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一項新的魏茨曼科學研究所的研究,天然食品補充劑可減輕小鼠的焦慮感。發現植物來源的物質β-谷固醇( beta-sitosterol)單獨或與以已知的抗憂鬱劑百憂解協同作用可產生這種作用。如果今天在《細胞報告醫學》(Cell Reports Medicine)上發表的這些發現在臨床試驗中得到證實,那麼它們可能為使用β-谷固醇作為緩解人類焦慮症的方法指出了方向。

焦慮並不總是一件壞事。實際上,就進化論而言,對潛在威脅感到焦慮對於生存至關重要,因為它有助於我們做出適當的反應。這就是為什麼開發抗焦慮藥如此具有挑戰性的原因。大腦中的焦慮迴路與負責記憶,意識和其他對處理危險至關重要的功能的迴路密切相關,因此科學家一直在尋找可以選擇性抑制焦慮而不會引起不良副作用的化合物。

這項研究的起點是幾年前在魏茨曼生物分子科學系的Mike Fainzilber教授的實驗室中進行的研究。Nicolas Panayotis博士和其他實驗室成員研究了將物質載送到神經細胞核中的蛋白質的作用,他們發現,在緊張的情況下,缺乏載送蛋白質(即importin alpha-5)的小鼠比對照小鼠表現出更少的焦慮。然後,研究人員檢查了這些“ 神經大條”小鼠在基因表達方面與常規小鼠之間的區別,並確定了其“神經大條”的遺傳特徵:約120個基因在海馬體(大腦區域之一)中具有特徵性表達模式調節焦慮。

在這項新研究中,現為Fainzilber實驗室高級實習生的Panayotis和同事們在國際基因組數據庫中搜索了可能模仿相同基因表達特徵的現有藥物或其他化合物。他確定了五名候選人,並測試了它們對小鼠行為的影響。這就是研究人員對β-谷固醇的關注方式,β-谷固醇是一種主要作為降低膽固醇濃度的膳食補充劑出售的植物性物質。

在一系列的行為實驗中,給予β-谷固醇的小鼠比對照組的焦慮症要少得多。例如,將它們放在有照明的圍欄中時,它們跟對照組比就沒有那麼害怕,他們敢於走進明亮的區域,而普通的老鼠則小心翼翼地停留在較暗的外圍,避免了強光的壓力。此外,接受β-谷固醇的小鼠沒有表現出抗焦慮藥物預期的任何副作用-運動能力沒有受到損害,並且他們也沒有探索新的刺激。

接下來,研究人員測試了當與氟西汀(選擇性色清素再回收抑製劑,簡稱SSRIs的藥物,也就是Prozac,百憂解)聯合使用時,β-谷固醇對小鼠的作用。這種組合具有協同作用:與單獨給藥時產生相同效果所需的劑量相比,一起使用時,β-谷固醇和氟西汀都可以降低小鼠的焦慮。

Panayotis說:“現有抗焦慮藥物的主要問題之一是它們會產生副作用,因此,如果β-谷固醇可以幫助減少此類藥物的劑量,那麼它也有可能減少不良的副作用。”

β-谷固醇的一個很大的優點是它天然存在於各種食用植物中,並且被認為是安全的,因為它已經作為營養保健品被銷售了多年。在酪梨中,尤其是在開心果,杏仁和其他堅果中,在芥花油中,各種穀物和穀類中等等,發現它的含量都很高。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吃酪梨可產生鎮定作用,因為它不含足夠的β-谷固醇帕納約提斯說:“您需要日夜食用酪梨以獲得充足的劑量-而且與減輕焦慮症相比,您更有可能出現消化問題。”

β-谷固醇對焦慮的影響的確切機制仍有待揭示,但科學家確實發現,在補充了這種添加劑的小鼠中,幾種已知在壓力狀態下會活化基因的表達降低了。他們還發現,這些小鼠在牽涉焦慮的大腦區域中某些代謝物和神經傳導物質的濃度發生了變化。

由於這項研究的重點是與調節小鼠和人類焦慮症有關的大腦區域和神經通路,因此這一發現也可能同樣適用於人類。但是,這將需要進一步的臨床測試。

正如Fainzilber指出的那樣:“有必要進行臨床試驗,以測試使用β-谷固醇來減輕人類的焦慮症。在此之前,我們建議人們在服用此補充劑之前先諮詢醫生。”

參考文獻:

Nicolas Panayotis, Philip A. Freund, Letizia Marvaldi, Tali Shalit, Alexander Brandis, Tevie Mehlman, Michael M. Tsoory, Mike Fainzilber. β-sitosterol reduces anxiety and synergizes with established anxiolytic drugs in miceCell Reports Medicine, 2021; 2 (5): 100281 DOI: 10.1016/j.xcrm.2021.100281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