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新的研究發現,超過一半的使用醫用大麻產品緩解疼痛的人在兩次使用之間也會經歷多種戒斷症狀。

隨著繼續使用大麻,在接下來的兩年中,約有10%的患者經歷了睡眠,情緒,精神狀態,精力和食慾的惡化。

他們中的許多人可能不理解這些症狀並非來自其潛在疾病,而是來自大腦和身體對正在透過抽,吃或塗在皮膚上的大麻產品戒斷產生的反應。領導這項研究的密歇根州戒毒所心理學家提醒。

當某人遭遇不止一種這樣的症狀出現時,就稱為大麻戒斷症候群,這可能意味著出現更嚴重問題(如大麻濫用)的風險更高。

在《成癮》期刊上發表的新研究中,來自UM醫學院和VA Ann Arbor醫療保健系統的團隊報告了對密歇根州527名居民的兩年來詳細調查的結果。所有人皆符合該州的法令,被證明具有一定條件可以使用醫用大麻,且患有與癌症無關的疼痛。

“有些人報告說他們從醫用大麻中受益匪淺,但是我們的發現證實,確實有必要提高人們對戒斷症狀徵兆的認識,以減少使用大麻的潛在不利因素,特別是那些隨著時間而出現嚴重或惡化症狀的人。”領導該分析的成癮心理學家Lara Coughlin博士說。

醫用大麻使用的長期研究

研究人員詢問患者,當他們長時間不使用大麻時,是否經歷了15種不同症狀中的任何一種-從睡眠困難和噁心到煩躁和攻擊性。

研究人員使用一種分析方法,根據實證將患者分為研究開始時無症狀或輕度症狀的患者,中度症狀(意味著他們經歷了多種戒斷症狀)和最嚴重戒斷問題(包括大多數或所有戒斷症狀)。

然後,他們研究狀況如何演變,在首次調查後的一年零兩年對患者進行了調查。

研究開始時時,41%的研究參與者屬於輕度症狀組,34%屬於中度組,25%被歸為嚴重。

對醫用大麻的誤解

精神病學系助理教授科夫林說,許多求助於大麻的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其他止痛藥沒有用,他們還可能希望避免長期使用鴉片類止痛藥,因為它們存在​​濫用和其他不良健康後果的風險。

她指出,遇到與大麻使用有關的疼痛問題的人應該與醫療保健提供者討論接受其他疼痛治療的方法,包括心理社會治療,例如認知行為療法。

她說,將大麻視為“無害”是不正確的它含有作用於大腦的被稱為大麻素的物質-使用一段時間後,如果沒有持續使用這些物質,大腦會發生戒斷反應

除了對大麻使用渴望外,戒斷症狀還包括焦慮,睡眠困難,食慾下降,躁動,情緒低落,攻擊性,煩躁不安,噁心,出汗,頭痛,胃痛,怪夢,憤怒和顫抖等等。

先前的研究發現,一個人出現的症狀越多,症狀的嚴重性越高,他們減少大麻使用,戒掉或遠離大麻的可能性就越小。

他們可能會錯誤地認為這些症狀是由於其潛在的醫療狀況而發生的,甚至可能會增加其大麻使用的數量或頻率以試圖抵消這種影響-從而導致使用量增加和戒斷的周期延長。

庫夫林說,決定將大麻產品用於醫療目的的人們應該與常規保健人員討論大麻的使用量,給藥途徑,頻率和產品種類。他們還應該熟悉大麻戒斷的症狀,並告知醫療人員是否正在經歷大麻戒斷反應。

她指出,一段時間不使用大麻的突然渴望使用,想是剛醒來就想用,可能是戒斷症候群的徵兆。或者即便沒有渴望使用大麻慾望或者沒出現戒斷症狀但也無法減少使用的人也算是。

由於沒有針對不同情況的醫用大麻劑量的醫學上可接受的標準,因此患者經常面臨各式各樣的大麻產品,這些產品的強度和給藥途徑各不相同。Coughlin說,某些產品可能比其他產品更容易出現戒斷症狀。

例如,吸大麻的人往往比其他人有更嚴重的戒斷症狀,而吸大麻電子菸的人報告的症狀隨著時間的推移往往保持不變或惡化,但總體上沒有改善。

隨著越來越多的州將醫用或一般用途的大麻合法化,包括根據去年11月的選舉結果將其使用合法化的幾個州,預估使用量將會增加。

有關研究的更多訊息

研究人員向患者詢問了他們如何使用大麻產品,使用頻率,使用了多長時間以及他們的身心健康,教育程度和就業狀況。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在輕度戒斷症狀組中開始的人很可能會維持不變,但有些人確實進展為中度戒斷症狀。

中度戒斷組的人出現症狀較重的可能性要高,到研究結束時,重度組的人數已增加到17%。到第一年年底,總共有13%的患者上升到下一個症狀標準,到兩年末,有8%的患者變嚴重了。

睡眠問題是所有三組中最常見的症狀,輕度組中的許多人也報告了對大麻的渴望。在中度組中,最常見的戒斷症狀是睡眠問題,情緒低落,食慾下降,渴望,躁動不安,焦慮和易怒。

嚴重戒斷症狀組更有可能報告除出汗以外的所有症狀。該組幾乎所有參與者均報告煩躁,焦慮和睡眠問題。他們也更有可能是長期和經常使用大麻的人。

嚴重人群中的人更年輕,心理健康狀況更差。老年人戒斷症狀的嚴重程度升高的可能性較小,而使用大麻吸大麻的人則不太可能過渡到戒斷程度較低的人群。

這項研究沒有評估尼古丁的使用,也沒有試圖區分可能與戒斷期間突發性疼痛或已診斷/未診斷的精神健康狀況有關的症狀。

未來發展方向

Coughlin和她的同事希望,未來的研究可以進一步探索醫用大麻患者中的大麻戒斷症狀,包括不同的戒毒嘗試,不同類型的使用和給藥途徑以及與其他身心健康因素的相互作用的影響。關於大麻戒斷的大多數研究都是針對娛樂用藥進行的,或者“聚焦”在單個時間點上觀察醫用大麻患者的狀況。

進一步的研究可以幫助確定那些最有可能出現問題的風險,並降低發展成大麻使用障礙的風險,儘管那些反複使用大麻的人,他們因大麻使用已對其生命和功能已產生重大影響。

參考文獻:

Lara N. Coughlin, Mark A. Ilgen, Mary Jannausch, Maureen A. Walton, Kipling M. Bohnert. Progression of cannabis withdrawal symptoms in people using medical cannabis for chronic painAddiction, 2021; DOI: 10.1111/add.1537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