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病例對照研究發現,在妊娠早期服用某些特定抗憂鬱藥的母親,有先天缺陷的孩子的風險較高。

在亞特蘭大CDC國家出生缺陷和發育障礙國家中心的Kayla Anderson博士和他的同事報告說,與其他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製劑(SSRIs)相比,帕羅西汀(paroxetine,Paxil,本地原廠商品茗維克憂果)和氟西汀(fluoxetine,Prozac,原廠商品名為百憂解)與特定出生缺陷的關聯性最高。這項研究刊登於JAMA Psychiatry 

例如,與未接觸抗憂鬱劑妊娠相比,妊娠早期使用氟西汀(百憂解)與嬰兒發生異常肺靜脈回流的風險相比高一倍以上(aOR 2.56,95%CI 1.10-5.93),如果考慮潛在的心理健康失調可以降低相關風險(aOR 1.89,95%CI 0.56-6.42)。 

Venlafaxine(Effexor,本地商品名為速悅)是一種選擇性正腎上腺素及血清素再回收抑製劑(SNRI),其出生缺陷風險升高的比例最高,並且與心臟和神經管缺陷,腹裂畸形以及唇顎裂相關。

 這項研究發現,在美國有6%到8%的孕婦報告正被開立或使用抗憂鬱藥,並且在懷孕期間使用抗憂鬱藥的風險尚不明確,有關特定藥物的證據有限。 

共同作者Jennita Reefhuis博士在給MedPage Today的電子郵件中說,這項研究澄清了以前的發現,證實SSRIs如舍曲林(sertraline,Zoloft,本地原廠商品名為樂復得),氟西汀(百憂解),帕羅西汀(克憂果)和西酞普蘭(citalopram,Celexa,本地原廠商品名為舒憂,cipram)各自與少量出生缺陷有關。 

Reefhuis說:“我們驚訝地發現,即使部分考慮了潛在的心理健康狀況,特定SSRI與非心臟先天缺陷之間的關聯依然存在。” 她補充說,這證實缺陷可能是由於藥物本身造成的,但是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 

芝加哥西北大學醫學院的Katherine Wisner醫學博士及其同事在隨附的社論中指出,區分精神疾病本身的不良影響和藥物對出生缺陷風險的影響是觀察研究的主要挑戰。 

社論者寫道,缺少有關精神病學診斷的信息,無法解釋的殘餘混雜因素和回憶偏見都是可能歪曲這些結果的可能性。他們補充說,文拉法辛(速悅)的多重風險影響了這一患者族群的一小部分,因為它不是孕婦的一線藥物。 

Wisner及其同事寫道:“在過去的二十年中積累的證據發現,與未治療或未治療的產婦憂鬱症的風險相比,與抗抑憂鬱藥相關的先天缺陷的風險(如果有的話)是可以接受的。” “只有當我們有效地定義和權衡利弊風險的科學證據給孕婦和臨床醫生時,我們才能改善這一弱勢人群的治療效果。”

 Reefhuis說,這項研究可能會為懷孕期間抗憂鬱藥的使用提供更多信息。 

她說:“醫療保健提供者在審查安全訊息以及與婦女在懷孕之前,期間和之後的治療做出共同決定方面影響至關緊要。” “充分知情的,共同的決策需要在醫療的風險和好處與婦女及其成年嬰兒遭受未治療的憂鬱症或焦慮症的潛在風險之間去權衡。”

 

研究細節 

安德森(Anderson)和同事們從美國的一項基於人口的多站點病例對照研究- 全國出生缺陷預防研究》中獲得了數據,其中包括1997年至2011年的懷孕情況。 

研究人員將有先天缺陷的嬰兒的母親與沒有出生缺陷的嬰兒的母親進行了比較。在估計分娩日期後的6周到2年內,通過計算機輔助技術對母親進行了採訪。參與者自我報告了在懷孕前三個月和懷孕期間使用抗憂鬱藥的開始和結束日期,使用頻率和持續時間。 

所有患有已知遺傳疾病或染色體異常的嬰兒均被排除在研究範圍之外,母親的用藥史不完整,懷孕期間患有糖尿病或懷孕前或懷孕期間使用致畸胎藥物的母親也被排除在研究之外。 

研究人員進行了兩次出生缺陷分析。首先將懷孕初期接觸抗憂鬱藥的婦女與完全沒有接觸抗憂鬱藥的婦女進行了比較。該分析針對孕婦種族和種族,孕前體重指數(BMI),教育程度以及孕早期吸煙和飲酒進行了調整。 

此後,該小組將懷孕初期接觸抗憂鬱藥的婦女與這段時間以外接觸抗憂鬱藥的婦女進行了比較,使用藥物導致的潛在狀況必須確認。他們在孕婦衛教時調整了模式。 

結果有30,630名有先天缺陷的嬰兒的母親,對照組為11,478名。大約有5%嬰兒患有先天缺陷的嬰兒和4%的對照母親表示在妊娠早期使用了抗憂鬱藥。對照組使用的最常見抗憂鬱藥是捨曲林,氟西汀,帕羅西汀,西酞普蘭,依他普崙,文拉法辛和安非他酮(sertraline, fluoxetine, paroxetine, citalopram, escitalopram, venlafaxine and bupropion)。

 在妊娠早期接受抗憂鬱藥治療的母親更有可能是年齡較大,非西班牙裔白人,有過活產並在妊娠期間報告飲酒或吸煙。他們還具有較高的教育程度和孕期BMI。 

當考慮到潛在的情況時,使用依他普崙( escitalopram,本地原廠商品名為立普能)風險降低了,未觀察到出生缺陷風險升高。 

安德森及其同事並未確認與特定藥物治療有關的精神疾病診斷,這限制了他們完全考慮潛在疾病的影響。他們也沒有考慮抗憂鬱藥半衰期的差異,這可能導致使用期被歸類為非暴露期。

原文報導來源:

https://www.medpagetoday.com/obgyn/pregnancy/87917

參考文獻:

1. Anderson K, et al "Maternal use of specific antidepressant medications during early pregnancy and the risk of selected birth defects" JAMA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01/jamapsychiatry.2020.2453.

2.Wisner K, et al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ntidepressant exposure and birth defects -- Are we there yet?" JAMA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01/jamapsychiatry.2020.151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