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藥突然戒 整夜噩夢





【記者韋麗文/台北報導】
 
 
一名30多歲的女子,因為丈夫外遇婚姻觸礁,夜夜難眠的她,只好吞服大把的安眠藥,一晚至少吃20多顆,兩年來過著與安眠藥共枕眠的日子。醫師呼籲,即使是安眠藥成癮者,也應循序漸進戒癮,突然戒斷會出現晚上噩夢連連,白天焦慮、手汗等戒斷症候群。

振興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李光輝說,戒斷安眠藥的方法很多,「假日戒除法」是星期日、一、二、三、四,隔天要上班的日子吃安眠藥,星期五、六不吃安眠藥,臨床效果不錯。

此外,也可將短效安眠藥,逐步換成中效(如Imovane等)、長效安眠藥(FM2)。也可以採用間斷戒除法,每周一、三、五吃安眠藥,二、四、六不吃。

李光輝說,很多吃安眠藥上癮的病患,自行採用遞減法減藥,本來吃一顆,自行減藥為半顆,結果還是睡不著,隔天反彈需要吃一顆半才能入睡,導致藥物效果越吃越差。

戒安眠藥的手段也不能過於激烈,否則會出現戒斷症候群,晚上睡覺時噩夢連連,不斷驚醒,白天則會焦慮、手汗、呼吸急促,整個人感覺不對勁,全身的協調變差,甚至有少數人會出現胃痛、胃痙攣。

精神科門診經常遇到「騙」安眠藥的病患,一天內掛多個精神科門診,初來乍到的病患一開口就要醫師一天開四、五顆使蒂諾斯,若是藥量超過二顆,可能都已經是成癮病患。

李光輝說,安眠藥成癮的病患很多,若是短效型的藥物已經無效,可以改用中、長效型。但病患往往對某種藥物執著,一旦一次吃到二、三十顆,藥物對病患已經沒有幫助,應該改用別種藥物。
聯合晚報


 


在台灣健保這麼發達的地方,藥物取得一點都不是問題,我們有的是藥物氾濫的狀況,因而我們在健保體制下,面對的是藥物過多引發的腎功能不全,慢性腎衰竭甚至是洗腎的問題。另一方面,肝功能也需注意,因為絕大部分的藥物,必須藉助肝臟來分解,而且分解的化合物,如果是不自然的化學製劑,那麼身體在分解過程中,得花身體更多的力氣來處理,常有醫師安慰病人,藥物並不會傷腎,換句話來說,藥物一定會造成腎臟的負擔(大部分藥物經腎排除)。


面對安眠藥的問題,常會讓許多人陷入兩難,一來擔心睡不好會影響白天的情緒及工作效率,同時,對免疫力及心臟血管也有直接的影響,長期下來的藥物依賴的結果,很多人反而藥物是越吃越多,甚至到頭來都覺得沒睡著,只是吃藥之後昏迷而已。


如果照報導上的建議來減藥,也許可以減少一點藥量,但對真正想停藥的人而言,幫助不大。我建議過渡期可以考慮一些助眠的營養品來輔助,如此配合減藥與停藥,不但能減少戒斷期的不適,同時還能增加斷藥的成功率,當然接下來就是要考慮源頭在哪裡了。我想提醒大家,您不會無緣無故失眠,必然是生理上有些狀況或者功能有些衰退,再則是一些生活的壓力與困惑所導致,至於嚴重精神狀況引發的比例較少,但不管如何,對於根源的處理如果是有效的技術,那麼並不需花很長的時間,因為真正能幫助人們的技術就是簡單又有效。


願大家都能擁有安適的睡眠,長懷千歲憂及秉燭夜遊能免則免,不是嗎?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