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議題討論 (3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伯明翰大學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一項新研究發現,由於腸道免疫系統受到破壞,在醫院服用抗生素的患者更容易感染黴菌。

研究人員說,與抗生素一起使用增強免疫力的藥物可以降低這些複雜感染帶來的健康風險。

危及生命的黴菌感染侵襲性念珠菌病是住院患者的主要併發症,這些患者接受抗生素預防敗血症和其他在醫院迅速傳播的細菌感染(如困難梭狀桿菌)。黴菌感染可能比細菌感染更難治療,但導致這些感染的潛在因素尚不清楚。

該大學免疫學和免疫療法研究所的一個團隊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研究人員合作,發現抗生素會破壞腸道的免疫系統,這意味著該區域的黴菌感染控制不佳出乎意料的是,研究小組還發現,在發生黴菌感染的地方,腸道細菌也能夠逃逸,導致細菌感染的風險增加

這項發表在Cell Host and Microbe 上的研究證明了免疫增強藥物的潛力,但研究人員還表示,他們的研究還強調了抗生素如何對我們的身體產生額外的影響,從而影響我們對抗感染和疾病的方式。這反過來又強調了謹慎管理可用抗生素的重要性

主要作者 Rebecca Drummond 博士說:“我們知道抗生素會使黴菌感染變得更糟,但細菌合併感染也可以通過腸道中的這些相互作用發展的發現令人驚訝。這些因素可能會導致複雜的臨床情況 - 並且通過了解這些根本原因,醫師將能夠更好地有效治療這些患者。”

在這項研究中,該團隊使用用廣效抗生素混合物治療的小鼠,然後讓白色念珠菌感染這些動物,白色念珠菌是導致人類侵襲性念珠菌病的最常見黴菌。他們發現,儘管受感染的小鼠死亡率增加,但這是由腸道感染引起的,而不是腎臟或其他器官的感染。

在進一步的步驟中,該團隊確定了抗生素治療後腸道中免疫系統的哪些部分缺失,然後使用類似於人類使用的免疫增強藥物將這些部分重新添加到小鼠體內。他們發現這種方法有助於降低黴菌感染的嚴重程度。

研究人員通過研究醫院記錄來跟進實驗,在那裡他們能夠證明人類在接受抗生素治療後可能會發生類似的合併感染。

“這些發現證明了在有發生黴菌感染風險的患者中使用抗生素的可能後果,”德拉蒙德博士補充說。“如果我們限制或改變我們開抗生素的方式,我們可以幫助減少因這些額外感染而病重的人數,並解決抗生素耐藥性這一巨大且日益嚴重的問題。”

鄭醫師補充:

即便身體的免疫力下降,但抗生素的使用的療效或是後遺症往往是難以權為了預防風險(),反而自毀武器(腸道免疫),招來更大的健康風險(敗血症),反而自毀武器(腸道免疫),招來更大的健康風險(黴菌感染)。

在這一波冠狀病毒疫情衝擊下,國內確診人數激增,抗生素的使用更需謹慎,畢竟抗生素對冠狀病毒完全沒有任何療效,濫用或是把關不嚴,極可能未蒙其利先受其害,提醒大家留意!

參考文獻:

 

  1. Rebecca A. Drummond, Jigar V. Desai, Emily E. Ricotta, Muthulekha Swamydas, Clay Deming, Sean Conlan, Mariam Quinones, Veronika Matei-Rascu, Lozan Sherif, David Lecky, Chyi-Chia R. Lee, Nathaniel M. Green, Nicholas Collins, Adrian M. Zelazny, D. Rebecca Prevots, David Bending, David Withers, Yasmine Belkaid, Julia A. Segre, Michail S. Lionakis. Long-term antibiotic exposure promotes mortality after systemic fungal infection by driving lymphocyte dysfunction and systemic escape of commensal bacteriaCell Host & Microbe, 2022; DOI: 10.1016/j.chom.2022.04.01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一項新的研究,任何正在服用利尿劑和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 (renin-angiotensin system ,簡稱RSA) 抑制劑治療高血壓的人都應該謹慎服用布洛芬(ibuprofen)。

利尿劑和 RSA 抑制劑通常一起用於高血壓患者,並且可以通過各種藥物品牌獲得。布洛芬等止痛藥在大多數藥店和流行品牌的商店都可以在櫃檯購買。

滑鐵盧大學的研究人員使用計算機模擬藥物試驗來模擬這三種藥物的相互作用以及對腎臟的影響。他們發現,在具有某些醫學特徵的人中,這種組合會導致急性腎損傷,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是永久性的。

“並不是每個碰巧服用這種藥物組合的人都會遇到問題,”滑鐵盧大學應用數學教授和加拿大 150 數學生物學和醫學研究主席 Anita Layton 說。“但研究發現,你應該謹慎行事。”

計算機模擬藥物試驗可以快速產生在人體臨床試驗中需要更長時間的結果。Layton 和她的團隊利用數學和計算機科學讓醫療從業者在藥物並發症等問題上搶占先機。

在這種情況下,這項研究也可以直接與許多正在服用高血壓藥物的人交換意見,他們極可能會不假思索地使用布洛芬來服用止痛藥協助止痛。

“利尿劑是一組可以減少身體水分的藥物,”萊頓說。脫水是急性腎損傷的一個主要因素,然後 RAS 抑制劑和布洛芬對腎臟造成了三重打擊。如果你碰巧在服用這些高血壓藥物並且需要止痛藥,請考慮使用其他取代藥物例如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

Layton 與合著者 Jessica Leete、Carolyn Wang 和 Francisco J. López-Hernández 的新研究論文“確定三重打擊急性腎損傷的危險因素”發表在數學生物科學期刊(Mathematical Biosciences)上。

鄭醫師補充:

這篇報導文章提到的高些壓治療藥物及利尿劑,只要熟悉專業的人都知道這是臨床高血壓患者常用到不行的藥物,而布洛芬(ibuprofen)又是臨床上常用的鎮痛解熱止痛藥,連開架都能自行購置服用,因此並用機率不能算低。而造成急性腎臟損傷恐破連許多臨床專也人員也不見得有此認知或是在執業過程中會留意避開,所以是非常重要的用藥警示,提醒大家留意,尤其是已經在服用高血壓藥物的患者更須和自己的醫師討論用藥及平時的服藥禁忌。

參考文獻:

 

  1. Jessica Leete, Carolyn Wang, Francisco J. López-Hernández, Anita T. Layton. Determining risk factors for triple whammy acute kidney injuryMathematical Biosciences, 2022; 347: 108809 DOI: 10.1016/j.mbs.2022.10880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耶魯大學領導的一項新研究首次確定了哪些風險因素更有可能引發 55 歲及以下男性和女性的心臟病發作或急性心肌梗塞 ( 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簡稱AMI)。

研究人員發現與 AMI 相關的風險因素和年輕人之間的關聯強度存在顯著的性別差異,這說明需要針對性別的預防策略。例如,他們發現,與男性相比,女性高血壓、糖尿病、憂鬱症和貧困與 AMI 的相關性更強。

該研究於 5 月 3 日在JAMA Network Open 上發表。

雖然心臟病發作通常與老年人有關,但這項基於人群的病例對照研究檢查了年輕人中廣泛的 AMI 相關危險因素之間的關係。研究人員使用了來自 VIRGO(Variation in Recovery: Role of Gender on Outcomes of Young 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 Patients恢復的變化:性別對年輕急性心肌梗塞患者結局的作用)研究的 2,264 名 AMI 患者的數據以及來自國家健康和營養檢查的年齡、性別和種族匹配的 2,264 名基於人群的對照調查(NHANES)。

主要發現是年輕男性和女性通常有不同的風險因素。七個風險因素——包括糖尿病、憂鬱症、高血壓或高血壓、當前吸煙史、AMI家族史、低家庭收入和高膽固醇——與女性患AMI的風險增加有關。最高的關聯是糖尿病,其次是當前吸煙史、憂鬱、高血壓、低家庭收入和 AMI 家族史。在男性中,當前吸煙史和 AMI 家族史是主要危險因素。

耶魯大學醫學院助理教授、該研究的主要作者袁璐說,近年來年輕女性的 AMI 發病率有所增加。

“由於年齡的原因,患有 AMI 的年輕女性是一種不尋常或極端的表型,”她說。“過去,我們發現年輕女性,而不是老年女性,在 AMI 後死亡的風險是同齡男性的兩倍。在這項新研究中,我們現在確定了按性別AMI 風險因素概況和風險因素關聯的顯著差異。”

人群歸因風險分析用於衡量不同風險因素在人群程度上的影響。研究發現,七種風險因素,許多可能改變,共同佔年輕女性 (83.9%) 和年輕男性 (85.1%) AMI 總風險的大部分。Lu 和她的同事發現,其中一些因素——包括高血壓、糖尿病、憂鬱症和貧困——對年輕女性的影響比對年輕男性的影響更大。

“這項研究說明了專門研究患有心臟病的年輕女性的重要性,這一群體在許多研究中基本上被忽視,但與被診斷罹患乳腺癌的年輕女性人數一樣多,”Harlan M. 博士說。

研究人員說,提高醫生和年輕患者的認識是第一步。他們說,應該擴大國家倡議,例如美國心臟協會的“關注女性心臟健康”(Go Red for Women)運動,以提高年輕女性對心血管疾病風險的認識。醫療保健提供者還需要確定有效的策略,以改進以證據為基礎的預防 AMI 指南的最佳交付。例如,針對個別患者的風險預測工具可以幫助醫生確定哪些個體面臨最大風險並制定治療策略。

考慮 AMI 子類型也可能是有效的。研究人員發現,包括高血壓、糖尿病和高膽固醇在內的許多傳統危險因素在 1 型 AMI 中更為普遍,而不同的 AMI 亞型——包括 2 型 AMI(一種與更高死亡率相關的亞型)——則不太常見.

“我們正朝著精準醫療方向邁進,我們不會對每位患者進行相同的治療,而是認識到 AMI 有許多不同的亞型,”盧說。“需要個體層面的干預來最大限度地提高健康效益並預防 AMI。”

該研究是美國第一個和最大的一項全面評估年輕女性和可比較的年輕男性樣本中廣泛的易罹病風險因素與 AMI 事件之間關聯的研究。該研究設計還包括來自國家健康和營養檢查調查的一個可比較的基於人群的對照組,這是一個評估人口、社會經濟、飲食和健康相關信息的項目。

世代研究傳統上用於評估年輕人群的 AMI 風險。然而,由於年輕人的發病率很低,這種疾病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顯現出來。因此,研究人員通常沒有足夠的 AMI 事件來推斷風險因素及其在年輕女性和男性中的相對重要性,Lu 說。

“在這裡,我們對一大群 AMI 患者使用了一種新穎的研究設計,然後我們從一項全國人口調查中確定了年齡-性別-種族匹配的人口對照,並將其與之進行比較,我們使用病例對照設計來評估這種關聯AMI的這些風險因素,”盧說。“這是全面解決這個問題的第一個也是最大的研究之一。”

根據JAMA Cardiology期刊的研究,在美國,心臟病發作的住院率一直在下降。

“但是,如果你按年齡分析這些患者的比例,你會發現因心臟病住院的年輕人比例正在增加,”盧說。“因此,似乎 AMI 的普遍趨勢是在生命早期發生,因此預防年輕人的心臟病發作尤為重要。”

 

年輕女性約占美國每年發生的所有心臟病發作的 5%。“這個小百分比影響了很多人,因為美國每年都會發生如此多的 AMI,”她說。“每年約有 40,000 名年輕女性因 AMI 住院,心臟病是該年齡級距死亡的主要原因。”

盧強調了教育的重要性。“當我們談論年輕女性的心臟病發作時,人們往往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她說。“如果我們能預防女性心臟病發作,那將會改善結果。”

她說,提高對年輕女性心臟病發病率的認識是該策略的關鍵部分。年輕女性心血管疾病預防的接下來研究可能是更好地了解女性相關因素的作用。

以往的研究發現,女性相關因素可能與心臟病發作的風險相關,但關於 55 歲以下女性的數據有限。其他與女性特別相關的因素,並分析這是否會導致心臟病發作的風險,”她說。

研究團隊還包括來自耶魯大學的李書霞、劉玉田、Rachel P. Dreyer、Rohan Khera、Karthik Murugiah、Gail D'Onofrio、Erica S. Spatz;來自桑福德大學的 Fatima Rodriguez;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 Karol E. Watson;和來自 Ascension Healthcare 的 Frederick A. Masoudi。VIRGO 研究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

 

參考文獻:

 

 

 

  1. Yuan Lu, Shu-Xia Li, Yuntian Liu, Fatima Rodriguez, Karol E. Watson, Rachel P. Dreyer, Rohan Khera, Karthik Murugiah, Gail D’Onofrio, Erica S. Spatz, Khurram Nasir, Frederick A. Masoudi, Harlan M. Krumholz. Sex-Specific Risk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First 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Young AdultsJAMA Network Open, 2022; 5 (5): e229953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2.995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研究:感染Omicron出現症狀時間比Delta少約2天 傳染期可能也較短

 

2022/4/8 11:18(4/8 13:29 更新)

 

(中央社倫敦7日綜合外電報導)

一項英國對施打疫苗者的研究顯示,感染Omicron變異病毒株的人平均來說出現症狀時間比Delta少約2天。那些研究個案是出現突破性感染後,以智慧型手機記載他們的COVID-19症狀。

 

研究的作者寫道:「雖然有待病毒載量的研究確定,但出現症狀的時間較短意味著傳染期可能也較短,這將對工作場所的健康政策及公共衛生指南造成影響。」

 

這份研究是依據Zoe COVID應用程式所獲取的數據做成,此應用程式蒐集自行回報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感染症狀;研究也發現,相較感染Delta的人,染上Omicron出現症狀者,最後必須住院的可能性低了25%。

 

儘管目前已知Omicron的症狀都較輕微,但這份研究特別的地方在於其詳細的分析,以及只分析已接種疫苗並志願提供資訊者的數據,這修正了先前因為分析不同接種狀態者資料造成的誤差。

 

在這次的研究中,英國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員分析了兩組數據,在2021年6月1日到11月27日的病例中,當時感染Delta者占比超過70%,而從2021年12月20日到2022年1月17日,則有逾70%病例源自Omicron。

 

兩組各約5000個病例,在病患的年齡、性別、接種幾劑疫苗等變數上幾乎相同。

 

與Delta相比,Omicron患者症狀的持續時間較短,若是曾接種3劑疫苗的人,這樣的情況更是明顯。在染疫病毒株主要是Delta的時期,出現症狀的平均時間是7.7天,但在Omicron主導期間,症狀持續的時間僅4.4天,或少了3.3天。

 

在接種2劑疫苗的病例中,在染疫病毒株主要是Delta時期,出現症狀的平均時間是9.6天,但Omicron主導期間,症狀持續時間為8.3天,相較之下只差1.3天。(譯者:李晉緯/核稿:徐睿承)1110408

參考原文報導:https://www.kcl.ac.uk/news/symptoms-of-omicron-less-severe-than-the-delta-variant

新冠病毒:奧密克戎感染者的傳染期有多長?

2022年1月21日
最近更新: 2022年3月9日
 

新冠疫情持續進入第三年,變異毒株奧密克戎(Omicron)成為全球主導毒株。它比之前的其他變異毒株更強的傳染力,更可能突破疫苗的防禦和抗體的保護,接種過疫苗的人也可能會被感染,曾經染疫的人出現二次感染。

不過雖然確診數字上升,出現重症住院的情況卻沒那麼嚴重,這顯示了完整接種兩劑疫苗和接種第三劑加強針起到的保護作用,大幅降低了確診後重症住院甚至死亡的機會。

一些國家開始逐漸放鬆檢測、隔離、檢疫隔離和社區防疫規定,例如在地鐵、火車、巴士和其他室內公共場合戴口罩從強制改成自願。

但是世界衛生組織(WHO)警告各國對奧密克戎仍然不能大意,強調奧密克戎仍然會致命,尤其是那些沒打過疫苗的人。

那麼,隨著全球疫情出現新變化,我們該如何採取因應防疫對策?新的防疫對策背後又有哪些科學根據?

感染新冠病毒後多久會出現症狀?

雖然對奧密克戎變異毒株的研究仍然不夠,但是初步研究顯示,奧密克戎不但可能比之前的新冠毒株更加溫和,而且潛伏期也可能更短

潛伏期是一個人在感染病毒之後到開始出現症狀之間的時間

之前出現的新冠變異毒株,確診者通常在被感染的五至七天後出現症狀,例如德爾塔(Delta)潛伏期大約為四天

根據目前對奧密克戎變異毒株的了解,症狀似乎在被感染的二至三天後就會出現

西班牙拉里奧哈國際大學(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of La Rioja)的傳染病專家索里阿諾(Vicente Soriano)博士對BBC表示,在被奧密克戎感染後一天之內病毒就會開始在體內複製,二天之內體內就能檢測出病毒

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傳染期有多長?

科學家已經知道,新冠病毒確診者通常在感染初期的傳染力比較強。

就奧密克戎變異毒株而言,據信在症狀開始出現的一至二天前,一直到症狀出現的二至三天後,感染者都具有傳染力

索里阿諾博士說,「我們認為傳染期只有五天,換句話說,如果是在被感染的第二天就確診,那麼接下來的三至五天都是傳染期。」

他說,奧密克戎在體內大約停留七天。也就是說,在症狀出現後大約七天,如果症狀已經消失的話,大部分確診者就不具傳染力。

但是索里阿諾博士強調,「這裏說的不是單純的數學,而是醫學,所以最好還是要多留點餘地。」

有些確診者的傳染期可能比較短,三至四天,有些確診者傳染期可能更長,大約七天。可以確定的是奧密克戎傳染速度比之前的其他毒株更快。」

確定是否具有傳染力最好的辦法就是做抗原檢測,也就是俗稱的快篩測試,來檢查是否仍具有傳染力

「抗原檢測成本相對較低,能夠用來檢查確診者是否仍然有傳染力。」

無症狀確診者的傳染期有多長?

許多確診者在感染期間完全沒有出現任何症狀。

索里阿諾表示,無症狀確診者的傳染期應該視為和有症狀的確診者相同

他對BBC說,「我們對無症狀確診者所知不多,但是傳染期應該和有症狀的確診者類似。」

「我們對通常沒有症狀的兒童確診者做過研究,研究顯示無症狀的兒童確診者體內病毒量和有症狀的成年人一樣。」

無症狀感染者能傳染別人嗎?

研究顯示無症狀感染者仍然能夠將新冠病毒傳染給別人。

而且他們更容易傳染別人,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有病而沒有居家隔離,也沒有採取防止傳染病毒的措施

美國醫學會雜誌(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JAMA)發表的研究發現,新冠疾病有高達四分之一的感染病例可能是由無症狀感染者造成的

而且據信奧密克戎變異病毒,無症狀感染者傳播病毒的比例更高。

衛生當局建議使用口罩,尤其是在室內空間,戴口罩可以防止病毒在無意之間傳播。

參考報導來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science-60068745

鄭醫師補充:

目前國內關於新冠病毒Omicron變種的疫情正如滾雪球般越演越大,我們對這項變種病毒最好也有正確的認知,才不會因此慌了手腳。

儘管這裡提到的Omicron緩者大部分是輕症,但對許多確診者而言,仍像重感冒一樣,根據過內知名健康網站作的確診者調查:

最早最常出現的症狀是喉嚨癢痛,其次是咳嗽、發燒、鼻塞流鼻水和頭痛等。被評為最不舒服且令人難以忍受的症狀當屬喉嚨劇痛,有的人甚至痛到「像被榴槤割」。其次是就屬咳嗽,有人形容,咳到吐了,快把內臟咳出來了,咳到解隔後依然在咳。

病毒的漫延及傳播已然難以避免,願大家都能安然度過此波疫情最後的反撲,重拾原本的寧靜安康。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均而言,癲癇患者的壽命比沒有癲癇的人少 10-12 年。癲癇和精神障礙患者的死亡率特別高。奧胡斯大學的研究表明了這一點。

50,000 名丹麥人患有癲癇症,這是最常見的神經系統疾病之一。現在的新研究表明,患有癲癇症的人比沒有癲癇症的人死得早——他們平均少活 10 到 12 年。

“由於潛在疾病(如腦癌或中風)而患癲癇症的人,以及因沒有明顯潛在原因而罹患癲癇症的人,都發現預期壽命顯著降低,”資深的 Julie Werenberg Dreier 解釋說。奧胡斯大學國家註冊研究中心的研究員,也是該研究背後的研究人員之一。

廣泛的死亡原因

患有癲癇症的男性和女性的預期壽命平均減少 12 年。癲癇和精神障礙患者的超額死亡率尤其明顯,他們的預期壽命平均減少了 16 年。

“我們發現癲癇患者的預期壽命縮短與多種死因有關,不僅包括神經系統疾病,還包括心血管疾病、精神疾病、酒精相關疾病、事故和自殺,”雅各布說克里斯滕森。他是奧胡斯大學臨床副教授和奧胡斯大學醫院神經內科顧問,也是該研究背後的研究人員之一。

通過利用丹麥醫療保健登記冊追踪近 600 萬丹麥人,包括超過 130,000 名癲癇患者,可以進行這項研究。

“這項大型研究能夠對一系列不同的死因進行詳細分析,並且我們第一次能夠估計癲癇患者因個人死因而減少的壽命。這是重要的訊息因為它可以用於針對預防措施,以減少我們目前在癲癇患者中看到的死亡率差距,”Julie Werenberg Dreier 說。

死亡率需要降低

這項研究結果剛剛發表在科學期刊《大腦》上。

根據研究人員的說法,癲癇患者的死亡率是由幾乎所有醫學專業的各種不同疾病造成的。因此,需要集體努力降低死亡率。

“令人震驚的結果為所有以某種方式與癲癇患者接觸的醫療保健專業人員提供了重要的知識 - 在醫療保健系統中優先考慮和分配資源時也是如此。結果清楚地顯示了疾病癲癇的嚴重程度,並且該研究的結果應該用於預防措施的優先順序和規劃,”Jakob Christensen 說,並強調結果證實了一些小型研究中顯示的趨勢,這些研究估計患有癲癇的人的預期壽命會降低。

“這項研究應該進行額外的研究,例如關於醫療和癲癇反復發作如何影響預期壽命的問題。”

參考文獻:

  1. Julie Werenberg Dreier, Thomas Munk Lauersen, Torbjörn Tomson, Oleguer Plana-Ripoll, Jakob Christensen.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and life years lost in people with epilepsy: a Danish cohort studyBrain, 2022; DOI: 10.1093/brain/awac04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劑怎麼打保護力最好?研究:「1習慣」恐讓疫苗效力減半

2022-02-14 10:03常春月刊 常春月刊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再起,董氏基金會指出,國際最新研究證實吸菸讓疫苗抗體濃度降低至少一半,提醒吸菸者趁機戒菸,讓疫苗發揮最佳防護力!

 臺大醫院家醫部郭斐然醫師指出,吸菸讓疫苗抗體濃度下降近4成,共病症患者甚至下降近6成!這份最新研究是巴塞隆納大學針對已接種疫苗的醫護人員進行比較分析,包括他們注射疫苗一劑、注射二劑、及兩種疫苗(BNT和莫德納)中和能力(neutralizing capacity)和抗體濃度(antibody levels)的差異。

 其中一項結果發現,吸菸者接種疫苗後的中和能力下降43%,抗體濃度則下降35%;另外,有其他「共病症」的人接種疫苗後中和能力則會下降45%,抗體濃度甚至下降55%

  郭斐然說,此研究顯示吸菸者接種疫苗後的抗體濃度及中和能力均會下降,影響疫苗效果的正常發揮,因此吸菸者應立刻戒菸,才能確保疫苗應有的防護功能。

 台北榮總家醫部賴志冠醫師提及,無獨有偶,義大利米蘭大學公共衛生研究中心最新研究,針對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期間已經接種兩劑BNT疫苗的醫護人員進行實驗,在接種完兩劑疫苗的60天之後,以血清檢測來確認他們體內的冠狀病毒抗體(IgG)濃度,結果發現,不吸菸者的體內抗體濃度有487.5 AU/mL,但吸菸者的抗體濃度卻只有211.8 AU/mL,比不吸菸者低了將近6成。

 賴志冠醫師進一步說明,打疫苗加上戒菸,對吸菸者來說等於增加了一倍以上的抵抗力。

 英國牛津大學近期研究也發現,吸菸者感染新冠病毒住院風險比不吸菸者高出8倍,重度吸菸者染疫後死亡風險更高達10倍

面對疫情再起,董氏基金會呼籲,除了打疫苗、戴口罩及勤洗手外,為了保護自己及家人,更應決志戒菸,拒絕紙菸、電子煙、加熱菸、雪茄菸、水菸等所有菸品,積極增強對新冠肺炎的抵抗力。

鄭醫師補充:

吸菸,增加身體的氧化壓力,免疫力亦隨之影響,上述報導提到引用的數據,非常值得大家正視,在疫情尚未獲得完全控制前,自身免疫力彌足珍貴,戒菸不僅能提升免疫力且增加疫苗效果,一舉數得,為了健康還是把菸戒了吧!

參考文獻:

Determinants of early antibody responses to COVID-19 mRNA vaccines in a cohort of exposed and naïve healthcare workers

Author: 

Gemma Moncunill,Ruth Aguilar,Marta Ribes,Natalia Ortega,Rocío Rubio,Gemma Salmerón,María José Molina,Marta Vidal,Diana Barrios,Robert A. Mitchell,Alfons Jiménez,Cristina Castellana,Pablo Hernández-Luis,Pau Rodó,Susana Méndez,Anna Llupià,Laura Puyol et al.

DOI:https://doi.org/10.1016/j.ebiom.2021.103805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ebiom/article/PIIS2352-3964(21)00599-5/fulltext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本研究:瑞德西韋與默沙東口服藥對Omicron有效

2022-01-27 10:57 

日本東京大學等單位研究COVID-19治療藥對Omicron變異株的效果,結果顯示,抗病毒藥「瑞德西韋」與默沙東口服藥「莫納皮拉韋」抑制Omicron的效果,與抑制Delta同樣有效。

日本放送協會(NHK)、日本電視台報導,東京大學醫學研究所特任教授河岡義裕率領的研究團隊,將培養的細胞感染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變異株Omicron,再投以各種治療藥物並觀察反應。

結果顯示,瑞德西韋(Remdesivir)和莫納皮拉韋(Molnupiravir)這兩種藥物抑制Omicron變異株病毒增殖,與抑制Delta變異株有相同等級的效果。

此外,抗體治療藥物Sotrovimab對感染Omicron細胞造成的反應較過去其他變異株降低至1/14,但對Omicron可保持必要效果,阻止病毒傳染。

至於厚生勞動省不推薦用於治療Omicron的抗體雞尾酒療法Ronapreve(藥物成分為Casirivimab及imdevimab),對Omicron的效果則幾乎難以確認。

河岡義裕表示,Omicron產生許多變異,研究臨床使用藥物的有效性相當重要,希望研究結果能提供醫療現場參考。

這項研究結果已發表於美國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鄭醫師補充:

隨著新冠病毒的流感化(潛伏期長,毒性降低,傳染力提高),疫苗施打率的提高及口服藥物的研發上市,接下來處理新冠病毒的感染流程,慢慢會偏向流感的處理機制,這項日本研究提供清楚的用藥指標,讓臨床人員對於目前新冠病毒主流變種Omicron的治療方向明確,非常重要及實用。

此外,國內除原本抗體及新藥治療外,中醫界亦研發輔療方來對治,選擇更多元,疫情在疫情管控措施、預防及治療的多管齊下,應可見到成效,但願在今年能獲得完全的緩解,也讓大家可以早日回歸正常生活,不再聞疫色變。

參考文獻:

Takashita E, Kinoshita N, Yamayoshi S, Sakai-Tagawa Y, Fujisaki S, Ito M, Iwatsuki-Horimoto K, Chiba S, Halfmann P, Nagai H, Saito M, Adachi E, Sullivan D, Pekosz A, Watanabe S, Maeda K, Imai M, Yotsuyanagi H, Mitsuya H, Ohmagari N, Takeda M, Hasegawa H, Kawaoka Y. Efficacy of Antibodies and Antiviral Drugs against Covid-19 Omicron Variant. N Engl J Med. 2022 Jan 26. doi: 10.1056/NEJMc2119407.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5081300.

https://www.nejm.org/doi/10.1056/NEJMc211940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佛大學陳氏醫學院領導的一項研究表明,多發性硬化症 (Multiple sclerosis,簡稱MS) 是一種影響全球 280 萬人且尚無明確治愈方法的進行性疾病,可能是由感染 Epstein-Barr 病毒 (EBV) 引起的。公共衛生研究人員。

他們的研究結果將於2022 年 1 月 13 日在線發表在《科學》期刊上。

“我們小組和其他人已經對 EBV 導致 MS 的假設進行了數年的研究,但這是第一項提供令人信服的因果關係證據的研究,”哈佛陳學院流行病學和營養學教授、該研究的資深作者 Alberto Ascherio 說。學習。“這是一大步,因為它證實大多數 MS 病例可以通過阻止 EBV 感染來預防,而針對 EBV 可能會導致發現治癒 MS 的方法。”

MS 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慢性炎症性疾病,會攻擊保護大腦和脊髓神經元的髓鞘。其原因尚不清楚,但最重要的嫌疑人之一是 EBV,這是一種皰疹病毒,可導致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症並建立潛伏的、終生的宿主感染。建立病毒與疾病之間的因果關係一直很困難,因為 EBV 感染了大約 95% 的成年人,MS 是一種相對罕見的疾病,並且 MS 症狀在 EBV 感染後大約十年開始出現。為了確定 EBV 和 MS 之間的聯繫,研究人員對超過 1000 萬美軍現役年輕人進行了一項研究,並確定了 955 名在服役期間被診斷出患有 MS 的人。

該團隊每兩年對軍隊採集的血清樣本進行分析,並確定士兵在第一次樣本時的 EBV 狀態以及現役期間 EBV 感染與 MS 發病之間的關係。在這個群組中,感染 EBV 後 MS 的風險增加了 32 倍,但在感染其他病毒後沒有變化。神經絲輕鏈( neurofilament light chain)的血清濃度是 MS 中典型的神經變性的生物標誌物,僅在 EBV 感染後增加。該發現不能用任何已知的 MS 風險因素來解釋,並證實 EBV 是 MS 的主要原因。

Ascherio 說,EBV 感染和 MS 發病之間的延遲可能部分是由於疾病的症狀在早期階段未被發現,部分是由於 EBV 與宿主免疫系統之間不斷發展的關係,當潛伏病毒重新活化時,這種關係會被反复刺激。

“目前沒有辦法有效預防或治療 EBV 感染,但 EBV 疫苗或用 EBV 特異性抗病毒藥物靶向病毒最終可以預防或治癒 MS,”Ascherio 說。

鄭醫師補充:

自體免疫疾病的原因一直眾說紛紜,其中有一派認為是之前某種病毒感染,而感染後,病毒未消失,潛伏在體內,待宿主免疫力下降,再出來危害,免疫系統偵測到病毒危害,便啟動活化來對抗病毒活動,期間因此破壞自體的組織,形成現在認定的自體免疫疾病,若以此理論來看,就可以解釋免疫系統並不是無來由地攻擊自體組織,而是對抗之前潛伏在體內未被消滅殆盡的病毒,這篇研究的結論無疑地就是最佳佐證,目前對自體免疫疾病的治療,主流醫學的治療策略皆是抑制免疫系統,專家學者很清楚絕非治本之道。

若更多研究證實病毒感染與自體免疫疾病的關聯性足夠,那麼上文提到的疫苗及病毒治療藥物,可能是主流醫學未來針對自體免疫疾病治療的主軸。

參考文獻: 

  1. Kjetil Bjornevik, Marianna Cortese, Brian C. Healy, Jens Kuhle, Michael J. Mina, Yumei Leng, Stephen J. Elledge, David W. Niebuhr, Ann I. Scher, Kassandra L. Munger, Alberto Ascherio. Longitudinal analysis reveals high prevalence of Epstein-Barr virus associated with multiple sclerosisScience, 2022 DOI: 10.1126/science.abj822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透過比較您的食指和無名指,神經科學家可以判斷您是否比較會焦慮,或者您是否可能是一名優秀的運動員。

眾所周知,食指比無名指短的成年人意味著在子宮內時會接觸到更多的睾固酮

具有這種特徵的女性和男性——平均而言——能夠更好地解決成年後精神上要求很高的 3D 旋轉任務。作為一個群體,他們也有更好的身體和運動能力,但更容易患上過動症和妥瑞氏症。

為什麼會這樣呢?男孩和女孩都在子宮內接觸睾固酮。每個人都有不同濃度的男性和女性性激素。有些男人的睾固酮很多,有些人的睾固酮較少,這同樣適用於女性。接受大量產前睾固酮的女性成年後不需要太多睾固酮。

子宮內的睾固酮濃度會影響成年人的手指長度。

24個女人和一滴睾丸激素

“食指和無名指之間的關係特別證明你在子宮內接觸了多少睾固酮,”國家功能 MRI 能力服務中心的醫生和研究員 Carl Pintzka 說。

在 NTNU 的博士論文中,Pintzka 研究了女性和男性的大腦功能有何不同。作為這項研究的一部分,他測試了一個關於手指長度的重要性和大腦如何工作的既定理論。

他測量了 42 名女性的手指長度,並給其中一半人滴了一滴睾固酮。另一半被給予安慰劑。之後,婦女們被指派去解決各種腦力任務。

短食指,更多的睾固酮

“然後我們可以研究睾固酮如何影響健康女性在子宮內和成年期的不同能力,”Pintzka 說。

與無名指相比,食指相對較短證明一個人在子宮內接觸了大量的睾固酮,而食指相對較長則在子宮內接觸到的睾固酮較少。

“這種關係背後的一個機制是子宮內不同手指其雌激素和睾固酮受體密度的差異。這種關係也被證明在出生後保持相對穩定,這意味著嚴格地決定這個比例的是胎兒賀爾蒙平衡,”平茨卡說。

更多的睾固酮,更好的地方感

人類食指和無名指之間的關係與成年後的各種能力有關。

“已經發現對各種身體和運動能力的影響最大,在這些評估項目中,高濃度的產前睾固酮始終與更好的能力相關,”Pintzka 說。“除此之外,我們還發現了許多不確定的結果,但一個普遍的特徵是,高水平的睾固酮通常與男性通常表現更好的任務的卓越能力相關,例如方向感等各種空間任務,”他補充道。

相反,低濃度的睾固酮與更好的語言記憶任務能力相關,例如記住單詞列表。胎兒荷爾蒙平衡也可能影響患各種腦相關疾病的風險。

......但也有更多的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和自閉症

Pintzka 說,研究證實,子宮內睾固酮濃度高與罹患男性更常見的疾病的風險增加有關,例如過動症、妥瑞症和自閉症。低濃度的睾固酮與罹患女性更常見的疾病(如焦慮和憂鬱)的風險增加有關。

他的研究主要涉及研究睾固酮如何影響女性的不同空間能力。這些女性被要求在一個虛擬迷宮中找出路,並在心理上旋轉不同的 3D 物體。

需要更多的研究 根據 Pintzka 的說法,研究結果證實睾固酮濃度高對子宮內空間能力有積極影響的趨勢。他認為,一項更大的研究將能夠顯示出顯著的相關性。此外,研究結果發現這些激素濃度影響不只在子宮內,直至成年期都很重要。

換句話說,目前還不能得出明確的結論。Pintzka 沒有發現產前荷爾蒙對研究參與者在虛擬迷宮中方向感的能力產生影響。

“在心理旋轉任務中得分最高的女性在出生前和成年後的睾固酮濃度都很高,而得分最差的女性在這兩項任務中的濃度都較低,”Pintzka 說。

參考文獻:

  1. Carl W.S. Pintzka, Hallvard R. Evensmoen, Hanne Lehn, Asta K. Håberg. Changes in spatial cognition and brain activity after a single dose of testosterone in healthy womenBehavioural Brain Research, 2016; 298: 78 DOI: 10.1016/j.bbr.2015.10.05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哥倫比亞研究人員與香港大學科學家合作的一項新研究增加了更多證據證實 Omicron 變異株 可以逃避疫苗和自然感染賦予的免疫保護,並證實需要新的疫苗和治療方法來預測病毒如何可能快速進化。

該研究由醫學博士 David Ho 領導,他是 Aaron Diamond 愛滋病研究中心的主任,也是哥倫比亞大學瓦格洛斯內科和外科醫生學院的 Clyde'56 和 Helen Wu 醫學教授。研究結果發表在《自然》期刊上

 Omicron 變異株的一個顯著特徵是病毒刺突蛋白的驚人變化數量,這可能對當前疫苗和治療性抗體的有效性構成威脅。

疫苗抗體對 omicron 的中和作用大幅下降

這項新研究測試了疫苗接種產生的抗體在實驗室分析中中和 Omicron 變異株的能力,這些實驗室分析將抗體與活病毒和實驗室構建的假病毒相結合,以模擬 omicron的感染。

與原來病毒株相比,使用四種最廣泛使用的疫苗(Moderna、輝瑞、阿斯利康、強生)中的任何一種進行雙重接種的人的抗體在中和 Omicron 變異株 的效果明顯較差。來自先前感染者的抗體甚至更不可能中和 omicron。

接受了兩種 mRNA 疫苗中任何一種的加強注射的個體可能會得到更好的保護,儘管即使他們的抗體也表現出對 omicron 的中和活性減弱​​。

新的結果證實,以前感染過的人和完全接種過疫苗的人都有感染 Omicron 變異株 的風險,”Ho 說。“即使是第三次加強注射也可能無法充分防止 omicron 感染,但仍然建議接種,因為您仍然會從中獲得一些免疫力中而受益。”

結果與其他中和研究以及來自南非和英國的早期流行病學數據一致,這些數據證實兩劑的疫苗對有症狀 Omicron 變異株的功效顯著降低。

大多數單克隆抗體無法中和 omicron

在感染過程的早期給藥時,單克隆抗體可以防止許多人患上嚴重的 COVID。但這項新研究發現,目前使用的所有療法和大多數正在開發的療法對 omicron 變種病毒的效果要差得多,如果它們真的有效的話。

在單克隆抗體的中和研究中,只有一種(中國批准的 Brii198)對 omicron 保持顯著的活性。omicron 的一種次變種病毒完全抵抗當今臨床使用的所有抗體。作者指出,omicron 現在是科學家所見過的最完整的中和“逃脫者”。

在這項研究中,Ho 的實驗室還在 omicron 中發現了四個新的刺突突變,這些突變有助於病毒逃避抗體。在研發新方法以對抗新變種病毒應先被告知此訊息。

 

未來發展方向

 

何建議科學家需要開發疫苗和治療方法,以更好地預測病毒的進化方式。

 

認為 SARS-CoV-2 現在距離完全抵抗當前抗體僅一兩個突變並不太牽強,無論是用作治療的單克隆抗體,還是通過疫苗接種或感染先前變體產生的抗體, ”何說。

參考文獻:

  1. Sandile Cele, Laurelle Jackson, David S. Khoury, Khadija Khan, Thandeka Moyo-Gwete, Houriiyah Tegally, James Emmanuel San, Deborah Cromer, Cathrine Scheepers, Daniel Amoako, Farina Karim, Mallory Bernstein, Gila Lustig, Derseree Archary, Muneerah Smith, Yashica Ganga, Zesuliwe Jule, Kajal Reedoy, Shi-Hsia Hwa, Jennifer Giandhari, Jonathan M. Blackburn, Bernadett I. Gosnell, Salim S. Abdool Karim, Willem Hanekom, Network for Genomic Surveillance in, COMMIT-KZN Team, Anne von Gottberg, Jinal Bhiman, Richard J. Lessells, Mahomed-Yunus S. Moosa, Miles P. Davenport, Tulio de Oliveira, Penny L. Moore, Alex Sigal. Omicron extensively but incompletely escapes Pfizer BNT162b2 neutralizationNature, 2021; DOI: 10.1038/d41586-021-03824-5

 

 英國受到 Omicron 變異株席捲,正迎接一個灰暗的新年,但科學家們樂觀地認為,儘管感染人數很高,但 Omicron 變異株可能是病毒正在失去效力的跡象,因此英國專家預測,Omicron 可能是新冠肺炎轉變為普通感冒的信號。

 

英國平安夜當日新增 12 萬的確診案例,而且英格蘭有 9 成都是感染 Omicron 變異株,使得英國又一次迎接一個灰暗的新年,因為今年聖誕節和去年聖誕節有著驚人的相似,確診案例都在幾週內飆升,但今年的住院和死亡人數很低,研究表明,Omicron 相較其他變異株似乎沒那麼嚴重。

 

科學家們普遍將研究結果視為好消息,但也建議謹慎行事,因為每日新冠肺炎的確診數仍在上升,統計上週英國就有 170 萬人感染新冠肺炎,只是多數新增病例都是年輕人,所以就有研究人員警告,若 Omicron 開始影響年紀大的族群,那住院人數可能會大幅增加,但仍在觀察中。

 

科學家們認為,現在有證據表明這個想法可能正確,尤其最近在蘇格蘭、英格蘭和南非的研究都指向這個方向,英國萊斯特大學病毒學家朱利安·唐(Julian Tang)表示,直覺認為這種變異株是病毒適應人體,以產生輕微症狀的第一步

 

朱利安·唐(Julian Tang)指出,從某種意義來說,若 Omicron 以一種輕微症狀的方式感染人類,那對病毒非常有利,因為確診的症狀變得減輕,更有利於病毒廣泛地進行傳播,並擴散到整個社會之中。

 

英國衛生官員預測,新冠肺炎最終可能變得像流感,而且只需要一種新的疫苗來應對每年出現的新變異株,但是英國倫敦大學衛生與熱帶醫學院新興傳染病學教授希柏德(Martin Hibberd)認為, 現在的新冠肺炎更像是普通感冒一樣。

 

希柏德(Martin Hibberd)指出,新冠肺炎不會每年都以新變異株的形式出現,人們在冬天感冒的原因是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力不會持續很長時間,而這種病毒似乎更類似於引起普通感冒的病毒,換句話說,人們可能仍然需要考慮每年接種疫苗來預防新冠肺炎,因為免疫力總是會下降。

 

朱利安·唐(Julian Tang)補充,這並不意味著人們將在未來五年內面臨「厄運和悲觀」,而是病毒很快就會從大流行毒株中進化出來,變得更溫和、更容易傳播,以至於人們可能只需要考慮為免疫力較弱的族群接種疫苗。

原文報導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dec/26/omicron-bleak-new-year-or-beginning-of-the-end-for-the-pandemic

鄭醫師補充:

一年前,就有專家預測新冠病毒流行最終會流感化,看來這樣的趨勢在這一波 Omicron 變異株的大幅傳播獲得證實,因此新冠疫苗此刻的施打的目標,不應被視為預防感染,而是重症與死亡風險的降低,如同流感疫苗一般。在國外,這一波 Omicron 變異株的感染,絕大部分都是輕症或是無症狀,與流感的傳播近似,接下來到底是新冠病毒流行的尾聲或是其他演變?相信很快答案就會浮現。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衛院新研究:阿茲海默症乙型類澱粉蛋白會加速新冠病毒感染

2021/11/29 07:10

〔記者林惠琴/台北報導〕阿茲海默症與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研究新突破!國家衛生研究院發現,失智症大宗的阿茲海默症,主要病理特徵乙型類澱粉蛋白(Aβ)的Aβ1-42,會加速新冠病毒感染,並增加與發炎反應相關的白細胞介素-6(IL-6)表現,可能因此提高染疫負面影響,為首度實證兩者之間相關性。

國際失智症協會(ADI)估計,COVID-19死亡人數約25%至45%為失智症患者。我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統計,截至11月25日,約1.6萬名染疫者,有8例在傳染病通報系統中註明失智症,可能有低報情形。

為進一步釐清失智症與新冠病毒的關係,國衛院神經及精神醫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謝奉勳與生技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徐祖安、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副研究員余冠儀等人合作進行研究。

謝奉勳表示,研究主要鎖定阿茲海默症,聚焦主要病理特徵毒性最高的Aβ1-42、代表有42個胺基酸,在體外實驗發現,Aβ1-42不只可與新冠病毒表面的棘蛋白、尤其是S1蛋白結合,且會增強S1蛋白與宿主受體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結合。

棘蛋白與ACE2類似鑰匙與鑰匙孔,要結合才能進入宿主體內引發感染;謝奉勳指出,原本發現Aβ1-42可與S1蛋白結合時,以為Aβ1-42可望抓走病毒阻止與ACE2結合、避免感染,不料反而加強結合,且結合力更勝與H1N1、MERS的表面棘蛋白。

在偽病毒感染模型實驗也發現,Aβ1-42確實會加速病毒感染,且提高發炎反應相關的IL-6表現;降低IL-6是目前治療COVID-19的重要指標之一。

謝奉勳指出,進一步與安肽生醫合作,靜脈注射Aβ1-42及更接近病毒模樣的S1三聚體蛋白於小鼠模型,結果發現,S1蛋白還會減緩血液Aβ1-42的清除作用,證實阿茲海默症與新冠病毒病理可能互相影響。

不過,謝奉勳指出,使用研發的Aβ抗體(NP106)後,小鼠恢復血液中Aβ1-42正常排除,等於代謝延緩現象被抑制,或許未來阿茲海默症治療藥物也有機會降低COVID-19重症發生風險,提供一個發展方向。

謝奉勳說明,整個研究從開始到出現一點點輪廓,大約花費半年時間,發現Aβ1-42與S1蛋白、ACE2結合,顯示可能對新冠病毒感染與疾病嚴重化產生負面影響,是一項重要的發現,但也坦言是很基礎、很初步的發現,只是一個開頭、一個踏腳石。

謝奉勳指出,這些研究成果仍待在動物與人體試驗確認有無相同結果,且發生結合機轉仍是深水區問題,甚至變異株是否加深結合也是問號,都需要科學界一起研究找尋答案,希望作為未來發展藥物或治療參考方向。

有別於過去國外以觀察性、推論性研究為主,此研究為首度經實驗驗證阿茲海默症與新冠病毒相關性,成果已發表於《國際分子科學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鄭醫師補充:

本身有長期發炎導致的身體疾病(包含這篇研究提到的阿茲海默症),可能會加速新冠病毒的感染甚至是重症風險。這項研究找到阿茲海默症會加速冠狀病毒感染致病機轉,未來也有望以致病機轉為標的相關研究,研發出針對性的預防或是逆轉療法,期待相關的研究成果早日面世,應用於臨床,讓疫情影響早日過去。

參考文獻:

Hsu JT, Tien CF, Yu GY, et al. The Effects of Aβ1-42 Binding to the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Subunit and 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Int J Mol Sci. 2021;22(15):8226. Published 2021 Jul 30. doi:10.3390/ijms22158226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834790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美國 87 個醫療保健中心的健康記錄進行的大量分析發現,與匹配的對照組相比,服用一類稱為選擇性 5-羥基色胺酸再回收抑制劑 (SSRIs),特別是氟西汀( fluoxetine,原廠上品名為百憂解)的抗憂鬱藥的人死於 COVID-19 的可能性較其他抗憂鬱劑明顯.

結果加入整體證據,指出 SSRI 可能對 COVID-19 的最嚴重症狀產生有益影響,儘管需要大型隨機臨床試驗來證明這一點

我們無法判斷這些藥物是否會導致這些影響,但統計分析顯示出顯著關聯,”加州大學聖保羅分校兒科副教授兼 Bakar 計算健康科學研究所 (BCHSI) 成員 Marina Sirota 博士說。弗朗西斯科。“數字有力量。”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斯坦福大學的研究團隊分析了來自 Cerner Real World COVID-19 去識別化數據庫的電子健康記錄,該數據庫包含來自美國近 500,000 名患者的資訊,其中包括 2020 年 1 月至 9 月期間被診斷出患有 COVID-19 的 83,584 名成年患者。其中,3,401 名患者服用了 SSRIs。

龐大的數據庫使研究人員能夠將 SSRIs 的 COVID-19 患者的結果與未服用它們的一組對照的 COVID-19 患者的結果進行比較,從而整理出年齡、性別、種族、民族、和與嚴重 COVID-19 相關的合併症,例如糖尿病和心臟病,以及患者正在服用的其他藥物。

結果表明,服用氟西汀的患者死亡的可能性降低了 28%;服用氟西汀或另一種稱為氟伏沙明( fluvoxamine)的 SSRI 的人死亡的可能性降低了 26%;與對照的患者對照組相比,服用任何一種 SSRI 的整組患者死亡的可能性低 8%。

儘管這些影響比最近輝瑞和默克開發的新型抗病毒藥物的臨床試驗中發現的要小很多,但研究人員表示,仍需要更多的治療選擇來幫助結束大流行。

“結果令人鼓舞,”醫學博士 Tomiko Oskotsky 說,他是 BCHSI Sirota 實驗室的研究科學家。“找到盡可能多的治療任何疾病的選擇很重要。特定的藥物或治療方法可能無法奏效或無法為每個人很好地耐受。來自電子病歷的數據使我們能夠快速研究可重新用於治療 COVID 的現有藥物-19 或其他條件。”

 

參考文獻:

 

Tomiko Oskotsky, Ivana Marić, Alice Tang, Boris Oskotsky, Ronald J. Wong, Nima Aghaeepour, Marina Sirota, David K. Stevenson. Mortality Risk Among Patients With COVID-19 Prescribed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 AntidepressantsJAMA Network Open, 2021; 4 (11): e2133090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1.33090

 

鄭醫師補充:

之前抗憂鬱劑幫助新冠病毒感染降低健康風險的研究,比較聚焦在氟伏沙明,氟西汀比較少被提及。

儘管服用抗憂鬱劑可以降低新冠病毒感染的死亡率,但這篇研究的作者很清楚地提到:需要更多數據來證實這樣的效應從何而來?也就是實際藥理作用目前還未釐清。

同時,默克及輝瑞藥廠開發的新冠病毒治療藥物,死亡率降低更明顯,若兩者皆獲FDA核准上市,臨床醫師當然優先會選擇降低健康風險更好療效更佳的合法藥物。

 

輝瑞的臨牀試驗結果顯示,在出現症狀後三天內服藥,患者住院或死亡風險降低 89%;五天內給藥風險降低 85%。

默克公司稱它的口服藥在出現症狀後五天內服用,患者住院或死亡風險可降低約50%。

參考報導: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science-5922418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混打研究出爐!混打抗Delta可達100% 純AZ不到20%

記者 葉韋辰 報導 發佈時間:2021/11/19 10:53 最後更新時間:2021/11/19 10:53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19)日開放第一劑打AZ疫苗的民眾上網預約混打BNT疫苗或莫德納疫苗,臺大醫院日前也完成混打試驗的臨床研究期中報告,今(19)日公布結論,AZ混打mRNA疫苗抗體濃度明顯比兩劑皆為AZ者還高,且若推算對Delta的保護力,混打或兩劑mRNA可幾乎達100%,但兩劑AZ只有10~20%。

臺大副校長張上淳表示,我們國家最早拿到的就是AZ疫苗,但國外其實還有其他疫苗,台大很早就想研究混合施打會有甚麼效果,後來莫德納到貨,規劃時國外已有AZ+BNT疫苗結果比AZ+AZ更理想,當時提給指揮中心同意,正好疫苗諮詢委員會在討論是否要AZ+mRNA施打模式,國外資料只看到AZ+BNT但沒有看到和莫德納的研究,也很成功收到400位臨床參與者。 臺大醫院感染科醫師盛望徽回顧國外文獻,德國在今年發表過AZ混打BNT的文章,有87位受試者平均間隔30天,純打AZ的抗體濃度明顯比混打BNT還低。也比較對武漢、英國(Alpha)、南非(Beta)、巴西(Gamma)病毒株,對不同的變異株若有混打抗體效價都比AZ+AZ高。

另一篇則顯示AZ混打BNT或莫德納,anti-S IgG抗體幾乎等於兩劑都打mRNA疫苗遠高於兩劑AZ,此外分析副作用第一劑施打時AZ疫苗副作用較強,而第二劑施打時混打BNT、莫德納副作用比較高,約略等於兩劑都打mRNA疫苗時的狀況。 盛望徽說明台大醫院研究設計架構,總共收案400人,年齡平均41歲,75%是女性受試者,第一劑接種AZ疫苗有300位,第一組間隔8週再打AZ,第二組間隔8週打莫德納,第三組間隔4週打莫德納,另外100人則是間隔4週兩劑都打莫德納。

從接種後結果可以看出S抗原IgG抗體,混打組別抗體效價都比兩劑打AZ者高,甚至能維持到28天以上。對Alpha變異株中和抗體部分,AZ雖然也有保護力,但是效價還是比混打組低,且相隔8週者效果比較好,對目前主要變異株Delta結果也一致,AZ+莫德納接近兩劑莫德納,甚至在接種後28天還比兩劑莫德納高。

推算對Alpha的保護力(NT50>1:40)AZ疫苗是10~20%,混打組都可以達到幾乎100%,對Delta病毒混打組也接近100%,AZ則是10~20%。至於副作用的部分,全身副作用部分有混打莫德納都比純打AZ高。 盛望徽說明結論,AZ/Moderna前後兩劑疫苗混合接種,比AZ/AZ兩劑同種疫苗接種提供更高的免疫抗體反應,其效果Moderna/Moderna兩劑疫苗接種相當。混合AZ/Moderna疫苗接種比A/AZ疫苗有較高比例的副作用,但是大多數皆為輕微至中等程度之短暫反應。本研究結果顯示混合AZ/Moderna疫苗接種有良好的免疫反應效果及安全性,與國外AZ/BNT混合接種的結果相類似。隨著病毒不斷變化,疫苗對變異病毒的抗體效可能會受影響,本研究發現對於Delta變異株之中和抗體效較Alpha變異株為低。


鄭醫師補充:

一直以來,國外AZ混打mRNA疫苗,保護力的數據一向不差,很欣慰在國內準備正式開放混打前看到相關臨床測試也支持混打的效果。

參考圖示:

臺大醫院感染科醫師盛望徽回顧國外文獻。(圖/TVBS) 台混打研究出爐!混打抗Delta可達100% 純AZ不到20%

從接種後結果可以看出S抗原IgG抗體,混打組別抗體效價都比兩劑打AZ者高。(圖/TVBS) 台混打研究出爐!混打抗Delta可達100% 純AZ不到20%

對Delta病毒混打組也接近100%。(圖/TVBS) 台混打研究出爐!混打抗Delta可達100% 純AZ不到2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混打要來了!第15輪疫苗規畫曝光 莊人祥︰97萬人第2劑3款疫苗任選

 

2021年11月16日 週二 下午3:18

第1劑接種AZ疫苗者,將開放第2劑可混打mRNA疫苗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今天表示,第15輪疫苗約97萬人符合AZ第2劑資格,屆時AZ、BNT或莫德納疫苗皆可選擇。

 

COVID-19疫苗持續接種,指揮中心統計,昨天共接種21萬5052劑疫苗;截至目前,疫苗接種人口涵蓋率第1劑76.42%、第2劑42.86%。

 

指揮中心日前表示,11月底前將開放第1劑接種AZ疫苗者,第2劑除了接種AZ外,還可選擇混打採mRNA技術的輝瑞BNT或莫德納疫苗。媒體下午在疫情記者會上追問第15輪疫苗混打開放進度,莊人祥表示,第15輪疫苗若開放混打,規畫將同時開放BNT或莫德納疫苗。

 

莊人祥說明,第15輪疫苗符合AZ疫苗第2劑預約接種資格者約97萬人,第2劑可打AZ,或者混打BNT或莫德納疫苗。

鄭醫師補充:

不少人擔心兩劑不少人擔心兩劑都打AZ疫苗,保護力及中和抗體濃度會不夠,因此打過一劑AZ疫苗後遲遲等指揮中心的混打許可,如今終於開放,想嘗試混打提高保護力的人務必把握機會預約前往。混打的人,可能產生的疫苗反應會多些,要有心理準備。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VID-19 感染後的腦霧持續時間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要長

— 年紀相對年輕的人與認知功能障礙得搏鬥數月

一項橫斷面研究發現,相對年輕的人——從 38 歲到 59 歲——在被診斷出患有 COVID-19 幾個月後表現出認知功能障礙或“腦霧”。

新州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 Jacqueline Becker 博士報告說,急性感染後 7 個多月,很大一部分 COVID-19 患者表現出處理速度、執行功能、類別流暢性、記憶編碼和回憶方面的缺陷。約克市,以及JAMA 網絡公開研究信中的合著者

 

與接受門診治療的人相比,因 COVID-19 住院的人發生認知障礙的頻率更高。

 

“我們的發現對公共衛生具有重要意義,”貝克爾告訴MedPage Today“它們對功能和社會結果有影響,因為我們世代中相對年輕的年齡範圍表明職業生產力可能會受到影響。”

 

Becker 及其同事指出,COVID-19 倖存者經常報告腦,但其罹病率和與疾病嚴重程度的關聯尚未得到很好的了解。

 

研究人員評估了 2020 年 4 月至 2021 年 5 月通過西奈山衛生系統登記處追踪的 740 名 COVID-19 患者。所有患者的 SARS-CoV-2 檢測呈陽性或血清抗體呈陽性,並且都沒有失智病史。從 COVID-19 診斷開始的平均時間為 7.6 個月。

 

該組的平均年齡為 49 歲,63% 是女性。大約一半 (54%) 是白人,20% 是西班牙裔,15% 是黑人,11% 是多種族或其他種族。

 

特定領域的認知功能通過數字廣度測試(正順序,測試注意力)和反向順序(測量工作記憶)測量、路徑製作測試(Trail Making Test ) A 部分和 B 部分(處理速度和執行功能)、音位(phonemic)和類別流暢性(語言)測試以及霍普金斯口頭學習測試修訂版(記憶編碼、回憶和識別)。

 

研究人員將每個測量的損傷頻率計算為z分數小於或等於 1.5 個標準差,低於年齡、教育和性別調整的規範。結果根據種族和民族、吸煙、BMI、合併症和憂鬱症進行了調整。

 

在 740 名 COVID-19 患者中,51% 接受門診治療,27% 住院治療,22% 在急診科接受治療。

 

總體而言,最突出的紅字是:

 

  • 內存編碼:24%
  • 記憶回憶:23%
  • 類別流暢度:20%
  • 處理速度:18%
  • 執行功能:16%
  • 音位流暢度:15%

 

住院的 COVID-19 患者更有可能在注意力(OR 2.8,95% CI 1.3-5.9)、執行功能(OR 1.8,95% CI 1.0-3.4)、類別流暢性(OR 3.0,95% CI 1.7- 5.2)、記憶編碼 (OR 2.3, 95% CI 1.3-4.1) 和記憶回憶 (OR 2.2, 95% CI 1.3-3.8) 與門診組相比,在調整後的分析中。

 

與門診患者相比,在急診科接受治療的 COVID-19 患者更可能在類別流暢性(OR 1.8,95% CI 1.1-3.1)和記憶編碼(OR 1.7,95% CI 1.0-3.0)方面受損。

 

 “在編碼和回憶受損的情況下,記憶識別的相對保留表明了一種執行模式,”貝克爾和合著者寫道。“這種模式與描述 COVID-19 後執行不良症候群的早期報告一致,並且對職業、心理和功能結果具有相當大的影響。”

 

研究人員指出,這項研究的侷限性可能包括抽樣偏差。他們補充說,未來的研究應該調查 COVID-19 感染後的長期認知軌跡以及與神經影像學發現的潛在聯繫。

 

貝克爾說,在臨床實踐中,“由於可能的可逆性和干預措施(例如認知康復)的潛在機會”,及早識別患有認知障礙的 COVID-19 患者將至關重要。“為此,無論年齡和 COVID-19 的嚴重程度如何,將 COVID-19 後患者的認知篩檢作為護理標準可能要更正視。”

鄭醫師補充:

什麼是腦霧?我把網路上比較中肯的說法找出來給大家參考:

西敏寺大學認知科學教授洛夫迪(Catherine Loveday)說,腦霧其實就是一種「認知功能突然當機,每個人的狀況不一樣,可是影響記憶力、專心能力,以及解決問題能力,或是讓有創意的人突然變得鈍鈍的」。

這兩年關於冠狀病毒感染後的後遺症研究陸續出爐,關於腦霧部分比較少研究來探討,這篇研究即使個案數不是很多,但結果仍值得我們正視及留意,因為腦部功能的退化對生活的影響太直接了。不管如何,做好預防,強化身體免疫力,仍是對抗抗covid-19的不二法門。

參考文獻:

Becker JH, Lin JJ, Doernberg M, et al. Assessment of Cognitive Function in Patients After COVID-19 Infection. JAMA Netw Open. 2021;4(10):e2130645.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21.30645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tworkopen/fullarticle/278538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治療痛風的藥物也可以對抗 COVID-19

 

 

隨著 COVID-19 病例在美國和世界範圍內繼續飆升,可用於治療感染 SARS-CoV-2 的患者的選擇很少。

但是喬治亞大學的新研究為一種可行的治療方法提供了希望,以對抗這種在全球奪走超過 400 萬人生命的疾病。

該研究發表在《自然科學報告》上,發現Probenecid (丙磺舒)具有廣泛的抗病毒特性,使其不僅可以對抗 SARS-CoV-2 感染,還可以對抗其他常見和致命的呼吸道病毒,如 RSV 和流感。

Probenecid 是一種 FDA 批准的藥物,主要用於治療痛風,它已經在美國廣泛使用。該已經上市 40 多年,並且副作用很小。

“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安全地對抗這些病毒,”該研究的第一作者、UGA 獸醫學院疫苗和治療研究的 GRA 傑出學者拉爾夫·特里普說。“這種抗病毒藥物適用於我們測試的所有 RNA 呼吸道病毒,包括 SARS-CoV-2。RSV、冠狀病毒和流感都在同一季節傳播。最重要的是,使用這種可以潛在地減少感染和疾病。”

阻斷病毒繁殖

病毒通過吸收人自己的細胞來複製和產生更多的Probenecid 阻止該複製過程,防止病毒感染個體細胞

製藥公司 TrippBio 的中,Tripp 展示了該藥物可作為病毒暴露前的預防劑,並在動物模型中作為針對 SARS-CoV-2 和流感的暴露後治療。該藥物還被證明在體外對抗 RSV 方面是有效的,體內研究正在進行中。

儘管該藥物主要在一個人對該病毒呈陽性後使用,但預防性發現意味著已知暴露的人也可能服用該藥物來預防生病

COVID-19 治療選擇有限

目前針對重病 COVID-19 患者的首選治療方法是瑞德西韋和單克隆抗體,只能通過靜脈注射給藥。當 COVID 患者需要它們時,往往為時已晚。

特里普說:“這些治療方法對 SARS-CoV-2 有一定的療效,但它們非常昂貴且很難獲得。” “實際上,由於成本、IV 靜脈注射使用受限和不易取得等原因,實際上可以使用的選項屈指可數。這對世界來說並不是很有用。”

另一方面,丙磺舒是廣泛可用的。初級保健醫生可以給病人開藥,他們可以在當地的藥店買到。

重新利用已經被批准用於解決一個問題的藥物是很常見的。例如,remdesivir 最初旨在對抗伊波拉病毒,但當它在對抗冠狀病毒方面表現出一定的希望時,它被招募來對抗 COVID-19。

除了在疾病開始之前預防疾病,丙磺舒還可能提高其他治療的療效。Probenecid 已經用於提高某些抗生素的效力,因此該藥物也可能與其他 COVID-19 治療方法結合使用。

現在,研究人員正在調查丙磺舒的劑量對人類對抗病毒的影響最大。TrippBio 將在一年內開始該藥物的臨床試驗。

“SARS-CoV-2、RSV 和流感對全世界的衛生系統產生了巨大影響,”特里普說。“丙磺舒對這些病毒有很強的抗病毒作用,而且作用安全。”

參考文獻:

Murray, J., Hogan, R.J., Martin, D.E. et al. Probenecid inhibits SARS-CoV-2 replication in vivo and in vitro. Sci Rep 11, 18085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598-021-97658-w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隨著對先前感染或完全接種疫苗具有免疫力的家庭成員數量增加,對 COVID-19 沒有免疫力的人感染和住院的風險要低得多。瑞典於默奧大學的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全國性研究證實了這一點。

於默奧大學老年醫學教授彼得諾德斯特倫說:“研究結果強烈支持,疫苗接種不僅對個人保護很重要,而且對減少傳播也很重要,尤其是在家庭內部,這是傳播的高風險環境。”

大量研究證實,疫苗可大大降低 COVID-19 的風險。然而,人們對疫苗接種對病毒在高風險環境(例如家庭內部)中傳播的影響知之甚少。這就是於默奧大學的研究人員在一項新研究中想要調查的內容。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每個家庭中具免疫力個體的數量與未免疫家庭成員的感染和住院風險之間存在數量反應關聯。具體而言,隨著具免疫力家庭成員數量的增加,未免疫家庭成員感染和住院的風險降低了 45% 至 97%。

該研究是一項全國性的、基於註冊的研究,涉及來自 800,000 多個家庭的超過 180 萬人。研究人員結合了瑞典公共衛生局、國家衛生和福利委員會以及瑞典統計局(負責監督統計數據的政府機構)的註冊數據。在分析中,研究人員量化了對 COVID-19 具有免疫力的家庭成員數量與未免疫個體感染和住院風險之間的關聯。研究人員考慮了年齡、社會經濟地位、家庭聚集以及之前確定為瑞典人口中 COVID-19 危險因素的幾種診斷的差異。

“似乎接種疫苗不僅有助於降低個人被感染的風險,還有助於減少傳播,這反過來不僅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更多人罹患重症的風險,還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新的病毒變異株出現及新的流行。因此,確保越多人接種疫苗對地方、國家和全球範圍都有影響,”於默奧大學老年醫學博士生、該研究的合著者馬塞爾·巴林說。

鄭醫師補充:

有些人對新冠疫苗存有不少疑慮,甚至提出現在死於施打疫苗的人數大過於染疫身亡數,因此極力主張不打。在此還是以醫療現實提醒大家:在疫苗未施打前,英美因為染疫的重症及身故的人數,直接癱瘓醫療系統,而且完全封城及鎖國,對經濟、生活甚至是工作教育等衝擊巨大,可能大家都忘了。

不可諱言的,免疫力不能全靠疫苗,但面對新冠病毒,疫苗至少提供基本保護力,提高疫苗施打率能大幅降低重症及死亡風險已有諸多研究背書,對於早日恢復正常生活及開放國門,至為關鍵,身體狀況不適合者甚至年事太高,其實也不必勉強,在臨床上也看到一些案例不良反應,讓人不捨,因此疫苗是否施打還是量力而為。

參考文獻:

Peter Nordström, Marcel Ballin, Anna Nordström. Association Between Risk of COVID-19 Infection in Nonimmune Individuals and COVID-19 Immunity in Their Family MembersJAMA Internal Medicine, Oct. 11, 2021; DOI: 10.1001/jamainternmed.2021.581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獨家》糖尿病可治癒!中研院團隊新發現有機會取代胰島素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糖尿病無法治癒的情況將逆轉!中研院農業生物科技研究中心研究員楊文欽團隊透過小鼠實驗發現Pdia4(蛋白雙硫異構酶)負責調控胰島細胞,且透過研發的抑制劑「PS1」抑制Pdia4作用,進而抑制胰島衰竭,並逆轉糖尿病;楊文欽表示,此將是胰島素從1921年發明百年後首見的全新糖尿病標靶藥物,該藥物預計明年初在台大醫院做一期臨床試驗,預計7年後上市。

依國健署統計,我國成人糖尿病盛行率9.8%,全台逾2百萬人罹患糖尿病,若惡化到胰島素分泌不足,只能終生都打胰島素,即使定期施打,也只能延緩惡化,目前仍無可治癒糖尿病的藥物與治療方式。

但此情況,將被改變,楊文欽團隊發現Pdia4主要表達在胰島細胞,過度營養會增加Pdia4在人和小鼠胰島細胞內的表達量;在疾病模式小鼠中發現,若剔除Pdia4 基因就可減輕病鼠的糖尿病和胰島衰竭,也會降低血糖、糖化血色素和活性氧化物(ROS),甚至還會增加胰島素分泌,糖尿病將有望痊癒;團隊也發現,Pdia4的過度表達,會加劇小鼠的糖尿病和胰島細胞病變,研究顯示Pdia4 通過調節胰島細胞中 ROS 產生路徑來增加ROS含量,最後造成胰島細胞衰竭和糖尿病。

該團隊不只找到糖尿病透過Pdia4的致病機轉,還發現透過人工合成的Pdia4 抑制劑(PS1)可抑制胰島細胞衰竭並逆轉糖尿病,意謂Pdia4是糖尿病藥物全新的標靶,抑制劑具治癒糖尿病高度潛力。

楊文欽進一步說明,透過抑制胰島細胞中的Pdia4,就可抑制胰島細胞衰竭,一般來說糖尿病病因都來自於長期攝取過量的食物糖和脂肪酸,進入身體代謝後產生代謝壓力,並使胰島細胞表達大量Pdia4,最後使胰島細胞衰竭,透過人工合成的PS1,在小鼠試驗可抑制胰島細胞中的Pdia4活性,也具治癒糖尿病效果,楊文欽說,該標靶藥物若用在初中期糖尿病的病患,因胰島細胞尚有3到5成數量,有望逆轉人類糖尿病。

該藥物若臨床測試成功,將是針對胰島細胞所開發的市場首見糖尿病藥物,也是人類治療糖尿病的新里程碑,台灣每年健保支出3百億元治療糖尿病可望改善。

此研究已刊登在權威國際期刊《EMBO分子醫學(EMBO Molecular Medicine )》。

鄭醫師補充:

這項研究可貴之處在於找到根本抑制胰島細胞導致糖尿病的關鍵,並能藉由對應相關藥物治療而逆轉胰島細胞正常功能,進而真正逆轉糖尿病,前提是這樣的療法必須在糖尿病的初期及中期之前,因為胰島細胞尚有三到五成可以恢復,正常產生胰島素的濃度才能幫助身體血糖代謝恢復正常,期待這樣的根本療法可以早日通過臨床三期試驗,早日上市,造福更多糖尿病患者。

參考文獻來源:

EMBO Mol Med (2021) e11668https://doi.org/10.15252/emmm.201911668
https://www.embopress.org/doi/full/10.15252/emmm.20191166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網傳「打疫苗染病率比自然免疫力者高13倍」?專家:公信力不足

新頭殼newtalk | 馮茵 綜合報導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一波大流行都強調了 COVID-19 的傳染性有多麼嚴重,但專家們對於感染者最有可能傳播病毒的確切時間和程度尚不清楚。

現在,由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 (BUSPH) 研究人員共同領導的一項新研究發現,感染該病毒的人在出現症狀前兩天和三天後傳染性最強

發表在JAMA Internal Medicine 期刊上的研究還發現,如果感染者從同樣無症狀的初始病例(爆發中的第一個感染者)感染了病毒,則他們更有可能無症狀。

“在以前的研究中,病毒載量(viral load)已被用作傳播的間接衡量標準,” BUSPH 流行病學助理教授 Leonardo Martinez 博士說,他與該系的研究助理楊戈博士共同領導了這項研究。喬治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流行病學和生物統計學。“我們想看看這些過去的研究結果是否可以通過觀察密切接觸者中的續發性病例來證實,這些研究發現 COVID 病例在症狀出現前後幾天最容易傳播。”

Martinez 及其同事在 2020 年 1 月至 2020 年 8 月期間在中國浙江省約 9,000 名主要病例的密切接觸者中進行了接觸者追蹤並研究了 COVID-19 傳播。“密切”接觸者包括家庭接觸者(定義為住在同一家庭的個人)或一起用餐的人)、同事、醫院環境中的人員以及共乘車輛的乘客。在最初的 COVID 檢測結果呈陽性後,研究人員對感染者進行了至少 90 天的監測,以區分無症狀和出現症狀前的病例。

在確定為初始病例的個人中,89% 出現輕度或中度症狀,只有 11% 沒有症狀——沒有人出現嚴重症狀。初始病例的家庭成員,以及多次或長時間接觸初始病例的人,感染率高於其他密切接觸者。但是,不管這些風險因素如何,如果密切接觸者在個體出現明顯症狀之前或之後不久暴露,則他們更有可能從主要感染者那裡感染 COVID-19。

“我們的研究結果證實,相對於主要病例症狀的暴露時間對於傳播很重要,這種理解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證明在某人感到不適後進行快速檢測和隔離是控制流行病的關鍵步驟,”馬丁內斯博士說.

輕度和中度有症狀的個體相比,無症狀的初始病例將 COVID 傳播給密切接觸者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但如果他們真的與無症狀初始病例者有接觸,接觸者也不太可能出現明顯的症狀

這項研究進一步強調了接種疫苗的必要性,這會降低感染 COVID 的人的臨床嚴重程度,”馬丁內斯博士說。

鄭醫師補充:

這樣研究讓我們更清楚為何有確診者接觸史或者出現疑似症狀時,快篩及PCR還有隔離是降低COVID-19病毒傳播的重要關鍵。

隨著疫苗的施打普及,即便會有些人仍確診,但只要接種過完整疫苗接種的當事人,即便發生突破性感染,然重症及死亡的風險絕大部分是不會發生的,倒是沒施打疫苗的人,風險相對高許多。早日終結疫情,還是要靠疫苗的普遍施打及減少新增個案的發生率,否則病毒突變傳播的速度,還是會讓人瞠乎其後。

參考文獻:

Yang Ge, Leonardo Martinez, Shengzhi Sun, Zhiping Chen, Feng Zhang, Fangyu Li, Wanwan Sun, Enfu Chen, Jinren Pan, Changwei Li, Jimin Sun, Andreas Handel, Feng Ling, Ye Shen. COVID-19 Transmission Dynamics Among Close Contacts of Index Patients With COVID-19JAMA Internal Medicine, 2021; DOI: 10.1001/jamainternmed.2021.468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