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大學的研究人員於11月19日在《美國精神病學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報告說,曾經用來治療高血壓的藥物可以幫助戒酒者減少或消除其飲酒現象

在一項雙盲研究中,研究人員向被診斷患有飲酒障礙的100名接受門診治療的人服用了普拉辛(prazosin)或安慰劑。所有患者在進入治療前均經歷了不同程度的戒斷症狀。

據研究人員稱,與接受安慰劑治療的人相比,接受普拉辛治療的症狀更嚴重的受試者(包括搖晃,渴望和焦慮加劇,難以入睡)顯著減少了重度飲酒發作的次數和飲酒天數。該藥物對那些很少或沒有戒斷症狀的人幾乎沒有影響。

基金會基金會精神病學教授、神經科學教授也是耶魯壓力中心主任拉吉塔·辛哈(Rajita Sinha)說:“目前尚無針對嚴重戒斷症狀的人的有效治療方法,這些人是復發風險最高的人,最後往往在醫院急診室就診。” 

普拉辛最初用於治療高血壓,但在其他情況下,仍用於治療男性的前列腺問題。在耶魯大學進行的先前研究表明,該藥物可作用於大腦的壓力中心,並有助於改善工作記憶並抑制焦慮和渴望。

Sinha的實驗室發現,大腦的壓力中樞在恢復的早期就受到嚴重破壞,特別是對於那些有戒斷症狀和高渴望的人而言,但這種破壞力隨著人們保持清醒的時間越長而降低。她說,普拉辛可以透過減輕恢復過程的渴望和戒斷症狀並增加患者避免飲酒的機會來幫助彌補這一差距。

Sinha指出,其缺點之一是目前需要每天3次給藥普拉辛才能有效。

這項研究是在耶魯大學壓力研究中心和康涅狄格州精神健康中心的臨床神經科學研究部門進行的。它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國立酗酒和酗酒研究所以及康涅狄格州心理健康與成癮服務部的支持。

參考文獻:

Rajita Sinha, Stephanie Wemm, Nia Fogelman, Verica Milivojevic, Peter M. Morgan, Gustavo A. Angarita, Gretchen Hermes, Helen C. Fox. Moderation of Prazosin’s Efficacy by Alcohol Withdrawal Symptoms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2020; appi.ajp.2020.2 DOI: 10.1176/appi.ajp.2020.20050609

鄭醫師補充:

提醒大家普拉辛是α-受體阻斷劑,原本用於高血壓控制但療效並非理想,故非主流的降血壓藥物。此類α-受體阻斷劑對中樞神經系統來說,能降低衝動及焦慮,因此精神科臨床上,偶爾也會用相關降血壓藥物來協助衝動控制,這篇報導提到的酒癮戒斷治療,相關研究不多,如果臨床療效經得起反覆驗證,可以列入酒癮戒斷的標準治療選項。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