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如何幫助失智症/巴金森症? (4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根據東英吉利大學(英國)的一項新研究,在飲食中添加蔓越莓有助於改善記憶力和大腦功能,並降低“壞”膽固醇。

近日發表的一項新研究強調了蔓越莓的神經保護潛力。

研究小組研究了 50 至 80 歲的人每天食用相當於一杯蔓越莓的好處。

他們希望他們的發現能夠對預防失智等神經退化性疾​​病產生影響。

來自 UEA 諾里奇醫學院的首席研究員 David Vauzour 博士說:“預計到 2050 年,失智症將影響約 1.52 億人。目前尚無已知的治癒方法,因此我們尋求可改變的生活方式干預措施至關重要,例如飲食,這可能幫助減輕疾病風險和負擔。

“過去的研究發現,較高的膳食類黃酮攝入量與較慢的認知能力下降和失智症有關。富含使漿果呈紅色、藍色或紫色花青素和原花青素的食物,已被發現可以改善認知。

“蔓越莓富含這些微量營養素,並因其抗氧化和抗發炎特性而得到認可。

“我們想了解更多關於蔓越莓如何幫助減少與年齡相關的神經退化的訊息。”

研究小組調查了 60 名認知健康的參與者連續 12 週吃蔓越莓對大腦功能和膽固醇的影響。

一半的參與者每天食用凍乾蔓越莓粉,相當於一杯或 100 克新鮮蔓越莓。另一半服用安慰劑。

該研究是首批研究蔓越莓及其對人類認知和大腦健康的長期影響的研究之一。

結果發現,食用蔓越莓顯著改善了參與者對日常事件的記憶(視覺情景記憶)、神經功能和向大腦輸送血液量(腦灌注量)。

Vauzour 博士說:“我們發現食用蔓越莓粉的參與者表現出顯著改善的情景記憶能力,同時改善了氧氣和葡萄糖等必需營養素循環到支持認知的大腦重要部位——特別是記憶鞏固和恢復。 .

“蔓越莓組的低密度脂蛋白或‘壞’膽固醇濃度也顯著降低,已知這會導致動脈粥樣硬化——動脈內層斑塊積聚引起的動脈增厚或硬化。這支持蔓越莓可以改善血管健康並可能部分有助於改善大腦灌注和認知的假設。

“在人類身上證明蔓越莓補充劑可以提高認知能力並確定一些相關的機制是該研究領域的重要一步。

“這項研究的結果非常令人鼓舞,特別是考慮到相對較短的 12 週蔓越莓干預能夠顯著改善記憶和神經功能,”他補充說。

“這為蔓越莓和神經健康領域的未來研究奠定了重要基礎。”

該研究得到了蔓越莓研究所的資助。它由東英吉利大學與萊頓大學醫學中心(荷蘭)、帕爾馬大學(意大利)和 Quadram 研究所(英國)的研究人員合作領導。

參考文獻:

 

  1. Emma Flanagan, Donnie Cameron, Rashed Sobhan, Chloe Wong, Matthew G. Pontifex, Nicole Tosi, Pedro Mena, Daniele Del Rio, Saber Sami, Arjan Narbad, Michael Müller, Michael Hornberger, David Vauzour. Chronic Consumption of Cranberries (Vaccinium macrocarpon) for 12 Weeks Improves Episodic Memory and Regional Brain Perfusion in Healthy Older Adults: A Randomised, Placebo-Controlled, Parallel-Groups Feasibility StudyFrontiers in Nutrition, 2022; 9 DOI: 10.3389/fnut.2022.84990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蒙納士( Monash )大學領導的一項研究發現了一種有前景的新療法,用於治療行為變異型額顳葉失智症(behavioural variant frontotemporal dementia,簡稱 bvFTD),這是 60 多歲以下最常見的失智症形式 - 可以穩定通常會加劇的行為問題,並減慢大腦因疾病而萎縮。這是第二個臨床試驗證實,藥物硒酸鈉(sodium selenate)可以減緩認知能力下降和神經退化性損傷,這是包括阿茲海默症在內的許多失智症的典型狀況。

行為變異型額顳葉失智症 (bvFTD) 是一種進展迅速的破壞性疾病,可發生在 35 歲以下的人群中。它的特點是行為障礙和性格改變,對患者及其家人來說可能是高度破壞性和痛苦的。目前沒有針對 bvFTD 的治療或治癒方法,典型的存活期為診斷後 5-7 年。

與皇家墨爾本醫院(澳大利亞唯一一家針對非遺傳性 bvFTD 的醫院,也是全球少數醫院之一)聯合進行期限為 12 個月的 1 期試驗發現,藥物硒酸鈉在 bvFTD 患者中是安全且耐受性良好的。重要的是,大多數接受硒酸鈉治療的患者的認知或行為症狀沒有變化,並且在試驗期間腦萎縮率降低。該試驗的結果由莫納什大學神經科學系的 Lucy Vivash 博士領導,剛剛發表在《阿茲海默氏症和失智症:轉化研究和臨床干預》( Alzheimer's and Dementia: Translational Research and Clinical Interventions)期刊上。

在幾乎一半的 bvFTD 病例中,大腦中神經元的損傷是由一種叫做 tau 的蛋白質的積累引起的。這種蛋白質是預防和治療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研究的主要目標,作為逆轉由這種 tau 蛋白積累引起的神經退化性病變的一種方法。

根據 Vivash 博士的說法,硒酸鈉可以上調大腦中的一種酶,這種酶可以有效地分解 tau 蛋白。“我們之前在第 2 階段試驗中證實,給予輕度至中度阿茲海默病患者的硒酸鈉導致的神經退化性病變比沒有治療的患者來得少,”她說。重要的是,那些血液中硒含量較高的患者(硒酸鈉的分解產物)表現出較少的認知退化。

該研究小組現在正在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許多醫院進行更大規模的研究,以進一步測試這種藥物是否對 bvFTD 患者有益。

鄭醫師補充:

看到這份研究報導的描述,硒對於失智症的治療,極有可能不只是早發性的失智症,甚至晚發的失智症也可能有幫助然而失智症的治療與介入,能早就不要晚,因為一旦退化的速度加快,神經元的損傷及功能得難以恢復往往是不可逆的。

硒的攝取量建議不要超過上限450微克,過量的症狀有:腹瀉、肝病、心肌病變、皮膚炎、指甲變厚、毛髮脫落,更嚴重的中毒症狀包含噁心、嘔吐、疲倦及指甲脫落等等。 

參考文獻:

  1. Lucy Vivash, Charles B. Malpas, Christian Meletis, Meghan Gollant, Dhamidhu Eratne, Qiao‐Xin Li, Stuart McDonald, William T. O'Brien, Amy Brodtmann, David Darby, Christopher Kyndt, Mark Walterfang, Christopher M. Hovens, Dennis Velakoulis, Terence J. O'Brien. A phase 1b open‐label study of sodium selenate as a disease‐modifying treatment for possible behavioral variant frontotemporal dementiaAlzheimer's & Dementia: Translational Research & Clinical Interventions, 2022; 8 (1) DOI: 10.1002/trc2.1229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 2022 年 5 月 4 日在線出版的美國神經病學會醫學期刊《神經病學》雜誌上發表的一項研究,血液中抗氧化劑濃度較高的人罹患失智症的可能性較小。

研究發現,血液中抗氧化劑葉黃素( Lutein)、玉米黃素(zeaxanthin)和β-隱黃質( beta-cryptoxanthin)含量最高的人比抗氧化劑含量低的人在幾十年後出現失智症的可能性更小。葉黃素和玉米黃質存在於羽衣甘藍、菠菜、花椰菜和豌豆等綠葉蔬菜中。β-隱黃質存在於橙、木瓜、橘子和柿子等水果中。

“擴展人們的認知功能是一項重要的公共衛生挑戰,”研究作者 May A. Beydoun 說,他是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國立衛生研究院國家老齡化研究所的博士、公共衛生碩士。“抗氧化劑可能有助於保護大腦免受可能導致細胞損傷的氧化壓力。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測試添加這些抗氧化劑是否有助於保護大腦免受失智症的影響。”

該研究涉及 7,283 名在研究開始時至少 45 歲的人。在研究開始時,他們進行了身體檢查、面談和血液測試以了解抗氧化濃度。然後對他們進行平均 16 年的追踪,看看誰罹患了失智症。

參與者根據血液中抗氧化劑的水平分為三組。葉黃素和玉米黃質含量最高的人比葉黃素和玉米黃質含量低的人罹患失智症的可能性更低。葉黃素和玉米黃質濃度每增加一個標準差,大約 15.4 微摩爾/升,失智風險就會降低 7%。對於 β-隱黃質,濃度每增加一個標準差(大約 8.6 微摩爾/升),失智症的風險就會降低 14%。

“重要的是要注意,當我們考慮到教育、收入和體育活動等其他因素時,這些抗氧化劑失智呆風險的影響有所降低,因此這些因素可能有助於解釋抗氧化劑濃度和失智症關聯,”貝登說。

該研究的一個局限性在於,抗氧化劑濃度是基於對血液濃度的每次測量,可能無法反映人們整輩子的濃度。

該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下屬的國立高齡化研究所的支持。

參考文獻:

  1. May A. Beydoun, Hind A Beydoun, Marie T. Fanelli-Kuczmarski, Jordan Weiss, Sharmin Hossain, Jose Atilio Canas, Michele Kim Evans, Alan B. Zonderman. Association of Serum Antioxidant Vitamins and Carotenoids With Incident Alzheimer Disease and All-Cause Dementia Among US AdultsNeurology, 2022; 10.1212/WNL.0000000000200289 DOI: 10.1212/WNL.000000000020028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許多人害怕經歷通常伴隨著高齡而出現的認知和情緒下降,包括阿茲海默症等記憶障礙和憂鬱等情緒狀況。在尋找預防或治療這些及其他相關疾病的新方法時,貝勒醫學院和德克薩斯兒童醫院的 Jan 和 Dan Duncan 神經學研究所 (Duncan NRI) 的一個團隊發現了幫助記憶力和情緒在大腦中得到維持和調節的關鍵物質。

他們的研究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證實大腦中產生的油酸是促進學習和記憶並支持適當情緒調節的過程的重要調節劑。這一發現為發現潛在的新治療策略以抵消神經系統疾病患者的認知和情緒下降展開新頁。

“多年前,科學家認為成年哺乳動物的大腦無法修復和再生。但研究發現,某些大腦區域具有產生新神經元的能力,這一過程稱為神經新生( neurogenesis)。成年哺乳動物大腦的海馬區具有持續形成新神經元、自我修復和再生的能力,在成年後能夠進行學習、記憶和情緒調節,”共同通訊作者、貝勒和德克薩斯兒童醫院兒科神經病學副教授 Mirjana Maletic-Savatic 博士說。。“自從發現神經發生以來,它就被設想為‘青春之泉’。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在某些疾病中或在接觸某些藥物侵犯之後,神經新生便降低,衍生認知功能退化或是憂鬱症的發生。

在這項研究中,該團隊尋找一種方法來挖掘掘青春之泉,重新啟動神經發生過程,以防止其衰退或恢復它。

“我們知道神經發生有一個‘主調節器’,一種叫做 TLX 的神經幹細胞內的蛋白質,它是新神經元新生的主要參與者。然而,我們不知道是什麼刺激了 TLX 這樣做。沒有人知道如何活化 TLX ”共同通訊作者 Damian Young 博士說,他是貝勒和德克薩斯兒童醫院藥理學、化學生物學和病理學副教授,也是貝勒 Dan L Duncan 綜合癌症中心的成員。

“我們發現一種稱為油酸的常見脂肪酸與 TLX 結合,這會增加年輕和年老小鼠海馬中的細胞增殖和神經發生,”共同第一作者、綜合研究生課程的 Prasanna Kandel 博士說。貝勒的分子和生物醫學科學,同時從事這個項目。這種油酸是在神經幹細胞內產生的,以活化 TLX。” 研究人員解釋說,雖然油酸也是橄欖油的主要成分,但它不是油酸的有效來源,因為它可能不會到達大腦。它必須由細胞本身產生

油酸調節 TLX 活化的發現具有重要的治療意義。“TLX 已成為一個‘可藥化’的目標,這意味著了解它如何在大腦中自然活化有助於我們開發能夠進入大腦並刺激神經發生的藥物,”Young 說。“這種策略有可能用於治療重度憂鬱症和阿茲海默症等疾病。這非常令人興奮,因為它提供了一種治療這些需要有效治療的衰弱疾病的新方法。”

“除了科學進步,我希望目前的發現和正在進行的相關工作將對需要改進和有效治療的人產生真正的影響,比如我患有臨床憂鬱症的母親,”坎德爾說。

參考文獻:

  1. Prasanna Kandel, Fatih Semerci, Rachana Mishra, William Choi, Aleksandar Bajic, Dodge Baluya, LiHua Ma, Kevin Chen, Austin C. Cao, Tipwarin Phongmekhin, Nick Matinyan, Alba Jiménez-Panizo, Srinivas Chamakuri, Idris O. Raji, Lyra Chang, Pablo Fuentes-Prior, Kevin R. MacKenzie, Caroline L. Benn, Eva Estébanez-Perpiñá, Koen Venken, David D. Moore, Damian W. Young, Mirjana Maletic-Savatic. Oleic acid is an endogenous ligand of TLX/NR2E1 that triggers hippocampal neurogenesis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2; 119 (13) DOI: 10.1073/pnas.2023784119

鄭醫師補充:

以下把網路上關於油酸的參考資料摘錄給大家參考:

油酸(英語:Oleic acid)是一種單元不飽和Omega-9脂肪,存在於動植物體內。化學式C18H34O2 ,結構簡式 CH3(CH2)7CH = CH(CH2)7COOH。

油酸占橄欖油的55-80%軟質棕櫚油的39~46%花生油的36-67%,芝麻油的15-20%。在動物脂肪中,油酸占火雞脂肪的37-56%,豬油的44-47%。油酸也是人體脂肪組織中最豐富的脂肪酸。

這篇研究提醒大家多攝取橄欖油並無助於大腦神經元新生,而是要讓細胞本身產生。

過去相關研究亦可對照參閱:

Tabernero, A., Lavado, E.M., Granda, B., Velasco, A. and Medina, J.M. (2001), Neuronal differentiation is triggered by oleic acid synthesized and released by astrocytes. Journal of Neurochemistry, 79: 606-616. https://doi.org/10.1046/j.1471-4159.2001.00598.x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46/j.1471-4159.2001.00598.x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人員的說法,有些人的基因將睡眠的好處打包到一個有效的時間窗口中,讓他們每晚只睡四到六個小時就能保持精力充沛。此外,科學家們說,這些“精英睡眠者”表現出心理彈性和對神經退化性疾​​病的抵抗力,這可能為預防神經系統疾病指出了方向。

“該領域有一個教條,每個人都需要八小時的睡眠,但我們迄今為止的研究證實,人們需要的睡眠量因遺傳學而異,”該研究的資深作者之一、醫學博士、神經學家路易斯·普塔塞克說,它於2022 年 3 月 15日發表在 iScience中,“把它想像成類似於身高;沒有完美的高度,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我們已經證明睡眠的情況是相似的。”

十多年來,Ptacek 和合著者 Ying-Hui Fu 博士都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威爾神經科學研究所的成員,他們一直在研究具有家族性自然短睡眠 (Familial Natural Short Sleep,簡稱FNSS) 的人,他們能夠充分發揮作用——並且偏好——每晚睡四到六個小時。他們已經證明它在家庭中運行,並且到目前為止已經確定了整個基因組中的五個基因,這些基因在實現這種高效睡眠方面發揮了作用。研究人員說,還有更多的 FNSS 基因需要尋找。

這項研究檢驗了 Fu 博士的假設,即優質睡眠可以成為抵禦神經退化性疾​​病的屏障。她的想法與當前的想法有些不同,即對於許多人來說,睡眠不足會加速神經退化。 Fu 博士說,不同之處在於,使用 FNSS,大腦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其睡眠任務。換句話說,有效睡眠的時間降低不等於睡眠不足。

傅說,該團隊選擇研究阿茲海默症的小鼠模型,因為這種情況非常普遍。他們培育出同時具有短睡眠基因和易患阿茲海默症基因的小鼠,並發現它們的大腦發育的與失智症相關的標誌性聚集體要少得多。為了證實他們的發現,他們使用具有不同短睡眠基因和另一種失智基因的小鼠重複了實驗,並看到了相似的結果。

Fu 博士 和 Ptacek 相信,對其他大腦狀況的類似研究將顯示有效睡眠基因賦予類似的保護作用。他們說,改善人們的睡眠可以延緩各種疾病的產生

睡眠問題在所有腦部疾病中都很常見,”她說。“這是有道理的,因為睡眠是一項複雜的活動。你大腦的許多部分必須協同工作才能入睡和醒來。當大腦的這些部分受損時,就更難入睡或獲得優質睡眠。 "

了解睡眠調節的生物學基礎可以確定有助於避免睡眠障礙問題的藥物此外,研究人員說,改善健康人的睡眠可能會維持健康並改善我們每個人的時間質量。但探討牽涉眾多基因是一場漫長的遊戲,他們將其比作拼湊一千塊拼圖。

“我們發現的每一個突變都是另一部分,”Ptacek 說。“現在我們正在研究邊緣和角落,以到達那個更容易將碎片組合在一起並且畫面真正開始出現的地方。”

儘管前面的路很長,但他們已經確定的少數基因中的一些已經有了希望。其中至少一種可以被現有藥物靶向,這些藥物可能會被重新利用。他們希望在未來十年內,他們將幫助促進新的治療方法,使患有腦部疾病的人能夠獲得更好的夜間休息。

“這項研究打開了對如何延遲和可能預防許多疾病的新認識的大門,”Fu 博士說。“我們的目標確實是通過獲得最佳睡眠來幫助每個人更健康、更長壽。”

參考文獻:

 

  1. Qing Dong, Nicholas W. Gentry, Thomas McMahon, Maya Yamazaki, Lorena Benitez-Rivera, Tammy Wang, Li Gan, Louis Ptáček, Ying-Hui Fu. Familial natural short sleep mutations reduce Alzheimer pathology in miceiScience, 2022; 103964 DOI: 10.1016/j.isci.2022.10396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倫敦瑪麗女王大學的開創性新研究,聽力損失和癲癇是帕金森氏症的早期特徵,這是英國對多樣人種的第一項研究,今天(2022 年 3 月 7 日)發表在JAMA 神經學期刊上。

由 Bart's Charity 資助的瑪麗女王研究人員使用 1990 年至 2018 年間居住在倫敦東部的超過 100 萬人的電子初級保健記錄來探索帕金森氏症的早期症狀和風險因素。

研究人員發現,與帕金森氏症相關的已知症狀,包括震顫和記憶問題,可能分別在診斷前十年和五年出現。他們還發現了帕金森氏症的兩個新的早期特徵,即癲癇和聽力損失,並且能夠使用來自英國生物銀行的額外數據來複製這些發現。

雖然之前已經描述了帕金森氏症的早期跡象,但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富裕的白人人群,來自少數族裔群體的患者和生活在高度社會落後地區的患者在帕金森氏症的研究中的代表性不足。這項新研究首次使用來自如此多樣化和貧困的城市人口的數據,為帕金森病的風險因素和早期跡象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

在東倫敦,高血壓和 2 型糖尿病等疾病與患帕金森症的機率增加有關。研究人員還觀察到,該人群中的記憶抱怨之間的關聯比之前描述的要強

東倫敦是黑人、南亞和混合/其他族群比例最高的地區之一,約佔該地區居民的 45%,而英國其他地區則為 14%。它還擁有英國最高程度的落後,研究中 80% 的患者來自低收入家庭。

主要研究作者、倫敦瑪麗女王大學的神經學家和博士生 Cristina Simonet 博士評論說:“這是第一項關注帕金森氏症診斷前階段的研究,這些人群具有高度社會經濟落後但普遍獲得醫療保健的機會。 到目前為止,少數民族和貧困地區的人在帕金森研究中的代表性不足,但為了讓我們全面了解我們需要確保研究具有包容性並代表所有受影響的人的狀況。

我們的研究結果揭露了新的危險因素和早期症狀:癲癇和聽力損失。雖然之前的研究暗示了這種關聯,例如癲癇在帕金森病患者中比在普通人群中更為普遍,但現在我們需要更多的研究來充分了解“

Alastair Noyce 博士是倫敦瑪麗女王大學神經病學和神經流行病學的讀者,也是這項新研究的作者,他繼續說道:“人們被他們的全科醫生發現有症狀,但通常直到五到十年後才得到診斷。 . 例如,震顫是帕金森氏症最容易識別的症狀之一——但在我們的研究中最終診斷前十年就出現了。這對於患者來說等待時間太長了。如果我們能夠更早地診斷出帕金森氏症,我們就有一個真正的機會,可以及早干預並提供可以改善患者生活品質的治療方法。

“這項研究證實,帕金森氏症的許多症狀和早期特徵可以在診斷之前很久就出現。通過我們正在進行的 PREDICT-PD 研究,我們希望在出現明顯症狀之前就識別出帕金森氏症高風險人群——這意味著我們可以做的不僅僅是改善患者的生活品質,而且也許在未來能夠減緩或治癒帕金森氏症。”

PREDICT-PD 是由英國帕金森氏症資助的一個大型研究項目,旨在識別處於發展該病高風險的人群。研究人員正在尋找 10,000 名年齡在 60 至 80 歲、年齡在 60 至 80 歲之間且沒有帕金森氏症的人,以參加一組簡單的在線測試,以篩檢與疾病風險增加相關的因素。

Shafaq Hussain-Ali 是巴基斯坦旁遮普血統的前東倫敦人,三年前被診斷出患有年輕的帕金森氏症,並且是帕金森氏症英國種族平等指導小組的成員,他說:“帕金森氏症影響到每個人,無論種族或社會背景如何,但研究往往未能代表社區的多樣性。這項研究和帕金森英國領導的工作有助於解決有關該病如何影響代表性不足群體的人們的許多未知數。這意味著可以改變生活的新療法開發將使每個有條件的人受益。

“我想傳達的信息是,像我這樣的年輕亞洲人可能會受到這種疾病的影響,而且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人受到年輕發病的帕金森氏症的影響。早期診斷可以對生活品質產生如此大的影響。 “有適當的處置,你可以繼續好好地活著並擁有生產力,我是一個執業的牙科醫師,仍能享受游泳、快走及功夫,甚至還有我愛好的編織。

鄭醫師補充:

能夠早期辨認出帕金森氏症的症狀固然是好事,然而偵測出早期症狀如何預防演變成疾病的發生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預防醫學的介入將扮演重要關鍵。

胜肽療法,提高粒線體功能、毒素排除及生活型態調整都有相關研究支持能預防甚至協助緩解改善的療方。

參考文獻:

  1. Cristina Simonet, Jonathan Bestwick, Mark Jitlal, Sheena Waters, Aaron Ben-Joseph, Charles R. Marshall, Ruth Dobson, Soha Marrium, John Robson, Benjamin M. Jacobs, Daniel Belete, Andrew J. Lees, Gavin Giovannoni, Jack Cuzick, Anette Schrag, Alastair J. Noyce. Assessment of Risk Factors and Early Presentations of Parkinson Disease in Primary Care in a Diverse UK PopulationJAMA Neurology, 2022; DOI: 10.1001/jamaneurol.2022.000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2022 年 2 月 23 日)發布的一項初步研究,擁有寵物(例如狗或貓),尤其是五年或更長時間,可能與老年人的認知能力下降較慢有關

“先前的研究發現,人與動物之間的聯繫可能對健康有益,例如降低血壓和壓力,”研究作者,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醫學中心神經學醫學博士、美國科學院院士 Tiffany Braley 說。。“我們的研究結果證實,養寵物也可以防止認知能力下降。”

該研究查看了 1,369 名平均年齡為 65 歲的老年人的認知數據,這些老年人在研究開始時具有正常的認知技能。共有 53% 擁有寵物,32% 是長期寵物主人,定義為擁有寵物五年或更長時間的人。在研究參與者中,88% 是白人,7% 是黑人,2% 是西班牙裔,3% 是其他種族或種族。

研究人員使用了健康與退休研究的數據,這是一項針對醫療保險受益人的大型研究。在該研究中,人們接受了多項認知測試。研究人員使用這些認知測試為每個人制定了一個綜合認知評分,範圍從 0 到 27。綜合評分包括減法、數字計數和單詞回憶的常見測試。然後,研究人員使用參與者的綜合認知評分,並估計了養寵物年限與認知功能之間的關聯。

六年來,寵物主人的認知分數下降速度較慢。這種差異在長期寵物主人中最為明顯。考慮到已知影響認知功能的其他因素,該研究證實,與非寵物主人相比,長期養寵物的人在六年時的認知綜合得分平均高出 1.2 分。研究人員還發現,對於黑人成年人、受過大學教育的成年人和男性來說,還不如長期養寵物相關的認知功能提升效果Braley 說,需要更多的研究來進一步探索這些關聯的可能原因。

“由於壓力會對認知功能產生負面影響,因此養寵物的潛在壓力緩衝作用可能為我們的研究結果提供了一個合理的理由,”布雷利說。“伴侶動物也可以增加身體活動,這可能有益於認知健康。也就是說,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證實我們的結果並確定這種關聯的潛在機制。”

該研究的一個限制是,僅在一個時間點評估了寵物擁有的時間長度,因此無法獲得有關持續擁有寵物的訊息。

該研究將於 2022 年 4 月 2 日至 7 日和 2022 年 4 月 24 日至 26 日在西雅圖親自舉行的美國神經病學會第 74 屆年會上發表。

該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美國國家心肺血液研究所和美國國家高齡化研究所的支持。

原文報導來源:

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 "Do pets have a positive effect on your brain health? Study shows long-term pet ownership linked to slower decline in cognition over time." ScienceDaily. ScienceDaily, 23 February 2022.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2/02/220223210035.htm>.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的研究人員在尋找一種治療方法來阻止某些類型的疾病中發生的神經細胞退化時發現了有希望的結果,例如遺傳性痙攣性下半身麻痺和巴金森氏症,這些疾病會導致嚴重的殘疾。

UIC 的研究發表在臨床神經學和轉化神經科學期刊《大腦》上,由羅克福德醫學院生物醫學科學 Michael A. Werckle 教授 Xue-Jun Li 領導。

該研究著眼於大腦中神經細胞之間傳遞訊息的長軸突如何分解,從而導致腿部肌肉越來越緊繃,導致不平衡並最終癱瘓,以及其他症狀。

先前使用動物模型研究神經細胞退化原因的研究發現,粒線體(驅動細胞的動力裝置)可能存在問題,導致軸突斷裂或生長時間不夠長。

研究人類神經細胞很困難,但李的團隊能夠利用人類細胞轉化為幹細胞,然後對其進行改造,使其成為具有遺傳性疾病的特定類型遺傳性痙攣性下半身麻痺的神經細胞。

“我們發現這些細胞中的粒腺體正在分裂,我們稱之為粒線體分裂(mitochondrial fission),這導致軸突更短,向大腦傳遞訊息的效率更低,”李說。“然後我們研究了一種特定的藥物是否會改變神經細胞的功能——確實如此。它抑制了粒線體分裂,讓神經細胞正常生長,也阻止了進一步的損傷。”

對於成千上萬受這種遺傳疾病影響的人來說,這意味著這種藥劑,一種稱為胜肽的特定氨基酸鏈,可能被證明可用於藥物或其他療法,以阻止神經細胞受損或扭轉損害的進程。研究人員還建議,使用基因療法可以預防線粒體損傷,提供另一種逆轉神經損傷的策略。

該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國家神經疾病和中風研究所 (R21NS109837) 的支持。

參考文獻:

  1. Zhenyu Chen, Eric Chai, Yongchao Mou, Ricardo H. Roda, Craig Blackstone, Xue-Jun Li. Inhibiting mitochondrial fission rescues degeneration in hereditary spastic paraplegia neuronsBrain, 2022; DOI: 10.1093/brain/awab48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首次對小鼠進行的新研究得出了腸道微生物組變化與阿茲海默症動物模型的行為和認知變化之間的明確因果關係。

今天發表在《行為神經科學前沿》( Frontiers in Behavioral Neuroscience)期刊上的這項研究提出了新的途徑,包括使用益生菌來治療和潛在地預防與包括阿茲海默症在內的神經退行性疾​​病相關的失智症狀。

該研究由俄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的科學家領導。

“我們發現,通過在無菌小鼠體內植入糞便來調節腸道微生物組會誘導阿茲海默症模型的行為和認知變化,”資深作者、OHSU 醫學院行為神經科學教授 Jacob Raber 博士說。“據我所知,以前沒有人在阿茲海默症模型中證明過這一點。”

這項工作是在去年發表的一項針對小鼠的 OHSU 研究的基礎上進行的,該研究揭露了腸道微生物組的組成與攜帶與阿茲海默症相關基因的小鼠的行為和認知表現之間的相關性。

在這項新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糞便植入物小心翼翼地操控了小鼠的消化道。

他們發現三種不同基因型之間以及男性和女性之間的行為和認知指標發生了變化。涉及的兩種基因型反映了與人類阿茲海默症易感性相關的基因型。

研究人員發現,腸道微生物組的變化明顯影響了小鼠的行為和認知變化。

該研究提出了通過有針對性地使用益生菌或糞便移植來預防失智症的可能途徑,這些益生菌已被用於操人體腸道微生物組。然而,Raber 表示,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來確定這些行為和認知影響的機制,因為這些影響與腸道微生物組之間的關係受基因型和性別的影響。

“人們可以在櫃檯購買益生菌,但我們希望確保為每位患者使用正確的治療方法,並且它實際上對他們有益,”Raber 說。“腸道微生物組是一個複雜的環境。如果你改變一個元素,你也會改變其他元素,所以你要確保選擇一種益生菌,促進每位患者的大腦健康和大腦功能,同時限制任何負面影響。”

鄭醫師補充:

這篇研究提到的糞便移植,不少人會不明所以,其實主要是藉由糞便的腸駐型菌種改變腸道菌叢生態,調節腸道功能及免疫系統。

過去我聽到一位同業分享一位自閉症兒童患者無法開口說話,父母積極求診,遍訪各大名醫,以早療及其他整合療法來嘗試協助改善,苦無進展,最後經一位醫師建議以糞便移植來改善腸道菌叢生態,想不到小孩有明顯進步,還可以開口喊爸爸媽媽,讓家人喜出望外。

以功能醫學角度來看,腸腦軸的理論指出腸與腦緊密聯結及腸道被視為第二個大腦,兩者不應僅僅只是消化及神經系統不相干的兩套系統,其實關乎免疫調控,還有神經系統的複雜調控,藉由改變腸道菌叢(調控腸道免疫)進而提升大腦的功能,類似大腦退化疾病與腸道菌叢的相關研究,近幾年越來越多論文發表支持這樣的論點。

期望更多相關的研究早點確立臨床治療的指引,落實臨床治療,幫助廣大失智症患者甚至是準失智症患者,改善或是遠離失智風險。

參考文獻:

 

  1. Payel Kundu, Keaton Stagaman, Kristin Kasschau, Sarah Holden, Natalia Shulzhenko, Thomas J. Sharpton, Jacob Raber. Fecal Implants From AppNL–G–F and AppNL–G–F/E4 Donor Mice Sufficient to Induce Behavioral Phenotypes in Germ-Free MiceFrontiers in Behavioral Neuroscience, 2022; 16 DOI: 10.3389/fnbeh.2022.791128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項新的研究證實,食用更多類黃酮(在莓果、可可和紅酒等色彩豐富的食物中發現的化合物)的帕金森病患者的死亡風險可能低於不食用的人。

具體來說,研究人員發現,當已經被診斷出患有帕金森病 (PD) 的人攝取更多類黃酮時,他們在 34 年的研究期間死亡的機率低於那些沒有攝取那麼多類黃酮的人。

此外,他們發現在被診斷患有 PD 之前攝取更多的類黃酮與男性死亡風險降低相關,但女性則不然。

“每週在他們的飲食中添加幾份富含類黃酮的食物可能是 PD 患者幫助提高預期壽命的一種簡單方法,”Xinyuan Zhang 博士說。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營養科學專業的候選人。“更多地食用富含類黃酮花青素的莓果和紅酒,尤其與降低死亡率有關。”

張指出,葡萄酒的攝取量不應超過《美國人膳食指南》中規定的量,即女性每天一杯,男性每天兩杯。

該研究於1 月 26 日發表在《神經學》期刊上。

根據帕金森基金會的數據,每年有超過 60,000 人被診斷出患有 PD,全世界有超過 1000 萬人患有這種疾病。這種疾病是由大腦沒有產生足夠的多巴胺引起的,並導致震顫、僵硬和平衡問題。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營養科學教授高翔表示,雖然 PD 不被認為是一種致命疾病,但其併發症會導致死亡風險增加,而且很少有研究探討 PD 患者的飲食如何影響疾病預後.

“我們小組之前的研究發現,當沒有帕金森氏症的人吃更多的類黃酮時,這與他們未來患這種疾病的風險降低有關,”高說。“我們想進一步探索黃酮類化合物的攝取量是否與已被診斷患有帕金森氏症的個體更好的生存有關。”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分析了最近被診斷出患有 PD 的 599 名女性和 652 名男性的數據。參與者被問及他們多久吃一次某些富含類黃酮的食物,如茶、蘋果、莓果、柑橘和柑橙果汁以及紅酒。然後通過將這些食物的類黃酮含量乘以它們的食用頻率來計算類黃酮的攝取量。

在控制了年齡等因素和一些飲食因素(如總卡路里消耗量和整體飲食質量)後,研究人員發現,在黃酮類化合物攝取量最高的 25% 組中,參與者的生存機會比最低組高 70%。

最高組的人每天消耗約 673 毫克 (mg) 的類黃酮,而最低組的人每天消耗約 134 毫克。

研究人員還分析了單個類黃酮的作用。他們發現,與最低 25% 的人相比,那些在紅酒和莓果中發現的花青素的前 25% 攝取者的存活率高出 66%此外,在蘋果、茶和葡萄酒中發現的 flavan-3-ols 的前 25% 攝取者的存活率比最低的 25% 高 69%。

張說,雖然該研究沒有研究可能導致這種關聯的潛在機制,但他們提出了一些理論。

“類黃酮是抗氧化劑,因此它們可能會降低慢性神經發炎程度,”張說。“它們也有可能與酶活性相互作用並減緩神經元損失,並可以防止認知功能衰退和憂鬱,這兩者都與較高的死亡風險有關。”

研究人員表示,未來的研究可能有助於找到 PD 患者類黃酮攝取量和死亡風險背後的確切機制。

Samantha Molsberry,哈佛大學陳氏公共衛生學院;Tian-Shin Yeh,哈佛大學陳氏公共衛生學院;Aedin Cassidy,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Michael A. Schwarzschild,馬薩諸塞州總醫院;哈佛 TH Chan 公共衛生學院的 Alberto Ascherio 也參與了這項工作。

國家神經疾病和中風研究所幫助支持了這項研究。

鄭醫師補充:

對於西方人來說,超過九成的人沒有酒精代謝基因的變異,因此適量紅酒攝取紅酒多酚可以提高生物類黃酮的攝取量,但對本地超過四成的人來說,酒精代謝基因變異會讓紅酒攝取反而成為身體的負擔。提醒大家留意。

大部分的大腦退化疾病的預防及減緩,與身體抗氧化能力高低與否有直接相關,因為無法控制的發炎是大腦神經元死亡及功能退化主因。

任何幫助抗氧化及抗發炎的飲食或是生活型態,皆能有效延緩大腦退化疾病及降低死亡的風險。

參考文獻:

  1. Xinyuan Zhang, Samantha A. Molsberry, Tian-Shin Yeh, Aedin Cassidy, Michael A. Schwarzschild, Alberto Ascherio, Xiang Gao. Intake of Flavonoids and Flavonoid-Rich Foods, and Mortality Risk Among Individuals With Parkinson Disease: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Neurology, 2022; 10.1212/WNL.0000000000013275 DOI: 10.1212/WNL.0000000000013275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美國心臟協會的心臟病和中風統計——2022 年最新統計數字,導致心臟病成為全球主要死因的相同風險因素也影響著全球腦部疾病罹病率的上升,包括中風、阿茲海默症和失智症,今天發表在該協會的旗艦同行評審期刊《循環》(Circulation)上專家說,保持健康的體重、控制血壓和遵循其他有益心臟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可以支持良好的大腦健康。

最佳的大腦健康包括執行大腦負責的所有不同任務的功能能力,包括運動、感知、學習和記憶、溝通、解決問題、判斷、決策和情感。中風和腦血管疾病後經常出現認知衰退和失智症,這表明大腦健康狀況下降。相反地,研究也證實,維持良好的血管健康與健康衰老和維持認知功能有關。

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的全球死亡率正在大幅上升——甚至超過心臟病死亡率:

  • 在全球範圍內,2020 年有超過 5400 萬人患有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自 2010 年以來增長了 37%,在過去 30 年(1990-2020 年)中增長了 144%。
  • 2020 年,全球有超過 189 萬人死於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而心臟病死亡人數接近 900 萬人。
  • 從 2010 年到 2020 年,全球死於阿茲海默病和其他失智症的人數增加了 44% 以上,而死於心臟病的人數增加了 21%。
  • 在過去 30 年(1990-2020 年)中,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的死亡人數增加了 184%,而同期心臟病死亡人數增加了 66%。

由於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追蹤的罹病率和死亡率數據與其他國家不同,因此《統計更新》未提供 2020 年的對應國家數據。然而,據報導,2017 年美國有近 290 萬人患有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加起來是包括中風在內的所有神經系統疾病的主要死因。

“全球腦部疾病的發病率正在迅速超過心臟病。過去十年,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的死亡率是心臟病死亡率的兩倍多,這是我們必須解決的問題” Mitchell SV Elkind 說,MDMS,FAHA,美國心臟協會前任主席,哥倫比亞大學瓦格洛斯內科和外科醫生學院神經科和流行病學教授,紐約長老會/哥倫比亞大學歐文醫學中心主治神經內科學家。“我們正在更多地了解某些類型的失智症如何與衰老相關,以及某些類型的失智症如何與血管健康不良有關。許多研究發現,同樣的健康生活方式行為可以幫助改善一個人” 心臟健康也可以保持甚至改善他們的大腦健康。越來越明顯的是,減少血管疾病的風險因素可以在幫助人們活得更久、更健康、遠離心臟病和腦部疾病方面發揮真正的作用。”

2022 年統計更新重點介紹了其中一些研究:

  • 在一項對 139 項研究的薈萃分析中,中年高血壓患者出現整體認知障礙的可能性是其五倍,而執行功能下降、失智症和阿爾茨海默病的可能性是其兩倍
  • 根據 2015 年至 2018 年的數據,美國近一半的成年人(47% 或 1.215 億)有高血壓
  • 在一項長達 42 年的縱向研究的薈萃分析中,肥胖者罹患失智症的風險是其三倍。
  • 根據對 37 項前瞻性研究的薈萃分析,目前吸煙與失智、阿茲海默症和血管性失智的風險增加 30%-40% 相關

患有心血管疾病也會增加患腦部疾病的機會:

  • 在對四項縱向研究的薈萃分析中,與心臟衰竭相關的失智風險幾乎是兩倍
  • 在 ARIC 神經認知研究(12,515 名參與者,平均年齡 57 歲,24% 的黑人參與者,56% 的女性)中,心房顫動與 20 年來更大的認知能力下降和失智症有關
  • 一項對 10 項前瞻性研究(包括 24,801 名參與者)的薈萃分析發現,冠心病與認知不良結果(包括失智、認知障礙或認知能力下降)的風險增加 40% 相關。

更有可能患腦部疾病和失智症的人在性別、種族/民族和社會經濟地位方面也存在顯著差異,這表明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也發揮了作用:

  • 在 2020 年全球超過 5400 萬例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病例中,近 2000 萬例為男性,而女性為近 3500 萬例。死於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的女性是男性的兩倍多
  • 對 2016 年行為風險因素監測系統數據的回顧性分析發現,與報告被診斷患有中風的 20,843 名受訪者中的白人成年人相比,非白人種族和族裔群體的主觀認知能力下降存在顯著差異。與白人成年人相比,其他種族和族裔群體更有可能報告惡化的混亂或記憶喪失,這導致至少在某些時候無法參加日常活動或在家外的工作、志願工作和社交活動方面遇到困難。在對性別、年齡、教育、收入和合併症進行調整後,黑人成年人因為混亂或記憶力減退無法從事日常家務活動或家務的可能性是白人成年人的一倍半,西班牙裔成年人是白人成年人的兩倍多與白人成年人相比,黑人成年人報告日常活動需要幫助的可能性幾乎是成年人的三倍,西班牙裔成年人的可能性是白人成年人的四倍多。埃爾金德建議,這些發現可能是由於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對有色人種社區的一生產生了負面影響。

據估計,美國在失智症方面的支出從 1996 年的 386 億美元增加到 2016 年的 792 億美元,增加了一倍多。失智症支出是 2016 年美國十大醫療保健費用之一。

“與心血管疾病一樣,阿茲海默症、失智症和其他認知疾病在全球範圍內是一個巨大的情感和經濟負擔,”醫學博士、公共衛生碩士、FAHA、統計更新寫作小組主席、醫學助理教授 Connie W. Tsao 說。哈佛醫學院和波士頓貝絲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的主治心臟病專家。關於大腦健康的這一新篇章是一個重要的補充。我們收集的數據揭示了心臟健康與大腦健康之間的超強相關性,並使其成為一個容易講述的故事——對心臟有益的事情也對大腦有益。”

在過去的幾年裡,美國心臟協會支持了超過 4600 萬美元的研究資金,專注於大腦健康。在與 Paul G. Allen Frontiers Group 的 4300 萬美元合作中,該協會正在資助三個項目,這些項目目前正在進行中,以尋找創新方法來理解和改善大腦健康和認知障礙科學。與全球慈善家和技術遠見的比爾·蓋茨合作,提供 330 萬美元的捐款,致力於推進與大腦健康和失智症相關的科學證據基礎。該項目支持波士頓大學新的大腦健康和失智症技術研究中心。此外,它將支持研究數據的全球交流,以幫助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共同致力於加速與心臟和大腦健康相關的新發現,

“通過創新研究推進腦科學將有助於科學家們對認知障礙和失智症的原因和促成因素有新的認識,特別是因為它與心臟和血管健康有關。這是該協會持續致力於更好地了解我們的大腦如何運作的重要一步以及血管健康如何影響大腦健康和整體健康,”統計更新編寫委員會成員埃爾金德說。“此外,至關重要的是,作為一個社會和個人,我們必須了解並做出必要的改變,以改善腦部疾病的健康結果,更重要的是,從一開始就預防它們。

除了有關大腦健康的新資訊外,2022 年統計更新還提供了有關心臟病和中風相關關鍵因素的最新可用數據:

  • 在美國,平均每 36 秒就有一人死於心血管疾病 (CVD) 根據 2019 年的數據,每天有 2,396 人死於心血管疾病。
  • 在美國,平均每 40 秒就有一人中風。根據 1999 年的數據,每年約有 795,000 例初發或複發中風。
  • 在美國,平均每 3 分 30 秒就有一人死於中風 根據 2019 年的數據,每天約有 411 人死於中風。
  • 根據 2018 年的數據,大約四分之一 (24%) 的美國成年人報告說,他們完成了足夠的休閒有氧和肌肉強化活動,以滿足體育活動指南建議。
  • 根據 2019 年的數據,美國七分之一的男性成年人和八分之一的女性成年人是目前吸煙者。

追蹤此類趨勢是美國心臟協會每年發布最終統計更新的原因之一,提供最新數據、相關科學發現和心血管疾病在全國和全球影響評估的綜合資源。

美國數據是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和其他政府機構一起收集的,而全球趨勢由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的全球疾病負擔研究提供。

年度更新彙編了有關心臟病、中風和影響心血管健康的危險因素的最新、最相關的統計數據。它追蹤與理想心血管健康、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全球心血管健康、心血管健康遺傳學和醫療保健成本相關的趨勢。Tsao 強調了這種監測作為非專業公眾、政策制定者、媒體專業人員、臨床醫生、醫療保健管理人員、研究人員、健康倡導者和其他尋求有關這些因素和條件的最佳可用數據的人的關鍵資源的重要性。

參考文獻:

 

  1. Connie W. Tsao, Aaron W. Aday, Zaid I. Almarzooq, Alvaro Alonso, Andrea Z. Beaton, Marcio S. Bittencourt, Amelia K. Boehme, Alfred E. Buxton, April P. Carson, Yvonne Commodore-Mensah, Mitchell S.V. Elkind, Kelly R. Evenson, Chete Eze-Nliam, Jane F. Ferguson, Giuliano Generoso, Jennifer E. Ho, Rizwan Kalani, Sadiya S. Khan, Brett M. Kissela, Kristen L. Knutson, Deborah A. Levine, Tené T. Lewis, Junxiu Liu, Matthew Shane Loop, Jun Ma, Michael E. Mussolino, Sankar D. Navaneethan, Amanda Marma Perak, Remy Poudel, Mary Rezk-Hanna, Gregory A. Roth, Emily B. Schroeder, Svati H. Shah, Evan L. Thacker, Lisa B. VanWagner, Salim S. Virani, Jenifer H. Voecks, Nae-Yuh Wang, Kristine Yaffe, Seth S. Martin. Heart Disease and Stroke Statistics—2022 Update: A Report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Circulation, 2022; DOI: 10.1161/CIR.000000000000105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休斯頓大學藥學院的一項研究發表在《美國老年醫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上,評估了膽鹼水解酶抑製劑 (cholinesterase inhibitor,簡稱ChEI) 藥物用於治療失智症和阿茲海默症的副作用,即膀胱過動症 (overactive bladder,簡稱OAB) 的風險。該研究基於該研究的第一作者 Prajakta Masurkar 的論文研究。

失智症是一組與記憶力、推理或其他思維能力下降有關的症狀。阿茲海默症是失智症最常見的原因,佔病例的60%-80%。CheI 藥物,包括多奈哌齊( donepezil), 、加蘭他敏(galantamine)和卡巴拉汀(rivastigmine),可增加神經細胞之間的交流以增強認知能力。

“該研究發現,膀胱過動症的風險因個人服用 CheI 而異,”Rajender R. Aparasu、Mustafa 和 Sanober Lokhandwala 藥學教授和藥物健康結果與政策系主任報告說。“使用全國老年失智症患者世代,我們還發現與卡巴拉汀相比,多奈哌齊的 OAB 風險增加 13%,而加蘭他敏和卡巴拉汀的 OAB 風險沒有差異。”

使用醫療保險數據,該研究檢查了 524,975 名患有失智症的成年人(65 歲及以上),他們是 CheI 的使用者(多奈哌齊 80.72%,卡巴拉汀 16.41%,加蘭他敏 2.87%)。比較有興趣的主要研究結果是 OAB 診斷或抗膽鹼類藥物處方,這些藥物有助於改善膀胱過動症,在 CheI 開始治療後六個月內。

雖然已經進行了一些研究來評估所有 CheI 和抗膽鹼藥物使用的影響,但很少有關於單個 CheI 對 OAB 風險影響的研究。以前的研究發現,使用 CheI 會增加接受抗膽鹼藥物的風險。

這項研究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研究結果發現,需要了解和管理老年失智症患者與藥物相關的罹病率,”Aparasu 說。

鄭醫師補充:

過去在臨床上,不時會聽到一部分的失智症患者在藥物服用後出現頻繁排尿的困擾,但大部分的人並不了解這是藥物引發的副作用,這篇研究是很好的提醒,而且不限於專業人員。

參考文獻:

  1. Prajakta P. Masurkar, Satabdi Chatterjee, Jeffrey T. Sherer, Hua Chen, Michael L. Johnson, Rajender R. Aparasu. Risk of overactive bladder associated with 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 in dementia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2021; DOI: 10.1111/jgs.17579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阪市立大學的研究人員在阿茲海默症、額顳葉失智症和路易體失智症的小鼠模型中發現,利福平(Rifampicin)和白藜蘆醇聯合鼻內給藥比單獨使用利福平更安全,更能改善認知功能。預計研究結果將有助於開發安全有效的鼻噴霧劑,以預防失智症。

當稱為澱粉樣蛋白-β、tau 和 α-突觸核蛋白的蛋白質在大腦中積聚並形成寡聚體時,就會發生失智症大阪市立大學醫學研究生院轉化神經科學系的一個研究小組此前曾在一項使用小鼠的研究中發現,抗生素利福平可以去除大腦中的寡聚體並改善認知功能。然而,該藥物與肝損傷等副作用有關。白藜蘆醇是植物中天然存在的抗氧化劑,在歐洲和美國被用作補充劑。“為了對抗現有藥物利福平的負面副作用,我們考慮將其與白藜蘆醇的保肝作用相結合,”擔任當前研究首席研究員的 Takami Tomiyama 教授解釋說。

本次,實驗組對阿茲海默症、額顳葉失智症、路易體失智症等小鼠模型進行了為期5天、共4週的固定劑量利福平和白藜蘆醇組合鼻腔給藥,觀察其認知功能和腦病理. 結果證實,該組合顯著改善了小鼠的認知功能,抑制了寡聚體的積累,並恢復了突觸素水平——促進突觸的突觸前蛋白。此外,肝指數的血液濃度(肝損傷的標誌物,通常隨利福平而升高)在固定劑量組合中保持正常。此外,在海馬中觀察到腦源性神經營養因子 (BDNF) 表達濃度增加,這在單獨使用利福平時未觀察到

這項研究的結果2021 年 12 月 13 日在線發表在瑞士科學期刊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上。

“全世界失智症患者的數量一直在增加,一些消息來源預測患者每 20 年增加一倍。然而,仍然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特聘講師 Tomohiro Umeda 說,他是該研究的第一作者。研究。“最近的研究證實,失智症患者的大腦在疾病發作前 20 多年就開始出現異常。” 通過在稱為藥物重新定位的過程中研究現有藥物的新治療目的,研究小組希望在神經元開始死亡之前診斷和預防失智症。

此外,基於該團隊之前的研究經驗,利福平和白藜蘆醇的固定劑量組合經鼻給藥將增加藥物向大腦的轉移性,進一步提高安全性和藥效。本研究中使用的劑量為每隻小鼠每天 0.02 毫克利福平,或假設小鼠體重為 20 克,則為 1 毫克/公斤/天。“根據體表面積轉換為人體劑量,它變為 0.081 毫克/千克/天,”富山教授說,“目前,利福平作為抗生素的處方劑量為 10 毫克/千克/天,與此相比,我們在低得多的劑量下證實了效果。”

鄭醫師補充:

過去關於利福平(Rifampicin)改善及預防失智症的相關研究曾不只一次發表,但利福平(Rifampicin)本身的肝毒性對身體造成的衝擊及副作用讓許多專家對此療法存有諸多疑慮。這篇研究提出的鼻噴劑,不僅劑量降低,又有強效的抗氧化物質白藜蘆醇協助穩定肝指數及協同改善失智,且動物實驗效果明顯。期待這樣的療法能在人體試驗上看到同樣的效果,如果療效與幾乎無副作用的結果相仿,那麼預期上市上可以幫助許多這類神經退化疾病的患者,然而如何在失智症發病之前,能提早偵測到腦細胞的退化與損傷,及早使用預防療法,恐怕才是這類預防療法能否普遍應用的關鍵了。

參考文獻:

 

  1. Tomohiro Umeda, Ayumi Sakai, Keiko Shigemori, Ayumi Yokota, Toru Kumagai, Takami Tomiyama. Oligomer-Targeting Prevention of Neurodegenerative Dementia by Intranasal Rifampicin and Resveratrol Combination – A Preclinical Study in Model Mice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 2021; 15 DOI: 10.3389/fnins.2021.763476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英國巴斯大學的科學家已經對一種有望預防巴金森氏症的分子進行了改進,並有可能被開發成一種治療這種致命神經退化性疾​​病的藥物。

巴斯大學生物與生物化學系領導這項研究的喬迪·梅森教授說:“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這種分子有可能成為藥物的前體。今天只有治療巴金森氏症症狀的藥物——我們希望開發一種藥物,即使在症狀出現之前,它也能讓人們恢復健康。”

巴金森氏症的特徵是人體細胞中的一種特定蛋白質“錯誤折疊”,在那裡它變得聚集並發生病變。這種蛋白質——α-突觸核蛋白(alpha-synuclein 簡稱αS)——在所有人類大腦中都含量豐富。錯誤折疊後,它會大量積聚,稱為路易體( Lewy bodies)。這些團塊由 αS 聚集體組成,這些聚集體對產生多巴胺的腦細胞有毒,導致它們死亡。正是這種多巴胺傳導的下降引發了巴金森症的症狀,因為從大腦傳輸到身體的訊號被干擾,導致患者出現明顯的震顫。

之前針對和“解毒”αS 誘導的神經變性的努力已經讓科學家們分析了一個龐大的胜肽庫(胜肽是氨基酸的短鏈——蛋白質的構建基礎),以找到防止 αS 錯誤折疊的最佳候選者。在巴斯科學家早期的工作中篩選的 209,952 種胜肽中,以胜肽 4554W 顯示出最有希望的,在溶液和活細胞的實驗室實驗中抑制 αS 聚集成有毒疾病形式。

在他們的最新研究中,同一組科學家調整了胜肽 4554W 以優化其功能。該分子的新版本——4654W(N6A)——包含對原本氨基酸序列的兩個修飾,並且已被證明在減少αS錯誤折疊、聚集和毒性方面顯著更有效。然而,即使經過修飾的分子在實驗室實驗中繼續證明是成功的,要治癒這種疾病還要花很多年的時間。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 Richard Meade 博士說:“之前用小分子藥物抑制 α 突觸核蛋白聚集的嘗試一直沒有結果,因為它們太小而無法抑制如此大的蛋白質相互作用。這就是為什麼胜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為它們大到足以防止蛋白質聚集,但小到可以用作藥物。4654W(N6A) 胜肽對培養中 α 突觸核蛋白聚集和細胞存活的有效性非常令人興奮,因為它強調我們現在知道在哪裡靶向 α 突觸核蛋白以抑制其毒性。這項研究不僅會導致開發新的預防疾病的治療方法,而且還將揭示疾病本身的基本機制,進一步了解為什麼蛋白質在初始如何錯誤折疊。”

梅森教授補充道:“接下來,我們將研究如何將這種胜肽用於臨床。我們需要找到進一步修改它的方法,使其更像藥物,可以穿過生物膜並進入大腦細胞。這可能意味著從天然氨基酸轉向實驗室製造的分子。”

這項研究對阿茲海默症、2 型糖尿病和其他嚴重的人類疾病也有影響,這些疾病的症狀是由蛋白質錯誤折疊引發的。

英國阿茲海默症研究中心的研究負責人 Rosa Sancho 博士說:“找到阻止 alpha 突觸核蛋白變得有毒和破壞腦細胞的方法可以為未來的藥物提供一條新途徑,以阻止破壞性疾病,如巴金森氏症和路易體失智症。

“我們很高興支持這項重要的研究,以開發一種可以阻止 α 突觸核蛋白錯誤折疊的分子。該分子已經在實驗室的細胞中進行了測試,需要進一步開發和測試才能用於治療。這過程將需要數年時間,但這是一個很有希望的發現,可以為未來的新藥舖平道路。

“目前沒有針對巴金森氏症或路易體失智症的疾病改善療法,這就是為什麼繼續投資研究對所有患有這些疾病的人來說如此重要。”

鄭醫師補充:

不管是巴金森氏症或者是阿茲海默症,一旦發病,病程都屬於是不可逆的進行性退化,現行的療法都無法逆轉疾病本身,最多只是延緩惡化程度而已。

所幸,近幾年關於胜肽治療之成效的探討陸續出爐,顯見胜肽治療對於相關神經退性化疾病具治療潛力,期待更多的研究發表支持相關療法,讓相關疾病患者早日能得到根本完整的有效治療,遠離相關神經退化疾病的威脅。

參考文獻:

Richard M. Meade, Kathryn J.C. Watt, Robert J. Williams, Jody M. Mason. A Downsized and Optimised Intracellular Library-Derived Peptide Prevents Alpha-Synuclein Primary Nucleation and Toxicity Without Impacting Upon Lipid BindingJournal of Molecular Biology, 2021; 433 (24): 167323 DOI: 10.1016/j.jmb.2021.167323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減少大腦發炎與失智風險 研究認證只要每天養成1習慣

 

 

中時新聞網     2021/12/02 23:00


為了解運動如何影響大腦細胞,進而降低罹患失智症的風險;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記憶與衰老中心,針對逾100名老人年追蹤其晚年體能活動、認知功能,並在其死亡後就遺體進行神經病理學監測。結果發現,每天健走或騎自行車,就能讓大腦中引起發炎的小膠質細胞活化程度降低,進而減少大腦發炎與罹患失智症的風險。

這項研究已發表於2021年11月的《神經科學期刊》。文中指出,長期以來學界研究已證實,在中年時期維持良好的運動習慣可降低失智症的風險達40%;然而,為何體能活動可以影響大腦健康,目前研究所知仍舊甚少。

眾所周知,運動有助於身體健康,不但可以預防疾病,還能改善認知功能,維持理想體重,防止動脈形成硬化塊,而這恰好是血管型失智的關鍵原因。

為了解運動對細胞與分子機制產生的影響,說明體能活動與人體大腦膠質活躍程度的關係,研究團隊針對167名參與者進行追蹤研究。所有參與者死亡時的平均年齡為90歲,追蹤期起自1997年;其中,近3分之2的人(60%)去世時已罹患阿茲海默症。

在進行年度認知能力檢查之前,參與者須每天24小時配戴活動監測器,為期10天。一但參與者死亡,研究團隊便針對其遺體,測量大腦組織中小膠質細胞的活躍程度與阿茲海默症的關係。

結果發現,從事更多體能活動的參與者,導致大腦發炎的小膠質細胞活躍的程度往往也較低。其中,又以大腦額葉最底部的額下回受影響最為明顯,而額下回往往也是受阿茲海默症侵襲最為嚴重的大腦區域。

研究團隊還發現,對於已罹患嚴重阿茲海默症的人,體育活動對大腦發炎產生的影響更為明顯。

儘管研究中並沒有說明每日應進行多長的運動時間與多少運動量,才能最有效降低失智症的風險;但《每日郵報》引述醫師的建議,認為成年人每周可以從事至少150分鐘的中等強度運動,或75分鐘高強度有氧運動。

研究團隊解釋,小膠質細胞是大腦內部的常駐免疫細胞,能清除大腦中的外來入侵者;但小膠質細胞過於活躍卻會導致大腦發炎,造成神經元損傷並破壞大腦信號的傳遞,而運動有助於減少動物的小膠質細胞過於活躍。

研究團隊補充,這種運動帶來的好處雖然已在其他動物身上獲得證實,卻還沒在人類身上獲得證明。此次的研究就在證明人類運動也能獲得這樣的好處。

此外,過去研究已證實中年後規律的運動可降低失致風險達40%;但這項研究卻發現,如果晚年也鍛鍊身體,一樣能降低失智的風險。

鄭醫師補充:

現代人的保健觀念越來越好,抗發炎的飲食及營養補充也越來越為人所知,但吃的部分嚴格上來說,比較屬於被動式的抗發炎,這篇研究提到的規律運動也有抗發炎效果,而且是主動式的抗發炎。運動本身的確會產生一些自由基,但身體在運動後會主動啟動清除自由基的抗氧化機制,換句話說,規律運動即是培養身體主動抗氧化的能力,當然優質的睡眠也很重要,也能協同身體啟動抗發炎,這就是為何在促進健康生活型態上的建議,優質睡眠與規律運動老是會一再被強調的主因了。

參考文獻:

Microglial correlates of late life physical activity: Relationship with synaptic and cognitive aging in older adults

Kaitlin B. CasalettoCutter A. LindberghAnna VandeBunteJohn NeuhausJulie A. SchneiderAron S. BuchmanWilliam G. HonerDavid A. Bennett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我們這些早上沒有來杯咖啡就無法面對一天的人來說,有一項好消息:一項長期研究證實,多喝一杯(相較於一杯)的咖啡可能會降低患阿茲海默症的可能性。

作為澳大利亞老齡化影像學、生物標誌物和生活方式研究的一部分,埃迪斯科文大學 (ECU) 的研究人員調查了咖啡攝取量是否影響了 200 多名澳大利亞人在過去十年中的認知能力下降速度。

首席研究員 Samantha Gardener 博士說,結果證實咖啡與幾個與阿茲海默症相關的重要標誌物之間存在關聯。

“我們發現,在研究開始時沒有記憶障礙且咖啡攝取量較高的參與者後來罹患輕度認知障礙的風險較低——這是阿爾茲海默症的先兆——或在研究過程中發展為阿茲海默症,”她說。

多喝一杯咖啡對認知功能的某些領域產生了積極的影響,特別是執行功能,包括計劃、自我控制和注意力。

更高的咖啡攝取量似乎也與減緩大腦中澱粉樣蛋白的積累有關,這是阿茲海默症發展的關鍵因素。

Gardener 博士說,雖然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但這項研究令人鼓舞,因為它證明喝咖啡可能是一種幫助延緩阿茲海默症發作的簡單方法。

“這是人們可以改變的一件簡單的事情,”她說。

“對於有認知能力下降風險但尚未出現任何症狀的人來說,這可能特別有用。

“我們或許能夠制定一些明確的指導方針,人們可以在中年遵循,並希望它能夠產生持久的影響。”

把咖啡變成雙份

如果您每天只允許自己喝一杯咖啡,該研究建議您最好多喝一杯咖啡,儘管目前的研究無法確定每天最多喝多少杯能產生有益效果的咖啡.

“如果在家製作的平均一杯咖啡是 240 克,那麼每天增加到兩杯可能會在 18 個月後將認知能力下降降低 8%,”加德納博士說。

在同一時期內,大腦中澱粉樣蛋白的積累也可能減少 5%。”

在阿茲海默症中,澱粉樣蛋白聚集在一起形成對大腦有毒的斑塊。

該研究無法區分含咖啡因和不含咖啡因的咖啡,也無法區分其製備方式的好處或後果。

Gardener 博士表示,咖啡與大腦功能之間的關係值得探究。

“我們需要評估是否有朝一日可以推薦咖啡攝取量作為一種延緩阿茲海默症發作的生活方式因素,”她說。

不僅僅是咖啡因

研究人員尚未準確確定咖啡的哪些成分對大腦健康產生了看似積極的影響。

儘管咖啡因與結果有關,但初步研究發現,它可能不是延緩阿茲海默病的唯一因素。

“生咖啡因”是去除咖啡因的咖啡的副產品,已被證明在部分預防小鼠記憶障礙方面同樣有效,而其他咖啡成分,如綠原酸、咖啡醇、咖啡豆醇( kahweol )和二十烷酰基-5-羥色胺(Eicosanoyl-5-hydroxytryptamide)也已被觀察到在各種研究中影響動物的認知障礙。

在 126 個月內,較高的咖啡消費量與較慢的認知衰退和較少的大腦 澱粉樣蛋白積累有關:來自澳大利亞影像學、生物標誌物和生活方式研究的數據”發表在《衰老神經科學前沿》(Frontiers of Ageing Neuroscience)上。

參考文獻:

Samantha L. Gardener, Stephanie R. Rainey-Smith, Victor L. Villemagne, Jurgen Fripp, Vincent Doré, Pierrick Bourgeat, Kevin Taddei, Christopher Fowler, Colin L. Masters, Paul Maruff, Christopher C. Rowe, David Ames, Ralph N. Martins. Higher Coffee Consumption Is Associated With Slower Cognitive Decline and Less Cerebral Aβ-Amyloid Accumulation Over 126 Months: Data From the Australian Imaging, Biomarkers, and Lifestyle StudyFrontiers in Aging Neuroscience, 2021; 13 DOI: 10.3389/fnagi.2021.74487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倫多大學 (U of T) 和 Unity Health Toronto 的研究人員已經證明,反複聽對個人有意義的音樂可以在輕度認知障礙或早期阿茲海默症患者中誘導對大腦有益的可塑性。

大腦神經徑路的變化與神經心理學測試中記憶力的提高有關,這項研究的結果支持個性化音樂的干預對失智症患者的臨床治療潛力。

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多模式研究近日發表在《阿茲海默症期刊》上

“我們有新的基於大腦的證據證實:自傳性色彩濃厚的音樂——即對一個人具有特殊意義的音樂,就像他們在婚禮上跳舞的歌曲——以有助於維持更高水平功能的方式刺激神經連接, ” 該研究的資深作者、音樂與健康科學研究合作實驗室主任、加拿大音樂、神經科學和健康一級研究主席、多倫多大學音樂學院和泰默蒂醫學院教授 Michael Thaut 博士說。

“通常,很難在阿茲海默症患者中表現出正面的大腦變化。這些初步但令人鼓舞的結果證實大腦整體功能有所改善,為進一步研究音樂對失智症患者的治療應用打開了大門——即使音樂家和非音樂家效果都近似。”

研究小組報告了研究參與者神經徑路的結構和功能變化,特別是在前額葉皮層中,這是發生深度認知過程的大腦控制中心。研究人員發現,將早期認知能力下降患者的大腦曝露於自傳性色彩濃厚的音樂會活化一個獨特的神經網絡——一個音樂網絡——由不同的大腦區域組成,這些區域在每天聽音樂一段時間後表現出不同程度的活化。在大腦的連接和白質中也觀察到了差異,為神經可塑性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

對於早期認知能力下降的人來說,音樂的干預措施可能是一種可行、具有成本效益且易於獲得的干預措施,”主要作者、多倫多聖邁克爾醫院聯合健康醫院老年精神病學主任科琳·菲舍爾博士說。多倫多大學泰默蒂醫學院副教授。

“迄今為止,阿茲海默症的現有療法顯示出的幫助有限。雖然需要更大規模的對照研究來證實臨床益處,但我們的研究結果發現,個性化和基於家庭的音樂聆聽方法可能有益,並對大腦產生持久影響。 ”

在這項研究中,14 名參與者——8 名非音樂家和 6 名音樂家——在三週的時間裡每天聽一小時的自傳色彩濃厚相關的、耳熟能詳的音樂精選播放列表。參與者在聆聽期之前和之後接受了結構和任務導向的功能性 MRI,以確定大腦功能和結構的變化。在這些掃描過程中,他們收聽了過去知名的及新創作的音樂片段。或者掃描前一小時聽新的相似音樂風格但缺乏個人色彩來做比對。

當參與者玲聽最近聽到的、新創作的音樂時,大腦活動主要發生在聽覺皮層,以聽覺體驗為中心。然而,當參與者聆聽久負盛名的音樂時,前額葉皮層的深度編碼網絡( deep-encoded network of the prefrontal cortex)顯著活化,這是執行認知參與的明確跡象。皮質下大腦區域也有很強的參與,這些較舊的區域受阿茲海默症病理影響最小。

研究人員報告說,與非音樂家相比,音樂家與聽音樂相關的大腦結構和功能變化存在細微但明顯的差異,儘管需要對更大樣本的進一步研究來驗證這些發現。無論音樂水準如何,反復接觸具有自傳色彩濃厚的音樂都能改善所有參與者的認知。

無論您是終生的音樂家還是從未演奏過樂器,音樂都是打開您的記憶和前額葉皮層的鑰匙,”Thaut 說。

這很簡單——一直聽你一生喜愛的音樂。你一直最喜歡的歌曲,那些對你特別有意義的作品——讓你的大腦成為健身房。”

這篇論文建立在之前在同一參與者組中進行的一項研究的基礎上,該研究首先確定了編碼和保存早期認知衰退患者音樂記憶的大腦機制。

接下來,研究人員計劃在更大的樣本中重複這項研究,並建立一個強大的控制條件,以研究音樂才能在調節大腦反應中的作用,或是音樂自傳色彩引起了可塑性的變化。

鄭醫師補充:

現行失智症的療法,藥物改善的幅度著實難令人滿意,即便藥物治療一段時間。失智症患者的認知功能還是一路下滑,令人不捨。過去,在失智症的(改善策略)上,有所謂的懷舊治療,對某些患者認知功能的提升可看到其益處,這項研究提到的音樂治療,個人覺得比較是個人化的懷舊治療,也就是透過當事人年輕或是過去喜歡的音樂,提高大腦神經徑路的多樣性,進而挽救患者的記憶力及認知能力,因費用不高且初步研究結果證實有潛在療效,值得推廣。也鼓勵大家平常養成聽音樂的習慣,也許日後派得上用場。

參考文獻:

Corinne E. Fischer, Nathan Churchill, Melissa Leggieri, Veronica Vuong, Michael Tau, Luis R. Fornazzari, Michael H. Thaut, Tom A. Schweizer. Long-Known Music Exposure Effects on Brain Imaging and Cognition in Early-Stage Cognitive Decline: A Pilot Study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2021; 84 (2): 819 DOI: 10.3233/JAD-210610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人類和小鼠模型的多項研究證實,睡眠中斷會增加大腦中澱粉樣蛋白 (A-beta) 等疾病相關蛋白質的積累,從而增加罹患阿茲海默症 (簡稱AD) 的風險。在目前的研究中,由貝勒醫學院研究人員領導的一個團隊發現,在阿茲海默症的動物模型中,通過使丘腦網狀核 (thalamic reticular nucleus,簡稱TRN) 的活動恢復正常來恢復正常睡眠,這是一個參與維持大腦活動的大腦區域。穩定的睡眠,減少了大腦中 A-β 斑塊的積累。

該研究發表在《科學轉化醫學》(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上,證實 TRN 不僅可能在與阿茲海默症相關的症狀中發揮以前意想不到的驅動作用,而且恢復其正常活動可能是這種嚴重疾病的潛在治療方法。

TRN 在 AD 中很安靜

“當我們在動物模型中觀察到與未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動物的 TRN 活性相比,TRN 活性普遍降低時,我們對在阿茲海默症背景下研究 TRN 的興趣就開始了,”通訊作者、副教授 Jeannie Chin 博士說。貝勒神經科學博士。

Chin 解釋說,當我們睡覺時,TRN 通常比我們清醒時更活躍。這種增加的 TRN 活動減少了對外在感官訊息的感知因此,當我們睡覺時,我們通常不會意識到聲音、燈光和其他感覺,這有助於我們睡個好覺。

“跟沒有這種疾病的動物相比,我們觀察到動物生病模型中的 TRN 比較不活躍,我們研究了活性不足的 TRN 可能是阿茲海默症患者常見睡眠中斷的原因的可能性,”第一作者 Dr. Rohan Jagirdar,Chin 實驗室的一名講師。

研究人員首先確定他們的阿茲海默症小鼠在正常睡眠時間是否會比沒有疾病的小鼠更頻繁地醒來。使用無線系統記錄動物的大腦活動,研究人員發現,事實上,阿茲海默症小鼠比非阿茲海默症小鼠多醒來 50%。此外,阿茲海默氏症小鼠的慢波睡眠量低於正常量,這是一種深度恢復性睡眠,在此期間廢物和代謝物從大腦中清除。這是在動物出現記憶缺陷之前,在疾病進展的早期階段觀察到的,。

“這一發現與人類狀況有關,因為研究觀察到,認知正常的人的睡眠片段化和其他睡眠障礙與阿茲海默症風險增加有關,”Chin 說。“當 AD 小鼠變老,達到大約三到五個月時,它們的睡眠繼續受到干擾,並且它們還出現記憶缺陷。”

安靜的 TRN 與 A-β 斑塊負荷有關

在 AD 動物模型中,當小鼠達到大約 1 個月大時,大腦中開始出現可測量的 A-β 濃度,並在大約 6 個月大時開始沉積到斑塊中。

“我們通過檢查 6 到 7 個月大的小鼠,評估了我們在 AD 小鼠模型中觀察到的睡眠片段化和慢波睡眠的減少是否可能與後期 A-β 的積累有關,”Jagirdar 說。“我們發現睡眠片段化的程度與六個月大的 AD 小鼠大腦中的斑塊負荷直接相關。”

綜上所述,這些發現表證實AD 小鼠出現睡眠中斷,這可能會影響參與疾病進展的蛋白質的積累。

此外,Chin、Jagirdar 和他們的同事分析了患有阿茲海默症、輕度認知障礙或沒有這些病症的患者的死後組織。他們發現,正如他們在小鼠模型中發現的那樣,與對照組相比,阿茲海默症患者 TRN 中的神經元表現出不那麼活躍的跡象。此外,具有最低活性 TRN 的 AD 患者的大腦具有最高的 A-β 斑塊沉積這些發現支持了 AD 中 TRN 活性降低與致病蛋白積累增加之間存在關係的可能性。

重新激活 TRN 可以改善病情嗎?

使用化學遺傳系統,一種允許化學活化特定細胞的技術,該團隊活化了動物模型中的 TRN 神經元。在 TRN 的一輪化學遺傳活化後,AD 小鼠醒來的頻率降低,並且在慢波睡眠中花費的時間更多,這是睡眠活動改善的跡象。

“令人興奮的是,在一個月內每天接受 TRN 的化學遺傳活化後,AD 小鼠表現出 TRN 神經元的持續活化,睡眠持續改善,並且顯著地減少了 A-β 的積累,”Chin 說。

研究人員指出,雖然這種方法似乎可以改善阿茲海默病小鼠模型中的睡眠中斷和 A-β 沉積,但並非所有睡眠障礙都涉及 TRN。

“睡眠障礙與多種疾病有關,起因多種多樣,”賈吉爾達解釋說。“如果睡眠障礙是由不相關的原因引起的,例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或不寧腿症候群,那麼針對 TRN 可能不會那麼有效。”

“我們的研究結果支持選擇性活化 TRN 是一種很有前景的治療干預措施,可以改善睡眠障礙並減緩 AD 中 A-β 的積累,”Chin 說。

鄭醫師補充:

深層睡眠對於大腦清除廢物,減少有毒蛋白質積累,是預防失智的一大關鍵。這篇研究進一步找到與睡眠有關特定區域的大腦神經核其活化關鍵與否

,直接影響睡眠品質與有毒蛋白質的濃度高低,以目前的研究及治療策略,還未做到如此的細節,若更多的臨床數據支持這樣的干預療法,且能核准通過,相信能造福更多準失智的人及失智症患者。

參考文獻:

Rohan Jagirdar, Chia-Hsuan Fu, Jin Park, Brian F. Corbett, Frederik M. Seibt, Michael Beierlein, Jeannie Chin. Restoring activity in the thalamic reticular nucleus improves sleep architecture and reduces Aβ accumulation in mice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21; 13 (618) DOI: 10.1126/scitranslmed.abh428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像生活中的許多其他美好事物一樣,適度的睡眠是最好的。一項針對老年人的追蹤多年研究發現,即使將早期阿茲海默症的影響考慮在內,短睡眠者和長睡眠者的認知能力下降都比中等睡眠者更嚴重。該研究由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主導研究。

睡眠不足和阿茲海默症都與認知能力下降有關,將兩者的影響區分開來已被證明具有挑戰性。通過多年追踪一大群年長者的認知功能,並針對阿茲海默症相關蛋白質的濃度和睡眠期間大腦活動的測量對其進行分析,研究人員整理出有助於解開睡眠、阿茲海默症和認知功能之間複雜關係的關鍵數據. 這些發現可能有助於幫助人們隨著年齡的增長仍能保持頭腦敏銳。

研究結果於 10 月 20 日發表在《大腦》期刊上

“確定睡眠與阿茲海默症不同階段之間的關係一直具有挑戰性,但這是開始設計干預措施時需要知道的,”第一作者、神經病學副教授兼華盛頓大學睡眠中心主任 Brendan Lucey 醫學博士說。“我們的研究發現,睡眠總時數有一個中間範圍或‘甜蜜點’,其中認知表現隨著時間的推移保持穩定。睡眠時間短和長與認知表現較差有關,這可能是由於睡眠不足或睡眠質量差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是,我們是否可以通過干預來改善睡眠,例如將短睡眠者的睡眠時間增加一個小時左右,這是否會對他們的認知表現產生積極影響,使他們認知功能不再下降?我們需要更多長期的數據來回答這個問題。”

阿茲海默症是老年人認知能力下降的主要原因,約佔失智症病例的 70%。睡眠不足是這種疾病的常見症狀,也是加速疾病進展的驅動力。研究發現,自我報告的短睡眠者和長睡眠者都更有可能在認知測試中表現不佳,但此類睡眠研究通常不包括對阿茲海默症的評估。

為了區分睡眠和阿茲海默症對認知的不同影響,Lucey 及其同事求助於透過大學的 Charles F. 和 Joanne Knight 阿茲海默症研究中心參與研究的志願者。這些志願者每年都要接受臨床和認知評估,並提供血液樣本以檢測阿茲海默症高危險遺傳變異基因APOE4在這項研究中,參與者還提供了腦脊液樣本來測量阿茲海默症的蛋白質濃度,並且每個人都在四到六晚的時間裡將一個微型腦波 (EEG) 監測器綁在額頭上,以測量睡眠期間的大腦活動。

研究人員總共獲得了 100 名參與者的睡眠和阿茲海默症數據,這些參與者的認知功能平均接受了 4 1/2 年的監測。大多數(88 人)沒有認知障礙,11 人有非常輕度受損,1 人有輕度認知障礙。進行睡眠研究時的平均年齡為 75 歲。

研究人員發現睡眠與認知能力下降之間存在 U 型關係。總體而言,根據腦波測量,每晚睡眠時間少於 4.5 小時或超過 6.5 小時的組的認知分數下降,而處於中間範圍的人的分數保持穩定。Lucey 說,EEG 往往會得出比自我報告的睡眠時間短約一個小時的睡眠時間估計值,因此結果對應於 5.5 至 7.5 小時的自我報告睡眠時間。

U 型關係適用於特定睡眠階段的測量,包括快速動眼期 (REM) 或做夢;和非快速動眼期睡眠。此外,即使在調整了影響睡眠和認知的因素(例如年齡、性別、阿茲海默症蛋白質濃度以及APOE4的存在)後,這種關係仍然存在

“特別有趣的是,不僅那些睡眠時間短的人,而且那些睡眠時間長的人認知能力下降更多,”共同資深作者、神經病學教授大衛·霍爾茨曼 (David Holtzman) 說。“這說明睡眠品質可能是關鍵,而不僅僅是睡眠總時數。”

Lucey 說,每個人的睡眠需求都是獨一無二的,醒來時感覺睡眠時間短或長的人不應該被迫改變他們的習慣。但是那些睡眠不好的人應該意識到睡眠問題通常是可以治療的。

“我問我的許多患者,'你的睡眠怎麼樣?'”共同資深作者 Beau M. Ances 醫學博士、神經病學教授 Daniel J. Brennan 醫學博士說。Ances 在 Barnes-Jewish 醫院治療失智症和其他神經退化性疾​​病患者時,“患者經常報告說他們睡眠不好。通常一旦他們的睡眠問題得到治療,他們的認知能力可能會有所改善。看到有認知問題的患者的醫生應該詢問他們的睡眠品質。這可能是一個可改變的因素.”

鄭醫師補充:

睡覺非常重要,睡覺是身體修復的黃金時間,過短的睡眠會讓身體負擔無法清除及累積,太長的睡眠時間又往往與睡眠品質不佳有關。這篇研究報導主要是要找出睡眠的總時數的理想範圍,如果自覺每天睡眠總時數為5.5到7.5小時之間,那麼認知功能鮮少因睡眠而受到影響,但過與不及往往都會傷害大腦,不及是身體沒有足夠的時間來修復及恢復,過長的睡眠往往與睡眠品質不佳有關。睡好及睡足能預防認知功能減退,預防失智,這篇研究的結論另外還提醒大家,如果已經開始出現認知功能退化,透過睡眠的干預,及補足時間或者提高睡眠品質,都能逆轉認知功能的缺損。

參考文獻:

Brendan P Lucey, Julie Wisch, Anna H Boerwinkle, Eric C Landsness, Cristina D Toedebusch, Jennifer S Mcleland, Omar H Butt, Jason Hassenstab, John C Morris, Beau M Ances, David M Holtzman. Sleep and longitudinal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preclinical and early symptomatic Alzheimer's diseaseBrain, 2021 DOI: 10.1093/brain/awab272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經過四個星期的高度加工食品飲食會導致衰老大鼠的大腦出現強烈的發炎反應,並伴有記憶喪失的行為跡象。

研究人員還發現,用 omega-3 脂肪酸 DHA 補充加工飲食可以預防記憶問題,並幾乎完全減少老年大鼠的發炎影響。

在吃加工飲食的年輕成年大鼠中未檢測到神經發炎和認知問題。

研究飲食模仿了即食人類食品,這些食品通常經過長時間包裝,有效期限很長,例如薯片和其他零食、意大利麵和披薩餅等冷凍主菜,以及含有防腐劑的熟食肉類。

研究人員表示,高度加工的飲食也與肥胖和 2 型糖尿病有關,這證實年長者可能希望減少速食品的攝取量,並在他們的飲食中添加富含 DHA 的食物,如鮭魚,尤其是考慮到對老年人大腦的傷害在這項研究中僅進行了四個星期就很明顯了。

“我們如此迅速地看到這些影響的事實有點令人擔憂,”資深研究作者、俄亥俄州立大學行為醫學研究所的研究員、精神病學和行為健康副教授 Ruth Barrientos 說。

“這些研究結果證實,食用加工飲食會產生顯著和突然的記憶缺陷——在高齡化人口中,快速記憶衰退更有可能發展為阿茲海默症等神經退化性疾​​病。透過意識到這一點,也許我們可以限制我們飲食中的加工食品,並增加富含 omega-3 脂肪酸 DHA 的食物的攝取,以防止或減緩這種進展。”

該研究發表在《大腦、行為和免疫》(Brain, Behavior, and Immunity)期刊上

Barrientos 的實驗室研究日常生活事件——比如手術、感染,或者在這種情況下,不健康的飲食——可能會引發衰老大腦的發炎,特別是海馬迴和杏仁核區域。這項研究建立在她之前的研究基礎上,該研究證實短期高脂肪飲食會導致老年動物的記憶力減退和腦部發炎,並且老年大鼠大腦的海馬迴和杏仁核中的 DHA 濃度較低。

DHA 或二十二碳六烯酸是一種 omega-3 脂肪酸,與二十碳五烯酸 (EPA) 一起存在於魚類和其他海產品中。DHA 在大腦中的多種功能之一是抵禦發炎反應——這是第一項研究其對抗加工飲食引起的大腦發炎的能力。

研究小組將 3 個月大和 24 個月大的雄性大鼠隨機分配到它們的正常食物中(32% 的卡路里來自蛋白質,54% 來自基於小麥的複合碳水化合物,14% 來自脂肪),一種高度加工的飲食(19.6卡路里的百分比來自蛋白質,63.3% 來自精製碳水化合物——玉米澱粉、麥芽糊精和蔗糖——以及 17.1% 來自脂肪),或補充 DHA 的相同加工飲食。

跟一般飲食的年輕大鼠和食用加工過的食物再補充 DHA 的老年大鼠相比,單獨食用加工飲食的老年大鼠的海馬迴和杏仁核中與強大的促發炎蛋白和其他發炎標誌物相關的基因的活化顯著升高。

接受加工飲食的老年老鼠在行為實驗中也表現出記憶力減退的跡象,而這在年輕老鼠身上並不明顯。他們忘記了幾天之內在一個陌生的空間待過,這是海馬迴上下文記憶問題的跡象,並且沒有表現出對危險線索的預期恐懼行為,這代表杏仁核功能異常。

“人類的杏仁核與情緒——恐懼和焦慮——事件相關的記憶有關。如果大腦的這個區域功能失調,可能會錯過預測危險的線索,並可能導致錯誤的決定,”巴里恩托斯說.

結果還發現,老年大鼠食用的加工食品飲食中補充 DHA 有效地防止了大腦中升高的發炎反應以及記憶喪失的行為跡象。

研究人員不知道這些動物攝取的 DHA 的確切劑量——或精確的卡路里和營養素——它們都可以無限地獲取食物。兩個年齡組在加工飲食中都增加了大量的體重,老年動物的體重明顯高於年輕動物。補充 DHA 對與食用高度加工食品相關的體重增加沒有預防作用。

這是一個關鍵發現:Barrientos 告誡不要將結果解釋為消費者只要服用 DHA 補充劑就可以享用加工食品的許可。她說,防止高度精製食品的多重負面影響的更好選擇是專注於整體飲食改善。

“這些是被宣傳為低脂肪的飲食類型,但它們經過高度加工。它們不含纖維,含有精製碳水化合物,也被稱為低階碳水化合物,”她說。“習慣於查看營養資訊的人需要注意碳水化合物的纖維和品質。這項研究確認這些事情很重要。”

這項研究得到了國家高齡化研究所、國家牙科和顱面研究所以及俄亥俄州農業研究與發展中心的支持。合著者包括來自俄亥俄州立大學的 Michael Butler、Nicholas Deems、Stephanie Muscat 和 Martha Belury,以及科羅拉多州博爾德的 Inotiv Inc. 的 Christopher Butt。

參考文獻:

 Michael J. Butler, Nicholas P. Deems, Stephanie Muscat, Christopher M. Butt, Martha A. Belury, Ruth M. Barrientos. Dietary DHA prevents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inflammatory gene expression in aged male rats fed a diet enriched with refined carbohydratesBrain, Behavior, and Immunity, 2021; 98: 198 DOI: 10.1016/j.bbi.2021.08.214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