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數十年前禁止使用含鉛氣體和含鉛塗料,但鉛暴露的風險遠未消除。由伊麗莎白·索威爾(Elizabeth Sowell)博士領導的一項新研究發現,生活在鉛接觸風險高的社區中,某些兒童的大腦結構和認知能力存在差異。她的發現已刊登於《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發表,也顯示出明顯的趨勢,即低收入家庭的兒童患病風險可能更高。

洛杉磯薩班兒童醫院薩班研究所的索威爾博士和她的團隊假設,低收入家庭的兒童可能特別容易受到生活在高鉛風險環境中的影響。他們以前的發現發現,家庭的社會經濟狀況會影響大腦的發育。在這裡,他們研究了超過9,500名兒童的鉛暴露風險與認知評分和腦結構的關係。

索威爾博士的實驗室是青少年大腦認知發展(Adolescent Brain Cognitive Development ,ABCD)研究的一部分,該研究已經招募了來自美國21個地區的近12,000名兒童。ABCD追踪從9-10歲到成年的參與者,收集健康和大腦發育資訊。這是同類研究中規模最大,最全面的研究。通過ABCD收集的大量數據使Sowell博士等研究人員可以就影響青少年大腦的因素提出問題。

他們的研究結果證實,鉛暴露風險的增加與認知能力的下降以及大腦皮層表面積和體積的減少有關-大腦皮層負責發起有意識的思想和行動。但這對於中等收入或高收入家庭的孩子而言並非如此。

沒有鉛是安全的。即使濃度很低,認知缺陷也可歸因於鉛暴露。根據房屋的年齡和貧困率,已為美國72,000多個社區分配了鉛接觸風險評估。儘管自1978年以來,新成屋一直沒有使用含鉛塗料,但許多較老的房屋仍然存在鉛危險。

Sowell博士說:“對房屋進行專業的鉛修復可能需要10,000美元,”他也是南加州大學凱克醫學院的兒科學教授。“因此,家庭收入成為鉛暴露的一個因素。” 確實,正如她的研究顯示的那樣,在低收入家庭中,鉛風險與認知能力下降和大腦結構下降之間的關聯更為明顯。

Sowell博士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員,該出版物的第一作者安德魯·馬歇爾(Andrew Marshall)博士說:“我們對鉛的暴露如何影響大腦的解剖結構和功能很感興趣。” “低濃度的鉛暴露會影響認知,但目前尚無有關這些兒童大腦結構的已發表研究。”

僅在低收入家庭中觀察到認知得分降低和大腦結構差異。馬歇爾博士說:“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是,當個人面臨諸如低收入或接觸鉛的風險之類的挑戰時,大腦結構與認知之間存在更為明顯的關係。” ABCD研究尚未檢查這些兒童的血中鉛濃度,但該出版物的作者表明鉛暴露的風險可預測血中鉛濃度。需要進一步研究以確定造成這些差異的確切原因,例如鉛暴露本身或與生活在高鉛風險環境中相關的其他因素是否有助於這種關聯,

但是,索威爾博士強調指出,收入和鉛接觸的風險並不能定義一個孩子。她說:“這些風險使您的智力能力下降絕對不是一個定局。” “生活在低收入,高風險地區的許多兒童也能獲得成功。” 她的目標是提高人們對環境毒素如何影響兒童的認識。了解我們的孩子所面對的是幫助他們的第一步。

索威爾博士說:“即使環境中的鉛含量比三年前減少了,但這仍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公共衛生問題。” 儘管如此,仍有一些兒童處於高風險環境中,但沒有這些缺陷,這表明有可能減輕鉛的影響。

她說:“要點是,可以解決此問題。” “鉛不需在環境中。我們可以將其去除,並真正幫助孩子們變得更健康。”

參考文獻:

Andrew T. Marshall, Samantha Betts, Eric C. Kan, Rob Mcconnell, Bruce P. Lanphear & Elizabeth R. Sowell. Association of lead-exposure risk and family income with childhood brain outcomesNature Medicine, 2020 DOI: 10.1038/s41591-019-0713-y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