戶外或皮膚黝黑的人。

她說:“愛爾蘭要求類似的公共衛生建議。鑑於我們療養院部門COVID感染的高死亡率,這一建議非常重要。”

同時,TILDA的Eamon Laird博士提醒人們,油性魚(鮭魚,金槍魚,沙丁魚),奶酪,蛋黃和牛肝等食物中存在維生素D。

他說:“不過,補充是確保足夠的維生素D血液濃度的最佳方法。隨著冠狀病毒的影響持續,我們中的許多人在戶外活動的時間受到限制,因此需要額外的護理以保持維生素D的健康。”說過。

TILDA的發現作為社論發表在最新版的《消化藥理學與治療學雜誌》(Journal of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上

鄭醫師補充:

維生素D對免疫的調節不是單向的,對免疫力不足的人來說,D可以提升免疫力,但對免疫力過強或者自體免疫狀況的人而言,D可以向下調節,避免過度免疫反應產生的免疫風暴,尤其是類似[新冠肺炎的死因大多與免疫風暴產生過度的免疫激素分泌,直接破壞身體組織導致的器官衰竭有關。因此,維持身體足夠的維生素D濃度將能有效保障免疫系統的正常運作,為抗疫多一層保障。

參考原文報導:

http://www.irishhealth.com/article.html?id=27163

參考文獻:

1.Panarese, A. and Shahini, E. (2020), Letter: Covid‐19, and vitamin D. Aliment Pharmacol Ther. doi:10.1111/apt.15752

2.https://www.mdpi.com/2072-6643/12/4/98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健康的身體是健康思想的家園:運動可以改善您的認知能力。但是,有許多不同類型的運動以及各種各樣的運動和訓練。哪種類型和進行多少運動會使您的頭腦保持最佳狀態?日本的巴塞爾大學的研究人員和他們的筑波大學的同事們通過對科學文獻進行大規模分析,已經探討了這個問題。他們利用這種分析得出了最近在《自然人類行為》(Nature Human Behaviour)雜誌上發表的建議

協調運動特別有效

在塞巴斯蒂安·盧迪加(Sebastian Ludyga)博士和烏韋·普西(UwePühse)教授的參與下,該研究小組評估了80項獨立研究,以確定一些關鍵特徵。耐力訓練,重量訓練或這些要素的結合似乎可以改善認知能力。但是,需要復雜的運動方式以及與其他運動員互動的協調且具有挑戰性的運動會更加有效。盧迪加解釋說:“在一項運動中進行協調(互動)似乎比一項體育活動的總量更為重要。”

較高的活動總水平不一定會導致相應的較高的心理健康水平。每個運動單元的持續時間越長,僅在更長的時間段內才有望改善認知能力。

所有年齡段的人都受益

就像我們的身體狀況一樣,認知能力在我們的生活過程中也會發生變化。在兒童期(認知發展階段)和老年期(認知退化階段)都有很大的改進潛力。但是,巴塞爾大學運動,運動與健康系(DSBG)的研究小組無法找到不同年齡組體育活動有效性的不同指標。

此外,從小學年齡到較高齡的體育活動不必從根本上有所不同,以提高認知能力。因此,在運動過程中可以將不同年齡段的人群合併為一個共同目標。Pühse說:“這已經通過針對兒童及其祖父母的聯合鍛練計劃有選擇地實施。” 這樣的程序因此可以進一步擴展。

男女激烈運動

我們已經知道,相同數量的體育活動對男女的身體健康有不同的影響。但是,研究小組現在已經能夠驗證其心理適應性。因此,男人會從體育活動中受益更多。

性別差異在運動強度上尤其明顯,但在運動類型上卻不明顯。艱苦的鍛鍊似乎對男孩和男人來說特別值得。伴隨著強度的逐漸增加,這可以在更長的時間內顯著提高認知能力

相反,如果強度增加得太快,對婦女和女孩的積極影響就會消失。研究結果發現,如果他們想提高自己的認知適應性,應該選擇中低強度的體育活動。

結論:

結合運動耐力與重量訓練,以及在運動期間和其他人的協調(互動),提高認知效果最好。男性的運動強度及量必須高受益才明顯,而且需靠時間累積來達標。女性及孩童選擇丁強度運動即有好處。

參考文獻:

Sebastian Ludyga, Markus Gerber, Uwe Pühse, Vera N. Looser, Keita Kamijo.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investigating moderators of long-term effects of exercise on cognition in healthy individualsNature Human Behaviour, 2020; DOI: 10.1038/s41562-020-0851-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喝咖啡的好處又多一項!研究:可降低自體免疫疾病發炎率

 

彭幸茹

2020年4月7日 上午8:00

每天喝1~5杯咖啡有益健康

咖啡不只是可以提神,只要喝對了時間及份量,就能有助預防心血管疾病,根據長期研究咖啡的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張金堅教授表示,國外有份研究心臟衰竭危險度的報告,發現每天喝 2~3 杯,可降 7%的罹患風險,而每天喝 4~5 杯,則可降低 11%風險。但是超過 5 杯的話,預防效果就會下降。

專研「阿茲海默症」的宜蘭大學動物科學系及生物技術名譽教授吳輔祐,也在著作《失智症:阿茲海默症的症因與預防》表示,咖啡中所含的咖啡因、綠原酸、咖啡醇對於降低罹患阿茲海默症有明顯的幫助。

還能抗身體發炎,降低自體免疫疾病發作

什麼是「自體免疫疾病」?簡單來說,就是指人體自身的免疫系統太強,強到去攻擊自己的正常細胞、組織與器官的一種疾病。常見的疾病有乾燥症、類風濕性關節炎、僵直性脊椎炎、硬皮症、紅斑性狼瘡、乾癬等。

咖啡有助對抗身體發炎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近 10 年來台灣罹患自體免疫疾病的人正逐年增加中。以類風濕性關節炎為例,目前在台灣約有10 萬名的患者。

要控制此種疾病,首先解決的是,就是降低身體的發炎反應,好讓免疫細胞不再繼續去攻擊正常細胞。義大利的《Humanitas Research Hospital》也表示,咖啡因可作用於免疫系統,有調節先天及後天的免疫功能作用,雖然其機轉尚未得知,但推測是因為抗發炎反應所致。

因為愛爾蘭國立大學曾發表過的一篇研究,顯示咖啡因可抑制促炎性細胞因子,像是腫瘤壞死因子(TNF-α)的產生,同時也會抑制抗體的產生,對於慢性炎症患者具有正面的影響。

每天1杯咖啡有助減少發炎因子

 

研究顯示每天喝1~5杯咖啡有益身體健康 

在 2018 年,《臨床免疫學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Immunology)發表了一篇研究,是關於咖啡因對人類血液中單核白血球調控發炎反應的影響,研究中發現咖啡因可以降低自體免疫疾病的發炎反應,只要 1 杯咖啡的咖啡因含量,就能降低紅斑性狼瘡、類風溼性關節炎等疾病的炎症指數。 

這是因為抑制了發炎反應的訊號傳遞路徑,進而讓發炎相關細胞因子的產生減少,只要發炎細胞減少,相對的會使發炎反應也跟著下降。 

此研究顯示,每天喝 1 杯咖啡就有助於減少自體免疫疾病的發作、及減緩症狀的嚴重度。 

參考來源: 

Humanitas Research Hospital – Caffeine, what are the effects on the immune system? 

Journal of Clinical Immunology – Caffeine inhibits STAT1 signaling and downregulates inflammatory pathways involved in autoimmunity.

鄭醫師補充:

關於咖啡是否能改善自體免疫疾病?其實,不只是咖啡因而已,我們不妨以綠原酸(咖啡中最重要的抗氧化物質,精品咖啡含量高)參閱國外的相關研究:

1.2016年一篇關於綠原酸通過調節JAK / STAT和NF-κB信號通路的活化,誘導IL-6誘導的成纖維樣滑膜細胞凋亡,抑制發炎性增生的研究,事實上,富含綠原酸的中國傳統藥草忍冬藤一直被中醫用來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

Lou L, Zhou J, Liu Y, et al. Chlorogenic acid induces apoptosis to inhibit inflammatory proliferation of IL-6-induced fibroblast-like synoviocytes through modulating the activation of JAK/STAT and NF-κB signaling pathways. Exp Ther Med. 2016;11(5):2054–2060. doi:10.3892/etm.2016.3136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年來,咖哩愛好者一直宣稱薑黃的抗發炎特性,但其活性化合物薑黃素使科學家們長期沮喪,他們希望通過臨床研究來驗證這些說法。

人體無法輕易吸收薑黃素一直是醫學研究者的難題,他們尋求科學證據證明薑黃素可以成功治療癌症,心臟病,阿茲海默氏病和許多其他慢性疾病。

現在,來自南澳大利亞大學(UniSA),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和德克薩斯A&M大學的研究人員表明,薑黃素可以通過微小的奈米顆粒有效地傳遞到人體細胞中。

UniSA製藥學教授Sanjay Garg和他的同事Ankit Parikh博士是一個國際團隊的成員,該團隊開發了一種奈米配方,可以改變薑黃素的行為,從而使其口服生物利用度提高117%。

研究人員在動物實驗中發現,含有薑黃素的奈米顆粒不僅可以防止認知能力下降,而且可以逆轉這種損害。這一發現為阿茲海默氏症的臨床開發試驗鋪平了道路。

聯合作者,UniSA神經科學家周欣复教授說,新配方為阿茲海默氏病提供了潛在的解決方案。

週教授說:“薑黃素是一種抑制氧化壓力和發炎的化合物,這是阿茲海默氏症的關鍵病理因素,它還有助於清除澱粉樣蛋白斑塊,這些蛋白塊在阿茲海默病患者的大腦中聚集在一起。”

現在正在測試相同的遞送方法,以顯示奈米薑黃素也可以預防生殖器皰疹的擴散。

Garg教授說:“要治療生殖器皰疹(HSV-2),您需要一種薑黃素,其吸收性更好,這就是為什麼需要將其封裝成奈米製劑的原因。”

Garg教授說:“薑黃素可以阻止生殖器皰疹病毒,有助於減少炎症,使其不易感染HIV和其他性傳播感染。”

由於女性生殖道( female genital tract FGT)中的細菌和病毒感染削弱了粘膜屏障,因此女性在生物學上更容易感染生殖器皰疹。然而,薑黃素可以最大程度地減少生殖器發炎並控制HSV-2感染,這將有助於預防FGT中的HIV感染。

鄭醫師補充:

相對於靜脈注射的薑黃素,如果口服吸收能奈米化,甚至直接經由口腔黏膜以及舌下吸收,不須經過腸道轉化吸收,那麼這類將薑黃速萃取物製劑,效果絕對不亞於靜脈注射,方便性及經濟考量更勝靜脈注射。目前德國已有口腔黏膜及舌下吸收的薑黃素噴劑,經臨床實驗效果不亞於靜脈注射,在德國廣受歡迎。市面上絕大多數的薑黃產品都難敵吸收障礙,因此抗發炎的效果難臻理想。

參考文獻:

Danielle Vitali, Puja Bagri, Jocelyn M. Wessels, Meenakshi Arora, Raghu Ganugula, Ankit Parikh, Talveer Mandur, Allison Felker, Sanjay Garg, M.N.V. Ravi Kumar, Charu Kaushic. Curcumin Can Decrease Tissue Inflammation and the Severity of HSV-2 Infection in the Female Reproductive Mucosa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2020; 21 (1): 337 DOI: 10.3390/ijms21010337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2020年2月26日在線發行的Neurology®的一項研究,食用富含堅果,蔬菜和大豆的素食的人患中風的風險可能低於食用包含肉和魚的飲食的人。這項研究發表於美國神經病學會醫學雜誌。

研究作者之一,台灣花蓮慈濟大學的林千龍(Chin-Lon Lin)博士說:“中風是全世界第二大最常見的死亡原因,也是致殘的主要原因。” “中風還會導致失智。如果我們能夠減少人們改變飲食習慣來中風的次數,那將對整體公共健康產生重大影響。”

這項研究涉及台灣佛教社區的兩組人,他們鼓勵素食,並且不鼓勵吸煙和飲酒。兩組中大約30%的參與者是素食主義者。在素食主義者中,男性佔25%。研究人員將素食者定義為不吃任何肉或魚的人。

在研究開始時,所有參與者的平均年齡為50歲,沒有人經歷過中風。首批5,050人被平均追踪了6年。第二批人數為8,302人,平均隨訪了9年。在研究開始時,對參與者進行了醫學檢查,並詢問了他們的飲食。

素食者比非素食者吃更多的堅果,蔬菜和大豆,少吃乳製品。兩組食用相同數量的雞蛋和水果。素食者攝入更多的纖維和植物蛋白。他們還少吃動物蛋白和脂肪。

然後,研究人員查看了一個國家數據庫,以確定參與者在研究過程中發生的中風次數。

在第一批5,050人中,有54人中風。缺血性中風是指大腦的一部分血流受阻時的中風,在1,424名素食者中有3位中風,佔0.21%,而在3,626名非素食者中有28名中風,佔0.77%。在對年齡,性別,吸煙和高血壓,糖尿病等健康狀況進行調整之後,研究人員發現,與非素食者相比,素食者的缺血性中風風險降低了74%。

在第二組的8,302人中,有121位中風。對於缺血性和出血性中風(也稱為出血性中風),2,719名素食者中有24位中風,佔0.88%,相比之下,5,583名非素食者中有97名中風,佔1.73%。在對其他因素進行調整之後,研究人員發現,與非素食者相比,該組素食者的整體中風風險降低了48%,缺血性中風的風險降低了60%,出血性中風的風險降低了65%。

林說:“總的來說,我們的研究發現,即使在調整了已知的危險因素(例如血壓,血糖濃度和血液中的脂肪)之後,素食飲食還是有益的,並且降低了缺血性中風的風險。” “這可能意味著也許還有其他保護機制可以保護那些吃素食的人免於中風。”

該研究的局限性在於參與者的飲食僅在研究開始時進行評估,因此不知道參與者的飲食是否隨時間變化。另一個限制是研究參與者沒有喝酒或吸煙,因此結果可能無法反映總體人群。同樣,台灣研究人群的結果可能無法在全球範圍內推廣。最後,可能還有其他因素可能會影響中風風險,但這些因素尚未得到考慮。

鄭醫師補充:

近日的一項研究建議減少肉類及蛋的攝取,可以降低身體發炎,主要是肉類及蛋的蛋胺酸會讓免疫細胞作為發炎的原料,對照這項研究,應該有相關。

參考文獻:

Tina H.T. Chiu, Huai-Ren Chang, Ling-Yi Wang, Chia-Chen Chang, Ming-Nan Lin, Chin-Lon Lin. Vegetarian diet and incidence of total, ischemic, and hemorrhagic stroke in 2 cohorts in TaiwanNeurology, 2020; 10.1212/WNL.0000000000009093 DOI: 10.1212/WNL.0000000000009093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近日發表在《細胞代謝》雜誌上的發現,顯著降低飲食中氨基酸蛋氨酸的含量可以減緩發炎和自身免疫性疾病(如多發性硬化症)的發作和進展

儘管人體中許多細胞類型都會產生蛋氨酸(methionine ),但負責應對諸如病原體等威脅的免疫細胞卻不會。取而代之的是,必須通過食用食物來攝取為這些專門細胞(即T細胞)提供燃料。儘管在大多數食品中都發現蛋氨酸,但動物產品(例如肉和蛋)的含量特別高。

Russell Jones博士說:“蛋氨酸對於健康的免疫系統至關重要。我們的結果表明,對於易患發炎性和自身免疫性疾病(如多發性硬化症)的人,減少蛋氨酸的攝入實際上可以抑制引起疾病的免疫細胞,從而帶來更好的結果。” D.,該研究的資深作者,範安德爾學院代謝和營養規劃小組的項目負責人。“這些發現為飲食干預作為這些疾病的未來治療方法提供了進一步的依據。”

當免疫系統錯誤地攻擊並破壞健康組織時,就會發生自身免疫疾病。例如,在多發性硬化症(中樞神經系統最常見的發炎疾病)中,保護大腦和脊髓神經細胞的髓鞘被免疫系統瞄準攻擊。隨後的損害會阻止信息往返大腦,導致麻木,肌肉無力,協調和平衡問題以及認知能力下降等症狀逐漸惡化。當前,尚無法在不大為增加感染或癌症風險的情況下,顯著減緩或停止多發性硬化的療法。

研究合著者Catherine Larochelle博士說:“導致多發性硬化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我們知道與免疫系統有關的基因也有牽連,但環境因素也起作用。”蒙特利爾大學醫院中心多發性硬化症診所神經免疫學的臨床科學家和神經病學家。“肥胖等新陳代謝因素增加了發生多發性硬化症的風險,這一事實使人們通過飲食干預來平息免疫系統的想法特別有吸引力。”

在免疫反應期間,T細胞會氾濫到患處,以幫助人體抵禦病原體。瓊斯,拉羅謝爾及其團隊發現,飲食蛋氨酸通過幫助“重新編程” T細胞通過更快地複制和分化成專門的亞型,從而對這種威脅做出反應而為這一過程提供了燃料。這些重新編程的T細胞中的一些會引起發炎,這是免疫反應的正常部分,但如果持續存在,則會引起損害,例如多發性硬化症中發生的神經損害。

研究人員還發現,多發性硬化症小鼠模型大幅降低蛋氨酸的飲食改變了T細胞的重編程,從而限制了T細胞在大腦和脊髓中引起發炎的能力。結果是疾病的發作延遲和進展減慢。

瓊斯說:“通過限制飲食中的蛋氨酸,可以從根本上消除這種過度活躍的發炎反應的能量,而不會損害其餘的免疫系統。”

他告誡說,在製定飲食指南之前,必須在人類中驗證發現。該小組還計劃調查是否可以設計針對蛋氨酸代謝的新藥物。

該研究是最新發現限制蛋氨酸飲食作為疾病治療方法的最新研究杜克大學Locasale實驗室的2019年研究表明,減少蛋氨酸可以改善化學療法和放射線對抗癌症的作用。

參考文獻:

Dominic G. Roy, Jocelyn Chen, Victoria Mamane, Eric H. Ma, Brejnev M. Muhire, Ryan D. Sheldon, Tatiana Shorstova, Rutger Koning, Radia M. Johnson, Ekaterina Esaulova, Kelsey S. Williams, Sebastian Hayes, Mya Steadman, Bozena Samborska, Amanda Swain, Audrey Daigneault, Victor Chubukov, Thomas P. Roddy, William Foulkes, J. Andrew Pospisilik, Marie-Claude Bourgeois-Daigneault, Maxim N. Artyomov, Michael Witcher, Connie M. Krawczyk, Catherine Larochelle, Russell G. Jones. Methionine Metabolism Shapes T Helper Cell Responses through Regulation of Epigenetic ReprogrammingCell Metabolism, 2020; 31 (2): 250 DOI: 10.1016/j.cmet.2020.01.006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核桃不僅是美味的零食,而且還可以促進有益腸道的細菌。新研究表明,這些“好”細菌可能對核桃的心臟健康有益。

在一項隨機對照試驗中,研究人員發現,作為健康飲食的一部分每天吃核桃與某些細菌的增加有關,這些細菌可以幫助促進健康。此外,腸道細菌的這些變化與某些心臟病危險因素的改善有關。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助理研究員克里斯蒂娜·彼得森(Kristina Petersen)說,這項研究-最近發表在《營養學雜誌》上 -表明核桃可能是一種有益於心臟和腸道健康的小吃。

彼得森說:“用核桃代替平常的零食-特別是如果它是不健康的零食-用核桃是很小的改變,可以改善飲食。” “大量證據表明,飲食上的少量改善對健康大有裨益。作為健康飲食的一部分,每天吃兩到三盎司的核桃可能是改善腸道健康和降低心臟病罹患風險的好方法。”

先前的研究表明,核桃與低飽和脂肪的飲食搭配使用,可能對心臟有益。例如,以前的研究證實,每天吃完整的核桃會降低膽固醇濃度和血壓。

根據研究人員的說法,其他研究發現,胃腸道細菌的變化(也稱為腸道微生物組)可能有助於解釋核桃的心血管益處。

賓州州立大學營養學傑出教授潘妮·克里斯·埃瑟頓說:“在腸道健康及其對整體健康的影響方面,正在進行許多研究。” “因此,除了研究脂質和脂蛋白等因素外,我們還希望研究腸道健康。我們還想了解食用核桃的腸道健康變化是否與心臟病危險因素的改善有關。”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招募了42位30歲至65歲之間的超重或肥胖參與者。在研究開始之前,將參與者平均接受美國飲食兩週。

在這種“磨合”飲食之後,將參與者隨機分配到三種研究飲食之一,所有這些飲食中的飽和脂肪均少於磨合飲食。這些飲食包括一種摻入整個核桃的飲食,一種包含相同量的α-亞麻酸(ALA)和不含核桃的多不飽和脂肪酸,一種飲食用部分油酸(另一種脂肪酸)替代了相同數量的ALA,這部分無任何核桃。

在所有三種飲食中,核桃或植物油代替了飽和脂肪,所有參與者在每種飲食中都進行了六週的飲食,但在飲食之間有所間隔。

為了分析胃腸道中的細菌,研究人員在參與者完成磨合期飲食和三個研究飲食期的每個階段之前72小時收集了糞便樣本。

彼得森說:“核桃飲食豐富了過去與健康有關的許多腸道細菌。” “其中之一是Roseburia,它與保護腸壁有關。我們還發現,Eubacteria eligens和Butyricicoccus的含量很高。”

研究人員還發現,在核桃飲食之後,腸道細菌的變化與心臟病的危險因素之間存在顯著的關聯。益生桿菌與幾種不同的血壓測量值呈負相關,這表明​​更多的益生細菌與這些危險因素的減少相關。

此外,更多的Lachnospiraceae(毛螺菌科)與血壓,總膽固醇和非HDL膽固醇的降低有較大關聯。另外兩種飲食的分析,發現腸道菌叢沒有變豐富,與心臟病風險因素之間沒有顯著相關性。

朱尼亞塔學院生物學副教授里賈納·拉曼德拉(Regina Lamendella)說,這些發現是人們如何以積極方式餵養腸道微生物組的一個例子。

Lamendella說:“像整個核桃這樣的食物為我們的腸道微生物群提供了各種各樣的底物,例如脂肪酸,纖維和生物活性化合物。” “反過來,這可以幫助我們的身體產生有益的代謝產物和其他產品。”

Kris-Etherton補充說,未來的研究可以繼續研究核桃如何影響微生物組和其他健康元素。

克里斯·埃瑟頓說:“這些發現增加了我們對核桃的健康益處的了解,這次是朝著它們對腸道健康的影響邁進。” “這項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堅果可能改變腸道健康的線索,現在我們有興趣擴大堅果的種類,並研究它可能如何影響血糖濃度。”

結論:吃完整的核桃可改善(豐富)腸道菌叢,可以降低腸道發炎,進而減少全身的發炎,甚至降低心血管及心臟疾病之風險。

參考文獻:

Alyssa M Tindall, Christopher J McLimans, Kristina S Petersen, Penny M Kris-Etherton, Regina Lamendella. Walnuts and Vegetable Oils Containing Oleic Acid Differentially Affect the Gut Microbiota and Associations with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Follow-up of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Feeding Trial in Adults at Risk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2019; DOI: 10.1093/jn/nxz289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