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伊迪絲·考恩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簡稱ECU)的一項新研究,血液中測得的獨特腦蛋白可在症狀出現前數十年用於診斷阿茲海默症。

該研究發表在《自然》雜誌《轉化精神病學》( Nature journal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上,該研究首次發現血液中膠質原纖維酸性蛋白( glial fibrillary acidic protein,簡稱GFAP)升高的人大腦中的類澱粉蛋白β升高,這是阿茲海默症的已知指標。GFAP是一種通常在大腦中發現的蛋白質,但是當大腦受到早期阿茲海默症的損害時,它會釋放到血液中

阿茲海默症影響著超過340,000澳大利亞人和世界上超過3500萬人。當前的診斷包括腦部掃描或脊髓液檢查。這項研究的

首席研究員,ECU教授Ralph Martins AO表示,這一發現為早期診斷提供了有希望的新途徑。馬丁斯教授說:“血液生物標誌物

正成為一種可替代現有昂貴的診斷阿茲海默症的侵入性方法。”GFAP生物標誌物可用於開發簡單,快速的血液測試,以檢測

一個人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是否很高。

早期診斷對於使我們能夠實施藥物和生活方式干預至關重要,這有助於延緩疾病的進展,並為人們提供更多的時間來緩解症狀。”

前進的一步

阿茲海默症是大腦退化性疾病,可在數年後悄然發展。它導致記憶力下降和思維能力的喪失。沒有已知的治療方法。

根據馬丁斯教授的說法,對該疾病進行早期血液檢查的發展將是革命性的。

“用於檢測生物標誌物的技術發展迅速,因此我認為在未來幾年中,我們將開始看到用於阿茲海默症的診斷性血液測試。

“目前的腦成像和腰穿檢查價格昂貴且具有侵入性,並且對於一般人群而言並不廣泛。血液檢查可以為數以百萬計的人的早期診斷提供

可能性,從而可以進行早期干預。”

未來的希望

該研究涉及100名年齡在65至90歲之間的澳大利亞人,沒有阿茲海默症的症狀。

馬丁斯教授說,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了解GFAP在阿茲海默症中的作用。

“縱向研究將提供更多關於GFAP如何與阿茲海默症發展相關的見解,這可能使我們能夠確定何時出現症狀。”馬丁斯教授也是一項

大型研究的一部分,該研究探索了針對阿茲海默症的干預措施,其最終目的是尋找能夠阻止或延緩該病發展的藥物和生活方式因素。

他說:“診斷和干預技術齊頭並進-如果我們可以使用血液生物標記物更快地檢測出老年失智症,我們也可以更快地進行干預。”

鄭醫師補充:

因為 阿茲海默症一旦出現症狀,病程的進展將是不可逆,目前沒有任何已知療法能治癒。換句話說,等阿茲海默症症狀出現時,

相關大腦區域的腦細胞功能已經喪失大半了,目前的藥物療法完全無能為力,最多只能延緩病程的進展而已。因此,對於阿茲海默症

的治療,能在症狀未發生或症狀發展初期還算輕微時,便能透過相關的生活改善方式及醫療介入,改善的幅度及延緩病程的效果,絕對

比目前藥物介入的方式高上許多,因此在症狀發生前的若有可靠檢測能讓當事人了解相關的健康風險,及早干預,這才是阿茲海默症的積極防治之道。

這篇研究報導提到的血液檢測,若真與疾病發生的相關性高度相關又能在疾病為發展之前提早預知,的確值得推廣。要知道,一旦成為

失智症患者,所需耗費的醫療時間與成本,與未罹病者相較,都高出甚多,因此檢測的成本、便利與非侵入性,將是能否普及的關鍵。

參考文獻:

Pratishtha Chatterjee, Steve Pedrini, Erik Stoops, Kathryn Goozee, Victor L. Villemagne, Prita R. Asih, Inge M. W. Verberk, Preeti Dave, Kevin Taddei, Hamid R. Sohrabi, Henrik Zetterberg, Kaj Blennow, Charlotte E. Teunissen, Hugo M. Vanderstichele, Ralph N. Martins. Plasma glial fibrillary acidic protein is elevated in cognitively normal older adults at risk of Alzheimer’s disease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2021; 11 (1) DOI: 10.1038/s41398-020-01137-1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