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發表的一項初步研究發現,睡眠麻痺(Sleep paralysis )可以藉由靜坐-放鬆的方法來治療,這種疾病被解釋成許多神秘的經歷,包括所謂的外星人綁架和夜間惡魔造訪等等。

睡眠麻痺是一種關乎骨骼肌麻痺的狀態,發生在睡眠開始時或剛醒來之前。在無法動彈的情況下,個人會敏銳地意識到周圍的環境。經歷過這種現象的人經常報告說他們受到危險的臥室入侵者的恐怖襲擊,當事人經常以超自然現象來解釋,例如鬼魂,惡魔甚至外星人的綁架。不須訝異,這是一種可怕的經歷。

多達五分之一的人曾經歷睡眠麻痺,這可能是由於睡眠剝奪引起的,且在精神疾病(例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中更常發生。猝睡症患者中亦常見,猝睡症臨床症狀為白天過度嗜睡且會突然失去肌肉控制。

儘管已知該病已有一段時間,但迄今為止,尚沒有基於經驗的治療方法或已發表的臨床試驗。

今天,在《神經病學前沿》( Frontiers in Neurology)雜誌上,有一組研究人員報告了一項靜坐-放鬆療法的先驅研究,募集10例猝睡症患者,所有患者均患有睡眠麻痺。

該療法最初是由劍橋大學精神科的Baland Jalal博士開發的。這項研究是由賈拉勒(Jalal)博士領導的,並與義大利博洛尼亞大學生物醫學和神經運動科學系Giuseppe Plazzi博士小組/義大利博洛尼亞的IRCCS研究所合作進行。

該療法教導患者在病程間遵循四個步驟:

  1. 重新評估發作的意義-提醒自己,這種經歷是普遍的,良性的且短暫的,幻覺只是夢的典型副產物
  2. 心理和情感上的距離-提醒自己沒有理由害怕或擔心,而恐懼和擔心只會使病程惡化
  3. 向內集中注意力的冥想-將他們的注意力向內集中在涉及情感的積極事物上(例如對所愛的人或事件的記憶,對上帝的讚美詩或禱告)
  4. 肌肉放鬆-放鬆肌肉,避免控制呼吸,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移動身體

參與者被要求每天紀錄四周,以評估睡眠麻痺的發生,發生時間和情緒反映。總體而言,在這10例患者中,有三分之二(66%)的人報告有幻覺,通常是在剛醒來時出現幻覺(51%),而入睡後的幻覺次數較少(14%),這是前四周的評估。

四個星期後,六名參與者完成了情緒/焦慮問卷,並接受了治療技術的指導,並被要求在一般的清醒期間進行演練,每週兩次,持續15分鐘。治療持續了八週。

在研究的前四周,靜坐-放鬆組的參與者在11天內平均經歷了14次睡眠麻痺。據報導,由他們的睡眠性幻覺引起的干擾為7.3(以十分制評分,評分越高表明嚴重度越高)。

在治療的最後一個月,睡眠麻痺的天數降至5.5(下降了50%),發作總數下降到6.5(下降了54%)。幻覺引起的干擾也有明顯減少的趨勢,評分從7.3降低到4.8。

對照組由四名參與者按照相同的程序進行,除了參與者以深呼吸代替治療外-緩慢地深呼吸,同時重複從一數到十。

在對照組中,睡眠麻痺的天數(開始時每月為4.3)及其發作的總次數(最初為每月4.5)沒有變化。幻覺引起的干擾同樣沒有改變(在最初的四個星期中為4級)。

賈拉勒博士說:“儘管我們的研究僅募集少數患者,但我們對它的成功持謹慎樂觀的態度。” “靜坐放鬆療法導致患者出現睡眠麻痺的次數急劇下降,而當他們這樣做時,他們往往發現臭名昭彰的令人恐懼的幻覺更少出現,這應該是正確的方向。”

如果研究人員能夠在更廣泛的人群中複製他們的發現,包括那些不受嗜睡影響的一般族群,那麼這可以提供一種相對簡單的治療方法,可以在線或通過智能手機提供幫助患者應付狀況。

賈拉勒博士說:“我親身經歷了很多次,親眼目睹了睡眠麻痺的可怕程度。” “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擔心自己會被滲透,而變得很不舒服,而上床睡覺本來應該是一種放鬆的經歷,卻充滿了恐怖。這正是促使我設計這種干預措施的動力。”

參考文獻:

Baland Jalal, Ludovico Moruzzi, Andrea Zangrandi, Marco Filardi, Christian Franceschini, Fabio Pizza, Giuseppe Plazzi. Meditation-Relaxation (MR Therapy) for Sleep Paralysis: A Pilot Study in Patients With NarcolepsyFrontiers in Neurology, 2020; 11 DOI: 10.3389/fneur.2020.00922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