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在生理上,固然有痛覺接受器、對應的神經徑路以及大腦的痛定痛覺區域,但在醫學研究對疼痛的研究仍無法藉由客觀的儀器或是檢查來量化,所有關於疼痛的研究其程度的增減,都是當事人主觀的感受來做比較。






能夠左右疼痛感受強弱的因子,心理因素佔了不少,根據已經出爐的研究發現:癌症患者若有更多的社會支持,會經歷較少的疼痛、需要服用止痛藥量降低,生產的孕婦也一樣,用到無痛分娩機率降低,甚至是接受過冠狀動脈繞道手術的患者,也比較不會有胸痛不適發生:


Eisenberger, NI; Lieberman (2005). "Why it hurts to be left out: The neurocognitive overlap between physical and social pain" In Williams, KD; Forgas, JP; von Hippel, W. The social outcast: Ostracism, social exclusion, rejection, and bullying.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p. 109–127. ISBN 1-84169-424-X.


之前提過的安慰劑效應,也是一個清楚的例子,大約35%的疼痛患者即便被施打的是生理食鹽水,止痛的效果不會比嗎啡差。一般會說這類患者的疼痛感來自於患者本人的焦慮,一旦焦慮獲得控制,疼痛亦隨之下來,這類焦慮感引發的疼痛一般都比較強烈,若以同樣的方式反覆處理,效果會變弱:


Melzack, R; Wall, PD (1996). The challenge of pain (2 ed.). London: Penguin. pp. 26–28. ISBN 978-0-14-025670-3


對許多慢性疼動的患者來說,藉由一些外在活動或者娛樂,疼痛感會大大減少甚至不復存在:


Melzack, R; Wall, PD (1996). The challenge of pain (2 ed.). London: Penguin. pp. 22–23. ISBN 978-0-14-025670-3.


近日已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公報」(PNAS)的美國研究發現:當有刺痛感覺時,凝視愛人、伴侶的照片,可幫助減輕疼痛。這項研究共有十七位女性參與,她們都有固定感情伴侶,且感情都很穩定、關係都很長久。研究發現,看伴侶的照片,似乎有止痛效果。反之,如果看的是蜘蛛、一般物體,或陌生人照片,反會更加不舒服。


研究首席作者娜奧米‧艾森柏格(Naomi Eisenberger)接受加拿大多倫多星報訪問時表示,這意味當一個人正飽受疼痛折磨,或正要接受一些疼痛考驗,有愛人相伴,或帶著愛人照片,或可舒緩疼痛。當女性看伴侶照片時,疼痛分數最低。研究人員也發現,大腦正中前額葉皮層活動與安全感大有關係。而大腦背側前扣帶迴則負責壓力反應,當女性看著伴侶照片,這區域的活動最少。


綜合上述的研究結果,心理因素左右疼痛感受的力量非常大,過去我也曾看到一則關於一位印度的靈修大師晚年罹患癌症接受檢查,檢查人員第一次用檢查儀器接觸到他的喉嚨,他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感,把他嚇了一跳,於是他請檢查人員給他三分鐘調整,接下來不用到麻醉,順利做完檢查,因此疼痛可以藉由心念的轉移來大幅減少,這位大師作了最好的示範。


心情不好的人,容易焦慮,不時出現的疼痛常會被視為是憂鬱的症狀之一,關於這方面的原因及根本處理,有興趣的人不妨參閱我部落格的相關文章:


http://tw.myblog.yahoo.com/delightdetox/article?mid=20284&next=20220&l=f&fid=16


http://tw.myblog.yahoo.com/delightdetox/article?mid=19969


http://tw.myblog.yahoo.com/delightdetox/article?mid=18733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