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和哥倫比亞精神病學中心的研究人員稱,在家中暴露於早期生活壓力的兒童以及產前暴露於空氣污染中的兒童表現出注意力和思考問題的加劇症狀。來自處境不利的年輕人經常遭受早期生活壓力,他們也經常生活在空氣污染較大的地區。

空氣污染對身體健康有負面影響,最近的研究也逐漸證實對心理健康產生負面影響。生活壓力,尤其是生命的早期階段,是導致心理健康問題的最著名因素之一。這項新研究是第一個研究空氣污染和早期生活壓力對學齡兒童的綜合影響之一。結果發表在《兒童心理學與精神病學雜誌,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上

“在產前暴露於空氣污染中常見的神經毒性多環芳烴(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中,似乎會放大或維持早期兒童的社會和經濟壓力對兒童心理健康的影響,”第一作者David Pagliaccio博士說,他是臨床神經生物學的副教授。哥倫比亞精神病院的精神病學。

資深研究員艾米·瑪格麗絲(Amy Margolis)博士說:“空氣污染物在我們的環境中很常見,尤其是在城市中,並且由於社會經濟不平等和環境不佳,在處境不利的環境中成長的兒童更有可能經歷生活壓力和接觸神經毒性化學物質。”哥倫比亞精神病學大學精神病學醫學心理學助理教授。

“這些接觸對不良的心理健康狀況產生綜合影響,並指出了公共衛生計劃的重要性,這些計劃旨在減少對這些關鍵危險因素的接觸,不僅改善身體健康,而且改善心理健康,”朱莉·赫伯斯特曼(Julie Herbstman)博士說哥倫比亞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環境健康科學教授兼哥倫比亞兒童環境健康中心主任。

數據來自CCCEH(Columbia Center for Children's Environmental Health)在曼哈頓北部和布朗克斯區的“母親和新生兒”出生的長期世代追蹤研究,該研究包括許多自認為非裔美國人或多米尼加人的參與者。母親在懷孕的最後三個月穿著空氣監測背包,以測量其日常生活中暴露於空氣污染物的程度。當他們的孩子5歲時,母親報告了他們生活中的壓力,包括鄰里生活品質,經濟困難度,親密伴侶暴力,感知到的壓力,缺乏社會支持和普遍的痛苦水平。然後,母親報告了孩子在5、7、9和11歲時的精神症狀。

在11歲時的各種思考和專注力問題/ ADHD中,都可以看到空氣污染和生活壓力的綜合影響。(這些思想問題包括強迫性念頭和行為或其旁人覺得當事人狀況奇怪。)這些影響也與PAH- DNA聚合物-這是空氣污染暴露的高低的敏感指標。

研究人員說,多環芳烴和早期生活壓力可能是與注意力和思考問題有關的共同生物途徑的“雙重打擊”。壓力可能導致例如表觀遺傳表達,皮質醇,發炎以及腦結構和功能的廣泛變化。PAH的作用機理仍在研究中;然而,大腦結構和功能的改變代表了可能的共同機制途徑。

早期的研究使用相同的世代分析追蹤數據,發現產前暴露於空氣污染與經濟困難相結合,可顯著增加兒童的ADHD症狀。另一項研究發現,空氣污染和貧困共同降低了兒童的智商。

不管是物質短缺造成的心理壓力或者是環境汙染源,對身體都是壓力。提醒大家。

參考文獻:

David Pagliaccio, Julie B. Herbstman, Frederica Perera, Deliang Tang, Jeff Goldsmith, Bradley S. Peterson, Virginia Rauh, Amy E. Margolis. Prenatal exposure to 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modifies the effects of early life stress on attention and Thought Problems in late childhood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2020; DOI: 10.1111/jcpp.1318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