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如何幫助失智症/巴金森症? (40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科學家首次使用阿茲海默氏病小鼠模型記錄了線粒體中鈣濃度升高與活腦神經元死亡之間的聯繫。這種關係以前在細胞培養中已有記載,但是在活著的小鼠中看到這種現像後,這種現象更有可能在人體內發生,並且可能指向阿茲海默氏病的新靶標。

該論文的主要作者瑪麗亞·卡爾沃·羅德里格斯(Maria Calvo-Rodriguez)博士說:“我們能夠通過尖端的即時成像技術,在患有阿茲海默氏樣症狀的存活小鼠的神經元中顯示出線粒體鈣的失調。” 高級作者是Brian J. Bacskai,博士。他們倆都來自馬薩諸塞州總醫院神經內科。

他們的合作者包括來自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和西班牙加的斯生物醫學研究所(INIBICA)的醫學院的研究人員。這項研究最近發表在《自然通訊》上

阿茲海默氏病的標誌性特徵之一是澱粉樣β(Aβ)斑塊的沉積和神經元的流失。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為Aβ的積累是該疾病的誘因,但是神經元在阿茲海默氏病中死亡的確切方式仍然是個謎,而Aβ理論已經引起爭議,因為許多針對Aβ的候選藥物在臨床試驗中均失敗了。

Aβ斑塊的作用之一是它們在腦細胞中引起高鈣離子(Ca 2+)濃度。也有證據証實,至少在細胞培養中,暴露於Aβ可以提高線粒體內的Ca 2+濃度並導致神經元死亡。線粒體通過將線粒體中的Ca 2+吸收的“線粒體鈣單向轉運體” 影響神經元內的Ca 2+信號傳導由於缺乏足夠敏感的技術來直接評估活腦線粒體中Ca 2+的濃度,因此在活體小鼠中對該機制的研究受到了阻礙

為了探討Ca 2+,線粒體與神經元死亡之間的關係,Calvo-Rodriguez和她的同事們將多光子顯微鏡與針對線粒體的比例式Ca 2+指示劑相結合,以評估Ca 2+的濃度。他們應用這些技術來檢查阿茲海默氏病轉基因小鼠模型的神經元,該模型會產生與人類患者相似的澱粉樣斑塊。

他們的研究証實,在該模型中,線粒體Ca 2+濃度升高與斑塊沉積和神經元死亡有關,這表明線粒體中異常的Ca 2+濃度可能在阿茲海默氏病的神經元細胞死亡中起作用。

此外,他們觀察到,當將可溶性Aβ應用於健康小鼠大腦時,線粒體中的Ca 2+濃度會增加。該過程可通過用藥物阻斷線粒體鈣單向轉運蛋白來預防可溶性Aβ是一種類似於人類阿茲海默氏病大腦中的Aβ。

Calvo-Rodriguez說:“線粒體中的鈣的高濃度會引起氧化壓力,並通過細胞凋亡導致神經元死亡。” “我們建議通過阻斷神經元線粒體鈣單向轉運蛋白,我們可以預防細胞死亡並影響疾病的進展。” 他們的工作証實,靶向鈣進入線粒體可能是阿茲海默氏病中一種有希望的新治療方法。

鄭醫師補充:

Maria Calvo-Rodriguez, Steven S. Hou, Austin C. Snyder, Elizabeth K. Kharitonova, Alyssa N. Russ, Sudeshna Das, Zhanyun Fan, Alona Muzikansky, Monica Garcia-Alloza, Alberto Serrano-Pozo, Eloise Hudry, Brian J. Bacskai. Increased mitochondrial calcium levels associated with neuronal death in a mouse model of Alzheimer’s disease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11 (1) DOI: 10.1038/s41467-020-16074-2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項新的研究證實,與攝取量較高的人相比,食用較少量漿果,蘋果和茶等富含類黃酮的食物的人,在20年內患阿茲海默氏病和相關失智的可能性高2至4倍,此由塔夫茨大學的美國農業部高齡人類營養研究中心(Jean Mayer USDA)的科學家領導。

針對2800名50歲以上的人進行的流行病學研究檢查了吃含類黃酮的食物與阿茲海默氏症(AD)阿茲海默症及相關失智症(ADRD)的風險之間的長期關係。儘管許多研究著眼於短期內營養與失智之間的關聯,但今天發表在《美國臨床營養學雜誌》上的這項研究著眼於20年以上的暴露分析。

黃酮是植物中的天然物質,包括水果和蔬菜,如梨,蘋果,漿果,洋蔥,以及植物性飲料(如茶和酒)。類黃酮與多種健康益處相關,包括減少發炎。黑巧克力是類黃酮的另一種來源。

研究小組確定,與最高攝入量相比,三種類黃酮攝入量低與癡呆風險更高有關特別是:

  • 黃酮醇(蘋果,梨和茶)的攝入量低與罹患ADRD的風險增加兩倍有關。
  • 花青素(藍莓,草莓和紅酒)攝入量低與罹患ADRD的風險增加四倍。
  • 低攝入類黃酮聚合物(蘋果,梨和茶)與罹患ADRD的風險倍增。

AD的結果也相仿。

高級作者兼營養流行病學專家保羅·雅克說:“我們的研究為我們提供了隨著時間的推移飲食可能與一個人的認知能力下降有關的圖片,因為我們能夠在參與者被診斷為失智症之前多年就研究類黃酮的攝取量。”“由於目前沒有可用於治療阿茲海默氏症的有效藥物,通過健康飲食預防疾病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研究人員分析了六種類型的類黃酮,並將長期攝入量與以後生活中診斷出的AD和ADRD的數量進行了比較。他們發現,與最高攝入量(大於60%)相比,三種類黃酮攝入量低(15%或更低)發生失智的風險更高。研究的攝取分類包括:

  • 低攝取量(15%或更低)等於每月無漿果(花青素)攝取,每月大約一個半蘋果(黃酮醇),也沒有茶(類黃酮聚合物)攝取。
  • 高攝取量(60%或更高)等於每月大約7.5杯藍莓或草莓(花青素),每月8個蘋果和梨(黃酮醇)和每月19杯茶(類黃酮聚合物)。

第一作者埃斯拉·希什塔爾(Esra Shishtar)說:“茶,尤其是綠茶和莓果是類黃酮的良好來源。”埃斯拉·希什塔爾(Esra Shishtar)在研究時曾是Gerald J.和Dorothy R. Friedman營養科學與政策學院的博士學位塔夫茨大學(University of Tufts University)在USDA HNRCA的營養流行病學計劃中。“當我們查看研究結果時,我們發現攝取更多類黃酮可能從中受益最大,而攝取量卻不需要太多。每天喝一杯茶或每週吃兩到三次莓果就足夠了。”

雅克還說,50歲是首次為參與者分析數據的大致年齡,對採取正向飲食來說為時不晚,。他說:“失智症的風險實際上在70歲以上就開始增加,而要傳達的訊息是,當您接近50歲或更高齡時,如果您還沒有調整飲食的話,您應該開始考慮更健康的飲食。”

方法

為了測量類黃酮的長期攝入量,研究團隊使用了飲食調查表,該調查表由弗雷明漢心臟研究的參與者大約每四年進行一次醫學檢查,這些人是白人,大部分人經過幾代人的心臟危險因素研究疾病。

為了增加飲食資訊準確的可能性,研究人員基於以下假設:從認知狀態下降開始,飲食行為可能已經改變,並且食物調查表更可能不準確,從而從失智症診斷之前的幾年中便排除了調查表。 。

參與者來自後代世代(原始參與者的孩子),數據來自第5至9次的檢查。在研究開始時,參與者沒有AD和ADRD,及有效的食物頻率問卷當基底。類黃酮的攝取量在每次檢查時都會更新,以代表五個檢查週期內的累積平均攝取量。

研究人員將黃酮類化合物分為六種類型,並根據百分位數創建了四個攝取水平:小於或等於15%,15-30%,30-60%和大於60%。然後,他們將類黃酮的攝取類型和量與新診斷的AD和ADRD進行了比較。

該研究仍存在一些侷限性,包括使用食物頻率問卷中的自我報告食物數據,這些數據在召回時可能會出錯。該發現可推廣到歐洲血統的中年或老年人。受教育程度,吸煙狀況,體能鍛鍊,體重指數和參與者飲食的總體質量等因素可能會影響結果,但研究人員在統計分析這些因素占比。由於其觀察性設計,該研究並未反映出類黃酮攝取與AD和ADRD發生之間的因果關係。

參考文獻:

Paul F Jacques, Rhoda Au, Jeffrey B Blumberg, Gail T Rogers, Esra Shishtar. Long-term dietary flavonoid intake and risk of Alzheimer disease and related dementias in the Framingham Offspring Cohort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20; DOI: 10.1093/ajcn/nqaa079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肯塔基大學桑德斯布朗老齡研究中心主任琳達·範·埃爾迪克(Linda J. Van Eldik)與他人合著了一篇論文,報導了該研發中的藥物抑制人體損傷和疾病引起的腦部發炎的首次人體臨床研究。

該論文於2月被《臨床藥理學》Clinical Pharmacology in Drug Development)接受,該文章於本週在線發表。《藥物開發中的臨床藥理學》是一本經過同業評審的國際在線出版物,致力於出版高品質的臨床研究,尤其是那些首次發表人體研究結果的研究。

這篇文章解釋了由外傷或腦血管損傷引起的急性腦損傷,例如外傷性腦損傷(TBI)和腦內出血(ICH),是引起重大死亡率和神經系統損害的主要醫學問題。作者在文章中指出:“儘管在急性腦損傷患者的醫療管理方面已取得了重大進展,但迫切需要改善神經系統恢復和結果的干預措施。”

為了滿足這種需求,開發了一種小分子研發藥物,現在稱為MW189。MW189阻斷了大腦中的異常發炎,已知這種炎症會導致許多急性和慢性腦部疾病的損傷和疾病引起的神經系統損害。這項研究是由英國,杜克大學和西北大學的一個合作小組對健康成人誌願者中的MW189進行的。Van Eldik和團隊其他成員的工作非常艱鉅,因為這是MW189首次在人體中進行測試。這項研究面向18至50歲的健康男性和女性。

這篇文章報導了MW189是安全的,並且被志願者很好地耐受,在單次或多次給藥後都沒有臨床上的重大關注。Van Eldik表示:“這是一個重要的結果,因為要想獲得未來FDA對任何藥物的批准,必須首先對候選藥物進行測試,並證明它對健康志願者是安全的。” Van Eldik繼續說:“總體而言,這些研究支持MW189的進一步開發,用於治療TBI或出血性中風等急性腦損傷的患者。”

參考文獻:

琳達·範·埃爾迪克(Linda J. Van Eldik),魯米·薩瓦基(Lumy Sawaki),凱倫·鮑恩(Karen Bowen),丹尼爾·T·拉斯科維茨(Robert J.Noveck),拜倫·豪瑟(Byron Hauser),林恩·喬丹(Lynn Jordan),特蕾西·G·斯皮爾斯(Tracy G.沃特森(Watterson),杰弗裡(Jeffrey T. Guptill)。MW01-6-189WH的人類首次研究,它是一種腦滲透劑,抗神經炎小分子藥物候選人:健康成人誌願者的1期安全性,耐受性,藥代動力學和藥效動力學研究藥物開發中的臨床藥理學,2020年;DOI:10.1002 / cpdd.795

 

 

鄭醫師補充:

如果這個品項的藥物能順利通過三階段的臨床測試又能拿到藥物許可證,將會造福許多患者,尤其是神經科及精神科的許多急性及慢性患者。對於許多不可逆的神經系統退化疾病應該能幫不少忙。期望該藥能順利通過測試早日拿到藥物許可證!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含酮飲食活化大腦 避免失智症產生

台灣醒報 2020年3月24日 下午1:35

【台灣醒報記者許雅筑綜合報導】低醣飲食能避免大腦老化!人體透過代謝葡萄糖與酮體製造養分供應給大腦,但有時會出現低代謝的現象,也就是葡萄糖無法轉化為供大腦使用的能量,而阿茲海默症患者多會出現此狀況。因此,近期有研究特別針對飲食與大腦健康的關係進行研究後發現,低醣飲食對大腦健康有益。

含酮飲食對大腦較好

根據《每日醫學新聞》報導,為了解飲食習慣對大腦的影響,研究人員分配42位50歲以下的受試者進行為期一週的正常飲食(主要由葡萄糖提供能量)、低醣飲食(主要由酮體提供能量)以及包含12小時隔夜斷食的正常飲食,接著再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測量受試者腦神經的活動狀況。

研究人員在受試者進行功能性磁振造影掃描前、後,測量他們體內的酮與葡萄糖水平。另外,為確保受試者大腦的變化是直接受到葡萄糖或酮影響,研究人員再進行了一場包含30位受試者的實驗,要求他們在隔夜斷食後喝下兩杯熱量相同、富含葡萄糖或酮的飲料再進行功能性磁振造影掃描。

綜合以上結果發現,富含葡萄糖的飲食會讓神經網絡不穩定,含銅的飲食則會讓神經網絡較穩定。研究人員表示,不穩定的神經網絡與大腦活動減緩或認知敏銳度下降有眾多關連性。

改變能量來源

根據《Medical Xpress》報導,透過分析過去的資料集,研究人員發現人類在47歲時,大腦老化的影響便會開始浮現,而老化最快速的年紀落在約60歲。不過含酮的飲食能加速大腦活動並穩定神經網絡,研究人員認為,原因在於比起葡萄糖,酮能為腦細胞提供更多能量

許多失智症發生的原因,都與神經漸漸失去將葡萄糖轉化為能量的能力有關,因此若能利用不同的能量來源供給大腦能量,或許有機會讓大腦運作狀況恢復到較年輕時的水準。

 鄭醫師補充:

許多失智症的源頭在於本身就是糖尿病的患者,糖尿病的患者的胰島素功能不佳,包含大腦區域也是如此,因此,即使有血糖輸運到大腦,胰島素也無法充分發揮作用,讓血糖有效率地進入腦細胞,導致腦細胞經常處於缺乏能量的狀,當然會影響認知功能。以酮類飲食最為能量來源,在大腦區域,直接可以讓酮體進入腦細胞,改善腦細胞的挨餓狀態,自然有助於提升大腦的能量系統進而改善認知功能。

 參考文獻:

Lilianne R. Mujica-Parodi et al. Diet modulates brain network stability, a biomarker for brain aging, in young adul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0). DOI: 10.1073/pnas.1913042117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治亞大學再生生物科學中心的研究人員及其同事發現,自然殺手白血球細胞可以防止導致帕金森氏病的一系列細胞變化,並阻止其發展。

自然殺手NK)細胞是白血球細胞,可以不經被人體告知殺死腫瘤。NK細胞提供了抵禦入侵或病毒的第一道防線,並配備了能夠感知細胞活化反應並識別由於感染而改變的細胞的活化受體。

UGA獸醫學院助理教授Jae-Kyung“ Jamise” Lee說:目前尚無可用於改變或阻止帕金森氏病進展的療法。” “這將是第一個顯示出實際阻止這種疾病可能性的NK研究。

這項新研究顯示在本期《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該研究著重指出,NK細胞不僅充當攻擊入侵者的有效清除劑,而且對於調節和抑制腦組織的發炎和蛋白質團塊也可能至關重要。帕金森氏症和其他神經退行性疾​​病。該報告還發現,小鼠模型中NK細胞的消耗顯著惡化了疾病狀況。這導致發現,沒有NK細胞,神經系統就容易受到攻擊。

Lee說:我們認為,NK細胞通過減輕大腦發炎和清除錯誤折疊並形成有毒團塊的蛋白質而發揮保護作用。” “在沒有它們的情況下,蛋白質沒有被檢查,我們發現病毒抗性細胞大大減少,這證實了NK細胞是增強免疫系統反應的信號蛋白的主要來源。

30年前,當開始進行免疫療法的研究時,開發此類療法(例如對抗癌症)的合乎邏輯的第一步就是訓練免疫系統以識別和攻擊腫瘤細胞。如今,這一想法已成功地從實驗室轉移到臨床:黑色素,肺癌和腎癌的新免疫療法最近獲得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批准。

Lee很快就警告說,帕金森氏症的研究是在動物模型中完成的,但她對未來的免疫療法發現感到樂觀。她引用了最近的人體試驗,該試驗測試了針對侵襲性形式的稱為膠質母細胞瘤的腦癌的免疫療法,表明NK細胞有助於消除腫瘤細胞並釋放信息以支持免疫系統的防禦。

帕金森氏症不再被認為是特定於大腦的疾病,研究人員越來越認識到免疫系統和中樞神經系統之間的功能聯繫。Lee的團隊發現,在帕金森氏症等慢性發炎的情況下,血腦屏障被破壞,免疫細胞可以進入大腦。

Lee說:即使在沒有疾病的情況下,了解周圍的信號如何使NKs巡邏對抗傳染病原,也可能導致突破性的帕金森氏病治療。

佐治亞理工學院機械工程學院的助理教授Levi WoodLee進行了這項研究。研究人員之間的最初合作始於再生工程與醫學(REM)網絡的種子資金,該網絡是Emory大學,喬治亞理工學院和UGA之間的聯合合作。作為REM獲獎者,Lee利用她的種子資金獲得了其他團體的大力支持,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帕金森氏病資助者Michael J. Fox基金會。

UGA REM的聯席主管是史蒂文·史蒂斯(Steven Stice),他也是加拿大皇家銀行的董事。

最初,研究人員專注於NK細胞的神經保護作用。下一步是研究衰老如何損害NK細胞的功能。

Lee說:我們的初步數據表明,老年動物中NK細胞的數量和功能減少,並且表現出正常功能的受損。” “我們想更深入地研究與NK細胞生物學有關的與年齡有關的變化,以及對老年人健康和福祉的廣泛影響。

 

參考文獻:

Rachael H. Earls, Kelly B. Menees, Jaegwon Chung, Claire-Anne Gutekunst, Hyun Joon Lee, Manuel G. Hazim, Balázs Rada, Levi B. Wood, Jae-Kyung Lee. NK cells clear α-synuclein and the depletion of NK cells exacerbates synuclein pathology in a mouse model of α-synucleinopathy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0; 117 (3): 1762 DOI: 10.1073/pnas.1909110117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配偶的死亡通常意味著老年人失去親密感,陪伴感和日常支持。一項新的研究發現,喪偶可以產生另一個深遠的影響:它可能會加速認知能力下降。布萊根婦女醫院和馬薩諸塞州總醫院的研究人員分析了參加哈佛老齡腦研究的認知能力正常的年長美國人,他們的婚姻狀況和腦β-澱粉樣蛋白水平(阿爾茨海默氏病的標誌物)在研究開始時就已確定。研究小組發現,喪偶的人比已婚的人經歷更嚴重的認知下降,特別是在那些β-澱粉樣蛋白水平高的人中。研究表明,喪偶可能是與阿茲海默氏症相關的認知能力下降的重要且未被充分研究的危險因素 疾病,並突出顯示了對這一高風險人群的更多關注。研究結果發表在JAMA網絡開放(JAMA Network Open)

“我們知道社會關係可能是防止認知能力下降的重要緩衝,”布萊根大學老年精神病學系資深研究員南希·多諾萬(Nancy Donovan)博士說,他是麻州總醫院的副研究員。“結婚為配偶提供了更多的社交機會和情感支持的機會,擴大了自己的社交網絡,並為認知刺激提供了更多的機會。所有這些好處都在喪偶中喪失。重要的是,失去配偶會給生活帶來很大壓力會對大腦造成有害影響的事件。”

婦女喪偶和阿茲海默氏病的風險均增加,兩者的發病率均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加。這項研究包括260名62歲至89歲的認知能力未受損的成年人-153名女性和107名男性-將受試者分為三類:已婚,喪偶或未婚(離婚,單身,分居或從未結婚)。在這些對象中,有66名婦女和79名男子已婚。喪偶的有31名婦女和4名男子。研究人員在研究開始時使用PET掃描測量了受試者的β-澱粉樣蛋白濃度。

Donovan及其同事使用一系列測試來分析認知的各個面向,從而在四年中每年評估參與者的認知表現。他們發現,喪偶組的認知能力下降,與已婚組明顯不同。已婚和未婚之間沒有區別。此外,他們發現,在β-澱粉樣蛋白濃度最高的成年人中,喪偶的人與已婚的人相比,認知下降最嚴重,下降速度快三倍。這一發現與許多因素無關,包括年齡,性別,社會經濟地位和憂鬱等因素。

作者指出,這是第一項顯示喪偶和β-澱粉樣蛋白對認知能力下降具有聯合協同作用的研究,將需要在其他研究中重複進行。

多諾萬說:“我們的部門對了解喪偶的生理影響非常感興趣,因此我們可以製定干預措施來改變這些軌跡。” “我們的研究結果還發現,從事阿茲海默氏病預防試驗的研究人員可能希望特別關注喪偶的老年人,以針對這一特別易罹患的患者族群制定干預措施。”

鄭醫師補充:

曾有社會學家針對壓力事件做評比,所有事件的排行第一,便是喪偶,喪偶對絕大多數的夫妻來說幾乎都有壓力。喪偶壓力會導致大腦認知功能退化,值得大家正視,不管是治療或者疾病預防,一旦出現喪偶,都需要緊密觀察甚至提早醫療處置介入。

參考文獻:

 

  1. Kelsey D. Biddle, Heidi I. L. Jacobs, Federico d’Oleire Uquillas, Benjamin S. Zide, Dylan R. Kirn, Michael R. Properzi, Dorene M. Rentz, Keith A. Johnson, Reisa A. Sperling, Nancy J. Donovan. Associations of Widowhood and β-Amyloid With Cognitive Decline in Cognitively Unimpaired Older AdultsJAMA Network Open, 2020; 3 (2): e200121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0.0121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攝取黃酮醇(Flavonol) 降低阿茲海默症風險-

—前瞻性研究指出植物化學物質可能是神經保護劑

 朱迪·喬治,主任科員作家,MedPage今日 

在一項針對老年人的前瞻性世代研究中,較高的黃酮醇攝入量與較低的阿茲海默失智症風險相關。 

芝加哥拉什大學醫學博士托馬斯·霍蘭德博士及其同事報導,在對遺傳,人口和生活方式因素進行調整後,飲食中攝入最高黃酮醇的人患阿茲海默症失智的比例要比攝入最少的人少48%。 這篇研究近期刊登於神經學期刊(Neurology)

 霍蘭德說:“這項研究使人們對我們所吃食物的含量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食物中的生物活性物質-根據我們的研究將特別是在羽衣甘藍,菠菜,番茄,茶,橄欖油,蘋果,梨和其他20多種食物中發現的黃酮醇-具有抗氧化和抗發炎的特性,可能以防止由於氧化壓力和持續性發炎引起的細胞損傷。” 

黃酮醇是類黃酮的一種,類黃酮是植物色素中的一組植物化學物質(簡稱植化素)。霍蘭德說:“從技術上講,我們對黃酮醇,尤其是阿茲海默症,知之甚少。” 他補充說,早期的研究著眼於抗氧化劑和阿茲海默症的風險,但尚無研究研究飲食中攝入類黃酮亞類是否與阿茲海默症有關。

 路易斯維爾大學的醫學博士羅伯特·弗里德蘭德(Robert Friedland)表示,這項研究是對水果和蔬菜支持大腦健康的其他研究的補充。 

他告訴《今日醫學》說:“由於植物中的黃酮醇具有保護植物免受太陽光傷害的能力,因此已經通過進化發展了。” “在人類中,黃酮醇同樣可以保護我們免受自由基(氧化代謝產物)的影響。攝取黃酮醇也可能通過影響腸道中的腸道菌叢即微生物群而受益。”

弗里德蘭德繼續說:“水果和蔬菜是膳食纖維的良好來源,膳食纖維被微生物群代謝,產生短鏈脂肪酸,增強結腸健康,並產生循環免疫細胞,保護大腦免受神經退行性疾​​病的發炎成分的傷害。” “大量的實驗數據現在已經充分證明了腸道菌叢在與年齡有關的腦部疾病中的重要性。”

 

研究細節

 在這項研究中,Holland及其同事追踪了921名研究初始時無失智症的人,他們參加了Rush Memory and Aging Project,這是一個持續的社區居民的前瞻性世代。在平均6.1年的隨訪中,有220名參與者罹患了阿茲海默症。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的臨床診斷標準是依據 Neurologic and Communicative Disorders and Stroke 和 the Alzheimer's Disease and Related Disorders Association (NINCDS‐ADRDA) 的準則。

 研究對象的平均年齡為81歲,女性為75%。每年,參與者都要進行年度神經系統評估,並完成了《哈佛食物頻率調查表》修訂版問卷( modified version of the Harvard Food Frequency Questionnaire),該調查表詢問了過去12個月中飲食144種食物的頻率。 

研究人員將攝取頻率乘以每種食物的生物活性含量,查看了四種黃酮醇(kaempferol, quercetin, myricetin, and isorhamnetin )和總黃酮醇(四種黃酮醇的總和)。其中,單 一黃酮醇的主要貢獻者是:

 異鼠李素(Isorhamnetin):梨,橄欖油,葡萄酒和番茄醬 

  • 山萘酚(Kaempferol):羽衣甘藍,豆類,茶,菠菜和花椰菜

          槲皮素(Quercetin):番茄,羽衣甘藍,蘋果和茶 

  • 楊梅素(Myricetin):茶,酒,羽衣甘藍,橘子和番茄

 

根據飲食中的黃酮含量將參與者分為五等份。最低的五分位數平均每天消費5.3毫克;最高的是每天15.3毫克。 

總黃酮醇攝入量最高的人受教育程度較高,並且更多地參與身體和認知活動。在調整了年齡,性別,教育,失智症基因APOE ɛ4,以及認知功能和體能活動等差異,人在總黃酮醇攝入量最高的五分之一跟攝取最低的人相比降低48%的早發性失智發生率。

異鼠李素攝入量最高或最低的人群中,阿茲海默症癡呆的發生率降低了38%。同樣,最高與最低山萘酚的攝入量相比降低了51%,而楊梅素的最高與最低攝入量則與降低了38%有關。槲皮素與阿茲海默症發生無關。

 霍蘭德和合著者指出,這項研究存在局限性,包括其觀測設計和可能的殘餘混淆。與所有此類研究一樣,參與者選擇自己的飲食。飲食頻率是自我報告的,並且容易引起回憶偏差,該研究結果可能不適用於其他人群。

參考文獻:

 Dietary flavonols and risk of Alzheimer dementia 

Thomas M. HollandPuja AgarwalYamin WangSue E. LeurgansDavid A. BennettSarah L. BoothMartha Clare Morris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科學界仍在爭論鋰療法在治療阿茲海默病中的價值。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以下事實:由於迄今為止收集的信息是使用多種不同的方法,條件,製劑,治療時間和劑量獲得的,因此難以比較結果。另外,用高劑量鋰繼續治療會帶來許多嚴重的不利影響,使得這種方法對於長期治療尤其對老年人更不可行。

然而,在一項新研究中,由藥理學和治療學系的克勞迪奧·奎洛(Claudio Cuello)博士領導的麥吉爾大學的一組研究人員發現,當以促進大腦通過的配方給予時,鋰的劑量可以用目前針對情緒障礙所規定的劑量低四百倍,既可以中止阿茲海默病晚期病徵(如澱粉樣斑塊),又可以恢復喪失的認知能力。研究結果發表在最新版的《阿茲海默病雜誌》上

以他們以前的研究為基礎

該研究的資深作者庫洛博士解釋道:“招募了具有紮實的心理學背景的研究生愛德華·威爾遜(Edward Wilson),使一切與眾不同。” 他們首先與Wilson一起研究了常規鋰製劑,並以與臨床上用於情緒障礙的劑量相似的劑量將其最初用於大鼠。然而,由於大鼠迅速顯示出許多不良反應,使用常規鋰配方和劑量進行的初步試驗研究結果令人失望。當發現一種封裝的鋰製劑據報導對亨廷頓病小鼠模型具有某些有益作用時,研究方式轉向,而有新的方向。

然後將新的鋰製劑應用於大鼠轉基因模型,該模型表達了引起阿茲海默症的人突變蛋白,這是阿茲海默症的動物模型。該大鼠發展出人類阿茲海默氏病的特徵,包括大腦中澱粉樣斑塊的逐步積累和並發展出認知缺陷。

“在阿茲海默氏病樣轉基因大鼠的澱粉樣蛋白早期病理階段,給予的微量鋰濃度比臨床上用於情緒障礙的濃度低數百倍。這些結果非常正面,並於2017年發表在《轉化精神病學》上,這刺激了我們繼續在更高級的病理學上使用這種方法,” Cuello博士指出。

受這些早期結果的鼓舞,研究人員著手在該疾病的晚期階段將相同的鋰製劑應用於模擬阿茲海默症神經病理方面的轉基因大鼠。這項研究發現,當大腦中已經存在澱粉樣蛋白斑塊並且認知能力開始下降時,類似於疾病的臨床前晚期,也可以在更晚期進行,以減少病理狀況和改善認知。

“從實用的角度來看,我們的發現證實,我們所使用的配方中的微量鋰,可以促進通過腦血屏障進入大腦,同時將血液中的鋰含量降至最低,從而使個人免受不良影響,應該立即發現治療應用。” “儘管在阿茲海默氏症的臨床階段不可能用任何藥物來挽回不可逆轉的腦損傷,但微劑量封裝鋰的治療很可能在疾病的早期,臨床前階段產生明顯的有益作用。”

未來展望

Cuello博士認為,有兩種方法可以進一步利用這些最新發現。首先涉及與其他有趣的候選藥物一起研究使用這種鋰製劑的聯合療法。為此,他正在尋找機會與他實驗室的Charles E. Frosst-Merck研究助理Sonia Do Carmo博士合作。

他還認為,對於患有可檢測到的臨床前阿茲海默症的人群或遺傳易罹患阿茲海默症的人群(例如患有唐氏症的成年人群),有很好的機會啟動該製劑的初始臨床試驗。儘管許多製藥公司已經放棄了這類試驗,但Cuello博士希望找到工業或金融合作夥伴來實現這一目標,並最終為一線有效治療患有阿茲海默氏病的人帶來希望。

參考文獻:

 

  1. Edward N. Wilson, Sonia Do Carmo, Lindsay A. Welikovitch, Hélène Hall, Lisi Flores Aguilar, Morgan K. Foret, M. Florencia Iulita, Dan Tong Jia, Adam R. Marks, Simon Allard, Joshua T. Emmerson, Adriana Ducatenzeiler, A. Claudio Cuello. NP03, a Microdose Lithium Formulation, Blunts Early Amyloid Post-Plaque Neuropathology in McGill-R-Thy1-APP Alzheimer-Like Transgenic Rats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2020; 73 (2): 723 DOI: 10.3233/JAD-190862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您在辨別正確的單詞以清楚表達自己或正確記住一個故事時遇到困難,則可能是因為更年期。一項新的研究表明,生理性熱潮紅與言語記憶力下降以及記憶的編碼和恢復過程中腦功能的改變有關,尤其是在海馬體和前額葉皮層中。研究結果在線發表在《更年期》(北美更年期協會(NAMS))上。

先前的研究已經表明,女性在經歷更年期時,對言語和故事等言語材料的記憶力會下降。在這項新研究中,功能性磁共振成像(MRI)用於記錄生理性潮熱的發生及其在記憶任務的編碼和識別條件下對海馬和前額葉皮層功能的特定影響。這項研究的優勢在於利用生理性熱潮紅監測來確認熱潮紅與依靠患者回想能力的關係,以及使用功能性MRI來專門評估記憶力測試期間大腦內部發生的即時變化。

儘管需要進行較大的研究來全面評估熱潮紅與腦功能改變之間關係的可靠性,但這項研究為大腦中涉及記憶的特定區域提供了新見解,這些區域似乎受到熱潮紅的不利影響。

該研究結果出現在文章“熱潮紅與記憶任務期間腦功能改變有關”中。

“這項初步研究的結果雖然很小,但支持客觀監測的熱潮紅與影響記憶的大腦不良功能變化之間的聯繫。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以確定熱潮紅是否確實引起了這些腦部變化以及熱潮紅的治療方法將阻止或使它們正常化。” NAMS醫療總監Stephanie Faubion博士說。

參考原文報導: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0/01/200123095859.htm

鄭醫師補充:

提醒大家,大腦細胞有性荷爾蒙的接受體,更年期的熱潮紅顯示女性荷爾蒙的濃度下降,也讓大腦細胞的性荷爾蒙刺激減低,因而影響大腦細胞該有的功能。更年期的荷爾蒙改變有時影響的層面甚至會出現精神症狀,如憂鬱、焦慮、失眠以及恐慌等等。若沒有便認出這方面的病因,針對根源直接處理,相反地,只是根據精神症狀來診斷及開藥,恐怕是治標不治本,運氣不佳的話甚至服用許多精神藥物控制效果還不佳,提醒大家留意。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週發表在《環境健康》( Environmental Health)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表明,生活在主要道路或高速公路附近與失智症,巴金森氏病,阿茲海默病和多發性硬化症(MS)的發生率較高有關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分析了大溫哥華地區678,000名成年人的數據。他們發現,距離主要道路不到50米或距離高速公路不到150米的生活與罹患失智症,巴金森氏症,阿茲海默症和MS的風險較高相關-可能是由於暴露於空氣污染的情況增加了。

研究人員還發現,居住在公園等綠色空間附近對這些神經系統疾病具有保護作用。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UBC博士候選人Weiran Yuchi說:“我們首次確認了空氣污染與交通擁擠之間存在聯繫,而失智症的風險較高,包括巴金森氏症,阿茲海默氏症和MS。”人口與公共衛生學院。“好消息是,綠色空間似乎對降低罹患一種或多種疾病的風險具有一定的保護作用。需要更多的研究,但我們的發現確實表明,城市規劃​​工作旨在增加對綠色空間的可近性並減少汽機車交通將有利於神經系統健康。”

神經系統疾病-一個描述一系列疾病的術語,包括阿茲海默氏病和其他失智症,巴金森氏病,多發性硬化症和運動神經元疾病-被日益公認為世界範圍內死亡和殘疾的主要原因之一。關於神經系統疾病的危險因素知之甚少,其中大多數是無法治癒的,並且通常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惡化。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分析了1994年至1998年以及之後的1999年至2003年居住在大溫哥華地區的678,000名45至84歲的成年人的數據。他們估計了個人在道路附近,空氣污染,噪音中的暴露程度使用郵政編碼數據在每個人的住所中保持綠色。在隨訪期間,研究人員確定了13170例非阿茲海默失智症,4201例巴金森氏病,1277例阿茲海默病和658例MS。

特別是對於非阿茲海默癡呆症和巴金森氏病,居住在主要道路或高速公路附近會使兩種情況的風險分別增加14%和7%。由於與非阿茲海默氏失智症和巴金森氏病相比,大溫哥華地區的阿茲海默氏症和MS病例相對較少,研究人員沒有發現空氣污染與這兩種疾病風險增加之間的關聯。但是,他們現在正在分析加拿大範圍內的數據,並希望更大的數據集將提供更多有關空氣污染對阿茲海默病和MS的影響的信息。

當研究人員解釋綠色空間時,他們發現空氣污染對神經系統疾病的影響有所減輕。研究人員認為這種保護作用可能是由於多種因素引起的。

這項研究的資深作者,UBC人口與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邁克爾·布勞爾(Michael Brauer)表示:“對於暴露於更高密度綠色空間的人們來說,他們更有可能從事體育活動,並且還可能具有更多的社交互動。” 。“甚至從綠化的視覺方面都可能會受益。”

Brauer補充說,調查結果強調了城市規劃人員在規劃和開發住宅區時確保他們將綠色植物和公園納入其中的重要性。

該研究由UBC人口與公共衛生學院的Hind Sbihi,Hugh Davies和Lillian Tamburic共同撰寫。

參考文獻:

Weiran Yuchi, Hind Sbihi, Hugh Davies, Lillian Tamburic, Michael Brauer. Road proximity, air pollution, noise, green space and neurologic disease incidence: 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Environmental Health, 2020; 19 (1) DOI: 10.1186/s12940-020-0565-4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喝不到足夠的水足以使您感到呆滯並讓您頭痛,但是Penn State的一項新研究表明,這也可能與認知表現有關。

研究人員在旨在測量認知功能的多項測試中調查了老年人的水份程度和水份攝取是否與其分數相關。他們發現,在女性中,較低的水份補充與較低的分數相關,該任務旨在測量運動速度,持續注意力和工作記憶。他們在男性上沒有找到相同的結果。

該發現最近發表在《歐洲營養學雜誌》上

“這項研究為我們提供了有關水份和相關的飲酒習慣與老年人認知能力之間關係的線索,”該研究的第一作者,生物行為健康博士後希拉里·伯坦庫特說。“這很重要,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成年人已經面臨著認知能力下降的風險增加,而且通常不如年輕人滿足每日飲水量建議。”

安妮·阿瑟頓·赫茲勒(Ann Atherton Hertzler)全球健康早期職業教授Asher Rosinger說,當參與者過度飲水時,研究人員發現了類似的結果。

Rosinger說:“我們發現一個趨勢,即過度補充水份可能與老年人的脫水一樣對認知能力有害。” Rosinger說,他也是水,健康與營養實驗室的負責人。因此,處於水份作用的“最佳位置”似乎最適合認知功能,尤其是對於需要持續關注的任務。”

據研究人員稱,科學家們長期以來一直懷疑脫水可能對認知能力產生影響。然而,先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運動後和/或處於高溫狀態下脫水的年輕健康人。

Bethancourt說,由於運動以及環境溫度和體溫的升高會對認知產生自己的獨立影響,她和其他研究人員對沒有運動或沒有熱刺激的情況下日常水合狀態的影響感興趣,特別是在老年人。

Bethancourt說:“隨著年齡的增長,由於肌肉量的減少,我們的水儲備減少了,我們的腎臟在保水方面的效力降低了,觸發口渴並促使水份攝取的激素信號變得模糊了,” Bethancourt說。“因此,我們認為特別重要的是要了解與老年人的水份狀態和水份攝取有關的認知表現,這些人可能經常缺水。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了全國代表性的樣本數據,這些樣本來自60歲或以上的1271名女性和1235名男性。營養和健康檢查調查收集了數據。參與者提供了血液樣本,並被詢問了前一天消耗的所有食物和飲料。研究人員根據參與者血液中鈉,鉀,葡萄糖和尿素氮的濃度計算水分狀態。總進水量是所有飲料和食品中液體和水份的總和。

參加者還完成了旨在衡量認知各個方面的三項任務,前兩項分別用於衡量言語回憶和言語流暢度。

最終任務衡量了處理速度,持續關注和工作記憶。為參與者提供了一個符號列表,每個符號與一個介於1到9之間的數字相匹配。然後給他們一個隨機排列的數字1到9的列表,並要求他們在兩分鐘內畫出盡可能多的數字。

Bethancourt說,當他們首次繪製不同水分狀態和攝水量的平均測試成績時,與充足的水份和/或達到推薦的水份攝取量相比,似乎有明顯的趨勢,即更高的測試成績。但是,很多原因是由其他因素造成的。

“一旦我們考慮了年齡,教育程度,睡眠時間,身體活動水平和糖尿病狀況,並分別分析了男性和女性的數據,與水份狀況和攝水量的關聯就會減少,” Bethancourt說。“在歸類為水份不足或水份過高的女性中,數字符號測試得分較低的趨勢這個明顯的差別仍然存在。”

Bethancourt說,由於數據是橫斷面的,因此他們無法確定水份補充不足是否會導致認知障礙,或者認知受損的人更容易出現水份不足或過量補充的狀況。研究人員還不確定為什麼他們沒有看到男人之間的相同關聯。她說研究結果提出了有趣的問題。

Bethancourt說:“有趣的是,儘管注意力,處理速度和工作記憶的測試僅花費了幾分鐘,但這是與水分攝取不足最密切相關的一項。” “其他研究也類似地指出,注意力可能是受水份狀態影響最大的認知領域之一。這使我們想知道,水份不足對需要更長時間集中注意力的更艱鉅表現可能產生什麼影響。”

羅辛格說,研究結果發現,老年人可能要密切注意他們的水份補充狀況,既要飲用足夠的液體以避免脫水,又要確保電解質平衡以防止水份過度攝取。

“由於老年人在身體處於缺水狀態時不一定會感到口渴,並且可能正在服用利尿劑以增加鹽分排泄,因此對老年人及其醫生來說,更好地了解身體水分過少和過高的症狀非常重要。 ”,羅辛格說。

參考文獻:

  1. Hilary J. Bethancourt, W. Larry Kenney, David M. Almeida, Asher Y. Rosinger.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relation to hydration status and water intake among older adults, NHANES 2011–2014European Journal of Nutrition, 2019; DOI: 10.1007/s00394-019-02152-9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芬蘭赫爾辛基大學醫院的研究人員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常用口服抗生素的接觸率較高者與帕金森氏病風險增加有關。

發現廣效抗生素以及對抗厭氧細菌和真菌的抗生素之間存在最強的關聯。抗生素接觸的時間似乎也很重要。

該研究表明,過度使用某些抗生素可導致帕金森氏病的發病,延誤長達10至15年。這種關聯可以通過其對腸道微生物菌叢系統的破壞作用來解釋。

“抗生素暴露與帕金森氏病之間的關聯符合當前的觀點,對大部分患者而言,帕金森氏病的病理可能起源於腸道,可能與微生物變化有關,而這種病發生在典型的帕金森氏運動症狀(如動作緩慢,肌肉僵硬)發作數年前。已知帕金森氏症患者的腸道細菌組成異常,但原因尚不清楚,我們的結果證實某些已知對腸道菌群有強烈影響的常用抗生素可能是誘發因素。”研究小組負責人,赫爾辛基大學醫院神經病學系神經學家Filip Scheperjans博士說。

在腸道中,帕金森氏病的典型病理變化在診斷前已觀察到長達20年。便秘,大腸激躁症和發炎性腸到疾患與罹患帕金森氏病的風險更高。業已表明,接觸抗生素會導致腸道微生物菌叢發生變化,其使用會增加某些疾病的風險,例如精神疾病和克羅恩氏病(Crohn's disease)。然而,這些疾病或容易遭感染來說還不能解釋目前觀察到的抗生素與帕金森氏病之間的關係。

“這一發現可能還會對未來的抗生素處方執業產生影響。除抗生素耐藥性問題外,抗菌藥物處方還應考慮到其對腸道微生物組和某些疾病發展的潛在長期影響,” Scheperjans。

在病例對照研究中,使用從國家註冊機構中提取的數據,研究了抗生素暴露與帕金森氏病的可能聯繫。該研究比較了1998年至2014年間13,976名帕金森氏病患者的抗生素暴露情況,並將其與40,697名年齡,性別和居住地相匹配的未受影響患者進行了比較。

根據口服抗生素購買數據,在參考日期之前的1-5、5-10和10-15年的三個不同時間段檢查了抗生素的暴露情況。根據購買的次數對暴露進行分類。還通過根據抗生素的化學結構,抗菌範圍和作用機轉對抗生素進行分類來檢查其暴露程度。

參考文獻:

 Tuomas H. Mertsalmi, Eero Pekkonen, Filip Scheperjans. Antibiotic exposure and risk of Parkinson's disease in finland: A nationwide case‐control studyMovement Disorders, 2019; DOI: 10.1002/mds.27924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茲海默症新藥敗部復活? 醫:失智症曙光

健康醫療網記者/蔡岳宏報導

2019年11月2日 上午8:00

阿茲海默症治療現曙光!全球失智症患者不斷增加,各大藥廠針對阿茲海默症的新藥卻都失敗告終。美國一家生技製藥大廠近來拋出震撼彈,其研發的單株抗體藥物,在減緩患者的記憶力、方向和語言等認知能力退化方面,有臨床意義。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理事長胡朝榮表示,這讓失智症治療看見曙光,不過太晚治療「腦袋已被破壞」,提醒早期診斷治療的重要性。

10年無失智症新藥 失智症現曙光

全球目前已超過5千萬人罹患失智症,每3秒多一位失智患者,其中又以阿茲海默症為最大宗,各大藥廠競相競逐失智症有效藥物,13年來卻全數失敗,甚至有大藥廠直接宣布退出。目前沒有能有效改善病情的藥物,僅能減緩症狀惡化。

《BBC》報導,失智治療出現重大突破,一家生技藥廠開發出一種單株抗體,能夠清除失智症患者大腦的乙型類澱粉蛋白質,有助保留患者的記憶力等日常功能,延緩疾病發展,且具有臨床意義。學界認為,乙型類澱粉斑塊對腦細胞有毒性,用藥物清除斑塊將是失智症治療的巨大進步,儘管不能治癒。

該公司2019年3月時曾停止該藥物試驗,因為試驗結果「令人失望」,然而該公司近來表示,經過從新整理數據後,發現實驗具有統計意義。目前正與美國FDA顧問討論,預計2020年提交《生物製劑許可證申請》。

大腦被破壞前 及早治療仍是關鍵

「只是一個希望,可能會申請成功,到台灣還要一段時間。」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陳正生指出,類澱粉蛋白如火源,治療是灑水,如果太慢救火,房子就燒掉了,所以火很小時就要趕快滅掉,早期治療可以減輕後續照護、安寧等負擔。

不過他也指出,清除掉類澱粉蛋白不代表治癒,可能只是症狀改善。

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理事長胡朝榮受訪時坦承,這的確是失智症治療的曙光,不過許多這類針對類澱粉蛋白的藥物都失敗,他不認為該藥物最後一定會成功。他也強調,及早治療仍是關鍵,「太晚治療,腦部早已被類澱粉蛋白破壞掉了。」

胡朝榮提到,目前有預防性治療試驗,透過類澱粉蛋白正子攝影,若是類澱粉蛋白陽性立即治療,趁發病前治療,效果較好。

參考資料:

1. First drug that can slow Alzheimer's dementia.

鄭醫師補充:

我這幾年在部落格整理關於失智症(阿茲海默症)的研究,一再提醒大家,失智症的治療大多為時已晚,主要的關鍵在於失智症狀一旦成行,相關大腦區域的細胞近七成皆已畏縮凋亡,近十餘年來所有關於失智症研發的新藥最後都以殘念告終,除了藥物無法再生新的腦細胞,重建大腦相關徑路的連結,我們得誠實地自問,關鍵到底為何?

前幾周有幸聆聽國內代謝體專家蕭教授的演講,蕭教授透過代謝體的研究,為臨床研究及治療提出許多現行許多疾病預防及治療的關鍵點在失智症的部分,他是國內最早透過代謝體分析,在醫學中心進行失智症患者的檢體代謝體分析權威生化學家,在授課過程中,他直接指出研發新藥失敗的關鍵,在於致病理論,現在為人所知的阿茲海默症的致病機轉假說,只能解釋少數的患者對多數的患者而言,無法清楚詮釋。

蕭教授歷經這麼多年的研究以及參酌國外十幾年來的最新研究,以目前醫學知識技術觀點來看,失智症無法治療,只能預防,尤其是糖尿病的預防以及控制,對失智症預防的意義極大。他一再強調,也是我部落格不只一次提到:失智症是第三型糖尿病。預防糖尿病或者控制好血糖代謝,對失智症預防具有極大的臨床意義。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奧塔哥大學的科學家在了解特定蛋白質在阿茲海默氏病中損害記憶的作用中取得了重要發現,這可能會在將來發展更有效的治療。

心理學系的Cliff Abraham教授和Anurag Singh博士發現,正常情況下,與發炎相關的大腦中一種蛋白質-腫瘤壞死因子-α(TNFα)變得異常活躍,從而破壞了記憶機制。

該蛋白(TNFα)的過度生產可能是與疾病相關的大腦記憶形成障礙的原因之一。

該大學腦健康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亞伯拉罕教授說:“雖然先前已經將TNFα與阿茲海默氏症和記憶研究聯繫在一起,但尚未理解神經過度活躍會驅動這種蛋白質的產生來抑制大腦的記憶機制。” 。

“我們對將這種發炎蛋白與受損的記憶機制相關聯的發現感到高興。這是朝著找到一種比目前可用的方法更有效的方法治療阿茲海默氏症邁出的一步。”

亞伯拉罕教授說,國際上已經使用TNFα的阻斷劑作為發炎疾病和癌症的治療劑進行了研究。但是,只有少數研究在阿茲海默氏病中測試TNFα治療劑。他說,使治療藥物很好地進入大腦仍然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

亞伯拉罕教授說:“國際上已經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目的是預防或在阿茲海默氏病發作後對其進行治療。生活方式的改變和醫療保健的改善已經對延緩發作產生了一些影響。”

“但是,我們仍然需要藥物來治療已經患有該疾病的人,我們希望我們的工作能夠增加這一知識體系,以支持基於TNFα療法的進一步研究,這將改善大腦對病理性損傷的適應性。”

奧塔哥大學的科學家們在過去的六年中一直致力於這個項目。辛格博士解釋說,鑑於該蛋白在健康和疾病狀態下均能調節記憶機制,因此這一發現意義重大。

“在健康狀況下,TNFα參與睡眠/喚醒週期,正常學習以及食物和水的攝入,但是在疾病狀況下,TNFα涉及神經系統疾病,例如阿茲海默氏病和帕金森氏病。”

原文報導參考來源:

University of Otago. "Greater understanding of Alzheimer's disease." ScienceDaily. ScienceDaily, 23 October 2019.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9/10/191023093439.htm>.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9/10/191023093439.htm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芬蘭大學的最新研究表明,額顳型失智(Frontotemporal dementia,FTD)患者亞型的發炎活動增加。發炎增加與帕金森氏症症狀和疾病進展更快有關。此外,結果顯示,FTD中癌症很少見,而某些自體免疫性疾病可能在FTD患者中更為常見。這些發現可能證明FTD中免疫系統過度活躍。

FTD是導致早發性失智的第二大最常見原因。當前,導致該疾病的確切機制尚不清楚,並且沒有疾病改良或治療方法。最近的研究表明,中樞神經系統和外周血中的發炎症和自體免疫性疾病可能與FTD相關。此外,FTD的最常見遺傳原因是C9orf72重複擴增突變,與免疫系統調節有關。

發炎與疾病的快速發展有關

通過分析FTD患者血液樣本中的幾種發炎標誌物,例如細胞激素和C反應蛋白(CRP),評估了系統性發炎與FTD臨床特徵之間的關聯。目的是分析潛在的全身性發炎變化是否與異質FTD譜下的特定徵兆相關聯,包括精神病性症狀,帕金森病和疾病進展。血液中發炎的增加(與促發炎症的細胞激素濃度升高(MCP-1和RANTES)和降低發炎的細胞激素水平降低(IL-10)有關)與帕金森氏症症狀以及認知和功能下降較快有關。這些發現最近發表在《神經學期刊》上

FTD患者中癌症罕見

還通過評估FTD隊列中的疾病合併症來研究FTD中的免疫系統活性。在FTD患者中觀察到極低的癌症罹病率。這支持了關於退行性疾病與癌症之間負相關的最新理論。先前的遺傳學和免疫學研究表明,這種反向關聯可能是由於癌症和變性的相反遺傳活性以及相反的免疫學途徑造成的。基於目前的結果,FTD中癌症的低患病率可能與免疫系統過度活躍有關。

與對照組相比,FTD中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罹病率總體上不明顯更高。另一方面,特別是具有C9orf72重複擴增突變的FTD患者與自體免疫性皮膚病大皰性類天皰瘡有潛在的聯繫,這透過12.5%的患者自身抗體濃度升高來證實。先前的研究發現,自體免疫性疾病通常在FTD中更為常見,但基於這些結果,不同的自體免疫性疾病和FTD基因型之間的相關性可能有所不同。

“總而言之,這項研究為免疫系統改變對FTD的發病機理和臨床特徵的潛在貢獻提供了新穎的見解。這些新信息可用於設計進一步的研究以及鑑定FTD中新的預後生物標誌物或治療策略,”他說。來自東芬蘭大學的醫學博士Kasper Katisko在博士論文中介紹了這一發現,重點是發炎和免疫系統功能在額顳型失智中的作用。

控制身體過度發炎,應該是預防失智非常重要的一環!

參考文獻:

Kasper Katisko, Eino Solje, Paula Korhonen, Olli Jääskeläinen, Sanna Loppi, Päivi Hartikainen, Anne M. Koivisto, Aleksi Kontkanen, Ville E. Korhonen, Seppo Helisalmi, Tarja Malm, Sanna-Kaisa Herukka, Anne M. Remes, Annakaisa Haapasalo. Peripheral inflammatory markers and clinical correlations in patients with frontotemporal lobar degeneration with and without the C9orf72 repeat expansionJournal of Neurology, 2019; DOI: 10.1007/s00415-019-09552-1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頭痛頻發作!勿輕忽身體發出的警訊

2019年9月24日 上午9:00
 
 (優活健康網記者張桂榕/綜合報導)頭痛是很多人會遇到的常見問題。可能會耽擱既定行程,影響工作效率,甚至讓人擔心是不是腦袋出了問題。臺南市立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蔡青芳表示,頭痛好比上帝在我們身體安裝的警鈴,然而為何警鈴會響?不外乎兩大因素:1、真的危險示警;2、警報器故障或過於敏感。

頭痛的示警 可分辨危險級或黃色警告
真的危險示警,例如:顱內構造異常,包含顱內腫瘤,腦部創傷出血,腦膿瘍,腦部動靜脈畸形等之紅色警告;有時候它只是黃色警告,告訴我們身心過於勞累,該休息了,例如:原發性頭痛,包含偏頭痛,緊張型頭痛等。警報器過於敏感,也就是大腦結構正常,卻過度敏感,頻頻引發頭痛,例如:慢性每日頭痛等,還大大降低生活品質。

頭痛可能是無害 但身體正發出警訊
佳里奇美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陳南丞表示:頭痛常伴隨著頭暈,頭暈也常伴隨著頭痛。頭痛與頭暈(眩暈)可以是一種疾病,也可以是一個症狀。許多內科疾病,甚至情緒、睡眠品質、藥物以及壓力等等,都可以引起頭痛或頭暈。它們可以是無害的,也可以是個警訊。頭痛或頭暈,應尋求專業醫療協助,排除器質性問題後,調整生活作息及解除誘發因子,往往能回復平靜生活。

活水神經内科診所神經科主治醫師柯登耀常被問到:到底頭痛會不會傷腦筋?他說答案是會,但也是不會!在看診一個頭痛病人時,對身為醫師的人最在意的大概是病人會不會「次發性頭痛」了。當中當然有不少是因顱內的問題所造成,如腦部腫瘤、腦血管病變、腦炎或腦膜炎、代謝問題或荷爾蒙不平衡引起的腦部障礙、或是因藥物造成的腦部功能受損。這類的頭痛就極可能會傷腦筋,引起思考或認知上的障礙。而對於大多數原發性頭痛而言,科學家和醫師經過長期的觀察和研究,在頭痛發生時,是會影響我們的認知能力的,但是頭痛結束後是會復原。

應盡速就醫的頭痛警訊,包含:
1、突發性猛烈型頭痛,常常會被形容”畢生沒這麼痛過”
2、頭痛更頻繁更嚴重,狀況跟以前不一樣
3、頭痛合併神經學異常,例如:肢體無力、口齒不清、眼歪嘴斜、視力模糊等等
4、初次頭痛大於50歲
5、長期慢性病人(癌症,嚴重感染,免疫不全病人等)的初次頭痛
6、頭痛伴隨全身症狀,例如發燒、體重減輕等等。

經常性的偏頭痛 是失智症的一個危險因子
近年來也逐漸發現常常偏頭痛,是會造成腦部小血管的傷害,特別是預兆偏頭痛關聯性更是顯著。另外經常性的緊縮型頭痛發作似乎有可能引起腦神經構造上的改變,但相關的證據可能需要更多的研究來佐證。這兩三年來也陸續有一些研究結果,發現經常性的偏頭痛發作似乎是失智症的一個危險因子,特別是中年時期的偏頭痛發作與阿茲海默氏症的發生有明顯的相關性。所以似乎就連過去認為不會影響腦部功能的原發性頭痛,也可能會傷腦筋了!

 鄭醫師補充:

失智症是老年人中最常見的神經系統疾病,而頭痛(包括偏頭痛)是各個年齡段中最常見的神經系統疾病。在《國際老年精神病學雜誌》上的一項最新研究中,包括679位65歲及65歲以上的社區成年人,偏頭痛是老年失智症(包括阿茲海默氏症)的重要危險因素。

識別失智症的中年危險因素(例如偏頭痛),將有助於及早發現高危險族群。它還可能有助於提高研究人員對阿茲海默氏症和失智症生物學的認識。

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的高級作者蘇珊娜·L·蒂亞斯(Suzanne L. Tyas)博士說:“我們還沒有治愈阿茲海默症的方法,因此預防是關鍵。” “確定與偏頭痛的聯繫為我們提供了指導預防新的策略以預防阿茲海默氏症的理論依據。”

參考文獻:

Rebecca E. Morton, Philip D. St. John, Suzanne L. Tyas. Migraine and the risk of all‐cause dementia, Alzheimer's disease, and vascular dementia: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in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adult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 2019; DOI: 10.1002/gps.5180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人故意找碴感情淡漠 恐是失智徵兆

健康醫療網/記者林怡亭報導

2019年9月20日 下午12:10

【健康醫療網/記者林怡亭報導】失智症常見的症狀除了記憶流失,最常見的症狀還有情感淡漠,但照護上卻常常被忽略,根據一篇今年7月發表《神經科學》的研究指出,有45%的失智症患者出現情感淡漠現象,20%的患者則會隨時間持續呈現,且此症狀比記憶流失影響更大,但在研究及照顧上卻往往被忽略。

出現情感淡漠 易缺乏興趣和情緒

 該研究來自英國艾克斯特大學,透過來自20項的世代研究,共4,320名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資料進行分析,情感淡漠隨著時間發展的流行率,其中研究指出,失智症患者一旦出現情感淡漠現象,會表現缺乏興趣和情緒,與憂鬱不同,但因此症狀對於環境產生的干擾較少,因此經常被忽略,恐會加速認知功能的衰退、提升死亡率,對家庭造成衝擊。

情感淡漠與憂鬱不同 不會有悲傷情緒

 情感淡漠常見於像阿茲海默症、巴金森症、或慢性精神病等大腦退化性疾病,與大腦前額葉功能失調息息相關;林口長庚醫院一般精神科主治醫師劉嘉逸指出,情感淡漠雖與憂鬱表現部分相似,但並不會出現悲傷情緒或負面思考,且即使對照顧者的衝擊沒有幻覺、衝動失控行為等來得大,但仍會讓照顧者以為個案是故意或懶惰造成。

情感淡漠易被忽略 身邊家人應提高警覺

 情感淡漠目前仍無治療方式,因此仍須照顧者給予更多體諒;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主任葉雅馨呼籲,若感到身旁親友開始有些冷漠,甚至對於本來感興趣事物不再有興趣,都恐是情感淡漠的指標,尤其高齡者容易以為是老化現象而被忽略,身邊家人更應提高警覺,必要時,尋求專業醫師協助確診是否因腦部疾患所導致。

醫師補充:

如果是年長者,本身有慢性疾病,在不同科別看病,服用多種藥物,一旦出現情感淡漠,優先考慮排除多重藥物或者其他身體狀況導致的譫妄,失智的診斷考量可以先放後面。大部分的患者簡化藥物,精神及情感淡漠的狀況即可獲得改善。

上述報導原文參考來源:

https://psychcentral.com/news/2019/08/09/apathy-a-common-but-understudied-symptom-of-dementia/148731.html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茲海默病(AD)是失智症的最常見原因,但腦細胞功能在記憶喪失中的變化仍然知之甚少。布里斯託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鈣通道阻斷劑可能有效治療記憶喪失。

該研究小組的研究結果發表在“細胞神經科學前沿”中,研究發現用L型通道阻斷劑治療患病的腦細胞減少了能夠流入腦細胞的鈣離子數量。

研究人員使用一種叫做GCaMP6f的熒光分子來研究果蠅來研究阿茲海默症,該分子報告了腦細胞內鈣離子的含量。他們發現患病的腦細胞會因鈣離子而過載,鈣離子在正常濃度下對記憶形成很重要。這種過載是由於編碼通道的基因的過量產生,稱為L型通道,其允許鈣離子從外部流入細胞。更多這些通道意味著更多的鈣離子能夠流入細胞,破壞記憶的形成。使用藥物阻斷L型通道可逆轉疾病的影響並將鈣離子的流量減少到正常濃度。

研究小組還調查了果蠅的記憶,通過測試他們是否記得以前哪兩種氣味與電擊配對 - 類似於巴甫洛夫的狗實驗。

雖然健康的蒼蠅記得很清楚,但是像人類一樣,患病的蒼蠅表現出記憶力受損。然而,如果在病蠅中糾正了L型通道的過量產生,它們的腦細胞就不再有鈣離子過載,它們的記憶力與健康的蒼蠅一樣好。這表明記憶喪失可能是由於鈣過載引起的,因為製造了太多的L型通道,並且如果這被矯正,則挽救了記憶障礙。

生理學,藥理學和神經科學學院神經科學副教授James Hodge博士說:“阿茲海默病(AD)中的記憶喪失是一種非常令人痛苦且難以治療的症狀。針對腦細胞功能的早期變化 - 之前它們早開始退化 - 可能有效治療記憶力減退。

“L型通道被認為在阿茲海默症中發揮作用一段時間,本研究顯示記憶喪失與腦細胞L型通道過度生成之間存在直接聯繫。”

在患有阿茲海默症的人中,阻斷這些通道可能有益於治療記憶障礙。研究結果表明,應該進一步探索,以確定記憶恢復的機制,以及該團隊的研究是否會證明對人類有效。

參考文獻:

 

  1. James P. Higham, Sergio Hidalgo, Edgar Buhl, James J. L. Hodge. Restoration of Olfactory Memory in Drosophila Overexpressing Human Alzheimer’s Disease Associated Tau by Manipulation of L-Type Ca2 ChannelsFrontiers in Cellular Neuroscience, 2019; 13 DOI: 10.3389/fncel.2019.00409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已知運動是健康的,但許多人發現很難長時間維持運動項目。這更適用於患有帕金森病等慢性疾病的人,其中身體和精神限制是額外的障礙。由ZonMW(Netherlands Organization for Health Research & Development,荷蘭衛生研究與發展組織)資助的Park-in-Shape研究測試了針對這一挑戰的創新解決方案。參與者分為兩組。兩個小組都有一個激勵應用程序,為參與者提供鍛鍊的獎勵。對照組僅進行伸展運動,而主動干預組則被指示在家中使用固定自行車運動30-45分鐘,每周至少運動三次。 

活躍組的健身自行車也配備了激勵性的遊戲- “鬼騎士”,使得該計劃對參與者來說更具娛樂性和挑戰性。例如,參與者可以與他們之前的表現競爭  - 或與其他一群騎自行車的人競爭。系統將遊戲難度調整到患者的心跳,使挑戰恰到好處。隨著參與者變得更健康,挑戰也變得更加困難。

由於這些激勵因素,參與者忠實地遵守自行車運動制度,每週三次,持續6個月。研究結束後,自行車患者的心血管健康狀況明顯好轉,具有許多明顯的優勢。自行車組的運動功能障礙也明顯改善:根據黃金標準(MDS-UPDRS評分),自行車組平均得分比對照組低4.2分。這是一種相當大的效果,可與幾種常規帕金森藥物相媲美。博士候選人Nicolien van der Kolk:“我們驚喜地發現帕金森病患者能夠很好地堅持鍛鍊方案。對運動功能障礙的有益影響也足以與臨床相關。因此,這種自行車運動完全在家中進行的事實對於患者來說是一個主要優點,因為這極大地提高了治療的可行性。首席研究員Bas Bloem教授:“這項研究非常重要。我們現在可以開始研究更長遠的循環是否也可以減緩疾病進展。此外,我們開發的這種新的'exergaming'方法,長期實踐對一系列其他疾病患者的運動行為進行改善非常適合,這些疾病也可以從常規運動中獲益。“

參考文獻:

 

  1. Nicolien M van der Kolk, Nienke M de Vries, Roy P C Kessels, Hilde Joosten, Aeilko H Zwinderman, Bart Post, Bastiaan R Bloem. Effectiveness of home-based and remotely supervised aerobic exercise in Parkinson's disease: a double-blind,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The Lancet Neurology, 2019; DOI: 10.1016/S1474-4422(19)30285-6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3年,一位德國神經病理學家提出,攻擊大腦的帕金森病實際上可能來自患者的腸道。來自奧胡斯( Aarhus)的研究人員在看到疾病從腸道遷移到實驗室大鼠的大腦和心臟後,現在已經提供了決定性的支持性證據。科學期刊Acta Neuropathologica剛公佈了這些結果,這些結果引起了國際神經科學研究人員和醫生的關注。

移動中的有害蛋白質

帕金森病的特徵在於由於蛋白質α-突觸核蛋白(alpha-synuclein)的積累和隨後對神經細胞的損傷而慢慢破壞大腦。該疾病導致患者的顫抖,肌肉僵硬和特徵性運動T遲緩。在新的研究項目中,研究人員使用過量表達大量α-突觸核蛋白的轉基因實驗室大鼠。這些大鼠傾向於積累有害的α-突觸核蛋白變種,並且發展出與帕金森病患者相似的症狀。研究人員通過將α-突觸核蛋白注射到大鼠的小腸中來啟動該過程。根據Per Borghammer教授和博士後Nathalie Van Den Berge的說法,

“兩個月後,我們發現α-突觸核蛋白通過周圍神經傳播到大腦,正是那些已知與人類帕金森病相關的結構受累。四個月後,病理幅度的發展甚至更大。奧爾胡斯大學臨床醫學系教授Per Borghammer說,看到它發生的速度實際上非常驚人。

診斷前二十年內腸道的症狀

Per Borghammer解釋說,患有帕金森病的患者在診斷時通常已經對其神經系統造成了嚴重損害,但實際上可能在診斷前20年內檢測到腸道中的病理性α-突觸核蛋白。

“通過這項新的研究,我們已經確切地發現了這種疾病可能從人類的腸道中傳播出來。我們可能無法開發有效的醫學治療方法來阻止疾病,而不知道疾病的起源和擴散方式 - 所以這是一個我們研究中的重要一步,“Per Borghammer說道,並補充說:

“帕金森病是一種複雜的疾病,我們仍然試圖去理解。然而,這項研究和美國的一項類似研究最近得出了相同的結果使用老鼠,懷疑這種疾病始於一些患者的腸道獲得了相當大的支持。“

奧胡斯大學的研究項目也表明,有害的α-突觸核蛋白不僅從腸道傳播到大腦,而且傳播到心臟。

“多年來,我們都知道帕金森病患者對心臟神經系統有廣泛的損害,並且早期就會發生損害。我們從未理解為什麼。目前的研究表明,心臟已經受損非常快,即使病理學在腸道開始,我們可以繼續在我們即將進行的研究中建立這種知識,“Per Borghammer說。

 

鄭醫師補充:

營養醫學有一項定律:對大腦細胞好的對心臟都有益。反之,對大腦細胞有害的,往往也容易危及心臟健康,這篇研究報導多少提醒我們這個事實。

提到帕金森氏症,目前主流醫學的治療,多以症狀控制為主,預防醫學部分,從基因、粒線體、發炎以及腸道等的相關研究,能更早做相關的保健以及預防措施,也有相關的檢測能夠清楚提醒。有金足使或者基因檢測顯示危險性較高的人,建議不妨從營養醫學的整合作法積極預防。

參考文獻:

Nathalie Van Den Berge, Nelson Ferreira, Hjalte Gram, Trine Werenberg Mikkelsen, Aage Kristian Olsen Alstrup, Nicolas Casadei, Pai Tsung-Pin, Olaf Riess, Jens Randel Nyengaard, Gültekin Tamgüney, Poul Henning Jensen, Per Borghammer. Evidence for bidirectional and trans-synaptic parasympathetic and sympathetic propagation of alpha-synuclein in ratsActa Neuropathologica, 2019; DOI: 10.1007/s00401-019-02040-w

 

文章標籤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