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研究人員領導的一項研究證實,第二劑 COVID-19 疫苗可對免疫系統的一部分產生強大的促進作用,從而提供廣泛的抗病毒保護。

該發現強烈支持不應跳過第二劑疫苗的觀點。

“儘管它們具有出色的功效,但人們對 RNA 疫苗的確切作用知之甚少,”病理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 Bali Pulendran 博士說。“所以我們非常詳細地探索了引起的其中之一的免疫反應。”

該研究於 7 月 12 日發表在《自然》期刊上,旨在準確找出輝瑞公司銷售的疫苗對免疫反應的眾多組成部分的影響。

研究人員分析了接種疫苗的個人的血液檢體。他們計算了抗體的數量,測量了免疫信號蛋白的濃度,並對 242,479 個獨立免疫細胞的類型和狀態的基因組中每個基因的表達進行的表現。

“最近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 COVID-19 疫苗上,尤其是新的 RNA 疫苗,” Violetta L. Horton II 教授 Pulendran 說。

他與 Kari Nadeau 醫學博士、Naddisy 基金會兒科食品、過敏、免疫學和氣喘教授兼兒科教授,以及生物醫學信息學和生物醫學數據科學副教授 Purvesh Khatri 博士是該研究的資深作者.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是 Pulendran 實驗室的高級研究科學家 Prabhu Arunachalam 博士;醫學生 Madeleine Scott 博士,Khatri 實驗室的前研究生;和 Thomas Hagan 博士,前 Pulendran 斯坦福實驗室的博士後學者,現在是亞特蘭大 Yerkes 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的助理教授。

未知領域

“這是第一次向人類接種 RNA 疫苗,我們不知道它們是如何做到的:針對 COVID-19病毒 提供 95% 的的保護,”Pulendran 說。

傳統上,批准新疫苗的主要免疫學基礎是它們誘導中和抗體的能力:個體化蛋白質,由稱為 B 細胞的免疫細胞產生,可以將自己粘在病毒上並阻止它感染細胞。

“抗體很容易測量,”Pulendran 說。“但免疫系統比這複雜得多。單靠抗體並不能完全反映其複雜性和潛在的保護範圍。

Pulendran 和他的同事們評估了受疫苗影響的所有免疫細胞類型的情況:它們的數量、活化程度、它們表達的基因以及它們在接種時製造和分泌的蛋白質和代謝物。

Pulendran 和他的同事們檢查的一個關鍵免疫系統成分是 T 細胞:可以搜索並摧毀外來病原的免疫細胞,這些免疫細胞不像抗體那樣附著在病毒顆粒上,而是探測身體組織中帶有病毒感染跡象的細胞。找到它們後,再將這些細胞撕碎。

此外,先天免疫系統,即一系列的第一反應細胞,現在被認為是非常重要的。Pulendran 說,這是身體的第六感,它的組成細胞是第一個意識到病原體存在的細胞。雖然它們不擅長區分不同的病原體,但它們會分泌“起跑槍”訊號蛋白,啟動適應性免疫系統的反應——B 和 T 細胞攻擊特定的病毒或細菌物種或菌株。在適應性免疫系統加速所需的一周左右的時間裡,先天免疫細胞執行關鍵任務,即通過吞噬或發射有毒物質(儘管有點不分青紅皂白)來阻止初期感染,對他們來說只要看起來像病原體就行了。

一種不同類型的疫苗

輝瑞疫苗與 Moderna Inc. 生產的疫苗一樣,但與其他由活的或死的病原體、單個蛋白質或碳水化合物組成的古典疫苗的作用大不相同,後者訓練免疫系統將特定微生物歸零並將其消滅。相反,輝瑞和 Moderna 疫苗包含用於製造刺突蛋白的遺傳配方,SARS-CoV-2(導致 COVID-19 的病毒)使用該蛋白和其感染的細胞結合。

2020 年 12 月,史丹佛醫學中心開始為人們接種輝瑞疫苗。這激發了 Pulendran 的渴望,即蒐集一份關於對其免疫反應的完整報告表單。

該團隊招募了 56 名健康志願者,並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注射前後的多個時間點從他們身上抽取血液檢體。研究人員發現,正如預期的那樣,第一劑會增加 SARS-CoV-2 特異性抗體濃度,但第二劑不會像(第一劑)那樣增加。第二劑也做了第一劑沒有或幾乎沒有做的事情(免疫反應)。

“第二劑具有遠超第一劑的強大益處,”普倫德蘭說。“它刺激了抗體多樣程度的增加,一種在第一次注射後沒有的驚人的 T 細胞反應,以及顯著增強的先天免疫反應。”

出乎意料的是,Pulendran 說,疫苗——尤其是第二劑——引起了一組新發現的第一反應細胞的大規模動員,這些細胞通常是稀少和靜止的。

在最近由 Pulendran 領導的一項疫苗研究中首次發現,這些細胞——一個稱為單核細胞的一般來說不算稀少的細胞的一小部分,表現了高程度的抗病毒基因——平時幾乎不會對實際的 COVID-19 感染做出反應。但是輝瑞疫苗誘導了它們。

這組特殊的單核細胞是先天博物館(不會活化的免疫細胞)的一部分,僅佔疫苗接種前所有循環血細胞的 0.01%。但是在第二次輝瑞疫苗注射後,它們的數量增加了 100 倍,佔所有血液細胞的 1%。此外,他們的性情不太會發炎(避免過多傷害身體免疫反應),但更能強烈地對抗病毒。Pulendran 說,它們似乎具有獨特的能力,能夠針對各種病毒感染提供廣泛的保護。

Pulendran 說:“在加強免疫後(第二劑施打)僅一天,這些細胞的頻率就出現了驚人的增加,這令人驚訝。” “這些細胞有可能不僅能對抗 SARS-CoV-2,還能對抗其他病毒。”

Pulendran 是免疫移植與感染研究所和斯坦福 Bio-X 的成員,也是斯坦福大學化學與健康研究所的教員。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除了告訴我們mRNA疫苗第二劑帶來的保護力的真正關鍵,也提醒我們疫苗保護力不能單看中和抗體的表現,活化及強化身體其他免疫細胞的抗病毒能力,才是免疫力多寡的關鍵,尤其是變種病毒肆虐,尚未接受新冠病毒疫苗施打的人,設法讓自己接種安全有效,保護力完整的疫苗,有機會能完整接受mRNA疫苗兩劑的人,更應牢牢把握機會,不要輕言放棄。

參考文獻:

Prabhu S. Arunachalam, Madeleine K. D. Scott, Thomas Hagan, Chunfeng Li, Yupeng Feng, Florian Wimmers, Lilit Grigoryan, Meera Trisal, Venkata Viswanadh Edara, Lilin Lai, Sarah Esther Chang, Allan Feng, Shaurya Dhingra, Mihir Shah, Allie Skye Lee, Sharon Chinthrajah, Sayantani B. Sindher, Vamsee Mallajosyula, Fei Gao, Natalia Sigal, Sangeeta Kowli, Sheena Gupta, Kathryn Pellegrini, Gregory Tharp, Sofia Maysel-Auslender, Sydney Hamilton, Hadj Aoued, Kevin Hrusovsky, Mark Roskey, Steven E. Bosinger, Holden T. Maecker, Scott D. Boyd, Mark M. Davis, Paul J. Utz, Mehul S. Suthar, Purvesh Khatri, Kari C. Nadeau, Bali Pulendran. Systems vaccinology of the BNT162b2 mRNA vaccine in humansNature, 2021; DOI: 10.1038/s41586-021-03791-x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同類研究規模最大的一項研究中,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一項調查發現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適度飲用咖啡會導致更大的心律不整風險。

研究人員報告說,事實上,數十萬人每天多喝一杯咖啡,發生任何心律不整的風險就會降低 3%,包括心房顫動、心室早期收縮或其他常見的心臟病等等。該研究包括為期四年的追蹤。

該論文於 2021 年 7 月 19 日發表在JAMA Internal Medicine 上

“對大多數人來說,咖啡是咖啡因的主要來源,它以引起或加劇心律不整而聞名,”資深和通訊作者、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心臟病學系醫學教授 Gregory Marcus 醫學博士說。

“但我們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能證明攝取咖啡因會導致更大的心律不整風險,”專門治療心律不整的馬庫斯說。“我們基於人群的研究提供了安心保證,即禁止咖啡因以降低心律不整風險可能是沒有根據的。”

雖然一些專業協會建議避免使用含咖啡因的產品以降低心律不整的風險,但這種聯繫並未得到一致證實——事實上,咖啡攝取可能具有抗炎作用,並與降低某些疾病的風險有關,包括癌症、糖尿病和巴金森氏症。

在這項新研究中,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科學家探討了習慣性咖啡攝取量是否與心律不整風險有關,以及影響咖啡因代謝的遺傳變異是否可以改變這種關聯。他們的調查是通過基於社區的英國生物銀行進行的,這是一項針對英格蘭國家衛生服務參與者的前瞻性研究。

大約 386,258 名咖啡飲用者參加了咖啡研究,平均年齡為 56 歲;略多於一半是女性。對於此類調查,這是前所未有的樣本數。

除了將自我報告的咖啡攝取量作為未來心律不整預測指標的常規分析之外,研究人員還採用了一種稱為“孟德爾隨機化”的技術,利用遺傳數據來推斷因果關係。由於具有與更快的咖啡因代謝相關的遺傳變異的人喝了更多的咖啡,因此該分析提供了一種以不依賴於參與者的自我報告的方式測試咖啡因與心律不整關連的研究方法,應該對許多大多數觀察性研究固有的混雜因素免疫。

在平均四年的追蹤中,數據根據人口特徵、健康和生活習慣進行了調整。

最終,大約 4% 的樣本出現了心律不整。在那些具有以不同方式代謝咖啡因的遺傳傾向的人中,沒有觀察到心律不整風險增加的證據。研究人員表示,更多的咖啡實際上與發生心律不整的風險降低 3% 相關。

作者指出了局限性,包括無法獲得研究的自我報告性質,以及關於咖啡類型的詳細資料——例如濃縮咖啡與否——。

“只有隨機臨床試驗才能明確證明咖啡或咖啡因攝取的明顯影響,”馬庫斯說。“但我們的研究發現沒有證據證明飲用含咖啡因的飲料會增加心律不整的風險。咖啡的抗氧化和抗發炎特性可能起作用,而咖啡因的某些特性可以預防某些心律不整。”

合著者是 Eun-jeong Kim,醫學博士;Thomas J. Hoffmann 博士;格雷戈里·納 (Gregory Nah),媽媽;埃里克·維廷霍夫博士;和弗朗西斯卡戴爾林,醫學博士,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所有人。

參考文獻:

 

  1. Eun-jeong Kim, Thomas J. Hoffmann, Gregory Nah, Eric Vittinghoff, Francesca Delling, Gregory M. Marcus. Coffee Consumption and Incident TachyarrhythmiasJAMA Internal Medicine, 2021; DOI: 10.1001/jamainternmed.2021.361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國發現超級抗體 可有效對抗新冠肺炎等多種冠狀病毒

2021年7月20日 週二 下午4:25

近日美國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一種名為「S2H97」的抗體,可以有效的對抗包含新冠肺炎、SARS在內的多種類型冠狀病毒,被研究人員譽為「超級抗體(super antibody)」,這一發現可能有助於開發新式的治療治療方式與疫苗。

根據《自然》報導指出,美國西雅圖福瑞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從新冠肺炎患者的血一中,提取出12種新冠肺炎病毒棘蛋白受體結構域(RBD)抗體,發現其中編號為「S2H97」的抗體,可以有效的避免白老鼠感染新冠肺炎,

研究人員實際實驗後發現,S2H97可以有效預防新冠肺炎病毒,甚至還其他包含SARS、MERS等乙型冠狀病毒屬支系B的病毒。華盛頓西雅圖福瑞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的生物化學家斯塔爾(Tyler Starr)甚至表示「這是我們看過最酷的抗體(That’s the coolest antibody that we described)」。

加拿大薩斯卡通的薩斯喀徹溫大學病毒學家班納吉(Arinjay Banerjee)表示,目前已經確定了S2H97可以對抗乙型冠狀病毒屬支系B的病毒,但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對於那些現存又無法對付的病毒,仍然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但班納吉表示,雖然科學家無法針對未知的病毒進行抗體測試,但是S2H97的發現,將有助於改善現行治療與疫苗,甚至有能力對付下一個從野生環境傳入的冠狀病毒。

鄭醫師補充:

抗體 S2H97 因其能夠粘附到研究人員測試的所有 sarbecovirus 的結合域而脫穎而出。S2H97 被作者稱為泛 sarbecovirus 抗體,能夠阻止一系列 SARS-CoV-2 變體和其他 sarbecovirus 在實驗室生長的細胞中傳播。它也足夠強大,可以保護倉鼠免受 SARS-CoV-2 感染。

如同疫苗一樣,一種療法要通過衛生主管單位的認可必須經過臨床三期試驗,這篇研究報導頂多屬於臨床一期的研究,如果這類抗體能夠有效幫助人類對抗新冠病毒的感染,期待相關單位能夠加緊通過臨床二、三期的測試,早日讓這種療法面世,降低新冠病毒的重症及死亡率,配合疫苗普及率,早日終結這波疫情!

參考原文報導: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1917-9

參考文獻:

Tortorici, M., Czudnochowski, N., Starr, T.N. et al. Broad sarbecovirus neutralization by a human monoclonal antibody. Nature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3817-4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1-03817-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羅格斯大學的一名研究人員表示,生命早期接觸抗生素可能會改變人類大腦負責認知和情緒功能的區域的發育。

發表在iScience雜誌上的這項實驗室研究發現,青黴素改變了腸道菌叢(微生物組)——生活在我們體內和體表的數以萬億計的有益微生物——以及基因表達,這使得細胞能夠對其不斷變化的環境做出反應,這也關係到正在發育的大腦區域。研究結果發現,在可能的情況下,減少廣泛使用抗生素或使用替代品來預防神經發育問題

青黴素和相關藥物(如 ampicillin氨芐西林和 amoxicillin阿莫西林)是全世界兒童使用最廣泛的抗生素。在美國,平均每個孩子在 2 歲之前接受近三個療程的抗生素治療。在許多其他國家也有類似或更高的暴露率。

“我們之前的工作發現,將幼小動物暴露於抗生素會改變它們的新陳代謝和免疫力。生命早期的第三個重要發展牽涉到大腦。這項研究是初步的,但證實改變腸道菌叢與大腦變化之間的相關性應該進一步探索,”主要作者、羅格斯大學先進生物技術和醫學中心主任馬丁·布拉瑟說。

該研究將在子宮內或出生後立即接觸低劑量青黴素的小鼠與未接觸的小鼠進行了比較。他們發現,給予青黴素的小鼠腸道菌叢發生了重大變化,額葉皮層和杏仁核的基因表達發生了改變,這是大腦中負責記憶發展以及恐懼和壓力反應的兩個關鍵區域。

越來越多的證據將腸道現象與向大腦發出信號聯繫起來,這一研究領域被稱為“腸-腦軸”。如果這條通路受到干擾,它會導致大腦結構和功能的永久性改變,並可能導致兒童後期或成年期的神經精神疾病或神經退化性疾​​病。

“早年是神經發育的關鍵時期,”布拉澤說。“近幾十年來,兒童神經發育障礙的發病率有所上升,包括自閉症障礙、注意力不足/過動障礙和學習障礙。雖然提高相關疾病的意識和診斷普及可能是促成因素,但在發育早期大腦基因表達的中斷也高度相關。”

未來的研究需要確定抗生素是否直接影響大腦發育,或者來自微生物組的分子進入大腦是否會干擾基因活動並導致認知缺損。

這項研究是與羅格斯大學的詹高和布拉瑟的前研究生安傑利克·舒爾弗以及紐約大學的安吉麗娜·沃爾科娃、凱利·拉格斯和斯蒂芬·金斯伯格一起進行的,他們都在這個羅格斯大學與紐約大學的聯合研究中不可或缺。

參考文獻:

Angelina Volkova, Kelly Ruggles, Anjelique Schulfer, Zhan Gao, Stephen D. Ginsberg, Martin J. Blaser. Effects of early-life penicillin exposure on the gut microbiome and frontal cortex and amygdala gene expressioniScience, 2021; 102797 DOI: 10.1016/j.isci.2021.10279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晚年保持大腦活躍一直是一個聰明的主意,但一項新的研究證實,在晚年閱讀、寫信和玩紙牌遊戲或拼圖可能最多將阿茲海默氏症的發病時間推遲五年。該研究發表在 2021 年 7 月 14 日的網絡版《神經學》(美國神經學學會的醫學期刊)( online issue of Neurology, the medic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上。

芝加哥拉什大學醫學中心的研究作者羅伯特·S·威爾遜 (Robert S. Wilson) 博士說:“好消息是,開始進行我們在研究中所研究的那種不花錢、無障礙的活動永遠不會太晚。” “我們的研究結果證實,即使在 80 多歲的時候,開始做這些事情可能對延緩阿茲海默氏失智症的發作是有益的。”

該研究調查了 1,978 名平均年齡為 80 歲、在研究開始時沒有罹患失智症的人。人們平均被追踪了七年。為了確定他們是否患有失智症,參與者每年都會接受檢查,其中包括一些認知測試。

研究開始時,人們以五分制對七項活動的參與情況進行評分。問題包括:“在過去的一年裡,你多久看一次書?” 以及“在過去的一年中,您玩跳棋、棋盤遊戲、紙牌或拼圖等遊戲的頻率如何?”

參與者還回答了有關兒童、成年和中年認知活動的問題。

然後,研究人員對每個人的回答進行平均,每年一次或更少一次,得分為一分,每天或幾乎每天一次,得分為五分。高認知活動組的人平均得分為 4.0,這意味著每週活動數次,而低認知活動組的平均得分為 2.1,意味著每年活動數次。

在研究追蹤期間,457 名平均年齡為 89 歲的人被診斷出患有阿茲海默氏症。平均而言,活動程度最高的人在 94 歲時罹患失智症。認知活動最低的人平均在 89 歲時罹患失智症,相差五年。當研究人員調整可能影響失智風險的其他因素(如教育程度和性別)時,結果是相似的。

為了驗證低認知活動可能是失智症的早期跡象,而不是相反,研究人員還研究了在研究期間死亡的 695 人的大腦。檢查腦組織中的阿茲海默症標誌物,如澱粉樣蛋白和 tau 蛋白沉積物,但研究人員發現,他們的認知活躍程度與阿茲海默症和大腦中相關疾病的標誌物之間沒有關聯。

“我們的研究發現,從事更多認知刺激活動的人可能會延遲他們罹患失智症的年齡,”威爾遜說。“重要的是要注意,在我們考慮到晚年認知活動的質量後,教育和早年認知活動都與一個人罹患阿茲海默氏症的年齡無關。我們的研究證明,認知活動與年齡之間對罹患失智症關聯性主要是你晚年所做的活動。”

該研究的一個局限性在於它是基於一群主要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人。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確定這些發現是否適用於一般人群。

該研究得到了國家老齡化研究所的支持。

鄭醫師補充:

這又是一個對於大腦用進廢退最好的示範說明研究。要老的慢,避免失智,保持大腦的活躍及使用度非常重要。越晚罹患失智症,家人及照護系統的壓力承受度越低,利己利人。

參考原文報導: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1/07/210714170134.htm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ARS-CoV-2 是導致 COVID-19 大流行的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鼻腔是原始感染的目標。鼻腔通道還顯示出 ACE2 的最高表達,ACE2 是一種與 COVID-19 易感性廣泛提高相關的蛋白質。現在,來自日本的科學家發現,鼻腔發炎會影響對 SARS-CoV-2 的易感性。他們還確定使用短鏈脂肪酸作為潛在的 COVID-19 處理策略。

人類對冠狀病毒 (CoV) 大流行並不陌生。就像 SARS-CoV-2(導致 COVID-19 的病毒)一樣,冠狀病毒家族的另一個成員——SARS-CoV——在 2003 年在亞洲部分地區引起了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SARS) 流行。但是,它的傳播的速度比 COVID-19 快得多。那麼,是什麼讓 SARS-CoV-2 如此具有傳染性呢?

SARS-CoV 和 SARS-CoV-2 病毒都帶有“棘蛋白”(spike proteins),它們透過與我們細胞中發現的一種叫做血管緊張素轉換酶 2 (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簡稱ACE2) 的蛋白質結合而進入我們的細胞。然而,已發現 SARS-CoV-2 棘 (S) 蛋白對 ACE2 具有更高的結合親和力(是 SARS-CoV 的 10 至 20 倍),從而在病原體和蛋白質之間建立了聯繫。

有趣的是,最近的研究發現,患有鼻竇炎(即鼻子發炎)的 COVID-19 患者住院的風險較低。此外,鼻竇炎患者ACE2的表達降低(被感染風險隨之降低)。巧合的是,另一項研究證實,由腸道細菌產生的短鏈脂肪酸 (short-chain fatty acids,簡稱SCFA) 對過敏和病毒感染具有效益。這些單獨的發現促使日本福井大學的科學家在 Tetsuji Takabayashi 博士的帶領下對鼻腔中的 SCFA 對 SARS-CoV-2 感染的影響進行了調查。

在《美國鼻科學與過敏雜誌》上發表的一項新研究中科學家們試圖了解 SCFA 對鼻腔中 ACE2 表達的影響,以及對 COVID-19 感染的潛在影響。“這是關於短鏈脂肪酸 (SCFA) 有效降低人類氣道上皮細胞中 ACE2表現程度的第一份報告,”Takabayashi 博士評論道。

為了解過敏患者的ACE2表達狀況,研究人員研究了雪松花粉引起的季節性過敏性鼻炎(SAR-JCP)和慢性鼻鼻竇炎(CRS)患者鼻腔內層(細胞)ACE2的程度。研究人員使用實時 PCR 等技術量化 ACE2 的表達,發現 SAR-JCP 患者的 ACE2 表達沒有增加,而 CRS 患者的 ACE2 表達下降。

為了更好地了解 SCFAs 對 ACE2 表達的影響,研究人員培養了鼻上皮細胞,並將它們暴露於 SFCA 和雙鏈 RNA(類似於某些病毒中發現的核材料,已知可增強 ACE2 表達)。在檢查 ACE2 的表達後,研究人員發現 SFCA 在 RNA 存在的情況下也抑制了 ACE2 的表達。

這些結果證實 SFCA 具有針對 COVID-19 的潛在治療應用。Takabayashi 博士解釋說:“鼻粘膜在人體器官中表現出最高的 ACE2 表達,因此是原始感染的明顯目標。因此,開發降低鼻上皮細胞中 ACE2 表達的策略可以減少 SARS-CoV-2 的傳播和作為一種新的有效治療方法。”

該團隊的及時發現肯定會有助於我們對抗 COVID-19。

鄭醫師補充:

簡單來說, COVID-19 的病毒 SARS-CoV-2透過鼻腔內層細胞的 ACE2蛋白結合進而感染宿主, ACE2愈高愈容易被感染。

慢性鼻炎的患者(非急性過敏),可以降低 ACE2的表達,進而降低COVID-19 的病毒 SARS-CoV-2的感染。

短鏈脂肪酸 (short-chain fatty acids,簡稱SCFA)直接降低 ACE2的表達,即便處在有其他刺激 ACE2提高表達的環境下,也能有效降低 ACE2表達。

因此,如果能研發短鏈脂肪酸的鼻噴劑,應該可以有效降低 COVID-19 的病毒的易染性,降低傳播率。

如何提高體內的短鏈脂肪酸?最快的捷徑便是攝取富含膳食纖維食物,除了有利排便外,腸道菌亦可以利用膳食纖維發酵產生短鏈脂肪酸。

2019年有一項研究發現馬鈴薯的抗性澱粉攝取有助於提升腸道的短鏈脂肪酸:

https://journals.asm.org/doi/10.1128/mBio.02566-18

參考文獻:

Tetsuji Takabayashi, Kanako Yoshida, Yoshimasa Imoto, Robert P. Schleimer, Shigeharu Fujieda. Regulation of the Expression of SARS-CoV-2 Receptor 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in Nasal MucosaAmerican Journal of Rhinology & Allergy, 2021; 194589242110277 DOI: 10.1177/1945892421102779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心理學研究人員領導的一項新研究發現,童年時期的鉛暴露可能會導致成年後性格不成熟和健康。

該研究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對美國269 個縣和 37 個歐洲國家的超過 150 萬人進行了抽樣調查。研究人員發現,那些在大氣鉛含量較高的地區長大的人在成年後的適應性較差——責任心和隨和程度較低,而神經質則較高。

“鉛暴露和性格特徵之間的聯繫非常有影響力,因為我們到處都以我們的性格示人,”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心理學系的博士後研究員 Ted Schwaba 說。“即使鉛對個性特徵的微小負面影響,當你將其匯總到數百萬人以及我們個性影響的所有日常決策和行為時,都會對幸福感、生產力和壽命產生真正的巨大影響。”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將環境保護局的歷史大氣鉛數據與在採樣地點長大的人的線上個性問卷調查聯繫起來。結果發現,在大氣鉛含量較高的美國縣長大的成年人較不隨和和盡責,在 20 多歲和 30 多歲的成年人中,與童年時期鉛接觸較少的成年人相比,他們更加神經質。

“這三個特徵——盡責、隨和和低神經質——構成了我們認為成熟、心理健康的人格的很大一部分,並且是我們在人際關係和工作中成功或失敗的有力預測因素,”施瓦巴說。“通常情況下,在整個生命週期中,人們會變得更加認真和隨和,而不那麼神經質。”

為了進一步測試鉛暴露是否會導致這些差異,研究人員檢查了 1970 年《淨化空氣法案》的影響,各地逐步淘汰含鉛產品,發現在所在地大氣鉛含量開始下降之後出生的人在成年期比在他們出生之前出生的人更成熟、心理健康。

為確保這些發現不只是反映群體效應——共同歷史或社會經歷產生的特徵——研究人員在歐洲複製了他們的研究,那裡的鉛淘汰時間比美國晚,在那裡,他們發現在歐洲長大的人大氣鉛含量較高的地區在成年後也不太令人愉快和神經質,儘管有關盡責方面的調查結果沒有辦法重複同樣結果。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都知道鉛暴露是有害的,但每一波新的研究似乎都發現了鉛暴露危害社會的新方式,”施瓦巴說。“雖然今天大氣中的鉛含量要少得多,但鉛仍然存在於水管、表土和地下水中。這些鉛暴露源往往會對有色人種造成不成比例的傷害——黑人兒童體內鉛含量高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兩倍。白人孩子的血統。從經濟的角度,從社會正義的角度,或者從任何角度來看,盡可能限制鉛暴露是非常重要的。”

鄭醫師補充:鉛曝露不只影響人格發展,過去相關研究發現對專注力、衝動控制及學習力、甚至叛逆行為等都有相關。功能醫學可透過重金屬及微量元素的檢測,能清楚人體內重金屬殘留量是否過量,微量元素是否缺乏,部分重金屬累積過量也會對微量元素產生排擠效應而導致缺乏。適度移除重金屬降低體內殘留量對中樞神經的發育及穩定,提高專注力及認知功能、甚至人格的穩定性,關係至大,萬不可輕忽。

參考文獻:

Ted Schwaba, Wiebke Bleidorn, Christopher J. Hopwood, Jochen E. Gebauer, P. Jason Rentfrow, Jeff Potter, Samuel D. Gosling. The impact of childhood lead exposure on adult personality: Evide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Europe, and a large-scale natural experiment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1; 118 (29): e2020104118 DOI: 10.1073/pnas.202010411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這幾年的相關的臨床研究,人們發現腸道菌叢參與慢性發炎性腸道疾病的發展,引發糖尿病,導致肥胖,甚至多發性硬化症和巴金森氏症等神經系統疾病也可能有其原因——更不用說憂鬱症和自閉症了。主題就是腸道菌叢(又稱微生物組,原文為microbiome)——人類腸道中大量的細菌。據估計,每個人的消化道中攜帶大約 100 萬億個細菌細胞,屬於數千個物種。

20 年來,腸道菌叢一直是研究的重點——自從一項新技術使快速準確地分析這些細菌成為可能:高通量測序( high-throughput sequencing)。從那時起,越來越多的發現證實,腸道菌叢(有時也稱為人類第二基因組)不僅對消化具有核心重要性,而且還影響(如果不能控制的話)至少大量身體機能。免疫系統調控更是經常被提及。

微生物組影響免疫系統

維爾茨堡大學和馬爾堡大學的科學家們現在首次成功地透過實驗證明細菌代謝物能夠增加某些免疫細胞的細胞毒活性,從而對腫瘤治療的效率產生正面影響。理想情況下,腸道菌叢中細菌種類的組成可用於控制其對治療成功的影響。

研究小組在《自然通訊》期刊上發表了研究結果Maik Luu 博士是維爾茨堡大學醫院醫療診所和綜合診所 II 的 Michael Hudecek 教授實驗室的博士後,負責這一發現。另一位參與者是馬爾堡菲利普斯大學醫學微生物學和衛生研究所的 Alexander Visekruna 教授,Luu 在搬到維爾茨堡之前在那裡進行了研究。

脂肪酸增加殺傷細胞的活性

“我們能夠證明短鏈脂肪酸丁酸( short-chain fatty acids butyrate),尤其是戊酸(pentanoate )能夠增加 CD8 T 細胞的細胞毒活性,”Maik Luu 描述了現在發表的研究的核心結果。CD8 T 細胞有時也稱為殺手細胞。作為免疫系統的一部分,他們的任務是專門殺死對生物體有害的細胞。

反過來,短鏈脂肪酸屬於腸道微生物群中最主要的代謝物類別。一方面,它們可以通過誘導能量代謝的核心調節劑來促提升T 細胞的代謝。另一方面,它們可以抑制特定的酶,這些酶調節遺傳物質的可利用性(accessibility),從而調節 T 細胞中的基因表達。在這樣做時,它們會誘導表觀遺傳變化。

更有效地對抗實體瘤模型

“當短鏈脂肪酸重新編程 CD8 T 細胞時,結果之一是促進發炎和細胞毒性分子的產生增加,”Luu 解釋說。在實驗中,用脂肪酸戊酸酯(fatty acid pentanoate)處理增加了腫瘤特異性 T 細胞對抗實體瘤模型的能力。“在用所謂的 CAR-T 細胞對抗腫瘤細胞時,我們能夠觀察到相同的效果,”科學家說。

CAR-T細胞被寫成“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 cells)。雖然正常 T 細胞在很大程度上無法靶向腫瘤細胞,但由於基因改造,CAR T 細胞能夠識別腫瘤表面的特定靶抗原並摧毀癌細胞。Michael Hudecek 是 CAR-T 細胞研究領域的領先專家之一。

通過微生物組的組成進行靶向控制

“結果是腸道細菌代謝物如何改變我們細胞的代謝和基因調控,從而對腫瘤治療的效率產生積極影響的一個例子,”Maik Luu 說。特別是,使用 CAR-T 細胞治療實體瘤可以從中受益。

在這些情況下,迄今為止,使用轉基因細胞進行治療遠不如治療血液腫瘤(如白血病)有效。科學家們希望,如果 CAR-T 細胞在用於患者之前用戊酸​​或其他短鏈脂肪酸處理,這可能會改變。

這種效應可能會特別通過腸道細菌移植的組成來利用——尤其是因為 Luu 和參與研究的其他人也能夠確定腸道菌群的主要戊酸生產者:細菌 Megasphaera massiliensis。

臨床應用任重道遠

然而,在新發現為癌症患者帶來新療法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下一步,研究小組將首先擴大所研究的腫瘤疾病譜,除了其他實體瘤外,還將研究多發性骨髓瘤等血液腫瘤疾病。此外,它希望更深入地研究短鏈脂肪酸的功能,以確定靶向基因修飾的起點。

 

鄭醫師補充:

據我所知,有些熟悉整合醫學的醫師,會建議癌症患者在抗癌期間,透過客製化的益生菌補充,強化腸道免疫能力,提升癌症治療的療效,這篇研究報導就是很好的示範說明。

參考文獻:

Maik Luu, Zeno Riester, Adrian Baldrich, Nicole Reichardt, Samantha Yuille, Alessandro Busetti, Matthias Klein, Anne Wempe, Hanna Leister, Hartmann Raifer, Felix Picard, Khalid Muhammad, Kim Ohl, Rossana Romero, Florence Fischer, Christian A. Bauer, Magdalena Huber, Thomas M. Gress, Matthias Lauth, Sophia Danhof, Tobias Bopp, Thomas Nerreter, Imke E. Mulder, Ulrich Steinhoff, Michael Hudecek, Alexander Visekruna. Microbial short-chain fatty acids modulate CD8 T cell responses and improve adoptive immunotherapy for cancer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1; 12 (1) DOI: 10.1038/s41467-021-24331-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美跨國研究 腸道細菌影響社交行為

 

  
 
2021年7月14日 週三 下午1:19

 

成大、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跨國研究團隊發現,腸道共生細菌會影響血液中的壓力賀爾蒙,缺乏時,可能導致個體社交行為下降,研究成果榮登國際頂尖期刊自然,未來有望為相關疾病治療開闢新途徑。

 

科技部今天舉行研究成果線上記者會。成大醫學院生理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吳偉立團隊跟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生物及生物工程學院教授Sarkis Mazmanian團隊合作,揭開腸道細菌如何影響宿主社交行為的謎團,研究成果登上生命科學領域頂尖期刊自然(Nature)。

 

作為論文唯一第一作者與責任作者的吳偉立指出,社交行為對人類與動物來說是一項提供安全感、降低能量消耗的重要行為。學界過去就觀察到,完全無菌鼠(Germ-free mouse),也就是一生中身體沒存在任何細菌的小鼠,會出現社交行為下降以及低程度的類焦慮行為,但是背後機制少有人探索。

 

吳偉立用電影「腦筋急轉彎」比擬,研究者開始思考,「腸道中會不會有類似憂憂、樂樂這些不同角色的存在,進一步影響個體的喜怒哀樂?」

 

吳偉立指出,團隊在小鼠實驗中發現,腸道共生細菌會影響個體壓力,以小鼠身上作為壓力賀爾蒙指標的皮質酮為例,缺乏腸道細菌時,老鼠身上的皮質酮會不正常上升,導致腦部特定迴路受到活化,產生更多皮質酮,造成降低社交行為的結果。

 

團隊同時透過基因、藥物等多種方式,發現給予小鼠一種特定腸道細菌「糞腸球菌」,可能跟其他細菌作用,最後達到降低壓力賀爾蒙、增加社交行為。

 

吳偉立表示,未來團隊將持續投入系列研究,找出糞腸球菌究竟是透過何種方式來影響個體的壓力反應。科技部表示,研究成果可能對自閉症、思覺失調症、憂鬱症等疾病治療開啟新途徑。

 

吳偉立指出,社交行為下降的確可能跟很多疾病有關,未來或許可以更有效率篩選腸道細菌,了解細菌對壓力賀爾蒙或特定神經細胞的作用,「有機會跟疾病治療做連結,但仍有蠻長一段路要走」。

報導參考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E5%8F%B0%E7%BE%8E%E8%B7%A8%E5%9C%8B%E7%A0%94%E7%A9%B6-%E8%85%B8%E9%81%93%E7%B4%B0%E8%8F%8C%E5%BD%B1%E9%9F%BF%E7%A4%BE%E4%BA%A4%E8%A1%8C%E7%82%BA-051938588.html

鄭醫師補充:

腸道菌叢的健康與否,與壓力賀爾蒙濃度息息相關,許多腸道功能失衡的人,往往容易出現焦慮及憂鬱,這部分已有不少研究證實。而改善之道,就是要改善腸道菌叢失衡,進而降低當事人本人壓力狀態,讓身心恢復平衡。以功能醫學角度透過相關檢測來評估腸道菌叢失衡及透過相關營養改善處理,直接降低壓力賀爾蒙改善心理壓力的案例,比比皆是。

參考文獻:

Wu, WL., Adame, M.D., Liou, CW. et al. Microbiota regulate social behaviour via stress response neurons in the brain. Nature 595, 409–414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3669-y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亞利桑那大學健康科學研究所的一項新研究發現,接受賀爾蒙治療的女性患神經退行性疾​​病(包括阿茲海默氏症)的可能性降低了 58%,並且風險的降低因賀爾蒙治療的類型和途徑以及使用時間而異。這些發現可能會導致開發一種預防神經退行性疾​​病的精準醫學方法。

該研究發表在《阿茲海默氏症與癡呆症:轉化研究與臨床干預》( Alzheimer's & Dementia: Translational Research & Clinical Interventions)上發現停經期接受賀爾蒙治療 6 年或更長時間的女性罹患阿茲海默的可能性降低 79%,得任何神經退行性疾​​病的可能性降低 77%。

“這不是關於激素療法對減少神經退行性疾​​病影響的第一項研究,”美國亞利桑那州腦科學創新中心主任、該論文的資深作者 Roberta Diaz Brinton 博士說。“但這項研究的重要意義在於,它推動了精準賀爾蒙療法在預防神經退行性疾​​病(包括阿茲海默)中的應用。”

賀爾蒙療法是治療更年期症狀最有效的方法,這些症狀可能包括潮熱、盜汗、失眠、體重增加和憂鬱。在研究期間,布林頓博士和研究團隊檢查了近 400,000 名 45 歲及以上更年期女性的保險索賠。

他們專注於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的個別激素治療藥物(包括雌激素和黃體素)以及聯合療法對神經退行性疾​​病的影響。此外,他們還評估了賀爾蒙治療類型、給藥途徑(口服與皮膚給藥)以及治療持續時間對罹病風險的影響。

他們發現,與使用合成激素相比,使用天然類固醇雌二醇或黃體酮可降低更大的風險口服激素療法降低了合併神經退行性疾​​病的風險,而通過皮膚給藥的激素療法降低了患失智症的風險。在 65 歲或以上的患者中,總體風險降低最多

此外,持續時間超過一年的長期治療對阿茲海默、巴金森氏病和失智症的保護作用大於少於一年的短期治療

“通過這項研究,我們獲得了原理知識。阿茲海默、巴金森氏症和失智症風險的降低意味著這些疾病具有受雌激素調節的共同驅動因素,如果有共同的驅動因素,就可以有共同的治療方法,”博士說。 Brinton,他研究神經退化性疾​​病和衰老的女性大腦超過 25 年。關鍵是賀爾蒙療法不是治療,而是保持大腦和整個系統的功能,從而預防疾病。它不是逆轉疾病;而是通過保持大腦健康來預防疾病。

Brinton 博士的合著者包括第一作者 Gregory L. Branigan 博士,他是圖森 UArizona 醫學院的 MD-PhD 學生;Kathleen Rodgers 博士,腦科學創新中心轉化神經科學副主任,亞利桑那大學圖森醫學院藥理學教授;布賴恩科學創新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Yu Jin Kim 博士;和前博士後研究助理 Maira Soto 博士。

布林頓博士最近與他人合著了另一篇由威爾康奈爾醫學研究人員領導的論文,並發表在《科學報告》( Scientific Reports)上。這些發現證實,更年期過渡階段對大腦的結構、連通性和能量代謝有顯著影響,並為脆弱性和恢復力提供了神經學架構。

隨著 65 歲及以上人口比例的增加,與衰老相關的神經退化性疾​​病是一個主要的公共衛生問題。阿茲海默目前沒有已知的治癒方法,該病在美國影響了超過 550 萬人。

鄭醫師補充:

這篇文章的問題的標準答案是客製化賀爾蒙療法,許多人對賀爾蒙療法聞之色變(連許多專業醫療人員也是,遑論一般大眾),擔心賀爾蒙療法會導致婦癌風險提高。但這是可以透過功能醫學檢測評估進而採取相對應的措施去預防的,可惜了解又會應用的專業人員非常有限。

說到客製化,以功能醫學角度來看,賀爾蒙療法需經醫師評估,透過抽血,根據檢測結果,以天然形式的賀爾蒙(又稱生物性賀爾蒙)進行補充比較安全。每個人需要的形式及劑量最好是客製化,提醒大家留意。

 

參考文獻:

 

  1. Yu Jin Kim, Maira Soto, Gregory L Branigan, Kathleen Rodgers, Roberta Diaz Brinton. Association between menopausal hormone therapy and risk of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s: Implications for precision hormone therapyAlzheimer's & Dementia: Translational Research & Clinical Interventions, 2021; 7 (1) DOI: 10.1002/trc2.12174
  2. https://www.medpagetoday.com/neurology/alzheimersdisease/93486
  3. Najar, Jenna MD1,2; Hällström, Tore MD, PhD1; Zettergren, Anna PhD1; Johansson, Lena PhD1; Joas, Erik PhD1; Fässberg, Madeleine Mellqvist PhD1; Zetterberg, Henrik MD, PhD3,4,5,6; Blennow, Kaj MD, PhD3,4; Kern, Silke MD, PhD1,2; Skoog, Ingmar MD, PhD1,2 Reproductive period and preclinical cerebrospinal fluid markers for Alzheimer disease, Menopause: July 02, 2021 - Volume Publish Ahead of Print - Issue - doi: 10.1097/GME.000000000000181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經疾病風險增 美加註嬌生疫苗警語

2021年7月13日 週二 下午2:24

美國 / 綜合報導

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昨(12)日在嬌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加註警語,指出接種疫苗的6週內,罹患罕見神經疾病的風險增加。

FDA致函嬌生表示,FDA將接種疫苗後罹患吉蘭-巴雷氏症候群的風險列為非常低,不過FDA也說,民眾接種嬌生疫苗後,如果出現虛弱或刺痛感、行走困難或臉部運動困難等症狀應該就醫。吉蘭-巴雷氏症候群是一種急性多發性神經炎,會影響神經傳導,多數病例由細菌或病毒感染引起,不過多數患者都能痊癒

鄭醫師補充:

施打疫苗(不限新冠病毒)引發格林-巴利症候群的案例過去一直都有,即便比例不高,針對嬌生疫苗施打後蒐集到的相關副作用的報告,FDA因此修改了一些對於嬌生疫苗可能衍生的風險公告,格林-巴利症候群在施打後的42天內都可能會發生:

https://www.fda.gov/media/146304/download

據外電報導:

美國疾病管控與預防中心(CDC)在發給NBC新聞的聲明中表示,在接種了1280萬劑嬌生疫苗後,已經收到約100個格林-巴利症候群(Guillain-Barre syndrome)的初步報告。

格林-巴利症候群是一種罕見的急性周邊神經病變,即身體的免疫系統誤對部分神經系統發動攻擊。

根據美國國家神經系統疾病和中風研究所的數據,每年此種疾病的罹患率約為10萬分之一,且大多數人都能康復。

美國CDC表示,接種嬌生疫苖後呈報的病例,主要發生在疫苗接種後兩周左右,且大多數患者為男性,其中許多年齡在50歲以上。該主管機構表示,現有數據並未顯示輝瑞或莫德納的新冠疫苗出現類似的現象。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際社會》百健阿茲海默症藥 FDA變更指引

2021年7月10日 週六 下午4:35·2 分鐘 (閱讀時間)
 

【時報-台北電】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在核准美國藥廠百健(Biogen)的阿茲海默症新藥一個月後,8日發布新的用藥指引,將該藥品限於初期患者使用。

9日美股早盤百健股價上升0.6%,報371美元。2021年迄今,百健股價累計揚升約48.5%。

FDA於6月批准百健備受爭議的阿茲海默症新藥Aduhelm,引發外界質疑與批評。FDA表示,限制輕症患者使用Aduhelm目的在緩解醫師與患者的用藥疑惑。百健在輕症患者測試藥品,限制使用也讓用藥者與測試對象相符。

百健8日公布這項變更,新的藥品標籤強調Aduhelm適合症狀輕微或初期阿茲海默症患者使用,但並未就症狀更嚴重的患者進行研究,大幅異於FDA原先的用藥指引,先前稱適用於所有阿茲海默症患者。

百健公布Aduhelm在美國一年的每人費用約為5.6萬美元,將為美國醫療保健系統增加數十億美元開支,特別是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限制輕症患者使用後,可望減輕聯邦醫療保險的負擔。

百健估計,在新的開藥指示下,美國約有200萬名患者適合利用Aduhelm治療。美國目前約有600萬人深受阿茲海默症之苦。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指出,更新藥品標籤對百健是利多,消除外界認為Aduhelm適用對象太廣的擔憂。

華爾街分析師認為,縮小Aduhelm使用範圍並不會對百健的估計營收造成重大影響。傑富瑞(Jefferies)分析師Michael Yee在研究報告中表示,該公司早已將Aduhelm的適用對象鎖定100萬至200萬名輕症患者。

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醫學院辛德勒(Suzanne Schindler)博士表示,先前藥品標籤所列的使用範圍太過廣泛,而且包含並未進行試驗的重症患者。變更標籤是正面行動,反映藥品真正的測試對象。(新聞來源:工商時報─顏嘉南/綜合外電報導)

鄭醫師補充:

這種新藥日前遭FDA代理負責人 Dr. Janet Woodcock要求監察長辦公室調查美國機構與百健代表之間的互動,股價應聲下跌:

https://www.cnbc.com/2021/07/09/biogen-alzheimers-drug-fda-calls-for-federal-investigation-into-approval.html

 

參考原文報導: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facing-pushback-biogen-and-fda-agree-to-narrow-aduhelm-s-broad-label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瘙癢是皮膚病患者非常常見的症狀。愛思唯爾出版的《皮膚病研究期刊》上一項關於瘙癢心理負擔的新多中心橫斷面研究中,研究人員報告說,皮膚病患者的瘙癢與臨床憂鬱症、自殺意念和壓力顯著相關。他們建議為患者提供多學科團隊的機會,以預防和管理與瘙癢相關的問題。

已經結合包括手部濕疹在內的許多特定皮膚病描述了瘙癢的負擔;乾癬結節性癢疹(nodular prurigo,一種皮膚病,導致皮膚上形成堅硬、發癢的腫塊);血液透析患者的化膿性汗腺炎(hidradenitis suppurativa ,一種疼痛的、長期的皮膚病,會導致皮膚出現膿腫和疤痕);和一般慢性瘙癢患者。

首席研究員弗洛倫斯·J·達爾加德 (Florence J. Dalgard) 解釋說:“已經有研究發現,瘙癢與一般的心理健康問題以及特定的皮膚病之間存在相關性,但缺乏針對慢性皮膚病的橫斷面研究。”瑞典馬爾默隆德大學 Skåne 大學醫院皮膚病學和性病學系醫學博士、博士。

作為歐洲皮膚病學和精神病學學會 (ESDaP) 進行的一項大型歐洲多中心研究的一部分,本研究比較了有瘙癢和無瘙癢皮膚病患者之間的疾病心理負擔和健康相關的生活品質,以及健康對照。

調查人員從 13 個歐洲國家的皮膚科診所收集了 3,530 名皮膚病患者的數據,並將結果與 1,000 多名健康對照者進行了比較。患者完成問卷並接受臨床檢查。結果分析包括瘙癢的有無、持續時間和強度;醫院焦慮和憂鬱量表;社會人口學;自殺意念和壓力,包括負面的生活事件;和經濟困難等等。

在皮膚病和相關疾病中,瘙癢(prurigo)的患病率接近 90%;86%為異位性皮膚炎(atopic dermatitis);82% 手部濕疹;78% 其他濕疹;76% 為蕁麻疹;70% 為乾癬。

瘙癢患者憂鬱症患病率為 14%,而沒有瘙癢的患者為 5.7%,有瘙癢的對照組為 6%,無瘙癢的對照組為 3%。瘙癢患者自殺念頭的發生率為15.7%,無瘙癢患者為9%,有瘙癢對照組為18.6%,無瘙癢對照組為8.6%。報告的壓力性生活事件發生率在有瘙癢的個體中高於沒有瘙癢的個體。瘙癢患者也可能會遇到更多的經濟問題。

“我們的研究表明,瘙癢對生活質量有很大影響,”Dalgard 博士評論道。“這項研究說明了瘙癢症狀的負擔及其多方面的問題。在必要時,瘙癢患者的管理應涉及多學科團隊的參與,這在幾個歐洲國家已經存在。”

調查人員還建議採取預防措施,例如乾癬教育計劃或有針對性的基於網絡的信息。在許多慢性炎症性皮膚病中,為患者量身定制的早期積極治療可能有助於儘早減少瘙癢並防止出現心理健康問題。在皮膚病患者的日常護理中,應更頻繁地實施現有的止癢干預措施。

鄭醫師補充:

不管是過敏性或是自體免疫導致的皮膚瘙癢,都涉及身體的過度發炎。身體過度發炎可能與憂鬱症、自殺意念有直接相關。熟知功能醫學的專業人員都知道:當身體過度發炎,身體合成血清素的徑路會被阻斷改走尿酸代謝路徑,因此情緒跟著受牽連。

臨床上若患者同時有皮膚疾患的又有情緒困擾,應積極改善身體過度發炎的狀況,除了請教皮膚專科醫師的治療意見外,不妨透過功能醫學相關檢測可以確知當事人的發炎的源頭,透過生活型態及對應的營養來改善皮膚瘙癢及情緒困擾,應該是更根本且能提升當事人的憂鬱症改善及生活品質的治療方向。

參考文獻(含本地研究):

1.Florence J. Dalgard, Åke Svensson, Jon Anders Halvorsen, Uwe Gieler, Christina Schut, Lucia Tomas-Aragones, Lars Lien, Francoise Poot, Gregor B.E. Jemec, Laurent Misery, Csanad Szabo, Dennis Linder, Francesca Sampogna, Saskia Spillekom-van Koulil, Flora Balieva, Jacek C. Szepietowski, Andrey Lvov, Servando E. Marron, Ilknur K. Altunay, Andrew Y. Finlay, Sam Salek, Jörg Kupfer. Itch and mental health in dermatological patients across Europe: a cross sectional study in 13 countries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Dermatology, 2019; DOI: 10.1016/j.jid.2019.05.034

2.

Schonmann Y, Mansfield KE, Hayes JF, et al. Atopic Eczema in Adulthood and Risk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J Allergy Clin Immunol Pract. 2020;8(1):248-257.e16. doi:10.1016/j.jaip.2019.08.030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947493/

3.

Cheng CM, Hsu JW, Huang KL, Bai YM, Su TP, Li CT, Yang AC, Chang WH, Chen TJ, Tsai SJ, Chen MH. Risk of developing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nd anxiety disorders among adolescents and adults with atopic dermatitis: a nationwide longitudinal study. J Affect Disord. 2015 Jun 1;178:60-5. doi: 10.1016/j.jad.2015.02.025. Epub 2015 Mar 5. PMID: 25795537.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579553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對試圖在家中康復的輕中度 COVID-19 患者進行的一項初步研究中,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藥物氟伏沙明( fluvoxamine,為SSRI抗憂鬱劑的一種)似乎可以預防一些最嚴重的疾病。疾病的併發症,使住院和另行補充氧氣的​​可能性降低。

該研究是該大學精神病學系和傳染病學系之間的合作,招募 152 名感染了 SARS-CoV-2(導致 COVID-19 的病毒)的患者。研究人員將接受氟伏沙明治療的患者的結果與給予無效安慰劑的患者的結果進行了比較。15 天後,80 名接受該藥物的患者均未出現嚴重的臨床惡化。與此同時,服用安慰劑的 72 名患者中有 6 名 (8.3%) 病情嚴重,其中 4 名需要住院治療。

該研究於2020年 11 月 12 日在線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

“服用氟伏沙明的患者沒有出現嚴重的呼吸困難,也沒有因肺功能問題而需要住院治療,”該論文的第一作者、醫學博士、華萊士和露西爾雷納德精神病學教授 Eric J. Lenze 說。“大多數針對 COVID-19 的研究性治療都是針對病情最嚴重的患者,但找到能夠防止患者病到需要補充氧氣或不得不去醫院的療法也很重要。我們的研究表明,氟伏沙明可能會有所幫助填補那個利基。”

氟伏沙明通常用於治療強迫症 (OCD)、社交焦慮症和憂鬱症。它屬於一類被稱為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製劑 (SSRIs) 的藥物,但與其他 SSRIs 不同,氟伏沙明與一種稱為 sigma-1 受體的蛋白質有強烈的相互作用。該受體還有助於調節身體的發炎反應。

“這種藥物可能通過多種方式幫助 COVID-19 患者,但我們認為它最有可能與 sigma-1 受體相互作用以減少發炎分子的產生,”資深作者、醫學博士安吉拉·M·賴爾森 (Angela M Reiersen) 說。精神病學副教授。“過去的研究表明,氟伏沙明可以減少動物模型敗血症的發炎,它可能對我們的患者也有類似的作用。”

Reiersen 說,該藥物對發炎的影響可以防止免疫系統產生壓倒性的反應,這會發生在一些 COVID-19 患者身上,他們在生病幾天後似乎有所改善,然後惡化。其中許多患者最終須住院治療,有些甚至死亡。

作為大流行期間研究的創新轉折,該研究是遠程進行的。當有症狀的患者檢測呈陽性並參加研究時,研究人員向他們提供藥物或安慰劑,以及體溫計、自動血壓監測儀和血氧監測追蹤。

“我們的目標是幫助最初身體狀況良好而可以在家的患者,並預防他們生病得去住院,”傳染病科醫學助理教授 Caline Mattar 說。“到目前為止,我們觀察,氟伏沙明可能是實現這目標的重要工具之一。”

兩週內,受試者在每天與研究團隊成員互動的同時服用抗憂鬱劑或安慰劑劑——通過電話或電腦。這使患者能夠報告他們的症狀、氧氣濃度和其他生命徵象。如果患者出現呼吸急促或因肺炎住院,或血氧飽和度低於92%,則歸為病情惡化。

“好消息是,沒有一個服用活性藥物的人出現病情惡化,”賴爾森說。“我們相信這種藥物可能是原因,但我們需要研究更多的患者來確定。”

研究人員將在接下來的幾週內開始一項更大規模的研究。Lenze是醫學院健康心理實驗室主任,是利用移動和互聯網技術進行臨床試驗的專家。他說,雖然這項初步研究來自聖路易斯地區的患者,但下一階段的研究將招募來自全國各地的患者。

“我們將這項研究帶給患者,為他們提供在家監測健康狀況的工具,”倫茨說。“我們希望能讓這些患者保持足夠的健康,避免住院治療。”

參考文獻:

 

  1. Eric J. Lenze, Caline Mattar, Charles F. Zorumski, Angela Stevens, Julie Schweiger, Ginger E. Nicol, J. Philip Miller, Lei Yang, Michael Yingling, Michael S. Avidan, Angela M. Reiersen. Fluvoxamine vs Placebo and Clinical Deterioration in Outpatients With Symptomatic COVID-19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Nov. 12, 2020; DOI: 10.1001/jama.2020.22760

鄭醫師補充:

先釐清這項研究,是招募新冠病毒患者(含輕、重症)治療的的小型研究,研究樣本還不夠多,且未通過完整的臨床測試,安全性與療效目前仍未獲得FDA及其他區域位生主管單位的認可,且不涉及預防新冠病毒感染。因此,臨床上,fluvoxamine還未獲准開立於任何攸關新冠病毒治療甚至預防的適應症。任何負責任的醫師開立「標示外使用」(off-label use)的藥物,都應先知會患者並清楚說明開立藥物的依據及藥物可能產生的副作用甚至依賴性等等。

老實說,對大部分非專科醫師來說,抗憂鬱劑的療效、禁忌症、副作用甚至風險其實都是陌生的。因此若沒有事先知會,服用的患者一旦出現用藥的相關副作用或者不適反應,即便要專科醫師說明安撫,讓患者能接受甚至滿意,都是壓力極大的一件事。

以下我把fluvoxamine常見副作用整理出來給大家參考:

 

頭痛、噁心、腹瀉、口乾、頭暈、出汗增多、感覺緊張、煩躁、疲勞或睡眠困難(失眠)。性方面的副作用,例如性高潮或射精延遲問題。

目前對新冠病毒的確診者,由於8成甚至九成患者與輕症或無症狀,因此即便確診,在治療藥物的選擇上,還是偏保守。已屬重症需住院治療的患者,除住院期間支持療法外,FDA已核准用於新冠病毒患者的治療用藥,包含達美松及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抗體藥物注射等等:

1.https://delightdetox1268.pixnet.net/blog/post/557844814

2.https://geneonline.news/who-covid-19-actemra-kevzara/

3.https://geneonline.news/roche-actemra-approval/

或是可以考慮痛風治療急性發作的秋水仙素:

https://www.healio.com/news/cardiology/20210125/colcorona-topline-results-colchicine-reduces-hospitalization-death-in-covid19?utm_campaign=trendcard&utm_medium=cpc&utm_source=trendmd

任何專業醫師在非常時期開立的藥物當然都是想幫助患者,但不管如何,都需顧及患者安全性及醫療法規是否核可?專業人員對藥物本身的療效、副作用及風險的掌握度,也是重要的考量點,用藥上最好還是選擇衛生主管單位已核可,或是至少自己臨床上使用比較有經驗且有相關臨床試驗已証實療效大於風險,相對比較保險。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