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責聲明:刊登此文章旨在提醒某些服用抗憂鬱劑的人可能出現的健康風險,而非教所有的人都不可服用抗憂鬱劑。已經服用精神科用藥的人,萬萬不可自行斷藥,出現疑似藥物副作用有疑慮者,請務必諮詢開藥醫師,無法釋疑者,可以請教第二甚至第三專業意見。

本報導原文作者:

03 September 2017 
Peter C Gøtzsche 
Professor
Nordic Cochrane Centre 
Copenhagen 

抗憂鬱劑與謀殺:未結之案

報導研究文獻來源:

BMJ 2017358 doi: https://doi.org/10.1136/bmj.j3697 (Published 02 August 2017)Cite this as: BMJ 2017;358:j3697 

抗憂鬱增加了所有年齡層的自殺,暴力和殺人風險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2007年承認SSRIs(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可以引起所有年齡層的瘋狂,並且藥物非常危險; 否則不需要每日監測:“應建議患者的家屬和護理人員每天留意這些症狀的出現,因為變化可能是突然的”......“所有任何適應症接受治療患者都應適當監測的抗憂鬱劑,並密切觀察臨床惡化,自殺和行為的異常變化,特別是在藥物治療過程的最初幾個月期間,或在劑量變化時,無論是增加還是減少。以下症狀,焦慮,激動,驚恐發作,失眠,煩躁,敵意,攻擊性,衝動性,靜坐不振(精神運動性不安),輕躁狂和躁狂症然而,這種日常監控是假的修正。人們不可能每分鐘都受到監控,並且許多人在每個人都認為他們完全沒事的幾個小時內就犯了SSRI引發的自殺或殺人罪。

由於已公佈的與抗憂鬱劑的自殺和攻擊相關的試驗文獻不可靠,我們查看了64,381頁的臨床研究報告(70項試驗),我們從歐洲藥品管理局獲得。我們首次表明SSRIs與安慰劑相比增加了兒童和青少年的攻擊性,優勢比為2.79(95%CI 1.62至4.81)(2)。這是一個重要的發現,考慮到殺手在SSRIs上的許多學校槍擊事件。

在對成人健康志願者的安慰劑對照試驗進行的系統回顧中,我們發現抗憂鬱劑使FDA定義為可能的自殺和暴力前兆的事件發生率增加一倍,比值比為1.85(95%CI 1.11至3.08)(3) 。治療傷害一名健康成年人所需的人數僅為16人(95%CI 8至100人)。

根據臨床研究報告,我們發現,在患有壓力性尿失禁的中年女性的試驗中,度洛西汀(duloxetine,原廠商品名為千憂解) 的自殺和暴力風險增加的不良反應是安慰劑的4-5倍(4)。度洛西汀患者中有更多女性患有核心或潛在的精神病事件,相對風險RR 2.25(95%CI 1.06至4.81)。需要傷害的人數只有七人。如果我們只是對照已發表的研究,那麼很難證明度洛西汀是多麼危險。根據我們的研究結果,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此前曾宣布,在臨床研究的開放標籤延伸階段,使用度洛西汀治療尿失禁的女性自殺未遂的數量是同齡其他女性的2.6倍(5)。

觀察自殺和暴力的前兆事件就像查看心臟病的預後因素一樣。我們說增加膽固醇,吸煙和活動量不足會增加心臟病發作和心臟病死亡的風險,因此建議人們對此做些什麼。然而,精神病學領導者經常試圖擺脫無法維持的論點。例如,許多人說,抗抑憂鬱藥可以安全地給予兒童,他們認為臨床試驗中沒有更多的自殺事件,只有更多的自殺事件發生(非臨床試驗個案),好像兩者之間沒有關係,儘管我們都知道自殺始於自殺思想,然後準備和一次或多次自殺嘗試。關於兇殺案也是如此,當人們不再懷疑抗憂鬱劑是危險的,並且可以在任何年齡層引起自殺和殺人(5-7)。

參考文獻:

1. FDA. Antidepressant use in children, adolescents, and adults. http://wayback.archive-it.org/7993/20170111122946/http://www.fda.gov/Dru...
2. Sharma T, Guski LS, Freund N, Gøtzsche PC. Suicidality and aggression during antidepressant treatment: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es based on clinical study reports. BMJ 2016;352:i65.
3. Bielefeldt AØ, Danborg PB, Gøtzsche PC. Precursors to suicidality and violence on antidepressants: systematic review of trials in adult healthy volunteers. J R Soc Med 2016;109:381-392.
4. Maund E, Guski LS, Gøtzsche PC. Considering benefits and harms of duloxetine for treatment of stress urinary incontinence: a meta-analysis of clinical study reports. CMAJ 2017;189:E194-203.
5. Gøtzsche PC. Deadly psychiatry and organised denial. Copenhagen: People’s Press; 2015.
6. Healy D. Let them eat Prozac. New York: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2004.
7. Breggin P. Medication madness. New York: St. Martin’s Griffin; 2008.
8. Gøtzsche PC, Gøtzsche PK. 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halves the risk of repeated suicide attempts: systematic review. J R Soc Med 2017 (in press).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