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於2017年已經核准Celliant產品屬於《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201(h)界定的醫療器械和一般健康產品。FDA表示,Celliant被認定為醫療器械是因為用於健康個體時,能夠暫時促進應用部位的血流增加。

 

Celliant由植入到用於製造各類紡織品和織物的纖維核心內部的多種熱活性礦物質經過獲得專利的技術混合而成,因此不會被洗掉或者磨壞。由Celliant織物製成的產品吸收身體的熱量,並將其轉換成遠紅外線能量(IR),再以安全、自然的方式回放到皮膚和組織中。IR可以促進血管擴張,能增加全身組織和肌肉的血液流動,為細胞提供重要的營養和氧氣。這種效果經臨床證明,能夠幫助身體:

 

  • 增加力量、耐力、體力和運動效果
  • 體育活動之後恢復更快
  • 促進睡眠和增加舒適度

使用 Celliant 纖維的床上用品可能有助於改善睡眠質量和持續時間。Celliant 的製造商與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研究人員合作進行的一項小型試驗發現,參與者每晚入睡時間減少 18 分鐘,同時使用注入 Celliant 的床墊套時,他們的睡眠效率提高了 2.6%,整體睡眠時間平均減少42分鐘,有三分之一的人夜間背痛也獲得改善。

 

何謂舒曼波?

1952年德國物理學家舒曼(W.O.Schumann)指出:地球表面和電離層構成一個頻率在極低頻波段ELF(Extremely Low Frequency),

諧振腔體的諧振頻率為7.83Hz,由全球閃電激發。7.83Hz的舒曼波共振頻率的波長相當於約4萬公里地球圓周。人腦的α波頻率

與舒曼波7.83Hz相近,故舒曼波共振又稱為“地球的腦波”。脈動韻律波,恰好和哺乳動物腦裡海馬迴的頻率相同。人腦的海馬

迴是短期記憶和學習功能有關。人腦神經系統也會對舒曼波的電磁脈衝頻率產生協調反應,以補充人體細胞的能量,事實上人的

健康有賴於天然能量的平衡。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在載人太空艙裡裝上舒曼波產生器,以維持太空人在太空中的

身心健康。在人類的生存環境中,增強7.83Hz舒曼波(宇宙能量)傳遞,可減低如無線射頻電波和高壓電線引起的電磁場

EMF(Electromagnetic Fields)等游離輻射的干擾,舒曼波被稱為宇宙治療頻率(Universal Healing Frequency),當人體與舒曼波共振時,

可顯著平衡暴露於電磁場身體細胞膜電位,增加能量和氧分子的效用,從而改善循環、增強睡眠、緩解疼痛、減輕壓力和增強體質。

 2017年一項臨床研究發現:

1.舒漫波共振可以改善由於心理原因引起的睡眠障礙

 

2.瞬時改變腦波活動和大腦特定位置的功能活化

 

3.針對腦波的β波升高(15-27 Hz)患者的睡眠質量均得到改善,增加副交感神經活動

 

4.fMRI核磁共振掃描的結果發現相應的大腦和小腦區域的活化和活性降低。

 

5.舒漫波共振減少了脖子肌肉僵硬

目前市面上已有結合兩種原理,不需插電即可將人體的輻射能轉換為遠紅外線及舒曼波共振回傳效應的被子,主要目的,就是藉由新科技,幫助人們提高睡眠品質及身體的修復效率,達到更好的保健效果,建議大家不妨留意及試用,藉由睡眠品質提高進而達到積極預防保健的效果,畢竟睡好睡飽才是身體對抗老化、提升免疫及預防諸多慢性疾病的關鍵。

 

參考文獻:

1.https://www.yakbett.de/wp-content/uploads/Celliant-Studie.pdf

2.Zhang L, Chan P, Liu ZM, Tseng YL, Chen CW, Lin MT, Chan WP, Leung TK. A technology developed from concept of acupuncture and meridian system, the clinical effect of BIOCERAMIC resonance on psychological related sleep disturbance with findings on questionnaire, EEG and fMRI. J Tradit Complement Med. 2017 May 8;8(2):289-295. doi: 10.1016/j.jtcme.2017.04.004. PMID: 29736384; PMCID: PMC5934703.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73638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歐盟:Novavax疫苗須加註心臟發炎副作用警語

 

2022/8/4 

 

(中央社倫敦3日綜合外電報導)歐盟藥品管理局(EMA)建議諾瓦瓦克斯醫藥公司(Novavax)的COVID-19疫苗加註兩種心臟發炎症狀可能性的警語,為這種迄今尚未獲得廣泛接種的疫苗增添負擔。

 

歐盟藥品管理局今天說,根據少數幾起通報案例,應在諾瓦瓦克斯生產的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苗Nuvaxovid產品資訊部分,將心肌炎和心包膜炎列為新的副作用。

 

諾瓦瓦克斯表示,Nuvaxovid疫苗在臨床試驗期間並沒有出現對心臟發炎的擔憂,將會蒐集更多數據,還說最常見的心肌炎原因是病毒感染。

 

美國疫苗研發公司諾瓦瓦克斯表示:「我們將與相關監管機關合作,確保我們的產品資訊與我們對接下來數據的共同解讀一致。」

 

路透社報導,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6月間標示Nuvaxovid存在心臟發炎風險。

 

心肌炎和心包膜炎先前被認定為美國莫德納(Moderna)和輝瑞大藥廠(Pfizer)/BioNTech所生產突破性mRNA疫苗的罕見副作用,多發生在年輕男性身上,絕大多數患者都能完全康復。

 

歐盟藥品管理局今天表示,之前已要求諾瓦瓦克斯針對這些副作用的風險提供額外數據。

 

歐盟藥品管理局上個月時,將嚴重過敏反應認定為Nuvaxovid疫苗的潛在副作用。

 

諾瓦瓦克斯希望那些選擇不接種BNT和莫德納疫苗的民眾會青睞Nuvaxovid疫苗,因為它仰賴的技術數十年來被用在對抗B型肝炎和流感等疾病上。

 

不過,根據歐洲疾病預防管制中心(ECDC)數據,自去年12月開打迄今,歐洲僅施打約25萬劑Nuvaxovid疫苗。(譯者:李佩珊/核稿:徐睿承)

外電報導連結:

https://www.reuters.com/business/healthcare-pharmaceuticals/eu-regulator-says-novavax-covid-vaccine-should-carry-side-effect-warning-2022-08-0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發炎是身體復原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當它持續存在時,它會導致廣泛的複雜疾病,包括 2 型糖尿病、心臟病和自體免疫性疾病。

現在,來自南澳大利亞大學的世界首個基因研究證實,低濃度的維生素 D 和高度的發炎之間存在直接關聯,為識別具有發炎成分的慢性病風險或嚴重程度較高的族群提供了重要的生物標誌物。

該研究檢查了英國生物銀行 294,970 名參與者的遺傳數據,使用孟德爾隨機化來呈現維生素 D 和 C 反應蛋白濃度(發炎指標)之間的關聯。

UniSA 的首席研究員 Ang Zhou 博士說,研究結果證實,在缺乏維生素 D 的族群中增加維生素 D 可能會減少慢性發炎。

“如果你受傷或感染,發炎是你身體保護組織的方式,”周博士說。

“肝臟會產生高濃度的 C 反應蛋白以應對發炎,因此當您的身體出現慢性發炎時,它也會顯示出更高濃度的 C 反應蛋白。

這項研究檢查了維生素 D 和 C 反應蛋白,發現低濃度的維生素 D 和高濃度的 C 反應蛋白之間存在單向關係,表現為發炎

為缺乏維生素 D 的人補充可能會減少慢性發炎,幫助他們避免許多相關疾病。”

該研究得到了國家健康和醫學研究委員會的支持並發表在《國際流行病學期刊》上,還提出了這樣一種可能性,即攝取足夠的維生素 D 濃度可以減輕肥胖引起的併發症,並降低具有發炎成分的慢性疾病的風險或嚴重程度,例如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自體免疫性疾病。

南澳大學澳大利亞精準健康中心高級研究員兼主任 Elina Hyppönen 教授說,這些結果很重要,並為所報導的與維生素 D 相關的一些爭議提供了解釋。

“我們一再看到證據證實,增加維生素 D 濃度非常低的人對健康有益,而對其他人來說,似乎幾乎沒有益處。” Hyppönen 教授說。

“這些發現強調了避免臨床維生素 D 缺乏症的重要性,並為賀爾蒙維生素 D 的廣泛影響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

鄭醫師補充:

日前有研究分析平常有補充維生素D習慣的人,發現有例行補充維生素D的人連骨質疏鬆都預防不了,建議一般消費者不必另行補充維生素D。本人在此提供三個思考方向給大家參考:

1.一般消費者每天補充的劑量有多少?該研究只是調查消費者的補充習慣,但未掌握當事人本身的維生素D濃度,如果補充劑量不足,未達理想程度,對預防保健效果可能極為有限。

2.維生素D只是幫助鈣質吸收,骨質是否能留得住?還要看當事人其他相關食物營養來源補充是否充足?吸收率是否佳?是否有規律運動習慣?

3.維生素D是身體濃度最高的營養成分,也是一種賀爾蒙,對身體還有其他重要的功效,例如這篇報導提到的濃度不足,足以造成身體的慢性發炎居高不下,進而導致種種慢性疾病,這才是體內維生素D濃度夠高能提升身體預防保健功效的關鍵所在。

之前在門診,也有一位中年男性分享自身的體驗,他原來一直有慢性腹瀉的問題,試過多種改善方式也未見起色,直到他做基因檢測,結果顯示有維生素D相關基因變異,建議他最好持續補充維生素D,因此他遵醫囑開始規律補充維生素D,想不到長久以來困擾不已的慢性腹瀉竟然不復發作,讓他喜出望外,這個案例明顯與本篇研究結論一致,在此提供給大家參考。

參考文獻:

  1. Ang Zhou, Elina Hyppönen. Vitamin D deficiency and C-reactive protein: a bidirectional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stud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2022; DOI: 10.1093/ije/dyac08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多數被診斷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障礙(ADHD)的兒童並沒有像人們普遍認為的那樣長大。根據 2021年8 月 13 日發表在《美國精神病學期刊》上的一項研究,它在成年期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並在一生中起伏不定。

首席研究員、精神病學和行為科學副教授瑪格麗特·西布利 (Margaret Sibley) 說:“對於被診斷患有過動症的人來說,重要的是要明白,在你的生活中,有時候事情可能更難以控制,而其他時候事情變得更加可控,這很正常。”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和西雅圖兒童研究所研究員。

來自美國、加拿大和巴西的 16 個機構的研究作者表示,數十年的研究將 ADHD 描述為一種通常在兒童時期首次發現的神經生物學疾病,在大約 50% 的病例中持續到成年期。但這項研究發現只有 10% 的兒童完全長大。

他們寫道:“雖然在大多數情況下可以預期會有間歇性的緩解期,但在過動症多模式治療研究中,90% 的過動症兒童在成年後仍會出現殘留症狀。”

據研究人員稱,過動症的特徵在於兩個主要的症狀群。注意力不集中的症狀看起來像雜亂無章、健忘和難以完成任務。然後還有過動、衝動的症狀。在兒童中,這些症狀看起來像是精力充沛,例如四處奔跑和攀爬。在成年人中,它更多地表現為言語衝動、決策困難和行動前不思考。這種疾病對人們的影響不同,而且看起來也不同,具體取決於某人所處的生活階段。

一些患有過動症的人還報告了一種獨特的超專注能力。奧運會運動員邁克爾菲爾普斯和西蒙娜拜爾斯對他們的過動症診斷持開放態度。

Sibley 說,雖然許多人可能會出現與 ADHD 相似的症狀,但據估計,這種疾病大約影響了 5% 到 10% 的人口。

16年的研究

這項研究追踪了一組 558 名患有 ADHD 的兒童 16 年——從 8 歲到 25 歲。該群組每兩年進行八次評估,以確定他們是否有 ADHD 症狀。研究人員還向他們的家人和老師詢問了他們的症狀。

Sibley 說,50% 的兒童長大後會擺脫 ADHD 的觀念是在 1990 年代中期首次提出的。她說,大多數研究只在成年後與孩子們重新建立了一次聯繫。因此,研究人員並沒有看到他們認為已經消失的 ADHD 確實會捲土重來。

應對過動症

研究人員尚未找到導致過動症發作的原因。Sibley 說,這可能是壓力、錯誤的環境,以及沒有適當睡眠、健康飲食和定期鍛鍊的健康生活方式。此外,如果一個人沒有花時間管理症狀並真正了解什麼對他們最有效,那麼症狀可能會變得更加失控,她說。

藥物和治療是過動症的兩種主要治療方法。但是,Sibley 說,人們也可以追求自己健康的應對技巧。

研究人員發現,大多數在成年期不再符合 ADHD 標準的人仍然有一些 ADHD 痕跡,但他們自己管理得很好。

“關鍵是找到一份過動症不會干擾的工作或生活熱情,”西布利說。“你會看到很多有創造力的人患有過動症,因為儘管患有過動症,他們仍然能夠在創造性的努力中取得成功,而那些可能需要整天在電腦前做非常注重細節的工作的人——對於患有過動症的人來說,這可能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任務。”

西布利說,尋求專業幫助的時候是症狀導致你的生活出現問題的時候。這包括沒有表現最好、與他人有問題、難以相處、難以與親人和朋友保持健康、長期的關係,以及無法完成基本的日常任務——無論是養育子女,還是控制您的財務狀況,或者只是維持一個有組織的家庭。

參考文獻:

 

  1. Margaret H. Sibley, L. Eugene Arnold, James M. Swanson, Lily T. Hechtman, Traci M. Kennedy, Elizabeth Owens, Brooke S.G. Molina, Peter S. Jensen, Stephen P. Hinshaw, Arunima Roy, Andrea Chronis-Tuscano, Jeffrey H. Newcorn, Luis A. Rohde. Variable Patterns of Remission From ADHD in the Multimodal Treatment Study of ADHD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2021; appi.ajp.2021.2 DOI: 10.1176/appi.ajp.2021.2101003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 2022 年 7 月 27 日在線發表於美國神經內科學學會醫學《神經內科學期刊》(Neurology)上該研究著眼於這些活動的影響,以及精神活動和電子設備的使用對有和沒有失智症遺傳風險較高的人的影響。

“許多研究已經確定了失智症的潛在危險因素,但我們想更多地了解各種生活習慣及其在預防失智症中的潛在作用,”研究作者、成都四川大學醫學博士、醫學博士黃松說,。“我們的研究發現,體能鍛鍊、家務和社交活動與降低各種類型失智症的風險有關。”

該研究招募來自英國數據庫的 501,376 名平均年齡為 56 歲的尚未失智的人。

參與者在研究開始時填寫了問卷,其中包括一份關於體育活動的問卷。他們被問及參加爬樓梯、步行和參加劇烈運動等活動的頻率。他們還被問及家務、與工作相關的活動以及他們使用的交通工具,包括步行或騎自行車上班。

參與者完成了另一份關於心理活動的問卷。他們被問及他們的教育水準,他們是否參加成人教育課程,他們與朋友和家人一起互訪的頻率,去酒吧或社交俱樂部或宗教團體的頻率,以及他們使用電子設備(如玩電腦遊戲、看電視和在講電話等等)。

此外,參與者報告了他們是否有任何直系親屬患有失智症。這有助於研究人員確定他們是否有患阿茲海默症的遺傳風險。研究參與者平均被追踪了 11 年。在研究結束時,有 5,185 人罹患了失智症。

在調整了年齡、收入和吸煙等多種因素後,研究人員發現,所研究的大多數身體和心理活動都與失智症的風險有關。重要的是,在考慮了這些活動的高度相關性和相互作用之後,這些發現仍然存在。與參與這些活動最少的人相比,高度參與活動模式(包括頻繁鍛鍊、做家務以及每天拜訪家人和朋友)的人罹患失智症的風險分別降低了 35%、21% 和 15%。

研究人員還透過確定的活動模式研究了失智症的發病率。經常鍛鍊的人的發病率為每 1000 人年 0.45 例,而很少鍛鍊的人為 1.59 例。人年(將追蹤(觀察)人數. 及追蹤時間結合(相乘)起來,例如追蹤. 100人長達10年之久,則這群人共貢獻. 100人×10年=1000人年)考慮了研究中的人數以及研究中花費的時間。經常做家務的人每1000人年發病率為0.86,而很少做家務的人每1000人年發病率為1.02。每天探望家人的人每 1000 人年有 0.62 例病例,而每隔幾個月只探望朋友和家人一次的人為 0.8 例。

“我們的研究發現,通過更頻繁地參與健康的身心活動,人們可能會降低患失智症的風險,”宋說。“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證實我們的發現。然而,我們的結果令人鼓舞,改變這些簡單的生活方式可能是有益的。”

研究人員發現,所有參與者都受益於身心活動的保護作用,無論他們是否有失智症家族史。

該研究的一個局限性是人們報告了自己的身體和心理活動,因此他們可能沒有正確記住和報告這些活動。

參考文獻:

  1. Jianwei Zhu, Fenfen Ge, Yu Zheng, Yuanyuan Qu, Wenwen Chen, Huazhen Yang, Lei Yang, Fang Fang, Huan Song. Physical and Mental Activity, Disease Susceptibility, and Risk of Dementia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ased on UK BiobankNeurology, 2022 DOI: 10.1212/WNL.000000000020070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怕失智症了!「1藥物」」可以減緩記憶減退、預防大腦萎縮

2022年8月4日

本文摘自《常春月刊》472期

大腦一旦開始退化,目前的醫學條件往往束手無策。不過最新研究帶來希望,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研究團隊發現一款治療愛滋病的藥物,竟然有助減緩中年記憶衰退、預防大腦萎縮。

人類到底是如何產生記憶的?

目前醫界只能推論,大腦的記憶能力並非單筆地記錄事件,而是將相關經驗連接起來,在想一件事的時候,同時觸發相關聯的記憶,才能產生長期的記憶。而這種能力會隨著老化而減退,甚至消失。UCLA研究團隊過去的研究證實,CCR5基因過度表現,會導致記憶缺陷並抑制訊息傳遞。

由於CCR5基因同樣也是已知的HIV病毒感染細胞的兩個受體之一,UCLA的研究主導者曾在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批准下,於2007年將用於治療HIV感染的藥物maraviroc進行研究。因此在這次的新研究中,團隊嘗試性的投以maraviroc來治療衰老小鼠的大腦狀況。

研究人員首先將研究小鼠置於某個籠子中,實施情境恐懼制約訓練,之後再將其放回原居住籠中,並於一定時間後進行刺激,如此能提高小鼠的CCR5基因表現,小鼠便忘記兩個籠子之間的聯繫。而另一組以基因培養時,則直接刪除體內CCR5基因的小鼠進行研究,發現體內缺乏CCR5基因的小鼠再怎樣刺激,都不會忘記兩個籠子間的記憶。

抗愛滋病毒藥物 助減緩或恢復記憶缺失

 

實驗發現,讓實驗小鼠服用抗愛滋病毒的maraviroc藥物,可成功抑制小鼠大腦中的CCR5基因。它產生的作用和DNA中CCR5基因被完全刪除的小鼠一樣,光用藥就能成功逆轉小鼠的認知缺陷。研究人員大膽預測,這款抗愛滋病毒藥maraviroc或許同樣也能用來幫助減緩或恢復中年記憶缺失。

研究團隊的下一步計畫,將進行一項臨床試驗,測試使用maraviroc治療早期記憶喪失的成效。倘若試驗順利,不僅顯示找到了能減緩記憶力下降的藥物,還可望成為失智症dementia早期干預的希望。

鄭醫師補充:

maraviroc可用於抑制CCR5基因的相關研究結論被提出超過十五年以上,期待這樣的動物實驗的成效能在人體實驗上複製,造福更多認知功能提早退化甚至是失智症患者。

參考文獻:

  1. Yang Shen, Miou Zhou, Denise Cai, Daniel Almeida Filho, Giselle Fernandes, Ying Cai, André F. de Sousa, Min Tian, Nury Kim, Jinsu Lee, Deanna Necula, Chengbin Zhou, Shuoyi Li, Shelbi Salinas, Andy Liu, Xiaoman Kang, Masakazu Kamata, Ayal Lavi, Shan Huang, Tawnie Silva, Won Do Heo, Alcino J. Silva. CCR5 closes the temporal window for memory linkingNature, 2022; DOI: 10.1038/s41586-022-04783-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茲海默症幾乎可以在不知不覺中開始,通常在最初幾個月或幾年偽裝成老年人常見的健忘症。導致這種疾病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個謎。

但塔夫茨大學和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使用模擬大腦的三維人體組織培養模型發現,通常會引起水痘和帶狀皰疹的水痘帶狀皰疹病毒 (varicella zoster virus,VZV) 可能會活化單純皰疹病毒 (herpes simplex  virusHSV),這是另一種常見的病毒,幫助阿茲海默症的早期階段啟動。

通常,HSV-1——病毒的主要變種之一——在大腦神經元內處於休眠狀態,但當它被活化時,它會導致 tau 和β澱粉樣蛋白的積累,以及神經元功能的喪失——特徵特徵見於阿茲海默症患者。

“我們的研究結果發現,阿茲海默症的一種途徑是由 VZV 感染引起的,它會導致發炎,從而喚醒大腦中的 HSV,”生物醫學工程系研究助理 GBS12 的 Dana Cairns 說。“雖然我們證明了 VZV 和 HSV-1 活化之間存在聯繫,但大腦中的其他發炎環節也可能喚醒 HSV-1 並導致阿茲海默症。”

該研究發表在《阿茲海默症期刊》上

潛伏的病毒

“我們一直在研究大量已證實的證據,證明 HSV 與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增加有關,”Stern 家族工程學教授兼塔夫茨工程學院生物醫學工程系主任 David Kaplan 說。最早假設皰疹病毒與阿茲海默症之間有關聯的人之一是牛津大學的 Ruth Itzhaki,他與 Kaplan 實驗室合作開展了這項研究。

“我們知道 HSV-1 與阿茲海默症之間存在相關性,並且一些人認為 VZV 參與其中,但我們不知道病毒為使疾病發生而產生的先後順序,”他說。“我們認為我們現在有這些事件的證據。”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估計有 37 億 50 歲以下的人感染了 HSV-1——這種病毒會導致口腔皰疹。在大多數情況下,它是無症狀的,在神經細胞內處於休眠狀態。

活化後,它會導致神經和皮膚發炎,導致疼痛的開放性潰瘍和水皰。大多數帶原者——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數據,這是二分之一的美國人——在病毒進入休眠狀態之前症狀非常輕微到甚至沒有。

水痘帶狀皰疹病毒也非常常見,大約 95% 的人在 20 歲之前被感染。其中許多病例表現為水痘。VZV 是皰疹病毒的一種形式,也可以留在體內,在進入休眠狀態之前找到進入神經細胞的途徑。

在以後的演變中,VZV 可以重新活化帶狀皰疹,這種疾病的特徵是皮膚中的水皰和結節以帶狀圖案形成,並且可能非常痛苦,持續數週甚至數月。三分之一的人終其一生都不時有帶狀皰疹的發作。

HSV-1 和阿茲海默症之間的關聯僅在 HSV-1 被重新活化引發潰瘍、水皰和其他疼痛性發炎狀況時才會出現。

沉睡中的病毒如何甦醒

為了更好地了解病毒與阿茲海默症之間的因果關係,塔夫茨大學的研究人員在由絲蛋白和膠原蛋白製成的 6 毫米寬的甜甜圈狀海綿中重建了類似大腦的環境。

他們把神經幹細胞置入海綿,這些神經幹細胞生長並成為功能性神經元,能夠在網絡中相互傳遞訊息,就像它們在大腦中一樣。一些幹細胞還形成神經膠質細胞,這些細胞通常存在於大腦中,有助於保持神經元的活力和功能。

研究人員發現,在腦組織中生長的神經元可能會感染 VZV,但僅此一項神經元繼續正常運作,並不能導致阿茲海默症標誌性蛋白 tau 和 β-澱粉樣蛋白的形成——這些成分會在阿茲海默病患者的大腦爭行程及累積。

然而,如果神經元已經含有休眠的 HSV-1,一旦感染 VZV 會導致 HSV 的重新活化,以及 tau 和 β-澱粉樣蛋白的顯著增加,並且神經元訊號開始減緩。

凱恩斯說:“這是兩種非常常見且通常無害的病毒,但實驗室研究證實,如果新的 VZV 感染喚醒了休眠的 HSV-1,它們可能會造成麻煩。”

“其他感染和其他因果途徑仍有可能導致阿茲海默症,而頭部創傷、肥胖或飲酒等風險因素發現,它們可能會在 HSV 在大腦中重新出現時夾擊,”她添加。

研究人員觀察到,受 VZV 感染的樣本開始產生更高濃度的細胞激素——參與引發炎反應的蛋白質。Kaplan 指出,在許多臨床病例中,已知 VZV 會引起大腦發炎,這可能導致休眠 HSV 的活化和發炎增加。

HSV-1 活化的重複循環可導致大腦中更多的發炎、斑塊的產生以及神經元和認知損傷的積累。

一種用於預防水痘和帶狀皰疹的 VZV 疫苗也被證明可以大大降低患癡呆症的風險。疫苗可能有助於阻止病毒再活化、發炎和神經元損傷的循環。

研究人員還指出,一些 COVID 患者(尤其是老年人)從 SARS-CoV-2 病毒中經歷了長期的神經系統影響,並且 VZV 和 HSV-1 在 COVID 感染後都可以重新活化。他們說,在這些情況下,建議密切關注可能的後續認知影響和神經退化性病變。

鄭醫師補充:

近期不少長新冠的研究出爐,其中不少患者出現腦霧,而部分研究甚至提醒可能增加失智症風險,以此篇研究的論證來看,極其可能。提醒大家在後疫情時期,透過健康飲食及的生活型態提高免疫力及幫助身體抗發炎,才是預防諸多慢性退化疾病的王道。

參考文獻:

 

  1. Dana M. Cairns, Ruth F. Itzhaki, David L. Kaplan. Potential Involvement of Varicella Zoster Virus in Alzheimer’s Disease via Reactivation of Quiescent Herpes Simplex Virus Type 1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2022; 1 DOI: 10.3233/JAD-220287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用的經顱直流電刺激提高成人過動症患者的專注力

— 研究人員稱,設備可能滿足對非藥物治療方案的需求

一項隨機試驗顯示,以家用的經顱直流電刺激 (Home-based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簡稱tDCS) 改善了未服用興奮劑藥物的注意力不足過動障礙 (ADHD) 成人的專注力。

在 64 名成年人中,由臨床醫生管理的成人 ADHD 自我報告量表 (CASRS-I) 測量那些接受假治療的人的平均注意力不集中得分為 18.88,而接受家用 tDCS 設備每日治療 4 週的患者則為 23.63,巴西阿雷格里港南里奧格蘭德聯邦大學的 Luis Augusto Rohde 醫學博士和他的同事報告說。

 

他們在JAMA Psychiatry中指出,線性混合效應模型顯示 CASRS-I 的時間交互作用具有統計學意義(β 交互作用 -3.18,95% CI -4.60 至 -1.75,P <0.001)

 

該小組寫道:“我們的研究結果支持使用 tDCS 作為成人 ADHD 的一種安全有效的治療方法,而無需同時使用興奮劑進行治療。” “研究針對 ADHD 的有效非藥物治療是一個緊迫的問題,”鑑於興奮劑藥物的長期依從率和持久性較低,這是大多數 ADHD 患者被建議的一線治療方法。

 

使用小於 4 mA 微電流, tDCS 療程少於 40 分鐘與任何嚴重或不可逆轉的副作用無關。皮膚發紅、頭皮燒傷、刺痛和頭痛是最常見的不良反應。

 

Rohde 和團隊指出,最近可靠的家用 tDCS 設備的出現減少了對日常診間回診的需求以及降低依從性的相關可能性。這項研究的退出率為 14%,主要是由於 COVID-19 的限制。

 

另一種無創的神經調節方法,三叉神經刺激 ( trigeminal nerve stimulationTNS),是 FDA 批准的第一個治療過動症兒童的儀器治療。

 

到目前為止,大多數關於 tDCS 在 ADHD 中的研究都著眼於針對背外側前額葉皮層 ( 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DLPFC)的認知影響,結果各不相同,作者引用一項綜合分析,該分析顯示一些“抑制和處理速度,但不是注意力功能”;成人兒童的初步研究發現 tDCS 對注意力不集中有影響,但對過動衝動沒有影響;一項針對青少年男孩的大型隨機試驗顯示,在右側下額葉皮層進行 15 次 tDCS 治療後症狀沒有改善。然而,這些研究的設計各不相同,許多研究“樣本數少,治療期短”,他們補充說。

 

與這些研究一樣,目前的研究發現“過動衝動、憂鬱或焦慮的次要結果沒有統計學上的顯著差異,”羅德和團隊寫道。這可能反映了排除先前存在憂鬱症或焦慮症的人,或過動症患者大腦不同區域的參與,表現為注意力不集中和過動-衝動,這與“右下額葉皮層的活化不足相關而不是右側 DLPFC活化不足導致”。”

 該小組指出,在沒有就 ADHD 的最佳療效達成共識的情況下,該小組使用右側而不是左側 DLPFC,這是基於“成人 ADHD 患者在需要提高專注的任務期間”該區域活化減少的研究報告。

 

“在對我們研究結果的保守評估中,估計效應大小的 95% CI 的最低限度證實至少有中等效應,類似於 TNS 報告的效應,以及 ADHD 的二線治療,托莫西汀( atomoxetine,中文藥物上品名為思銳),強調了神經調節作為這一人群的有效替代治療的潛在用途,”羅德和研究團隊寫道。

 

對於這項於 2019 年 7 月至 2021 年 7 月在一個中心進行的雙盲、對比研究,作者招募了 64 名患有 ADHD 和中度或重度注意力不集中症狀的成年人。48% 的參與者有注意力不集中的亞型,52% 的參與者有混合亞型,平均年齡為 38 歲,47% 為女性。

文獻來源:

Leffa DT, Grevet EH, Bau CHD, et al.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vs Sham for the Treatment of Inattention in Adults With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The TUNED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AMA Psychiatry. Published online August 03, 2022. doi:10.1001/jamapsychiatry.2022.2055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psychiatry/article-abstract/2794932

參考報導來源:

https://www.medpagetoday.com/neurology/adhd-add/7934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近期發表的一項新研究,在 30 年的追蹤期間對 100,000 多名參與者的分析發現,每週進行目前推薦的中等或劇烈體育活動量的 2 到 4 倍的成年人死亡風險顯著降低,發表於在美國心臟協會的旗艦同行評審期刊《循環》上。對於每週進行 2 到 4 倍推薦量的劇烈體育活動的人來說,減少了 21-23%,而對於每週進行 2 到 4 倍於推薦量的中等體力活動的人來說,減少了 26-31%。

有充分證據證實,規律的體育活動與降低心血管疾病和過早死亡的風險有關。2018 年,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的美國人體育活動指南建議成年人每周至少進行 150-300 分鐘的中等體育活動或 75-150 分鐘/週的劇烈體育活動,或等效的兩種強度的結合。美國心臟協會目前的建議基於 HHS 的體育活動指南,即每周至少 150 分鐘中等強度的有氧運動或每週 75 分鐘或劇烈的有氧運動,或兩者兼而有之。

“身體活動對健康的潛在影響很大,但目前尚不清楚進行高於推薦脽準的長時間、劇烈或中等強度的身體活動是否會對心血管健康產生任何額外的好處或有害影響,”Dong Hoon Lee 說, Sc.D., MS, 波士頓哈佛 TH Chan 公共衛生學院營養系研究助理。“我們的研究利用了幾十年來對自我報告的身體活動的重複測量來檢查成年中後期的長期身體活動與死亡率之間的關係。”

研究人員分析了從兩項大型前瞻性研究中收集的超過 100,000 名成年人的死亡率數據和醫療記錄:1988-2018 年全女性護士健康研究和全男性衛生專業人員追蹤研究。檢查數據的參與者中有 63% 是女性,超過 96% 是白人成年人。在 30 年的追蹤期間,他們的平均年齡為 66 歲,平均體重指數 (BMI) 為 26 kg/m 2 。

參與者每兩年透過填寫一份經過驗證的護理健康研究或衛生專業人員追蹤研究問卷,自我報告他們的休閒時間身體活動。公開的問卷每兩年更新和展延一次,包括有關健康資訊、醫生診斷的疾病、家庭病史和個人習慣(如吸煙和飲酒以及鍛鍊頻率)的問題。運動數據報告為過去一年每週花在各種體育活動上的平均時間。適度活動被定義為步行、低強度運動、舉重和健美操。劇烈活動包括慢跑、跑步、游泳、騎自行車和其他有氧運動。

分析發現,每週進行兩倍於目前推薦範圍的中等或劇烈體力活動的成年人的長期死亡風險最低

分析還發現:

  • 符合劇烈體育活動指南的參與者觀察到心血管疾病死亡風險降低了 31%,非心血管疾病死亡風險降低了 15%,所有原因導致的死亡風險總體降低了 19%。
  • 符合適度體育活動指南的參與者觀察到 CVD 死亡風險降低 22-25%,非 CVD 死亡風險降低 19-20%,所有原因導致的死亡風險總體降低 20-21%。
  • 進行超過推薦的長期劇烈體育活動量(150-300 分鐘/週)的參與者的 2 到 4 倍的 CVD 死亡率風險降低了 27-33%,非 CVD 死亡率降低了 19%,總共 21所有原因導致的死亡風險降低 -23%。
  • 進行超過建議的中等體力活動量(300-600 分鐘/週)2 到 4 倍的參與者觀察到 CVD 死亡風險降低 28-38%,非 CVD 死亡風險降低 25-27%,總體而言所有原因導致的死亡風險降低26- 31%。

此外,在報告參與超過建議最低活動水準四倍的成年人中,沒有發現有害的心血管健康影響。先前的研究發現證據發現,長期、高強度、耐力運動,如馬拉松、鐵人三項和長距離自行車比賽,可能會增加心血管不良事件的風險,包括心肌纖維化、冠狀動脈鈣化、心房顫動和突發性心臟病導致心因性死亡。

“這一發現可能會減少人們對先前幾項研究中觀察到的高強度體育活動的潛在有害影響的擔憂,”李指出。

然而,長期、高強度體育活動(每週約 300 分鐘)或中等強度體育活動(每週約 600 分鐘)的份量超過建議的每週最低限度的四倍,並不能進一步降低患死亡。

“我們的研究提供了證據來指導個人在其一生中選擇適當數量和強度的體育活動,以保持他們的整體健康,”李說。“我們的研究結果支持當前的國家體育活動指南,並進一步證實,透過進行中度或高度的中等或高強度活動或組合,可以獲得最大的益處。”

他還指出,從長遠來看,每週或兩者的等效組合,即每週進行少於 75 分鐘的劇烈運動或少於 150 分鐘的中等強度運動的人可能會透過持續進行大約 75-150 分鐘的劇烈運動或 150-300 分鐘的中等強度運動來降低死亡率。

“我們早就知道,中等強度和高強度的體育鍛鍊可以降低一個人罹患動脈粥狀硬化性心血管疾病和死亡率的風險,”醫學博士、BSN 的前任主席 Donna K. Arnett 說。美國心臟協會(2012-2013 年),肯塔基州列剋星敦市肯塔基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系主任和教授。Arnett 曾擔任美國心臟協會 2019 年心血管疾病一級預防指南編寫委員會的聯合主席,但她並未參與這項研究。“所以每週進行超過 300 分鐘的中等強度有氧運動或超過 150 分鐘的高強度有氧運動可能會降低死亡率是合理的”

該研究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

鄭醫師補充:

這是大規模的長期追蹤研究,可信度極高。過去認為一周運動150分鐘對健康維持足矣,但這篇研究只在提醒150分鐘只是最低門檻,強度及時間才是關鍵。疊加運動強度或是拉長時間,可以獲得更大的健康益處,明顯降低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風險。

參考文獻:

  1. Dong Hoon Lee, Leandro F.M. Rezende, Hee-Kyung Joh, NaNa Keum, Gerson Ferrari, Juan Pablo Rey-Lopez, Eric B. Rimm, Fred K. Tabung, Edward L. Giovannucci. Long-Term Leisure-Time Physical Activity Intensity and All-Cause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A Prospective Cohort of US AdultsCirculation, 2022; DOI: 10.1161/CIRCULATIONAHA.121.05816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健康網》喝綠茶好處多多 美研究:兒茶素可降血糖、改善腸漏

2022/07/27

〔健康頻道/綜合報導〕許多人有喝茶的習慣,研究發現,連續服用綠茶萃取物28天後可改善腸漏情況,還能降低血糖。研究參與者服用的綠茶萃取物中含有大量能抗發炎的兒茶素,每日服用的劑量約等於5杯綠茶(約等於1200ml綠茶)。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發布新聞稿指出,他們近期的研究找來了40人進行臨床試驗,其中有21人有代謝症候群,19人為健康成人,連續服用28天綠茶萃取物製成的軟糖,並且在間隔1個月後,又服用了安慰劑作為對照。研究已發表於期刊《營養學當前發展》(Current Developments in Nutrition)

研究顯示,服用綠茶萃取物的研究參與者,與服用安慰劑後相比,空腹血糖顯著降低;透過糞便檢查也發現,腸道炎症減輕;尿液樣本發現,小腸的通透性降低。一旦腸道細胞間隙過大,而使腸黏膜的通透性增加的話,恐引發「腸漏症」,讓未消化完全的大分子食物或毒素等跑進血液和淋巴液中,造成免疫失衡與混亂,引發過敏、自體免疫疾病等健康狀況。

研究成員之一、俄亥俄州立大學人類營養學教授布魯諾(Richard Bruno)指出,過去已有研究顯示,飲用綠茶與更低的膽固醇、三酸甘油脂、血糖有關,而此項研究進一步揭露綠茶對腸道的好處。

代謝症候群指的是腰圍、血壓、飯前血糖、三酸甘油脂、高密度脂蛋白5項指標中,有3項不符合標準的族群,代謝症候群罹患心臟病、糖尿病等疾病的風險較高。

布魯諾表示,儘管改變生活方式就能緩解代謝症候群,但其實大多數人無法輕易改變生活方式,因此希望此項研究未來能協助控制甚至逆轉代謝症候群,目前將針對研究參與者的腸道微生物、血液樣本做進一步分析。

參考文獻:

oanna Hodges, Min Zeng, Sisi Cao, Avinash Pokala, Shahabbedin Rezaei, Geoffrey Sasaki, Yael Vodovotz, Richard Bruno, Catechin-Rich Green Tea Extract Reduced Intestinal Inflammation and Fasting Glucose in Metabolic Syndrome and Healthy Adul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rossover Trial, Current Developments in Nutrition, Volume 6, Issue Supplement_1, June 2022, Page 981, https://doi.org/10.1093/cdn/nzac068.010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用的是綠茶萃取物,而非綠茶,對許多有胃疾隱憂的人,綠茶容易刺激胃酸,導致胃部不適或胃痛,無法喝多或是常喝,而且綠茶含茶鹼或是咖啡因,是中樞神經的興奮劑,對體質敏感的人,喝多恐怕還會影響睡眠,提醒大家留意。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近日發表在美國心臟協會期刊《高血壓》上的一項新研究,定期小睡與高血壓和中風的風險增加有關。

中國的研究人員研究了頻繁的午睡是否可能是高血壓和/或中風的潛在危險因素。這是第一項同時使用長期參與者觀察分析和孟德爾隨機化的研究——這是一項遺傳風險驗證,用於調查頻繁午睡是否與高血壓和缺血性中風有關。

“這些結果特別有趣,因為數以百萬計的人可能會享受定期甚至每天的午睡,”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麻醉學系教授兼主任、醫學博士 E Wang 說。研究的通訊作者。

研究人員使用了來自 UK Biobank 的信息,這是一個大型生物醫學數據庫和研究資源,其中包含來自 50 萬英國參與者的匿名遺傳、生活方式和健康信息。UK Biobank 招募了超過 500,000 名 40 至 69 歲的參與者,他們在 2006 年至 2010 年間居住在英國。他們定期提供血液、尿液和唾液樣本,以及有關其生活方式的詳細信息。從 2006 年到 2019 年,白天小睡頻率調查在英國生物銀行的一部分參與者中進行了 4 次。

王的小組排除了研究開始前已經中風或患有高血壓的人的記錄。這使得大約 360,000 名參與者分析了午睡與首次報告中風或高血壓之間的關聯,平均追蹤時間約為 11 年。參與者根據自我報告的午睡頻率分為幾組:“從不/很少”、“有時”或“通常”。

研究發現:

  • 與從不或有時不午睡的人相比,經常午睡的男性比例更高,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準較低,並且報告有吸煙、日常飲酒、失眠、打鼾和晚睡等狀況;
  • 與報告從不午睡的人相比,經常午睡的人患高血壓的可能性高出 12%,中風的可能性高出 24%;
  • 與從不午睡的同齡人相比,經常午睡的 60 歲以下參與者罹患高血壓的風險要高 20%。60 歲以後,與那些自稱從不午睡的人相比,正常午睡與高血壓風險增加 10% 相關;
  • 在整個研究過程中,大約四分之三的參與者保持相同的午睡類別;
  • 孟德爾隨機化結果顯示,如果午睡頻率增加一個類別(從從沒有到有時或有時到通常),高血壓風險增加 40%。較高的午睡頻率與高血壓風險的遺傳傾向有關。

“這可能是因為,雖然小睡本身無害,但許多小睡的人可能是因為晚上睡眠不佳。晚上睡眠不好與健康狀況不佳有關,而小睡不足以彌補這一點”邁克爾 A. Grandner 博士說,他是睡眠專家,也是美國心臟協會新 Life's Essential 8 心血管健康評分的合著者,該評分將 2022 年 6 月的睡眠時間增加為第 8衡量最佳心臟和大腦健康的指標。“這項研究與其他研究結果相呼應,這些研究結果發現,常午睡似乎反映了心臟健康問題和其他問題的風險增加。” 格蘭德是圖森亞利桑那大學睡眠健康研究項目和行為睡眠醫學診所的主任和精神病學副教授。

作者建議進一步檢查健康睡眠模式(包括白天小睡)與心臟健康之間的關聯。

該研究有幾個重要的局限性需要考慮。研究人員只收集了白天午睡的頻率,而不是持續時間,因此沒有關於午睡時間如何或是否會影響血壓或中風風險的信息此外,午睡頻率是在沒有任何客觀測量的情況下自我報告的,因此無法量化。該研究的參與者大多是具有歐洲血統的中老年人,因此結果可能無法推廣。最後,研究人員尚未發現白天小睡對血壓調節或中風影響的生物學機制。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提到的是經常午睡的人,心血管疾病及中風風險增加,但不能說是午睡導致這些相關的健康風險。午睡對一些壓力大的人,甚至有助於降低壓力賀爾蒙及提升認知功能,這篇研究只是提醒許多經常午睡的人,可能與夜眠品質不佳有關。

過去的研究發現午睡的時間長短才是影響心血管疾病的關鍵。睡太久,例如超過一個小時,是許多疾病的警示前兆,代表夜眠效果太差,當事人才需要這麼長的時間午睡補眠。

參考文獻:

 

  1. Min-Jing Yang, Zhong Zhang, Yi-Jing Wang, Jin-Chen Li, Qu-Lian Guo, Xiang Chenand E. Wang. Association of Nap Frequency With Hypertension or Ischemic Stroke Supported by Prospective Cohort Data and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in Predominantly Middle-Aged European SubjectsHypertension, 2022 DOI: 10.1161/HYPERTENSIONAHA.122.1912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日前發表在歐洲心臟病學會 (ESC) 期刊《歐洲心臟期刊》上的一項研究,吃香蕉、酪梨和鮭魚的女性可以減少飲食中鹽的負面影響1研究發現,富含鉀的飲食與降低血壓有關,尤其是在高鹽攝取的女性中。

眾所周知,高鹽攝取與血壓升高以及心臟病發作和中風的風險增加有關,”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醫學中心的研究作者 Liffert Vogt 教授說。“健康建議的重點是限製鹽的攝取量,但當我們的飲食包括加工食品時,這很難實現。鉀有助於身體從尿液中排出更多的鈉。在我們的研究中,膳食鉀與女性的最大健康受益有關。”

該研究包括 EPIC-諾福克研究的 24,963 名參與者(11,267 名男性和 13,696 名女性),該研究在 1993 年至 1997 年間從英國諾福克的全科診所招募了 40 至 79 歲的參與者。平均年齡為男性 59 歲和 女性58 歲。參與者完成了一份關於生活習慣的問卷,測量了血壓,並收集了尿液樣本。尿鈉和鉀用於估計膳食攝取量。參與者根據鈉攝取量(低/中/高)和鉀攝取量(低/中/高)分為三組。

研究人員在調整了年齡、性別和鈉攝取量後,分析了鉀攝取量與血壓之間的關係。鉀的攝取量(以克/天為單位)與女性的血壓有關——隨著攝取量的增加,血壓下降。當根據鈉攝取量(低/中/高)分析相關性時,僅在鈉攝取量高的女性中觀察到鉀與血壓之間的關係,其中每日鉀每增加 1 克與收縮壓降低 2.4 mmHg 相關血壓在男性中,鉀和血壓之間沒有關聯。

在 19.5 年的中位隨訪期間,13,596 名(55%)參與者因心血管疾病住院或死亡。研究人員在調整了年齡、性別、體重指數、鈉攝取量、使用降脂藥物、吸煙、飲酒、糖尿病和過往心臟病發作或中風後,分析了鉀攝取量與心血管事件之間的關聯。在整個研究對象中,與鉀攝取量最低的人群相比,鉀攝取量最高的人群發生心血管事件的風險降低了 13%。當分別分析男性和女性時,相應的風險降低分別為 7% 和 11%。飲食中鹽的含量不影響男性或女性鉀與心血管事件之間的關係。

沃格特教授說:“結果證實鉀有助於保持心臟健康,但女性比男性受益更多。無論鹽攝取量如何,鉀與心血管事件之間的關係都是相同的,這證明鉀還有其他保護心臟的方法,即增加鈉的排泄。”

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成年人每天至少攝取 3.5 克鉀和少於 2 克鈉(5 克鹽)。2高鉀食物包括蔬菜、水果、堅果、豆類、乳製品和魚。例如,115 克香蕉含有 375 毫克鉀,154 克熟鮭魚含有 780 毫克,136 克馬鈴薯含有 500 毫克,1 杯牛奶含有 375 毫克。

Vogt 教授總結道:“我們的研究結果證實,心臟健康的飲食不僅僅是限製鹽分,還可以提高鉀含量。食品公司可以通過在加工食品中用標準​​鈉鹽替代鉀鹽來提供幫助。最重要的是,我們都應該優先考慮新鮮的、未加工的食物,因為它們富含鉀和低鹽。”

參考文獻:

  1. Rosa D Wouda, S Matthijs Boekholdt, Kay Tee Khaw, Nicholas J Wareham, Martin H de Borst, Ewout J Hoorn, Joris I Rotmans, Liffert Vogt. Sex-specific associations between potassium intake, blood pressure, and cardiovascular outcomes: the EPIC-Norfolk study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22; DOI: 10.1093/eurheartj/ehac31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研究發現,服用高劑量維生素 B6 補充劑可以減少焦慮和憂鬱的感覺。

雷丁大學的科學家測量了高劑量維生素 B6 對年輕人的影響,發現他們報告說,在每天服用補充劑一個月後,他們的焦慮和憂鬱情緒減輕了。

該研究發表在《人類精神藥理學:臨床和實驗》(Human Psychopharmacology: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期刊上,提供了有價值的證據來支持使用被認為可以改變大腦活動程度的補充劑來預防或治療情緒障礙。

雷丁大學心理學與臨床語言科學學院的主要作者大衛菲爾德博士說:“大腦的功能依賴於攜帶訊息的興奮性神經元和抑制性神經元之間的微妙平衡,從而防止失控的活動。 .

“最近的理論將情緒障礙和其他一些神經精神疾病與這種平衡的紊亂聯繫起來,通常是往提高大腦活動程度的方向上做調整。

維生素 B6 幫助身體產生一種特定的化學傳導物質,抑制大腦中的衝動,我們的研究將這種鎮靜作用與減少參與者的焦慮聯繫起來。”

雖然以前的研究已經證明多種維生素或馬麥醬(馬麥醬是一種使用啤酒釀造過程中最後沉澱堆積的酵母製作的醬料,主要在英國及紐西蘭生產,含有豐富的維生素B)可以降低壓力程度,但很少有研究證實其中含有的特定維生素會驅動這種效果。

這項新研究的重點是維生素 B6 的潛在作用,眾所周知,維生素 B6 可以增加人體產生 GABA(γ-氨基丁酸),這是一種阻斷大腦神經細胞之間衝動的化學物質。

在目前的試驗中,300 多名參與者被隨機分配到維生素 B6 或 B12 補充劑遠遠高於建議的每日攝取量(大約是建議的每日攝入量的 50 倍)或安慰劑,並在一個月內每天服用一次。

研究發現,在試驗期間,與安慰劑相比,維生素 B12 幾乎沒有效果,但維生素 B6 產生了統計學上可靠的差異。

試驗結束時進行的視覺測試證實了服用維生素 B6 補充劑的參與者的 GABA 濃度升高,這支持了 B6 有助於減少焦慮的假設。檢測到視覺表現的微妙但無害的變化,與大腦活動的受控程度一致。

菲爾德博士說:“許多食物,包括金槍魚、鷹嘴豆和許多水果和蔬菜,都含有維生素 B6。然而,本試驗中使用的高劑量證實,補充劑對於情緒產生正面影響是必要的。

“重要的是要承認,這項研究還處於早期階段,與您對藥物的預期相比,我們研究中維生素 B6 對焦慮的影響非常小。但是,比起藥物,基於營養的干預措施產生的令人不快的副作用要少得多。因此將來人們可能更喜歡將它們作為干預措施。

“為了使這成為一個現實的選擇,需要進一步研究以確定其他有益於心理健康的基於營養的干預措施,以便將來結合不同的飲食干預措施以提供更大的結果。

“一個潛在的選擇是將維生素 B6 補充劑與認知行為療法等會談療法結合起來,以提高其效果。”

參考文獻:

  1. David T. Field, Rebekah O. Cracknell, Jessica R. Eastwood, Peter Scarfe, Claire M. Williams, Ying Zheng, Teresa Tavassoli. High‐dose Vitamin B6 supplementation reduces anxiety and strengthens visual surround suppressionHuman Psychopharmacology: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2022; DOI: 10.1002/hup.285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科學界驚天醜聞!阿茲海默症關鍵論文疑造假 誤導外界16年

2022/07/22 17:20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雙城校區神經科學家萊斯內(Sylvain Lesné),2006年在頂尖期刊《自然》上發表有關阿茲海默症的論文,直指患者大腦中出現的β澱粉樣蛋白是致病的主因,此後的研究發展多關注在如何消除β澱粉樣蛋白,但如今另一頂尖期刊《科學》踢爆萊斯內論文的大量圖片可能造假,若確實如此,那麼學界對於阿茲海默症的研究方向等於是被誤導了16年之久。

《科學》專文指出,美國范德比大學神經科學家施拉格(Matthew Schrag),去年接觸到阿茲海默症實驗性治療藥物Simufilam,便在各大期刊上查詢Simufilam的相關研究圖片,沒想到最後發現數十篇期刊論文有明顯經過修改或重複的圖像

施拉格將相關資料回報給美國國家衛生院,最終源頭被追溯到本世紀被引用最多的阿茲海默症研究,也就是萊斯內的論文。施拉格對此相當謹慎,不願指稱萊斯內造假或有不當行為,僅強調可能要透過原始圖片和數據來了解狀況。

對此,《科學》期刊展開半年的調查,得出的結論支持施拉格的說法,亦即萊斯內的論文相當可疑。頂尖的圖像分析師以及阿茲海默症研究員,都認為阿茲海默症相關研究的數百張圖片存在疑點,其中包括萊斯內論文中的70多張圖片。

肯塔基大學阿茲海默症專家威爾科克(Donna Wilcock)表示,這些圖像看起來具有令人震驚的公然篡改行為。著名分子生物學家、法醫圖像顧問比克(Elisabeth Bik)指出,由於獲得的實驗結果可能不符預期,因此相關研究的作者似乎將不同實驗的照片拼湊在一起,以便和實驗當初的假設吻合。

這種情況代表大量的研究資金可能被用在錯誤的地方,阿茲海默症專家懷疑萊斯內的論文誤導研究方向長達16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史丹佛大學神經科學家蘇德霍夫(Thomas C. Südhof)認為,美國國家衛生院對於阿茲海默症所投注的心血可能被浪費了,因為許多後來的學者是將萊斯內論文的結果當成自己研究的起點,誰想到起點竟然是錯的。

對於學界傳來的質疑聲浪,萊斯內目前並沒有回應,明尼蘇達大學雙城校區則回應校方正在調查針對萊斯內的投訴。

鄭醫師補充:

兩年前,我有幸參加國內代謝體學權威教授的講座,其中提到失智症的病理成因,教授提醒大家,目前失智症的治病理論,也就是β澱粉樣蛋白沉積導致阿茲海默症的發病,能夠解釋的失智症比例非常有限,大部分無法以這種病理機制來證實,也就是失智症的成因目前仍不明。但目前幾乎所有的研究假設與治療方向,都以此為劇,實令人憂心。

根據錯誤的理論而研發的治療項目,一般都難以奏效,這幾年失智症治療的藥物研發一直裹足不前,極可能與此篇報導提到的內容相關。期待在失智症的治病與治療有更嶄新的研究方向出現,早一點為失智症的預防與治療點亮一盞明燈。

參考文獻:

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potential-fabrication-research-images-threatens-key-theory-alzheimers-disease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倫敦大學學院科學家領導的對先前研究的重大審查,經過數十年的研究,仍然沒有明確的證據證實血清素濃度或血清素活性是導致憂鬱症的原因

發表在《分子精神病學》上的新綜述——對現有整合分析和系統評價的概述——發現鬱症不太可能是由化學失衡引起的,並質疑抗憂鬱劑的作用。大多數抗憂鬱劑是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SSRIs),最初據說透過糾正異常低的血清素發生作用。沒有其他公認的藥理學機制證實抗憂鬱劑會影響憂鬱症狀。

第一作者、倫敦大學學院精神病學教授、倫敦東北部 NHS 基金會信託 (NELFT) 的顧問精神病學家喬安娜·蒙克里夫教授說:“證明否定總是很困難,但我認為我們可以有把握地說,經過大量幾十年來進行的大量研究,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證實憂鬱症是由血清素異常引起的,特別是由血清素濃度降低或活性降低引起的

“憂鬱症‘化學失衡’理論的流行恰逢抗憂鬱劑的使用大幅增加。自 1990 年代以來,抗憂鬱劑的處方急劇增加,英格蘭六分之一的成年人和 2% 的青少年現在被開處方抗憂鬱劑在特定年份。

許多人服用抗憂鬱劑是因為他們被引導相信他們的憂鬱症是由生化原因引起的,但這項新研究發現,這種信念沒有證據基礎。”

綜合性綜述旨在涵蓋已發表在最重要的血清素和憂鬱症研究領域的所有相關研究。納入審查的研究涉及數以萬計的參與者。

比較血液或腦脊髓液中血清素及其分解產物濃度的研究並未發現被診斷患有憂鬱症的人和健康對照(比較)參與者之間存在差異。

對血清素受體和 血清素轉運蛋白(大多數抗憂鬱劑所針對的蛋白質)的研究發現微弱且不一致的證據發現憂鬱症患者的 5血清素活性水平較高。然而,研究人員表示,這些發現很可能可以透過在被診斷患有憂鬱症的人中使用抗憂鬱劑來解釋,因為這種影響並沒有被可靠地排除。

作者還研究了數百人通過剝奪他們的飲食中製造血清素所需的氨基酸而人為降低血清素濃度的研究。這些研究被引用為證明血清素缺乏與憂鬱症有關。然而,2007 年進行的一項綜合分析和最近的研究樣本發現,以這種方式降低血清素並不會導致數百名健康志願者出現憂鬱症。在一小部分有憂鬱症家族史的人中,證據非常薄弱,但這僅涉及 75 名參與者,最近的證據尚無定論。

涉及數万名患者的大型研究著眼於基因變異,包括血清素轉運蛋白的基因。他們發現憂鬱症患者和健康對照組的這些基因沒有差異。一項著名的早期研究發現,壓力事件、一個人所擁有的血清素轉運蛋白基因的類型和罹患憂鬱症的機率之間存在關係。但更大規模、更全面的研究證實這是一個錯誤的發現。

這些發現共同導致作者得出結論,“無法支持憂鬱症是由血清素活性或濃度降低引起的假設”。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的發現很重要,因為研究表明,多達 85-90% 的公眾認為憂鬱症是由血清素濃度低或化學物質失衡引起的。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和專業機構認識到化學不平衡框架過於簡單化。還有證據認為情緒低落是由化學物質失衡引起的,會導致人們對康復的可能性以及在沒有醫療幫助的情況下管理情緒的可能性持悲觀態度。這很重要,因為大多數人在他們生活的某個階段都會符合焦慮或憂鬱的標準。

作者還從一項大型綜合分析中發現了使用抗憂鬱藥的人血液中血清素濃度較低的證據。他們得出的結論是,一些證據與長期使用抗憂鬱劑降低血清素濃度的可能性一致。研究人員說,這可能意味著某些抗憂鬱劑在短期內產生的血清素增加可能會導致大腦的代償性變化,從長遠來看會產生相反的效果

雖然該研究沒有審查抗憂鬱劑的功效,但作者鼓勵對治療進行進一步研究和建議,這些治療可能側重於管理人們生活中的壓力或創傷性事件,例如心理治療,以及鍛鍊或正念等其他做法,或解決貧困、壓力和孤獨感等潛在因素。

Moncrieff 教授說:“我們的觀點是,不應告知患者憂鬱症是由血清素過低或化學失衡引起的,也不應讓他們相信抗憂鬱劑是通過針對這些未經證實的異常而起作用的。我們不了解什麼是抗憂鬱劑正在對大腦產生影響,並且給人們這種錯誤訊息會阻止他們就是否服用抗憂鬱劑做出明智的決定。”

共同作者馬克霍洛維茨博士是倫敦大學學院和 NELFT 精神病學的培訓精神病學家和臨床研究員,他說:“我在精神病學訓練中被告知憂鬱症是由血清素過低引起的,甚至在我自己的講座中教給學生這個. 參與這項研究令人大開眼界,感覺就像我認為我所知道的一切都被顛倒了

“我們研究的一個有趣的方面是不良生活事件對憂鬱症的影響有多大,這說明情緒低落是對人們生活的一種反應,不能歸結為一個簡單的化學方程式。”

Moncrieff 教授補充說:“成千上萬的人患有抗憂鬱劑的副作用,包括當人們試圖停用抗憂鬱劑時可能發生的嚴重戒斷效應,但處方率繼續上升。我們認為這種情況部分是由於錯誤的信念驅動的,即憂鬱症是由化學物質失衡引起的。現在是時候告訴公眾這種信念不是基於科學的了。”

研究人員警告說,任何考慮停用抗憂鬱劑的人都應該尋求健康專業人士的建議,因為停用後可能會出現不良反應(戒斷反應)。Moncrieff 教授和 Horowitz 博士正在研究如何最好地逐漸減少服用抗憂鬱劑。

參考文獻:

 

  1. Joanna Moncrieff, Ruth E. Cooper, Tom Stockmann, Simone Amendola, Michael P. Hengartner, Mark A. Horowitz. The serotonin theory of depression: a systematic umbrella review of the evidenceMolecular Psychiatry, 2022; DOI: 10.1038/s41380-022-01661-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