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試圖在家中康復的輕中度 COVID-19 患者進行的一項初步研究中,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藥物氟伏沙明( fluvoxamine,為SSRI抗憂鬱劑的一種)似乎可以預防一些最嚴重的疾病。疾病的併發症,使住院和另行補充氧氣的​​可能性降低。

該研究是該大學精神病學系和傳染病學系之間的合作,招募 152 名感染了 SARS-CoV-2(導致 COVID-19 的病毒)的患者。研究人員將接受氟伏沙明治療的患者的結果與給予無效安慰劑的患者的結果進行了比較。15 天後,80 名接受該藥物的患者均未出現嚴重的臨床惡化。與此同時,服用安慰劑的 72 名患者中有 6 名 (8.3%) 病情嚴重,其中 4 名需要住院治療。

該研究於2020年 11 月 12 日在線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

“服用氟伏沙明的患者沒有出現嚴重的呼吸困難,也沒有因肺功能問題而需要住院治療,”該論文的第一作者、醫學博士、華萊士和露西爾雷納德精神病學教授 Eric J. Lenze 說。“大多數針對 COVID-19 的研究性治療都是針對病情最嚴重的患者,但找到能夠防止患者病到需要補充氧氣或不得不去醫院的療法也很重要。我們的研究表明,氟伏沙明可能會有所幫助填補那個利基。”

氟伏沙明通常用於治療強迫症 (OCD)、社交焦慮症和憂鬱症。它屬於一類被稱為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製劑 (SSRIs) 的藥物,但與其他 SSRIs 不同,氟伏沙明與一種稱為 sigma-1 受體的蛋白質有強烈的相互作用。該受體還有助於調節身體的發炎反應。

“這種藥物可能通過多種方式幫助 COVID-19 患者,但我們認為它最有可能與 sigma-1 受體相互作用以減少發炎分子的產生,”資深作者、醫學博士安吉拉·M·賴爾森 (Angela M Reiersen) 說。精神病學副教授。“過去的研究表明,氟伏沙明可以減少動物模型敗血症的發炎,它可能對我們的患者也有類似的作用。”

Reiersen 說,該藥物對發炎的影響可以防止免疫系統產生壓倒性的反應,這會發生在一些 COVID-19 患者身上,他們在生病幾天後似乎有所改善,然後惡化。其中許多患者最終須住院治療,有些甚至死亡。

作為大流行期間研究的創新轉折,該研究是遠程進行的。當有症狀的患者檢測呈陽性並參加研究時,研究人員向他們提供藥物或安慰劑,以及體溫計、自動血壓監測儀和血氧監測追蹤。

“我們的目標是幫助最初身體狀況良好而可以在家的患者,並預防他們生病得去住院,”傳染病科醫學助理教授 Caline Mattar 說。“到目前為止,我們觀察,氟伏沙明可能是實現這目標的重要工具之一。”

兩週內,受試者在每天與研究團隊成員互動的同時服用抗憂鬱劑或安慰劑劑——通過電話或電腦。這使患者能夠報告他們的症狀、氧氣濃度和其他生命徵象。如果患者出現呼吸急促或因肺炎住院,或血氧飽和度低於92%,則歸為病情惡化。

“好消息是,沒有一個服用活性藥物的人出現病情惡化,”賴爾森說。“我們相信這種藥物可能是原因,但我們需要研究更多的患者來確定。”

研究人員將在接下來的幾週內開始一項更大規模的研究。Lenze是醫學院健康心理實驗室主任,是利用移動和互聯網技術進行臨床試驗的專家。他說,雖然這項初步研究來自聖路易斯地區的患者,但下一階段的研究將招募來自全國各地的患者。

“我們將這項研究帶給患者,為他們提供在家監測健康狀況的工具,”倫茨說。“我們希望能讓這些患者保持足夠的健康,避免住院治療。”

參考文獻:

 

  1. Eric J. Lenze, Caline Mattar, Charles F. Zorumski, Angela Stevens, Julie Schweiger, Ginger E. Nicol, J. Philip Miller, Lei Yang, Michael Yingling, Michael S. Avidan, Angela M. Reiersen. Fluvoxamine vs Placebo and Clinical Deterioration in Outpatients With Symptomatic COVID-19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Nov. 12, 2020; DOI: 10.1001/jama.2020.22760

鄭醫師補充:

先釐清這項研究,是招募新冠病毒患者(含輕、重症)治療的的小型研究,研究樣本還不夠多,且未通過完整的臨床測試,安全性與療效目前仍未獲得FDA及其他區域位生主管單位的認可,且不涉及預防新冠病毒感染。因此,臨床上,fluvoxamine還未獲准開立於任何攸關新冠病毒治療甚至預防的適應症。任何負責任的醫師開立「標示外使用」(off-label use)的藥物,都應先知會患者並清楚說明開立藥物的依據及藥物可能產生的副作用甚至依賴性等等。

老實說,對大部分非專科醫師來說,抗憂鬱劑的療效、禁忌症、副作用甚至風險其實都是陌生的。因此若沒有事先知會,服用的患者一旦出現用藥的相關副作用或者不適反應,即便要專科醫師說明安撫,讓患者能接受甚至滿意,都是壓力極大的一件事。

以下我把fluvoxamine常見副作用整理出來給大家參考:

 

頭痛、噁心、腹瀉、口乾、頭暈、出汗增多、感覺緊張、煩躁、疲勞或睡眠困難(失眠)。性方面的副作用,例如性高潮或射精延遲問題。

目前對新冠病毒的確診者,由於8成甚至九成患者與輕症或無症狀,因此即便確診,在治療藥物的選擇上,還是偏保守。已屬重症需住院治療的患者,除住院期間支持療法外,FDA已核准用於新冠病毒患者的治療用藥,包含達美松及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抗體藥物注射等等:

1.https://delightdetox1268.pixnet.net/blog/post/557844814

2.https://geneonline.news/who-covid-19-actemra-kevzara/

3.https://geneonline.news/roche-actemra-approval/

或是可以考慮痛風治療急性發作的秋水仙素:

https://www.healio.com/news/cardiology/20210125/colcorona-topline-results-colchicine-reduces-hospitalization-death-in-covid19?utm_campaign=trendcard&utm_medium=cpc&utm_source=trendmd

任何專業醫師在非常時期開立的藥物當然都是想幫助患者,但不管如何,都需顧及患者安全性及醫療法規是否核可?專業人員對藥物本身的療效、副作用及風險的掌握度,也是重要的考量點,用藥上最好還是選擇衛生主管單位已核可,或是至少自己臨床上使用比較有經驗且有相關臨床試驗已証實療效大於風險,相對比較保險。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