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大學 (U of T) 和 Unity Health Toronto 的研究人員已經證明,反複聽對個人有意義的音樂可以在輕度認知障礙或早期阿茲海默症患者中誘導對大腦有益的可塑性。

大腦神經徑路的變化與神經心理學測試中記憶力的提高有關,這項研究的結果支持個性化音樂的干預對失智症患者的臨床治療潛力。

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多模式研究近日發表在《阿茲海默症期刊》上

“我們有新的基於大腦的證據證實:自傳性色彩濃厚的音樂——即對一個人具有特殊意義的音樂,就像他們在婚禮上跳舞的歌曲——以有助於維持更高水平功能的方式刺激神經連接, ” 該研究的資深作者、音樂與健康科學研究合作實驗室主任、加拿大音樂、神經科學和健康一級研究主席、多倫多大學音樂學院和泰默蒂醫學院教授 Michael Thaut 博士說。

“通常,很難在阿茲海默症患者中表現出正面的大腦變化。這些初步但令人鼓舞的結果證實大腦整體功能有所改善,為進一步研究音樂對失智症患者的治療應用打開了大門——即使音樂家和非音樂家效果都近似。”

研究小組報告了研究參與者神經徑路的結構和功能變化,特別是在前額葉皮層中,這是發生深度認知過程的大腦控制中心。研究人員發現,將早期認知能力下降患者的大腦曝露於自傳性色彩濃厚的音樂會活化一個獨特的神經網絡——一個音樂網絡——由不同的大腦區域組成,這些區域在每天聽音樂一段時間後表現出不同程度的活化。在大腦的連接和白質中也觀察到了差異,為神經可塑性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

對於早期認知能力下降的人來說,音樂的干預措施可能是一種可行、具有成本效益且易於獲得的干預措施,”主要作者、多倫多聖邁克爾醫院聯合健康醫院老年精神病學主任科琳·菲舍爾博士說。多倫多大學泰默蒂醫學院副教授。

“迄今為止,阿茲海默症的現有療法顯示出的幫助有限。雖然需要更大規模的對照研究來證實臨床益處,但我們的研究結果發現,個性化和基於家庭的音樂聆聽方法可能有益,並對大腦產生持久影響。 ”

在這項研究中,14 名參與者——8 名非音樂家和 6 名音樂家——在三週的時間裡每天聽一小時的自傳色彩濃厚相關的、耳熟能詳的音樂精選播放列表。參與者在聆聽期之前和之後接受了結構和任務導向的功能性 MRI,以確定大腦功能和結構的變化。在這些掃描過程中,他們收聽了過去知名的及新創作的音樂片段。或者掃描前一小時聽新的相似音樂風格但缺乏個人色彩來做比對。

當參與者玲聽最近聽到的、新創作的音樂時,大腦活動主要發生在聽覺皮層,以聽覺體驗為中心。然而,當參與者聆聽久負盛名的音樂時,前額葉皮層的深度編碼網絡( deep-encoded network of the prefrontal cortex)顯著活化,這是執行認知參與的明確跡象。皮質下大腦區域也有很強的參與,這些較舊的區域受阿茲海默症病理影響最小。

研究人員報告說,與非音樂家相比,音樂家與聽音樂相關的大腦結構和功能變化存在細微但明顯的差異,儘管需要對更大樣本的進一步研究來驗證這些發現。無論音樂水準如何,反復接觸具有自傳色彩濃厚的音樂都能改善所有參與者的認知。

無論您是終生的音樂家還是從未演奏過樂器,音樂都是打開您的記憶和前額葉皮層的鑰匙,”Thaut 說。

這很簡單——一直聽你一生喜愛的音樂。你一直最喜歡的歌曲,那些對你特別有意義的作品——讓你的大腦成為健身房。”

這篇論文建立在之前在同一參與者組中進行的一項研究的基礎上,該研究首先確定了編碼和保存早期認知衰退患者音樂記憶的大腦機制。

接下來,研究人員計劃在更大的樣本中重複這項研究,並建立一個強大的控制條件,以研究音樂才能在調節大腦反應中的作用,或是音樂自傳色彩引起了可塑性的變化。

鄭醫師補充:

現行失智症的療法,藥物改善的幅度著實難令人滿意,即便藥物治療一段時間。失智症患者的認知功能還是一路下滑,令人不捨。過去,在失智症的(改善策略)上,有所謂的懷舊治療,對某些患者認知功能的提升可看到其益處,這項研究提到的音樂治療,個人覺得比較是個人化的懷舊治療,也就是透過當事人年輕或是過去喜歡的音樂,提高大腦神經徑路的多樣性,進而挽救患者的記憶力及認知能力,因費用不高且初步研究結果證實有潛在療效,值得推廣。也鼓勵大家平常養成聽音樂的習慣,也許日後派得上用場。

參考文獻:

Corinne E. Fischer, Nathan Churchill, Melissa Leggieri, Veronica Vuong, Michael Tau, Luis R. Fornazzari, Michael H. Thaut, Tom A. Schweizer. Long-Known Music Exposure Effects on Brain Imaging and Cognition in Early-Stage Cognitive Decline: A Pilot Study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2021; 84 (2): 819 DOI: 10.3233/JAD-210610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