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靈的話題 (1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項新研究的作者說,要求人們停止使用社群媒體僅一周可能就能顯著改善他們的幸福感、憂鬱和焦慮,並且在未來可能會被推薦為幫助人們管理心理健康的一種方式。

這項研究由英國巴斯大學的一組研究人員進行,研究了為期一周的社群媒體休息對心理健康的影響。對於該研​​究的一些參與者來說,這意味著他們可以騰出大約 9 個小時的時間來瀏覽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 和 TikTok。

他們的研究結果——日前(2022 年 5 月 6 日,星期五)發表在美國期刊《網絡心理學、行為和社交網絡》上——發現,僅僅關閉一周的社群媒體時間就可以提高個人的整體幸福感,並減少憂鬱和焦慮症的症狀。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將 154 名 18 至 72 歲、每天使用社交媒體的人隨機分配到干預組(要求他們在一周內停止使用所有社群媒體)或對照組(他們可以繼續使用像平常一樣)。在研究開始時,對焦慮、憂鬱和幸福感進行比對評比。

參與者報告,在研究開始前,每周平均花費 8 小時在社群媒體上。一周後,與繼續使用社群媒體的參與者相比,被要求關閉一周的參與者在幸福感、憂鬱和焦慮方面都有顯著改善,這證實短期間有好處。

參與者被要求關閉一周,報告指出他們使用社群媒體的平均時間只有 21 分鐘,而對照組的平均時間為 7 小時。提供螢幕使用統計數據以檢查個人是否遵守休息時間。

巴斯衛生部的首席研究員 Jeff Lambert 博士解釋說:“滑社交媒體是如此普遍,以至於我們中的許多人從醒來到晚上閉上眼睛錢幾乎都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我們知道社群媒體的使用量很大,人們越來越擔心它對心理健康的影響,因此通過這項研究,我們想看看簡單地要求人們休息一周是否會對心理健康產生好處。

“我們的許多參與者報告說,離開社群媒體帶來了積極的影響,整體情緒得到改善,焦慮減少。這證實即使只是短暫的休息也會產生影響。

“當然,社群媒體是生活的一部分,對許多人來說,它是他們是誰以及他們如何與他人互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如果你每週花幾個小時來滑並且你覺得它對你產生了負面影響,它可能值得減少你的使用,看看它是否有幫助。”

該團隊現在希望在這項研究的基礎上,看看短暫休息是否可以幫助不同的人群(例如,年輕人或有身心健康狀況的人)。該團隊還希望追踪人們超過一周的時間,看看這些好處是否會持續一段時間。如果是這樣,他們推測在未來,這可能會成為用於幫助管理心理健康的一系列臨床建議的一部分。

在過去的 15 年中,社群媒體徹底改變了我們的溝通方式,主要平台的巨大增長突顯了這一點。在英國,使用社群媒體的成年人數量從 2011 年的 45% 增加到 2021 年的 71%。在 16 至 44 歲的人群中,多達 97% 的人使用社群媒體,滑它們成了我們最頻繁的線上活動。

感覺“低落”和失去快樂是憂鬱的核心特徵,而焦慮的特徵是過度和失控的擔憂。幸福感是指個人的積極情感、生活滿意度和目標感的程度。根據統計,我們六分之一的人在任何一周內都會遇到常見的心理健康問題,例如焦慮和憂鬱。

參考文獻:

 

  1. Jeffrey Lambert, George Barnstable, Eleanor Minter, Jemima Cooper, Desmond McEwan. Taking a One-Week Break from Social Media Improves Well-Being, Depression, and Anxiety: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 2022; DOI: 10.1089/cyber.2021.032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 世紀和 21 世紀的科學進步導致對死亡的理解發生重大變化。與此同時,幾十年來,經歷過死亡的人都會回憶起無法解釋的清醒事件,這些事件涉及意識和意識的增強。這些已經使用流行的 - 但科學上定義不明確的 - 術語“瀕死體驗”進行了報導。

由紐約大學格羅斯曼醫學院重症監護和復甦研究主任 Sam Parnia 醫學博士領導的一個由國家和國際領導人組成的多學科團隊發表了“死亡研究和回憶死亡經歷的指南和標準”。一項多學科共識聲明,並在《紐約科學院年鑑》中提出了未來的發展方向。這項研究審查了迄今為止積累的科學證據,代表了有史以來第一個經過同行評審的關於圍繞死亡的回憶經歷的科學研究的共識聲明。

該研究的研究人員代表了許多醫學學科,包括神經科學、重症監護、精神病學、心理學、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並代表了許多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學術機構,包括哈佛大學、貝勒大學、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維吉尼亞大學、維吉尼亞聯邦大學、威斯康辛醫學院、南安普頓大學和倫敦大學。

他們的結論包括:

  1. 由於復甦和重症監護醫學的進步,許多人在遭遇死亡或瀕臨死亡的情況下倖存下來。這些人——根據之前的人口研究估計包括全球數億人——一直在描述圍繞死亡的回憶經歷,這些經歷涉及一組具有普遍主題的獨特心理回憶。
  2. 根據之前發表的幾項研究,回憶起的圍繞死亡的經歷與幻想、幻覺或精神藥物誘發的反應不一樣。相反,它們遵循特定的敘事弧線,涉及以下感知: (a) 以高度、廣闊的意識和對死亡的認識與身體分離;(b) 前往目的地;(c) 對生活進行有意義和有目的的回顧,包括對所有針對他人的行為、意圖和想法進行批判性分析;(d)感覺像“家”的地方和(e)恢復生機的感覺。
  3. 死亡的經歷最終形成了以前未知的、獨立的子主題,並與積極的長期心理轉變和成長有關。
  4. 研究發現,伽馬波(gamma)活動和電脈衝的出現——通常是腦電圖 (EEG) 上意識狀態增強的標誌——與死亡有關,進一步支持了數百萬人的說法,他們報告說他們經歷過和死亡經驗有關的清醒和意識增強。
  5. 與死亡有關的可怕或痛苦經歷往往既沒有相同的主題,也沒有超然、相同的敘述、無法言喻和正向的蛻變效果。

“心臟驟停不是心臟病發作,而是代表導致人死亡的疾病或事件的最後階段,”主要作者帕尼亞解釋道。“心肺復甦術 (CPR) 的出現向我們表明,死亡不是一種絕對的狀態,而是一個過程,即使在某些人開始之後,它也有可能被逆轉。

“對死亡進行科學研究的原因是,”他繼續說,“當心臟停止跳動時,腦細胞不會在缺氧幾分鐘內受到不可逆轉的損害。相反,它們會在數小時內‘死亡’。這使科學家能夠客觀地研究與死亡有關的生理和心理事件。”

研究人員說,到目前為止,有證據表明,無論是生理過程還是認知過程都不會隨著死亡而結束,儘管系統研究無法絕對證明患者經歷的真實性或意義以及與死亡有關的意識主張,但已經也不可能否認他們。

很少有研究以客觀和科學的方式探索我們死亡時會發生什麼,但這些發現為人類意識如何存在提供了有趣的見解,並可能為進一步研究鋪平道路,”帕尼亞補充道。

參考文獻:

  1. Sam Parnia, Stephen G. Post, Matthew T. Lee, Sonja Lyubomirsky, Tom P. Aufderheide, Charles D. Deakin, Bruce Greyson, Jeffrey Long, Anelly M. Gonzales, Elise L. Huppert, Analise Dickinson, Stephan Mayer, Briana Locicero, Jeff Levin, Anthony Bossis, Everett Worthington, Peter Fenwick, Tara Keshavarz Shirazi. Guidelines and standards for the study of death and recalled experiences of death––a multidisciplinary consensus statement and proposed future directions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2022; DOI: 10.1111/nyas.1474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臨終時大腦想什麼 科學家首次記錄到人生跑馬燈

2022/2/24 14:50(2/24 16:02 更新)

(中央社倫敦23日綜合外電報導)一項科學研究的意外新發現顯示,人在臨終時,往事確實可能歷歷在目。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BBC News)報導,科學家為一名患有癲癇的87歲患者測量腦電波時,患者心臟病發作,危及性命,因此意外讓科學家有了垂死大腦的紀錄。

結果顯示,在心臟停止搏動的前後30秒,這名男性病患的腦電波模式與做夢或回憶相同。

這篇昨天發表在「老化神經科學前沿」(Frontiers in Aging Neuroscience)期刊的研究寫道,這種大腦活動顯示人臨終時可能出現最後的「人生回顧」。

研究共同作者齊默(Ajmal Zemmar)說,研究團隊當時在加拿大溫哥華意外獲得的資料,是史上第一次的垂死大腦紀錄。

他告訴BBC:「這完全是偶然,我們一開始並沒打算做這個實驗或記錄這些信號。」

這是否意味人臨終時,過去與親人的相處時光和其他美好回憶會重現?齊默說,這點無從得知。

他說:「如果跳到哲學領域,我會推測如果大腦做了『情境再現』,可能會讓人想起好事而非壞事。但難忘的事情可能因人而異。」

齊默現為美國路易維爾大學(University of Louisville)神經外科醫師。他說,在患者心臟停止向大腦供血前的30秒,腦電波模式與人執行需要高認知的任務時相同,像是集中注意力、做夢或回憶過去。

患者的腦波會在心臟停止搏動後持續30秒。齊默說:「這可能是我們人生經歷的最後一次回顧,在死前最後幾秒透過大腦重演。」

這項研究也提出生命究竟何時才算結束的問題,是心臟停止搏動,還是大腦不再運作的時候?

齊默和團隊提醒,不能單從一項研究得出廣泛的結論。由於研究中的患者患有癲癇,還有腦出血和腫脹,因此更為複雜。

齊默在2016年第一次取得紀錄後,多年來一直在尋找類似案例來協助加強分析,但未能成功。

不過,2013年一項以健康老鼠進行的研究或許提供了一些線索。美國研究員在這項分析中表示,老鼠心臟停止搏動後30秒,研究員記錄到很高水平的腦電波,這和齊默在癲癇患者身上發現的結果相似。

齊默說,兩項研究之間「驚人」相似。研究人員希望透過發表癲癇患者的案例,為其他關於生命最後時刻的研究打開大門。

齊默說:「我認為整個瀕死經驗具有某種神秘和靈性。像這樣的發現,是科學家為之而活的時刻。」(譯者:陳怡君/核稿:曾依璇)1110224

參考文獻:

Vicente R, Rizzuto M, Sarica C, Yamamoto K, Sadr M, Khajuria T, Fatehi M, Moien-Afshari F, Haw CS, Llinas RR, Lozano AM, Neimat JS and Zemmar A (2022) Enhanced Interplay of Neuronal Coherence and Coupling in the Dying Human Brain. Front. Aging Neurosci. 14:813531. doi: 10.3389/fnagi.2022.813531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nagi.2022.813531/full

鄭醫師補充:

多年前,我在一個私下場合,曾聽一位年輕男性(現在應該是中年了)分享他的瀕死經驗,那個過程改變了他的人生觀。他提到有一次他騎機車,遇事故頭部遭撞到其他車輛大力撞擊,整個人噴飛出去,由於撞擊力道很大,他在心裡大喊不妙,幸而在五分鐘後轉醒。重要的是在他短暫看似昏迷的過程中,他記得很清楚,遭撞後這輩子從出生到遭撞擊這一刻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以非常快速但又很清晰的影片放映在腦海中,時間大約只有1 分半,最長不會多過三分鐘,他的描述非常具體且清楚,如同這篇報導提到的人生跑馬燈。

以靈性或是修行的角度來看,這種心靈影像圖片是被完整記錄下來的,而且在臨終前會再回放,提醒當事人這一世的點點滴滴,甚至帶往下一站的旅程。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健康網》 腦子記憶體僅256Mb?研究:「忘記」讓生活更幸福

2022/02/01 18:31

〔健康頻道/綜合報導〕我們在生活中創造無數回憶,但有許多回憶被忘記了,大多數人認為,是因為時間流逝而導致,認為自己記性不好,甚至形容自己腦子記憶體容量僅有「256Mb」 。據外媒《每日科學》(Science daily)報導,科學家研究發現「忘記」並非壞事,反而代表大腦功能使我們與所接觸的環境有動態的互動,幫助人們有更靈活的決策與行為,進而促使生活更幸福。

報導指出,過去認為人們會忘記一些記憶,進而保留其它重要的記憶;但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忘記」是因為記憶存取改變,而不是記憶喪失。都柏林三一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副教授Tomás Ryan的研究,更進一步發現,腦部「忘記」的機制對於人的行為與生活有正面影響,而這項研究發表於《自然綜述-神經科學》(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的期刊上。

Ryan表示,記憶存在「記憶痕跡」(engram)細胞的神經元中,若記憶能成功回憶,表示這些神經元被重新刺激,若該記憶痕跡細胞沒有再度被刺激就會遺忘,但記憶本身仍存在,「就像記存在保險箱中,但不記得解鎖密碼」。

Ryan說明這項新的論點是,「忘記」是由於神經元將記憶痕跡細胞從可存取狀態,切換到不存取的狀態,所以「忘記」受到環境條件影響,甚至是一種為了符合環境而有新的學習模式。

Ryan進一步說明,在不斷變化的世界中,記憶痕跡細胞沒有再度被刺激,可以使人有更靈活的行為和更好的決策以適應環境。特別,當記憶是在與當前環境不相關的情況下獲得的,那麼忘記就是是一種積極的變化,可以促進我們的生活更幸福。但Ryan強調,這種大腦自然「遺忘」的機制,在阿滋海默症中會變成可逆的。

鄭醫師補充:

生活中創造了無數的回憶,但其中絕大部分我們忘記了。為什麼?與記憶會隨著時間而衰減的一般假設相反,“忘記”可能不是一件壞事——這是科學家們認為它可能代表一種學習形式的說法。

我們的記憶未曾遺失,只是封存假裝找不到而已,目的在於專注於眼前當下的環境變化,暫存記憶體需要把大部分的空間讓出來給眼前最重要或是新的環境訊息。無法把注意力專注於眼前當下,任由過往記憶占滿暫存記憶體,不管沉湎於過去或是被過往記憶綁架,很難隨機應變,自然難有幸福感。

這不免讓人聯想到臨床上,我們看到失智症初期的症狀,往往就是患者很幸福,照顧者很辛苦,記得多的人比較難受。

參考文獻:

  1. Tomás J. Ryan, Paul W. Frankland. Forgetting as a form of adaptive engram cell plasticity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2022; DOI: 10.1038/s41583-021-00548-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數月的社會疏離命令,人們嚴重依賴技術來獲得社交聯繫。但是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一項新研究發現,跟發送電子郵件或短信相較,人們通常會在電話更容易產生他們渴望的連結感。

麥康布斯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芝加哥大學的尼古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合著的阿米特·庫馬爾(Amit Kumar)說,在這項研究中,人們之所以選擇打字是因為他們相信打個電話會更尷尬-但他們錯了。 。

庫馬爾說:“人們通過基於語音的媒體感覺更加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但他們對尷尬的恐懼正將他們推向基於文本的媒體。”

該研究已經在《實驗心理學雜誌》(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上提前在線發表

在一個實驗中,研究人員讓200個人對通過電子郵件或電話與老朋友重新建立聯繫的感覺做出預測,然後他們隨機分配他們去做。即使參與者認為打個電話會使他們感到更緊密連結,但他們仍然表示希望通過電子郵件發送訊息,因為他們覺得打電話會很尷尬。

研究人員發現,但是電話比電子郵件要好得多。

庫馬爾說:“當涉及到實際體驗時,人們報告說他們確實比通過電話與電話上的老朋友建立了更牢固的聯繫,而且他們並沒有感到尷尬。”

在另一個實驗中,研究人員通過在即時聊天中發短訊息,通過視頻聊天進行交談或僅使用音頻進行交談,來隨機分配陌生人進行交流。參與者不得不提出並回答一系列個人問題,例如:“有沒有您夢想已久但遲遲未付諸行動的事嗎?您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或“您能形容某次在別人面前哭泣的狀態嗎?”

參加者並不期望讓他們覺得正在進行交流的媒體的重要性,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預測他們會感覺像通過短訊或者訊息與電話一樣與陌生人聯繫。

但是研究人員發現,當他們真正互動時,人們通過交談而不是打字來進行交流的感覺要明顯得多。而且,他們再次發現聽到對方的聲音也沒有那麼尷尬。

研究人員發現,實際上,聲音本身-即使沒有視覺提示-似乎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面對有關基於語音的媒體的另一個迷思,研究人員安排參與者重新與他們的老朋友聯繫。他們發現打電話所花費的時間與閱讀和回覆電子郵件所花費的時間相同。

研究人員說,在通過技術管理關係尤為重要的時候,這一結果揭示並挑戰了人們對通信媒體的假設。“我們被要求保持身體上的距離,但是我們仍然需要這些社會鏈結來維持我們的幸福,甚至為了我們的健康。

參考文獻:

Amit Kumar, Nicholas Epley. It’s surprisingly nice to hear you: Misunderstanding the impact of communication media can lead to suboptimal choices of how to connect with others.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2020; DOI: 10.1037/xge000096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 Journal of Neuroscience(神經科學期刊)發表的最新研究,人們在嘗試避免傷害他人時會有更佳的學習和決策能力

人們通常是出於自我利益。例如,參加一項研究的參與者在為自己賺錢而不是幫他人賺錢時,學習遊戲的速度更快。但是,當對別人身體傷害進入考量時,這種模式就會改變。

Lengersdorff等。調查了人們如何有效地學會避免對自己和他人造成傷害。參加者在fMRI掃描時玩同時玩電擊遊戲。他們在兩個抽象符號之間進行選擇:一組符號極有可能產生非痛苦的電擊,而另一個符號則極少機會產生痛苦的電擊。計算模型顯示,當參與者選擇另一個人承受最低程度的痛苦而不是自己時,他們會更好地做出最佳選擇。這可以說是一種選擇的價值比另一種選擇的價值更好。

最想避免休克的人表現出腹側前額葉皮層( 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VMPFC)的活化增加,該區域涉及評估決策。選擇另一個人(降低傷害)還與VMPFC和顳頂接合部之間的同步活動有關,該區域與評估他人的情緒狀態有關。這意味著其他相關的學習和決策源於神經評估系統和社交大腦之間的協同作用。

參考文獻:

Lukas L. Lengersdorff, Isabella C. Wagner, Patricia L. Lockwood, Claus Lamm. When implicit prosociality trumps selfishness: the neural valuation system underpins more optimal choices when learning to avoid harm to others than to oneself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020; JN-RM-0842-20 DOI: 10.1523/JNEUROSCI.0842-20.202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極實相”或“上帝”的經驗賦予心理健康持久的益處

 

無論是自發的還是由迷幻藥的引發的遭遇經歷,都會產生類似的正面影響

 

數千年來的人們已經報告說,他們自發地或在迷幻藥物(如含有psilocybin的蘑菇或亞馬遜孕育的ayahuasca)的影響下進行了深刻的宗教體驗,其中一部分經歷與人們所認為的“上帝”相遇“或”終極實相。“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人員在一項對數千名與上帝進行過親身接觸的人進行的一項調查中表示,超過三分之二的自我認定的無神論者在遇到這種情況後就會脫掉這個標籤,無論是自發的還是迷幻的。

此外,研究人員表示,大多數受訪者認為他們的心理健康狀況持續出現積極變化 - 例如,生活滿意度,目的和意義 - 甚至在他們最初的經歷幾十年之後仍持續。

研究人員說,這項發現在4月23日發表在PLOS ONE上的一篇論文中得到了證實,這些研究結果表明,這種深刻有意義的經歷可能具有治癒作用。他們補充說,研究的設計是第一個系統地和嚴格地比較自發的上帝遇到經驗與迷幻物質引起或催化的經歷的報告。

“人們所描述的與上帝或上帝代表相遇的經歷已被報導數千年,它們可能構成了世界上許多宗教的基礎,”首席研究員Roland Griffiths博士,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行為科學精神病學教授說。“雖然現代西方醫學通常不會將'精神'或'宗教'經驗視為抗病的工具之一,但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這些遭遇往往會導致心理健康的改善。”

格里菲斯說,這些歷史性和廣泛的軼事證據證明的益處導致研究團隊最近努力研究這類遭遇的價值和可能的負面效應。

對於這項新研究,科學家們利用全球4,285名對在線廣告做出回應的人的數據,完成了兩次關於上帝遭遇經歷的50分鐘在線調查中的一項。這些調查要求參與者回憶起他們與“他們理解的上帝”,“更高的力量”,“終極現實”或“上帝的代表例如天使”的單一最難忘的遭遇體驗。他們還詢問受訪者對他們的經歷以及是否以及如何改變他們的生活的看法。

大約69%的參與者是男性,88%是白人。在那些報導使用迷幻劑的人中,1,184人服用了psilocybin(“魔術蘑菇”),1,251人說他們服用了LSD,435人說他們服用了ayahuasca(一種源自拉丁美洲土著文化的植物釀酒),606人說他們服用DMT (N,N-二甲基色胺),也是在某些植物和動物中發現的天然存在的物質。

在總參與者中,有809人是對非藥物調查做出回應的人,而有3,476人回應了迷幻劑調查。受訪者在參加調查時的平均年齡為38歲。那些說他們在迷幻藥上遇到過上帝經歷的人報告說這些經歷平均發生為25歲,而那些經驗來自發的人報告平均年齡為35歲。

其他重要發現包括:

  • 非藥物和迷幻藥群中約75%的受訪者認為他們的“上帝遭遇”經歷是他們一生中最有意義和最具精神意義的經歷,兩個群體都將其歸因於生活滿意度,目的和意義的積極變化。
  • 獨立迷幻藥的使用者,超過三分之二無神論者的人表示他們在經歷之後不再是無神論者。
  • 在非藥物和迷幻藥群中,大多數參與者報告了對遭遇體驗的生動記憶,這種記憶經常涉及與具有意識(約70%),仁慈(約75%),智力(約80)屬性的某些實體進行交流。百分比),神聖(約75%)和永恆存在(約70%)。
  • 雖然兩組均報告死亡恐懼減少,但迷幻藥組70%的參與者報告了這一變化,而非藥物受訪者中有57%減少死亡恐懼。
  • 在這兩個群體中,大約15%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經歷是他們生活中最具心理挑戰性的。
  • 在非吸毒組中,參與者最有可能選擇“上帝”或“上帝的使者”(59%)作為他們遭遇的最佳描述,而迷幻組最有可能(55%)選擇“終極”實相。”

對於未來的研究,格里菲斯表示,他的團隊希望探索哪些因素會使某些人容易發生如此令人難忘且改變生活的感覺,他們希望看到在體驗期間大腦中會發生什麼。

“繼續探索這些經歷可能會為宗教和精神信仰提供新的見解,這些信仰自古以來就是塑造人類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格里菲斯說。

格里菲斯和研究小組告誡說,該研究依賴於自我報告的問卷回答,這種方法對參與者的偏見或不準確反應有很大的可能性。他們並不主張人們自己使用迷幻物質,因為它們不僅具有法律風險,而且還具有與影響下的判斷力受損相關的行為風險以及可能產生負面心理後果,特別是在弱勢群體或經驗不足時。由合格的指導保護。

此外,格里菲斯說,“我們希望明確我們的研究關注個人經歷,並且沒有說明上帝的存在或不存在。我們懷疑任何科學都可以明確地解決這一點。”

近二十年來,格里菲斯一直在研究迷幻藥物。他早期的一些研究已經使用psilocybin來探索神秘型體驗及其在健康志願者中的後果,以及該藥物在幫助人們戒菸或緩解因癌症診斷導致的精神痛苦方面的治療潛力。

他的團隊希望,有一天,psilocybin可能會被開發成一種藥物,在訓練有素的指導員的照顧下用於治療環境。

參考文獻:

 

  1. Roland R. Griffiths, Ethan S. Hurwitz, Alan K. Davis, Matthew W. Johnson, Robert Jesse. Survey of subjective "God encounter experiences": Comparisons among naturally occurring experiences and those occasioned by the classic psychedelics psilocybin, LSD, ayahuasca, or DMTPLOS ONE, 23 Apr 2019 DOI: 10.1371/journal.pone.0214377

 

我比較不鼓勵大家用迷幻藥引發這類經驗,因為一不小心可能就形成毒品濫用或者依賴的疑慮。最後補充相關主題的書給大家對照參考,這是真人真事,一個癌症末期的患者,經歷終極實相後,癌細胞迅速退散,最後完全康復,目前醫學及科學無法解釋的實際案例,書名為死過一次才學會愛,以下為書的內容介紹:

艾妮塔是一個住在香港的印度裔女子,2002年時,她經醫生診斷罹患了淋巴癌,她決定辭去工作,專心抗癌。接下來的四年間,她研讀各種討論癌症的書籍;遠赴印度和中國,向佛教僧侶、印度瑜伽老師尋求療癒之道;試遍了信心療法、印度阿育吠陀療法、中醫草藥、西方自然療法等等各式醫療系統,但是病情卻持續惡化。2006年的2月2日,她因為器官衰竭而陷入昏迷,醫師搶救後即將宣布不治。

  就在急救的過程中,她去到了一個無時間性的世界,感受到自己與宇宙萬物融為一體,全然被無條件的愛包圍,毫無痛苦。那經驗深深影響了她的人生。在她的自由意志下,她選擇了重返人世,當她的靈魂再度回到身體之中,睜開眼睛,末期癌症竟在三天內奇蹟般不藥而癒……

  重返人世的艾妮塔在這本書中鉅細靡遺地敘述了,她經歷到怎樣的死後世界,以及重生的她想要分享給人們的生命訊息。

  【艾妮塔書中分享的療癒訊息】

  .我的經驗使我深深相信,每個人都有自我療癒與助人療癒的能力。當我們觸碰到內在浩瀚無垠的整體時,疾病就會離開身體。

  .想要吸引正面的事情不是光靠心情愉快就可以了。我一定要強調,我們對自己的感受才是決定人生狀態最重要的指標!忠於自己的感覺比努力保持正面的心情更重要!

  .我發現當我能夠放手,當我能夠拋開我相信與不相信的事情,當我能夠打開自己接受所有可能的時候,才能變成最強的自己。為了達到真正的療癒,我必須拋開被療癒的需要,好好享受並相信人生的過程。

  .以前我總是在追尋,覺得自己必須去做、去爭取、去達成什麼事。但是追尋源於恐懼--我們害怕不能擁有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現在我不再追求任何事情,我不強求,讓事情自然發生。

  .在我的瀕死經驗之後,人生變得更加順利。我不再害怕死亡、癌症、意外或任何過去擔心的瑣事……我知道我跟世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力量強大、恢弘美好的愛的力量,也已得到無條件的愛。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81446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17 美妙山講堂 ~~開講囉!!!
這次主題是

{{{{{愛從接納不完美的自己開始~~!! }}}}

免費的課程! 名額有限儘早可以預約報名喔!

42234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口中巧克力苦不苦?決定關鍵可能在耳中音樂

 

【華人健康網文字提供/ELSEVIER全球醫藥新知】《Appetite》刊登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的最新發表,研究團隊指出,藉由讓受試者聽到不同的演奏聲音,有機會改變受試者感受到口中巧克力的口感。

口中巧克力苦不苦?決定關鍵可能在耳中音樂

研究中,作者讓受試者們分別進行2次實驗,使其在品嘗口中巧克力的同時,耳邊聽見不同的聲音。然而受試者不清楚的是,其實2次實驗自己吃下的皆是同一種巧克力。

實驗結果顯示,讓受試者於進食一塊黑巧克力的同時聽見一連串的長笛聲,受試者容易覺得口中的巧克力偏向濃稠;而若在受試者吃下同一塊黑巧克力的當下,聽見的是小提琴短而尖銳的撥弦聲,受試者所描述巧克力的口感則偏向較苦,口感較清晰。

研究刊登在《Appetite》第108卷 第383-390頁

鄭醫師補充:

開心的時候,食指大動,難過的時候,毫無食欲。我們的心情,會影響我們的味覺和食欲,同樣的東西在不同的時空和心情下,味道也會不太一樣,相信很多人都曾有這種感覺。我們的感知,簡單的像是聽覺、視覺、嗅覺、觸覺以及溫覺等等,會有交互作用,這篇有趣的研究就是很好的例子。照此結論來說,餐廳的音樂播放好不好,也會影響客人的味覺和食欲,不是嗎?

參考原文報導:

http://www.express.co.uk/life-style/life/734643/Chocolate-taste-changes-music-songs-sound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作狂容易生病 逾30%有過動症狀

【台灣醒報記者陳正健綜合報導】職場上,總有不少工作狂,寧可犧牲休閒時間,也要埋首工作。根據挪威的最新研究,過度埋首工作的人,可能罹患精神疾病,超過30%的工作狂具有「注意力不全過動症」(ADHD)的特質。另外,焦慮、憂鬱和強迫症等精神疾病,也與醉心工作有關。

挪威卑爾根大學調查了16,426 名挪威民眾,年齡在16至75歲之間,涵蓋各種社經階層。研究人員依據「卑爾根工作成癮量表」,檢視受測者工作成癮的程度。

研究發現,其中有7.8%的民眾屬於工作狂。他們埋首於工作,藉此壓抑焦慮、罪惡感等負面情緒,並且輕忽興趣和運動。另外,有32.7%的工作狂具有過動傾向。相較之下,一般人只有12.7%有此症狀。

對此,研究人員認為,工作狂與過動症確有關聯,推測是過動症患者因為衝動的傾向,所以他們總在思慮不周的情況下,承載過多的工作量,總是超過自己所能負荷

另外,研究也發現,沉迷工作可能與多項精神疾病有關。4分之1的工作狂中,具有強迫症傾向;另有3分之1的人較易感到焦慮;還有8.9%的工作狂已達憂鬱的標準

卑爾根大學心理學博士安德森指出,許多過動症患者富有創造力,才智也高於常人,但在工作上也更有可能偏執極端。歷史上,很多科學家、藝術家和商業領袖都有過動特質。

鄭醫師補充:

工作狂,英文是Workaholism,酒癮,是Alcohlism,如果酒癮是沒有喝酒會不舒服,工作狂則是沒有工作渾身不對勁。

還記得之前在住院醫師訓練時,有一位資深的前輩指出「正常」的定義:能夠工作、休閒以及愛(包含愛人和被愛)。

以此定義來看,工作狂當然不正常,而這篇研究報導更進一步指出,過度工作像毒品或者讓人依賴的物質一樣,可以壓抑自以原本的焦慮、不安或者其他精神困擾。

看來工作狂不只會影響生理健康,原本潛在可能已有心理疾患。供做最好適度,過與不及都可能有問題。

參考文獻:

  • Cecilie Schou Andreassen, Mark D. Griffiths, Rajita Sinha, Jørn Hetland, Ståle Pallesen.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Workaholism and Symptoms of Psychiatric Disorders: A Large-Scale Cross-Sectional Study. PLOS ONE, 2016; 11 (5): e0152978 DOI: 10.1371/journal.pone.015297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測試對方有無同理心 試著朝他打哈欠

(中央社倫敦15日綜合外電報導)想知道一個人是不是精神變態的話,試著朝著他們打呵欠吧。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如果對方跟著打呵欠,你可以繼續和他當朋友,如果對方無動於衷,很可能具有反社會人格。

科學家發現,一個人如果具有越多精神變態的特質,就越不容易受到「哈欠傳染」的影響,這種影響在哺乳類動物身上據說是難以抗拒的

美國德州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研究人員將這項研究發現刊登在期刊「人格與個別差異」(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研究人員找來135名學生測試自我中心主義(一種只關注個人需求的傾向)、無情和叛逆特立獨行等特徵。

眾所皆知,多數的人如果遇到身邊的人打呵欠並表現出疲憊跡象時,會忍不住跟著哈欠。研究人員讓受試學生觀看影片,影片中的人們使用不同的臉部表情,包括打哈欠。

結果發現,無情分數最高的人,越不容易跟著打哈欠

參與研究的博士生倫德爾(Brian Rundle)告訴「泰晤士報」(The Times):「其中最重要的跡象之一,就是哈欠傳染和同理心有相當程度的關聯。」

不過他說:「雖然這是一項很有趣的發現,不過如果你不受哈欠傳染影響,並不代表你有什麼毛病。」(譯者:中央社李佩珊)1040816

鄭醫師補充:

有一種說法,打哈欠會傳染,英文的原文就是傳染性的哈欠Contagious yawning。用這則研究報導來看,應該是大部分的人都有同理心。

大家不妨試試這個方式,看看是否無情或者缺乏同理心的人,比較不會跟著打哈欠。

參考文獻:

Contagious yawning and psychopathy

doi:10.1016/j.paid.2015.05.025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91886915003645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蘋果日報:求醫癖 兒沒病 母鬧要住院 3年掛號600次

新北市一名單親媽媽常認為3名年幼子女生病嚴重,3年中帶他們四處看診,次數竟逾600次,甚至孩子沒病或流鼻涕、咳嗽,她都當成得了重病,要求住院,若醫師拒絕,就大吵大鬧,且「一人住院全家陪」。年初其子住院,在病床便溺無人理,社會局介入後發現事態嚴重,將3名小孩緊急安置,並診斷出這名母親罹患非常罕見、會杜撰孩子病症的「代理孟喬森氏症候群」,在治療情況未獲改善前,並不適照顧子女。

鄭醫師補充:

我把相關資料找出來給大家參考:

代理性孟喬森氏症候群或代理性佯病症正式的定義是照顧者捏造或誘發被照顧者的身心疾病,通常是母親對子女是一種最複雜也最致命的的虐待形式,在美國通常在案例被發現時可能子女當中有人死亡,當同一個家庭有第二.三個孩子時,專業人員才會警覺到母親的愛也可能扭曲成怪異的致病性虐待,且這種虐待不似毆打或性侵害那麼容歸類,孩子往往不是在父母親心中的遊樂場長大,而是不斷奔走於醫院,生活重心完全建立在虛構的疾病上,照顧者與醫師成了幫兇,醫師往往成為為不知情的幫兇他們往往相信家屬說的話,因此醫師必須在心態上有很大的調整才能看清事實,事實上家長的敘述都可能不正確,檢查結果是正常的,任何治療都沒有效,而且在多的檢查也不夠,因為家長就是加害者,最高明的謊言未必是真假參半,有些孩子的確會表現出若干症狀,但引發的症狀通常被加害者隱匿,在美國曾經有一案例一名小孩從三歲開始不斷生病,母親發現當別人稱讚她很辛苦.努力時從中獲得希望努力被人認同的感受時,開始不斷加害自己的女兒,像是給小孩吃不乾淨的食物讓小孩生病,這種情況持續將近十年,後來被醫護人員發現母親在餵食時是用餵食管打到胃,發現在餵食管中發現有病菌,後來才知道母親既然把糞便打到餵食管內,造成小孩無數次開刀檢查都查不出病因。

總而言之,母親讓小孩生病,一來可以控制小孩,藉由照顧小孩肯定自己的價值,或者藉由長期照顧小孩獲取別人的同情或者控制別人。這是典型的偏差錯亂。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陳文茜:要學以致用 念錯系趕快轉

 

(中央社記者尹俊傑南通28日電)媒體人陳文茜今天表示,青年學子必須學以致用,要知道未來時代走向,若發現念錯科系,就趕快轉系,「讓你的翅膀受一點小傷,勇敢地讓自己歸零」。

中國大陸全國台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台企聯)下午在江蘇省南通主辦「南台兩地青年交流活動」主題講座,陳文茜以「當『學,不足以致用』」為題發表專題演講,作上述表示。

陳文茜說,中國社會多數孩子沒有尋找真正能力的機會,長輩又過度保護,讓年輕人沒有冒險的可能性。如此以「愛」為名的限制,使孩子即使出了社會,在父母眼中仍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她向台下青年表示,父母的話都是出於愛,但結論要自己思考,「因為父母的答案未必是屬於你個人個性的答案,父母認同的價值未必是你認同的價值,父母身處的時代也與你完全不一樣」。

陳文茜提到,自己大學念的是法律,卻沒有在法律界工作很久,變成學非致用的人。但她認為必須要學以致用,而且要清楚未來時代走向,要好好思考現在學的東西對不對。

她說,念錯科系沒什麼,趕快轉系就好,「醒得早一點,就要懂得讓自己歸零,愈早愈好」。

陳文茜指出,大多數人沒有勇氣讓自己歸零,深怕自己的翅膀會受傷,假使這樣想,就會變成永不再飛行的鳥。她說:「不要怕你的翅膀會受傷,一定要忠於自己去尋找價值。」

鄭醫師補充:

如果調查一下,我們會發現許多人離開學校,從事的工作與自己原來所學完全不相干,真正能學以致用甚至樂在其中的人少之又少。 

我曾經遇到一位學生的家長,她提到自己的女兒念完生命科學研究所,畢業時,美國有好幾所的大學博士班願意提供全額獎學金給她,最後她選擇放棄,只[恩位她發現自己的興趣以及所長,與自己原來所學並不相符,若繼續下去,只會讓自己越來越辛苦,所以用短斷尾求生,改念MBA往商界發展。

如何發現自己念錯系了?除了自己念得很辛苦或者完全沒興趣外,其實還可以透過比較客觀的評估工具找到自己的所長到底為何。例如利用基因檢測找出自己的潛質或者一種名為天賦智能的分析套組,都可以讓當事人真正瞭解自己的長項以及弱項在哪,順強補弱,真正強化自己的競爭優勢,找到自己的立足點與一席之地。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研究:與狗狗雙眼對望 會產生「愛的感覺」

(優活健康網記者陳承璋/綜合報導)雙眼看著狗狗,竟然與看著嬰兒,所產生的生理反應差不多!根據日本的最新研究指出,之所以人類與狗,百年以來都能有良好的共處關係,是因兩者之間,若用雙眸相互凝視,將會使體內分泌所謂的「愛的荷爾蒙」進而出現愛、呵護感、溫暖等感覺

與狗狗相處 體內催產素會增加

此研究刊登於美國權威期刊「科學」。研究指出,當母親看著寶寶時,會激發體內催產素的分泌,進而讓母親能有愛、親切感等感覺,但研究人員進一步探討,若與狗狗深情對望,是否也有相同反應。

研究人員找來受測者,讓這些人與自己家中的狗狗,互相凝視,並記錄兩者間的互動模式達三十分鐘。互動過後,研究人員將狗狗與飼主的尿液,拿來檢測,意外發現,他們尿液中的催產素都一同增加,進而讓狗與人,相互有依偎、愛的感覺。

研究人員指出,這份研究明確找到狗與人之間,為什麼能長年相伴,並且成為家中最為忠誠的好夥伴。



鄭醫師補充:

為什麼許多狗主人或者愛狗人士,看到狗狗水汪汪的雙眼,總忍不住要抱狗甚至跟狗玩親親?

這項日本研究可以解釋狗狗凝視的雙眼,真的具有療癒效果,因為愛的賀爾蒙會讓人放鬆、感到信任。

參考文獻:

http://www.sciencemag.org/content/348/6232/333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拿到才出版一周不到的文學巨擎米蘭‧ 昆德拉的最新小說 《無謂的盛宴》,迫不及待翻閱大師的文采。

開頭第一篇,便提到書中主角忍不住會去注意路上女孩的肚臍眼,他自己分析了半天,不像一般人是腿、胸部或者是臀部等等,因此感到不解。

這篇其實是一篇伏筆,答案在後面的文章才告訴讀者。原來,主角小時後遭到母親拋棄,最後一眼,主角注意到的就是母親的肚臍。

在心理學上,我們可以套用完型理論來解釋。

所謂完型,其實講的就是心理的缺口。我們的注意力總會在我們有負面情緒上的事件上,而一旦被再刺激,心中的缺口便會再度曝露,注意力又會被鎖在缺口上。

解決之道:再次忠實呈現當時缺口出現的狀況,釋放當時累積於心靈的負面能量,缺口不再因過去負面的心靈能量卡住,缺口才會真正消失,當事人才能真正解套。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倚賴智慧手機 人腦恐用進廢退

 

【台灣醒報記者莊瑞萌綜合報導】過度倚賴手機,恐將造成思考能力衰退!加拿大滑鐵盧大學日前發表1篇研究報告指出,面對問題時容易以直覺式思考的人,倚賴手機程度也高,但若重度使用手機,恐怕會使解決問題能力變得更差。不過,美國哥大研究人員提醒,由於網路與智慧型手機問世不久,它們與人腦退化是否真有關聯,仍須進一步觀察證實。

【影響獨立思考力】滑鐵盧大學研究人員觀察660位受訪者後發現,愈聰明的人確實較不容易依賴手機,且較傾向以邏輯分析或思考問題。反之,較不聰明的人較常從智慧型手機裡尋求答案。研究人員納森尼耶‧巴爾指出,「過度倚賴從外部獲得訊息,而非自己去學習或解決的積極思考,這種發展具備破壞性。」

另1名研究人員高登‧潘尼庫克也認為,「有些問題Google也幫不了忙,過度仰賴網路尋找答案,使得人們無法知道其實自己擁有想出答案的能力。人們只上網查詢早已知道或學習過的資訊,但卻不願耗費心力實際思考。」

現今科技發達已是不爭的事實,在提升民眾生活便利之餘,學界也喜愛研究科技造成的副作用。2009年史丹佛大學研究人員納斯也發表1篇研究結果指出,民眾一次從事過多工作,例如發送E-mail、瀏覽網路與收看電視,最後通常很難專注在某單一工作上。

【需更多研究證實】不過,網路距今發明僅25年,蘋果iPhone手機問世也才短短不到10年,對此,哥倫比亞大學神經精神學家坎德爾則認為,目前要斷言倚賴智慧型手機是否造成思考能力受影響還言之過早,還需要其他研究加以證實。

對此,巴爾等人則指出,這次研究結果並非指控智慧型手機是讓人們懶惰思考的罪魁禍首,此次實驗其實是針對容易以直覺反應思考的人在解決問題的反應,最後確實發現,這些人較容易立即以網路搜索引擎或行動裝置來解決問題,而不是當下以思考解決問題。

本次研究結果已刊登在《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期刊。

鄭醫師補充:

最近正在讀一本書,講的正是這篇報導提到的議題,這本書《留段時間給自己》說的正是平板以及智慧型手機出現,人能獨處以及獨立思考的時間和空間被大量壓縮的省思 :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6909?loc=005_short_007

上述研究報導參考文獻來源:

  1. Nathaniel Barr, Gordon Pennycook, Jennifer A. Stolz, Jonathan A. Fugelsang. The brain in your pocket: Evidence that Smartphones are used to supplant thinking.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5; 48: 473 DOI: 10.1016/j.chb.2015.02.029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被說醜 4歲小女孩機智回應

哈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報導,有位母親問女兒今天在學校發生什麼事,並將過程拍攝成影片,4歲小女孩Cici告訴媽媽她面對同學的批評,不僅不跟對方惡言相向,反而選擇以另一種有智慧的方式回應。

影片中,Cici說她在學校被男同學笑說長得醜,但Cici反而很有自信的說「我來學校不是為了時尚,是來學習的,並不是為了看起來漂亮!」男同學又批評Cici看起來很糟,Cici則是回他一句「你最近有照過鏡子看看自己嗎?」

小女孩聰明的回答,想必讓對方啞口無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Bhe8Ei8tnE&feature=player_embedded


鄭醫師補充:

這真是自信的最佳示範!許多人到了成年,還是無法處理別人對自己的非裔或者批評,這位小女孩則示範了何謂自信。真是太帥了!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死亡是什麼感覺?死過2次的他告訴你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死亡是什麼感覺?」這是一個始終難解的問題,但國外一名宣稱死過2次的網友,在網路公開分享死亡感受,引起高度關注。

據英國《都會報》(Metro)報導,國外一名男子稱曾二次經歷死亡,一次是摩托車事故;另一次則是服藥過量。男子在網上表示,「死亡只是黑沉的空虛,沒有思想、沒有知覺,什麼都沒有」。

男子還形容「死亡」就像一場無夢的小睡,並說當醫護人員主動告知,他才知道自己死亡片刻。

而擁有死亡體驗後,男子強調「會更珍惜當下,並活得豐富快樂」,至於被問及若再發生一次會如何反應,他則逗趣回「按下重生按鈕!」

鄭醫師補充:

看到這則報導,就會知道,為什麼有人會喜歡被麻醉的感覺。

其實,睡個好覺,在沒有作夢的階段,跟這位男子所稱的死亡狀態一樣。所以有人稱睡眠就是小死,每天不好好小死一下,日子很難過,不是嗎?

但所有聲稱擁有死亡經驗的人,回到人世,選擇都是會更珍惜當下,好好活著,而不是一直想去死,這才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我過一本書,作者的死亡經驗更久,結論仍是一樣,更珍惜人生的每一刻,即便死亡的經驗非常舒服以及曼妙: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81446

參考原文報導:

http://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health-and-families/features/this-is-what-its-like-to-be-dead-according-to-a-guy-who-died-for-a-bit-10068959.html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上檔的一部非主流電影,由許鞍華導演,講述民國四大才女(與張愛玲並列)蕭紅的生平,有興趣的人可以參閱她的介紹: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0%A7%E7%BA%A2

黃金時代,透過許多蕭紅本人的文章以及周邊的友人提供的資料,試圖還原蕭紅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這部三小時的電影,核心要說的就是蕭紅的個性,她是透過自己敏銳的感覺以及對文字敏感等天分,直接寫作。對文字感覺強的人,都能直接感受到,她渾然天成的筆觸以及情感。她的人也是一樣,她只跟隨自己的感覺去行事,在感情上,也就是這部點影的主軸,我們看得到,即使不符當時的社會要求與期待,她仍選擇勇敢去愛,因為她是個單純的人,寫作上也同樣呈現這樣的性格,她只想單純的寫東西,又因為敏感、怕寂寞,所以需要有人陪。

因為忠於自己感受,所以寫作跳脫當時的社會焦點(抗戰、戰亂等等),等戰亂過了,忠實呈現人的本質作品。她的小說會被一再拿出來討論,因為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即使她只活了31歲。

了解這樣的主軸,看這部電影將會極其有趣,不覺得電影播放時間太久。

此外,我看過原本有一段預告,可能在這個版本上演時,被剪掉了,但我還記得是這樣說的:

我沒有辦法決定如何生,也沒有辦法決定如何死,但我能決定如何愛。

蕭紅的愛,源於忠於自己的感覺,就是生命的每一個此時此刻。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世死於火災 5歲男童指證歷歷

〔國際新聞中心/綜合報導〕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五歲男童路克深信自己前世是個黑人女性,名叫「潘」(Pam),家住芝加哥,三十歲時死於火災;而男童母親求證後發現,一九九三年芝加哥確有同名女子葬身火場,對兒子的說法深信不疑。

路克的母親艾莉卡表示,兒子二歲大時,就曾提及另一個自己,起初她以為兒子只是把東西取名叫「潘」,但後來他開始提到自己前世是個女人,「他曾經說,『我是女孩的時候,頭髮是黑色的』;當她問誰是「潘」,兒子就會說,其實他就是「潘」,還說自己記得投胎時被推回地球,醒來就變成新生兒了。

路克說:「嗯,我以前是潘,但我死了,我上了天堂,見到了上帝,祂把我推回到下面,我醒來時變成了小寶寶,聽到妳叫我路克。」

艾莉卡說,雖然兒子現在不復記憶,但他的說法有事實根據,而那些事實,不可能是他自學而來,因為她聽路克自稱前世住在芝加哥之後翻尋舊報導,確實發現一九九三年有個女子潘蜜拉.羅賓森在芝加哥某旅館死於祝融。

追查超自然現象的電視節目「我兒子身體中的鬼」拿了許多三十歲左右的黑人女性相片,讓路克選出哪個是「潘」,路克指認無誤。

 

鄭醫師補充:

知名的作家司馬中原,也是類似的狀況,以下我擷取網路資料供大家參考:

司馬中原在中國的江蘇省淮陰縣出生,當地的鄉土誌裡頭,記載著這麼一段故事,他一出生就能夠說話,而且她對家人說,她原本是一名童養媳,因為犯錯被婆婆責罵,結果她就上吊輕生,當時家族不相信,還派人去查訪,才發現真有其事,他帶著前世記憶出生,也成為了轟動一時的鄉野傳奇。

 司馬中原透露自己是個記得前世的人,生下來就會講話,第一句話就說:「手怎麼變小了」

至於上面這則報導,原文報導可以對照參閱: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943568/Five-year-old-boy-convinced-reincarnated-black-woman-Chicago-called-Pam-died-fire-1993.html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