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士蘭大學的研究人員證實,憂鬱症和胃潰瘍之間存在聯繫,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消化性潰瘍疾病遺傳因素研究。

昆士蘭大學昆士蘭州分子生物科學研究所(IMB)和昆士蘭州大腦研究所的Naomi Wray教授以及IMB的Yeda Wu博士通過研究近50萬人的健康數據為腸道和大腦如何協同工作提供了線索。

吳博士說,這項研究支持了一種整體方法來照顧消化系統疾病,例如消化性潰瘍,這些患者在一生中的某些時段影響著5%至10%的人。

吳博士說:“作為一名醫學生,我注意到在接受心理治療或精神科治療後,某些患者的胃腸道症狀如何改善。”

“這項將重度憂鬱症與胃腸道疾病風險增加聯繫起來的研究也解釋了這種疾病的合併症。”

直到澳大利亞諾貝爾獎獲得者巴里·馬歇爾和羅賓·沃倫將壓力與幽門螺桿菌聯繫起來後,壓力才被認為是導致消化性潰瘍疾病的主要原因

吳醫生說,自那以後,藥物治療降低了該病的患病率,但是現在需要重新強調其他危險因素的重要性,包括生活方式和心理因素

Wray教授說:“為了確定為什麼某些人會產生潰瘍,我們研究了來自英國生物庫的456,327個人的健康數據,並確定了與罹患消化性潰瘍疾病風險相關的八種遺傳變異。”

“八種變異中的六種可能與為什麼某些人更容易感染幽門螺桿菌有關,這會使他們更容易患上消化性潰瘍疾病。”

賴教授說,現有的消化性潰瘍治療的目標是與這些遺傳變異之一相關的基因,因此鑑定其他相關基因可能為開發新的治療方法提供機會。

她說:“訪問龐大的健康和基因組數據集可以使研究人員加深對許多複雜疾病和特徵的了解。” Wray教授說:“英國生物庫等資源使現在有可能研究對常見疾病(如消化性潰瘍疾病)的遺傳貢獻,並能更充分地了解其風險,” Wray教授說。

“如果我們可以為患者提供遺傳風險評分,那麼這可能是一項預防計劃的一部分,可以幫助降低消化性潰瘍的發病率。”

參考文獻:

Yeda Wu, Graham K. Murray, Enda M. Byrne, Julia Sidorenko, Peter M. Visscher, Naomi R. Wray. GWAS of peptic ulcer disease implicates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other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 and depression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1; 12 (1) DOI: 10.1038/s41467-021-21280-7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報導透過大規模的研究,發現某些基因型的憂鬱症患者,在精神症狀改善之後,胃潰瘍的症狀亦隨之改善,而容易罹患胃潰瘍的基因變異,更容易造幽門螺旋桿菌感染,進而在壓力過荷時,導致胃潰瘍的發作。作者認為憂鬱症(心理壓力)與胃潰瘍的基因變異體質是一種共病,因此要防治胃潰瘍的復發,壓力調適非常重要。

這不禁讓我想起自己二十幾年前還在醫院實習期間,在腸胃科隨主治醫師及住院醫師查房,住院醫師有一天問了主治醫師一個問題:這麼多胃潰瘍患者的否復發作,要如何避免及預防?主治醫師回答:避免給自己壓力,生活方式要正常。像老莊思想般的無為而治,自然就能大幅減低風險。

即便有幽門螺旋桿菌感染,壓力(不管是生理或者心理)仍是胃潰瘍最後的發病關鍵。因此,減壓的心理及生理狀態是預防胃潰瘍的關鍵。

最後提一下,在營養的力量這本書中提到:甲基化偏低的患者,容易罹患胃潰瘍,甲基化偏低其實是大多數憂鬱症患者的體質,換句話說,甲基化偏低的人,壓力耐受性可能比一般人來的低,若合併有胃潰瘍的基因變異,胃潰瘍的發生率更高。

在功能醫學中,一直強調腸腦軸,也就是腸道發炎有狀況,也會影響大腦的狀況,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大腦與腸胃交互影響。要確保大腦健康,腸胃要顧好。反之,顧好大腦健康,也能幫助腸胃功能提升,不容易有狀況。

對某些憂鬱症患者而言,腸胃的狀況若能一起評估與改善,對憂鬱症病情的穩定與預防復發,將有莫大幫助。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