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旺西(Swansea)領導的研究小組發現,腸道激素(ghrelin,飢餓素,又稱生長素釋放肽)是成人大腦中新神經細胞的關鍵調節劑。它可以幫助為治療巴金森氏症的失智症患者的新藥舖路。

血源性因素例如賀爾蒙可以調節成年哺乳動物的腦細胞形成過程(稱為神經新生)和大腦認知。

該研究小組的重點是醯基-飢餓素( acyl-ghrelin,簡稱AG),眾所周知它可以促進腦細胞的形成。激素的結構變化導致兩種不同的形式:AG和未化的飢餓素unacylated-ghrelin,簡稱UAG)。

由斯旺西大學醫學院的傑夫·戴維斯博士領導的研究小組對AG和UAG進行了研究,以研究它們各自對腦細胞形成的影響。

這項研究與巴金森氏症有關,因為巴金森氏症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罹失智症,這與大腦中新神經細胞的流失有關。這種喪失導致神經細胞連結性降低,這在調節記憶功能中扮演至關重要的作用。

團隊的主要總體發現是:

  • 飢餓素的UAG形式減少神經細胞形成並損害記憶
  • 被診斷患有巴金森氏病失智症的患者血液中的AG:UAG比例降低

斯旺西大學醫學院的Jeff Davies博士,首席研究員說:

“我們的工作突顯了飢餓素作為成人大腦中新神經細胞調節劑的關鍵作用,以及UAG形式的破壞作用。

這種激素代表了新藥研究的重要目標,最終可能會為巴金森氏症患者帶來更好的治療。

我們的發現證實,AG:UAG比率也可以用作生物標誌物,從而可以更早地鑑別巴金森氏病患者的失智症。”

該團隊包括來自英國紐卡斯爾大學和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的合作者。他們檢查了AG和UAG在大腦中的作用,還比較了被診斷為失智症的巴金森氏病患者,認知完整的巴金森氏病患者和對照組中收集的血液。

他們發現:

  • 使用藥理學和遺傳學方法都可以提高UAG的含量,減少海馬迴腦細胞新生和腦可塑性。
  • AG幫助扭轉空間記憶障礙
  • UAG可阻止AG促使腦細胞形成的過程
  • 巴金森氏症的失智患者是接受檢查的三組患者中唯一顯示血液中AG:UAG比例降低的族群。

參考文獻:

Amanda K.E. Hornsby, Luke Buntwal, Maria Carla Carisi, Vanessa V. Santos, Fionnuala Johnston, Luke D. Roberts, Martina Sassi, Mathieu Mequinion, Romana Stark, Alex Reichenbach, Sarah H. Lockie, Mario Siervo, Owain Howell, Alwena H. Morgan, Timothy Wells, Zane B. Andrews, David J. Burn, Jeffrey S. Davies. Unacylated-Ghrelin Impairs Hippocampal Neurogenesis and Memory in Mice and Is Altered in Parkinson’s Dementia in HumansCell Reports Medicine, 2020; 1 (7): 100120 DOI: 10.1016/j.xcrm.2020.100120

鄭醫師補充:

腸道激素的分泌,與身體諸多功能調控息息相關。過去,也曾有相關研究發現腸道菌叢失衡與失智症或巴金森氏症的關聯。這篇研究可以更清楚揭示特定的腸道激素比例失衡,直接影響大腦關鍵區域的細胞新生與認知功能,對於相關疾病的治療機轉提供更明確的方向。也盼有類似以健康飲食及生活型態來調控腸道激素的失衡,進而預防或者改善相關疾患的研究能早日發表,讓大種簡單透過直接的飲食及生活型態改變,針對這方面不可逆的神經退化疾病有更好的預防與對治效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