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卡羅林斯卡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已經鑑定出一種大腦中的蛋白質,這種蛋白質對於調節情緒的物質5-羥基色胺酸和壓力激素的釋放都很重要,至少在小鼠中如此。這項發現發表在《分子精神病學》期刊上,可能對開發用於憂鬱和焦慮症的新藥有影響。

遭受創傷或嚴重壓力後,有些人會出現異常的壓力反應或慢性壓力。這增加了罹患其他疾病(如憂鬱症和焦慮症)的風險,但目前尚不清楚其背後的機制或如何調節壓力反應。

卡羅林斯卡研究所(Karolinska Institutet)的研究小組先前已經證明,一種名為p11的蛋白質在血清素(一種調節情緒的大腦神經遞質)的功能中擔任重要作用。憂鬱症患者和自殺患者的大腦中p11蛋白濃度較低,而p11濃度降低的實驗小鼠表現出類憂鬱和焦慮行為。某些抗憂鬱藥也可以提高小鼠的p11濃度。

這項新的研究表明,p11通過調節大腦下視丘特定神經元的活性來影響小鼠壓力賀爾蒙皮質醇的初始釋放。通過源自腦幹的完全不同的訊號傳導途徑,p11還影響另外兩種壓力賀爾蒙,即腎上腺素和正腎上腺素的釋放。此外,測試顯示,與正常p11濃度的小鼠相比,p11缺乏症的小鼠對壓力的反應更強,具有更高的心率和更多的焦慮跡象。

Karolinska研究所臨床神經科學系研究員第一作者Vasco Sousa說:“我們知道異常的壓力反應或憂鬱症會加劇,並引起焦慮症和心血管疾病。” “因此,重要的是找出是否在患者中也能看到我們在小鼠中看到的p11缺乏症與壓力反應之間的聯繫。”

研究人員認為,這些發現可能對開發新的,更有效的藥物有影響。迫切需要新的治療方法,因為目前的抗憂鬱藥在許多患者中還不夠有效。

主持這項研究的卡羅林斯卡研究所臨床神經科學系教授Per Svenningsson說:“一種有前景的方法涉及給予局部p11表達增強的藥物,並且已經在憂鬱症的動物模型中進行了一些實驗。” “另一種需要進一步研究的有趣涉及議題是開發能阻止大腦中壓力賀爾蒙反應啟動的藥物。”

鄭醫師補充:

目前抗憂鬱甚至是抗焦慮藥物的療效還不是很理想,需要找出身體潛在導致壓力荷爾蒙增加以及p11蛋白濃度下降的真正原因,透過調降壓力荷爾蒙及提高p11蛋白濃度的療法,相信會比目前在醫療上普遍開立的抗憂鬱劑療效更佳,副作用更少。期待這樣的療發能儘快通過藥物的測試,早日上市,造福相關疾患的患者。若能透過營養及生活型態的改善,降低壓力賀爾蒙的分泌,增加p11蛋白之合成,相信是對那些對藥物治療反應不佳的憂鬱症及焦慮症患者的另外治療選項。

參考文獻:

 

  1. Vasco C. Sousa, Ioannis Mantas, Nikolas Stroth, Torben Hager, Marcela Pereira, Haitang Jiang, Sandra Jabre, Wojciech Paslawski, Oliver Stiedl, Per Svenningsson. P11 deficiency increases stress reactivity along with HPA axis and autonomic hyperresponsivenessMolecular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38/s41380-020-00887-0

 

    全站熱搜

    鄭醫師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